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 刘秀 /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

0 0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原创
2018-12-24  千古名将...

光荣与艰辛——努力中兴汉光武(50)

主笔:江湖闲乐生

建武元年十月,汉光武帝刘秀定都洛阳,总算搭起了一个朝廷的架子,但他这个朝廷所掌握的地盘,其实尚不到天下的四分之一,面对天下各处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刘秀决定先搞定南方的荆州,其一,荆州乃刘秀龙兴桑梓之地,民众基础比较好;其二,南方相对于北方少受兵灾,尽快恢复其秩序,可巩固国本;其三,早定荆州,则可堵住赤眉南窜之路,为下一步关中战略做准备。而自长安更始帝败亡后,更始诸大将在南方拥兵自重观望者甚多,趁着他们尚未成气候,刘秀决定快刀斩乱麻,先集中力量搞定他们。

于是,就在刘秀定都洛阳的当月,他便派廷尉大将军岑彭率军南下,进兵荆州,数日内连克雙、叶等十余城,摧枯拉朽,威震天下。

这一仗,岑彭打出了威风,打响了名气,一颗璀璨将星,冉冉升起。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建武二年三月,刘秀又派执金吾贾复率军南下郾城(今河南漯河市),攻打更始所封郾王尹尊。同时派吴汉率军去宛城,招降更始所封宛王刘赐与南阳太守、邓王王常。

贾复很快攻破了郾城,尹尊投降。

不久,吴汉也进兵至宛城,刘赐与王常来到洛阳,向刘秀投降。刘秀封刘赐为慎侯,王常为山桑侯。

刘赐是刘秀的族兄,携舂陵宗室子弟归顺刘秀理所当然,王常则是革命元老、绿林中难得的亲刘派,曾与刘秀一同鏖战昆阳,交情相当好,此时归顺,也是理所当然,所以刘秀赞其“辅翼汉室,心如金石,真忠臣也。”拜为汉忠将军,都督平南各路大军。

然而,就在汉平南大军节节胜利的时候,吴汉与他的幽州兵却突然惹恼了蛰伏在新野的一头猛虎,这猛虎一发威可不得了,直把刘秀手下鼎鼎大名的云台二十八将们打得落花流水。对此我只能说,这个天下藏龙卧虎,民心不可伤也,即使百战百胜的名将也需心存敬畏。

这头猛虎,正是刘秀二姐夫邓晨的侄子、老婆阴丽华的表弟、宠臣邓禹的堂兄,新野豪杰、少年英雄邓奉。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想当年舂陵刘氏与南阳豪杰共同举义反莽,邓奉却没有参加,而待在南阳守土自保。南阳这才在襄阳军阀秦丰的疯狂进迫下得以完卵。后来刘秀持节北上,为保安全还让妻子阴丽华及其家人回新野暂住,接受邓奉的庇护。可以说,邓奉不但是刘秀的亲戚,也是刘秀的恩人,所以刘秀定都洛阳之后,表彰邓奉拜其为破虏将军,随同征战。

但谁能想到,邓奉与刘秀这么好的关系,两人最终居然会兵戈相向。

事情的起因来自一次回乡探亲,适逢邓奉休假,便在打仗的间隙回老家看看,不料正遇上吴汉在南阳一带活动,或许是军粮不足吧,吴汉的军队竟然打起了老百姓的主意,所过之处烧杀抢掠,以至庐舍荡然,乡亲们流离失所,嚎哭道旁,这岂不让邓奉怒气填胸,慨不能忍?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邓奉也知道,如今天下大乱兵匪不分,军粮时常供应不上,除了治军严谨的关中冯异部与河北李忠、岑彭部外,汉军其余各部都时有抢掠事件发生,但南阳这个地方可不一般,这里不仅是邓奉的老家,还是刘秀、邓禹、岑彭、贾复、朱祐乃至吴汉以及很多汉军将士的老家,人不亲土亲,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吴汉哪有在自己家门口烧杀抢掠的道理?当然吴汉也有苦衷,他虽是南阳人,他手下却都是幽州兵、多沾戎狄之风,千里打仗只为财,哪里还有什么崇高理想不成?

于是,邓奉爆发了,既然刘秀封他做破虏将军,那么他就破一破吴汉这个虏,打狗震主人!你说他闹事也罢,你说他造反也罢,反正为了南阳的父老乡亲们,拼了!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于是,邓奉聚众登高一呼:“吴汉公然掠吾乡里,吾誓擒此狂夫,为诸君取笑。”遂领南阳子弟大举反攻吴汉。吴汉天下名将,身经百战,所率数万幽州突骑,转战河北无有不破,可这次竟全不是邓奉数千南阳兵的对手,一战既不能胜,顿时陷入困境。邓奉又道:“吴汉性勇鸷,尝自为军锋居前。当先袭其辎重,以破其胆。汉虽勇,非吾敌也。”遂遣一偏师绕汉军之后,出其不意袭获吴汉粮草辎重。这些粮草辎重或许大多就是汉军在南阳抢的,现在还给南阳百姓,也算是物归原主。

