我想念那个“哨兵”

2018-12-23  皮皮中尉


当“利箭”带着凄厉的哨音飞来,当阴影由远及近快速来袭,那个“哨兵”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迅速闪躲!它一边用力高高跳起,一边拼命地扇动翅膀,好延长自己的滞空时间。那一瞬,伴随“哨兵”高亢的鸣叫,总会有一两片色彩斑驳的羽毛抖落。那羽毛轻盈、旋转,姿态优雅,映着惨白的阳光,缓缓飘落……

​“哨兵”,是一只喜欢昂首阔步的花公鸡,住在与我家一条过道之隔的二楼平台上,“哨兵”是我为它起的外号。它不是我们家的萌宠,我也不算“哨兵”的主人。我和它的故事,源于一场有趣的“射箭”。

​一天,10岁的我一时心血来潮,用韧度极好的竹片和富有弹性的皮筋,做出了一张性能不错的“强弓”。然后,我就地取材,从走廊一把笤帚疙瘩里,抽出了两根长短合适的高粱杆,权当做箭。下一步,就是寻找靶子练练准头了。

​就在我四处张望之际,“哨兵”出现了。鲜红的鸡冠异常醒目,那份迈着四方步的悠闲格外惹眼。就是它了。我张弓搭箭,瞄准十米开外“哨兵”的屁股就射了出去。只听“嗖”得一声,高粱杆正中靶心!“哨兵”惨叫一声,平地跳起三尺高,忽闪着翅膀飞出了好远!隔了好几分钟,“哨兵”才从藏身的木箱子后面探出头,警惕地扫视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它才恢复了平时报晓打鸣的骄傲神情,又在平台上迈起了四方步。

我这个富有耐心的“射手”早已恭候多时了,立刻把第二只“箭”射了出去。不料,“哨兵”竟然亮出了闪转腾挪的绝技,一个“旱地拔鸡”腾空而起,然后用借助翅膀瞬间平移了出去!它骄傲地踩着那只错失目标的“箭”,声嘶力竭地发出欢呼!

我正要发射第三支箭,却听到对面平房的窗户打开了,传出“哨兵”真正主人,一位老爷爷的怒吼!“谁在那儿手欠?!大中午的不睡午觉,折腾我的公鸡!”吓得我连忙带着“弓”逃回了家。 

 
自那之后,我这个业余“射箭”爱好者就有了一个绝佳的陪练——“哨兵”。每天中午放学,我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心爱的“弓”,再从门口的扫帚疙瘩中抽出两支“箭”,找那只戴着火红帽子的“哨兵”。“哨兵”这个外号大概就是那时候叫起来的。

我冲着对面平台上喊一声,“哨兵”!那个我最想看到的身影就心有灵犀地从隐蔽的地方迈着四方步走出来,很有默契地站在平台正中间。它侧身站着,一侧的眼睛忽闪忽闪,放佛在冲我眨眼示意。它已经知道了当初扎自己屁股的“罪魁祸首”就站在对面筒子楼的走廊上,此时正跃跃欲试想提高自己的射术。“哨兵”看清我的位置后,扑闪两下翅膀,转过身,沿着一条直线开始踱步。它一边走,一边用眼睛注视着十米外我,随时准备躲闪。

看着面前这个“智能移动靶”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在心里默念“一二三”,然后迅速张弓搭箭,射出第一支箭,再然后,就是趁着“哨兵”踩着第一支放空的箭高亢唱歌之际,紧接着射出第二支箭!“哨兵”不愧是“哨兵”,它再也没有被我射中过,总是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腾空、振翅、向斜刺里躲藏,躲过我的“射击”。

“哨兵”真正的主人,那位在我眼中脾气暴躁的老爷爷,似乎也发现了这只打鸣公鸡与“不速之客”之间的小秘密。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再像那天一样怒吼斥责,而是默默地捡起地上不时出现的高粱杆归拢到一处,然后笑呵呵地冲着对面的筒子楼看一眼。


当家里蒸玉米红薯的时候,我就会在填饱肚子之余,趁着家里没人,偷偷地掰下一小块红薯或者一小把玉米籽,穿在“箭”身上。我对着面前的平台叫一声,“哨兵”!随着叽叽咕咕的轻微声响,“哨兵”就会照例走到平台中央,侧着身,用那只“精明干练”的小眼珠打量对面的我。

​我故意把“箭”射得偏出几尺,让高粱杆稳稳落在“哨兵”的身旁。“哨兵”就会紧走几步,用坚硬的的喙子敲打几下穿在高粱杆上的食物,接着就是仰起脖子,吞下去。随着嗉子一阵快速的抖动,我能清楚地看到食物沿着喉咙下落,看到“哨兵”的小眼睛闪闪发亮。

大快朵颐之后,“哨兵”会兴奋地高歌几声。自己又走到平台中间,忽闪几下翅膀,继续用小眼睛看着对面的我,等着骄傲的“智能移动靶”表演时刻。

等一切准备就绪,我就张弓搭箭,熟练地射出一“箭”。

当“利箭”带着凄厉的哨音飞来,当阴影由远及近快速来袭,“哨兵”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迅速闪躲!“它”一边用力高高跳起,一边拼命地扇动翅膀,延长自己的滞空时间。那一瞬,伴随“哨兵”高亢的喊叫,总会有一两片色彩斑驳的羽毛抖落。那轻盈的羽毛旋转着,姿态优雅,映着惨白的阳光,缓缓飘落……

就这样,每天中午,我都会和这个尽职尽责的“哨兵”演练一番。那只鲜艳的鸡冠伴随着跳跃而抖动,那星星点点的羽毛伴随着鸣叫飘落。筒子楼走廊里的小男孩儿就在这一刻欣喜若狂。

 一天,那位独居的老爷爷因为患病被家人接走了。于是“哨兵”也跟随自己的主人离开了平台,永远离开了我。面对着空空荡荡的平台,望着脚下那个被拆了大半的笤帚疙瘩,我失望地放下了心爱的“弓”,也被迫结束了和“哨兵”一起“演练”的欢乐。

​“哨兵”从没有在我身边嬉戏玩耍过,我也从没有当过它真正的主人。但我想,在我们分享射箭乐趣的那一刻,它就是我的萌宠,不,它就是我难得的默契伙伴!

筒子楼里的小男孩儿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中年人,但这个中年人却总会在某个时刻想起“哨兵”躲避“暗箭”的矫健身影,想起它骄傲的鸣叫,和片片和着阳光飘落的美丽羽毛。

我想念那个“哨兵”,想念那个心有灵犀的“小伙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