而汉军粮草被夺,又遭前后夹击,顿时大乱,丢盔弃甲,狼狈奔逃,个个恨不能骑个刘翔跑。南阳军遂一路追杀,连破汉军,进而屯据淯阳,与南阳各路变民联合,共同围攻宛城。

刘秀感觉很头疼,他没想到邓奉这么厉害,一仗就打得汉军损失惨重,吴汉是汉军的大司马,手里还握有汉军最精锐的幽州突骑,他都打不赢,难不成要刘秀御驾南征么?可是东、西、北三面的战线也都需要他坐镇洛阳统筹攻伐,他实在抽不开身哪!

事实上,相较刘邦开国,刘秀可苦多了。首先为战线之辽阔,常常必须同时开辟几个战场;而当年刘邦主要对付一个项羽即可,最多再给韩信开一个河北战场。其次战事复杂程度也远过于历代,常常内线平乱和外线进攻交织进行,据不完全统计,刘秀前后要面对数十个竞争对手,其中还有11人曾经称帝,此袁山松所谓“怀玺者十余,建旗者数百,高才者居南面,疾足者为王公,茫茫九州岛,瓜分脔切也。”刘邦这局棋是象棋,落子无需多,子子都关键,战略得讲究迅捷果断、大开大阖;而刘秀这局棋是围棋,其线索纷杂,眼花缭乱,虽然偶尔下错一子尚有挽回余地,但需要落子的地方实在太多,战略得讲求起承转合、步步衔接、有条不紊、环环相扣,这就不仅需要比刘邦更好的全局观,还需要更多准韩信水平的帅才,当然帅才得讲天份,不是努力就够的,这怎么办?除非刘秀是能分身的超人,否则他也只能坐镇洛阳,殚精竭虑,分析一下诸将中到底还有谁可担方面之任,去南方跟邓奉过过招。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吴汉是邓奉的手下败将就别提了。而耿弇虽然潜质惊人,但毕竟太年轻,还需要多多历练方能成才。至于冯异关中战场可离不开他。这样算下来,刘秀手上就剩一个岑彭可堪帅才了,岑彭是南阳地方官员出身,在荆州颇有威望人脉,且军政全才、精于吏事、深悉南方情况,最重要的是他持军整齐,秋毫无犯(”秋毫无犯“这个成语就来自岑彭),与吴汉行事全然不同,这征南重责,看来非他莫属。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于是,建武二年十一月,刘秀以岑彭为征南大将军,率领耿弇、贾复、王常、朱祐等八位名将的全明星阵容南下,去平邓奉之乱。这些名将大多是南阳本地人,刘秀派他们去,那就不光是打仗,而是要借助他们在当地的根基与人缘,挽回南阳百姓的民心,消除吴汉造成的不利影响,平息叛乱的根源。至于吴汉,他毕竟是汉军最高将领,在军中威望甚高,河北诸将唯其马首是瞻,不可因一邓奉而自毁长城,况且东汉帝国从实质上来说是个股份制公司,吴汉斩杀苗萌,力夺幽州十郡五万突骑,乃是当之无愧的汉军第一大股东,刘秀这个董事长其实也奈何不了他,只能口头教育两句算了,

当然,不能处置总能调动,既然吴汉已失南阳民心,不宜再丢人现眼,故刘秀将其转调东方战场,去与虎牙大将军盖延合攻梁帝刘永。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图:吴汉

然而这一次,刘秀再次低估了邓奉的恐怖实力。面对岑彭大军强力压境,邓奉竟然主动北上迎击,率一万精兵与岑彭大战于堵乡(今河南方城东)。汉军连战而不克,执金吾贾复奋勇突击,却身受重伤,几乎不免,不得已送回洛阳调养;建义大将军朱祐更是全军覆没,自己还被邓奉活捉了。扬化将军坚镡也被围困在宛城,身受多处重伤,孤城危殆。三国时有三英战吕布,东汉这是九雄斗邓奉,邓奉比吕布牛逼多了。

邓奉和朱祐打小便相识了,互相之间非常熟悉,他深知朱祐为人质直,且“将兵率众,多受降,以克定城邑为本,不存首级之功,又禁制士卒不得虏掠百姓。“所以也并不为难朱祐,反而将他奉若上宾,闲时还和他下棋饮酒,朱祐趁机劝邓奉投降,说何必要让我们汉军自相残杀、使亲者痛仇者快呢?但邓奉生性高傲,不肯就此投降,除非吴汉肯爬到他跟前磕头认错,哈哈哈……

在这种情况下,刘秀只得亲自出马、御驾南征了,建武三年初夏,刘秀在摆平二十万赤眉、拿下关中后,终于腾出手来,调集耿弇、贾复、岑彭等各大主力,倾巢南下,合攻邓奉。这一次,汉军出动了所有能出动的精兵强将,史书称“车骑一日不绝”。

刘秀亲自出手,志在必得;但邓奉对这位传说中的昆阳战神一点儿都不怵,竟然派了数千精兵堵在刘秀大军的南征路上,道路险阻,刘秀的车驾根本过不去。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在这种情况下,刘秀只得出动突骑冲击了,他命令岑彭耿弇率领全部骑兵压上,死命往前突击,狭窄的道路上,一时人仰马翻,血流成河,毕竟皇帝亲自督阵,何人不敢效死?于是邓奉这数千兵力终于撑不住了,只得且战其退,一路败退至小长安聚。刘秀汉军则一路秋毫无犯,前所未有的军纪严明,遂顺利开至小长安聚,将邓奉军队团团围住。

小长安,伤心的地名,熟悉的地名。不过,人事已非了。

五年前,刘縯刘秀兄弟在舂陵起兵,一路获胜,却在小长安这里遭到莽军优势兵力的伏击,刘秀的二姐刘元和她的三个孩子、以及二哥刘仲,还有近百刘氏宗族子弟、数千南阳子弟全都遇害在此,这是刘秀心中永远的痛。如今五年过去了,刘秀终于屡至尊之位,却不得不在这里征剿二姐刘元的外侄邓奉,而让亲人们长眠的土地上再次流满鲜血,而且是南阳同乡子弟的鲜血,他心情之复杂难受可想而知。

天下那么大,南阳那么大,为什么是在这里?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但再怎么难刘秀始终要去面对,不出意外,邓奉果然败了,他走投无路,只得请出了之前俘虏的老哥们儿朱祐,要他帮忙说情乞降,朱祐一口应允。于是,邓奉与朱祐一同来到汉营,然后很没创意的脱去上衣,向刘秀肉袒谢罪。

一般到了这种时候,刘秀都会宽恕敌人的。当年的杀兄仇人朱鲔前来请降,刘秀为了大局也既往不咎。积弩将军冯愔在关中叛乱,被其护军扭送来降,刘秀因其是冯异亲戚,也给了他特赦。赤眉诸将挖了刘秀的祖坟,可谓罪大恶极,可光着膀子说两句好话,刘秀也不再追究。何况这一次,邓奉与刘秀关系匪浅,是老相识、旧功臣还是亲戚、恩人,再加上事情本吴汉先做的不对,怎么说也该放他一马。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邓奉与其说是造反,不如说是兵谏。他拼上身家性命,给了新政权一个震撼,一个教训,要大家莫因乱世就不惜百姓,莫恃武力就为所欲为,这个世代仍有很多潜龙在野的能人志士与铮铮男儿,莫一得志就看轻了天下英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即便得了天下,也要战战兢兢、慎之又慎,何况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所以邓奉,这是我们唯一必须歌颂的刘秀的敌人,因为他明明是既得利益者,却敢于反抗权威、反抗“天命所归的圣主”,而在沉默中选择爆发或死亡,为所有被压迫的民众扬眉吐气!中国不仅需要岑彭这样的智者,为统治者平息干戈;更需要多一点邓奉这样的勇者,为统治者敲响警钟!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岑彭与耿弇等将领忽然跳了出来,坚决要求斩杀邓奉,以儆效尤,言:“邓奉背恩反逆,使我汉军暴尸经年,损失惨重,又致贾复重伤,朱祐见获。陛下既至,仍不知悔善,还大逆无道敢与陛下对阵,兵败乃降。若不诛奉,无以惩恶。”

刘秀明白了,诸将这是连番败于邓奉之手,伤筋动骨,恼羞成怒,拉不下面子啊。

名誉是军人的生命。岑彭耿弇等人枉称天下名将,却加起来还不是邓奉一人对手,好兄弟贾复和朱祐还差点为此丧命,最后还得皇帝亲自出马才搞定,此仇此怨,这可叫他们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面对诸将不依不饶、死缠烂打般的劝谏,刘秀终于妥协了。邓奉虽然很有才,且其情可悯,但他又怎能因邓奉一人,而伤了众将之心、坏了国家法度?况且就算不杀邓奉,刘秀也再无把握能驾驭得了此桀骜之将,万一让他逮着机会叛逃敌国,则又生一大祸患,没办法,刘秀只能挥泪斩了邓奉!

刘秀最可怕的对手,一人打爆云台九大名将,以一郡对抗整个帝国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可怜邓奉,他的悲剧不在于他不能打,而正在于他太能打了,结果一代名将,随风而去。

斩完邓奉,刘秀便大出血本,抚慰屡遭兵燹的南阳百姓,以挽回民心,然后留给岑彭三万兵马,将平南事宜全权交托给他,摆驾回朝。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