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草原文明与大陆文明

2018-12-27  司敬雪书院

正在写一本关于匈奴方面的书,坦率说,匈奴是一个很吸引我的题材,它像谜一样的出现,又像谜一样的消逝,匈奴带给中华文明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

 

我一直在想,作为大陆文明,中国人在曾经的1000多年中,保持了鼎盛的状态,为什么会在近代海洋文明面前,变得不堪一击呢?如果一味引用汤因比的观点,我以为那是不正确的,因为无论是匈奴,还是匈奴后的突厥与蒙古(一说突厥与蒙古为匈奴的后裔,欧洲历史上三次比较大的来自亚洲的冲击,均有匈奴的成分),都曾经给欧洲带来了灭顶之灾,英国人说,欧洲的历史就是对亚洲侵略的抵抗史。在蒙古与匈奴的潮水面前,海洋文明曾经是那样脆弱,如果不是历史的偶然性,或者是因为草原文明自身的弱点所致,那么今天是否还会有海洋文明,都将是个疑问。

 

事实是,如果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所谓大陆文明与草原文明之间的隔阂远没有想象的深,比如龙文化、礼仪文化等都是来自于草原,汉人与匈奴也很难说是血统之别,因为中国人自古并不看重血统,中国人是以礼仪别种族,尊重华夏道统即为华,反之则为夷。所谓汉也不是个民族的名称,它是一个朝代,承认自己是汉人,其实更多的代表的是一种荣誉。因为汉的影响力极盛时可直通中亚,汉人本身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所谓“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其实,不论汉唐,都是在与草原民族对抗中形成的强势帝国,汉灭匈奴,唐灭突厥,遂使中国人在两个时代登上了高峰,于今仍引以为傲。

 

然而,清代其实才是中国历史上真正解决了草原威胁的朝代,有清一世,草原民族基本被征服,很少能与中央政府形成对抗。以致满人的皇帝最初除了要读四书五经之外,还要学习骑射,但终于废止了骑射的课业,代价是草原文明的凋谢。

 

一个没有对照的文明,是最容易产生自大心理的。作为大陆文明(或者说治水文明罢),中国人历朝历代是与草原文明竞争而生存的,他们与草原文明彼此抗争,不断地互相砥砺。比如汉人尚武,平民家中也是有武器的,而唐更是好勇斗狠,李白也曾是杀人犯。

 

然而,当草原文明最终走向没落时,失去参照的大陆文明最终也丧失了自身的活力,当它面对更富挑战精神的海洋文明时,中国人甚至连接受和学习的勇气都已经失去了,所谓3000年之大变局,实在是非一日之所形成。

 

文明因竞争而繁荣,因对立和发展。史学家说“向海而兴,背海而亡”,我以为是很浅薄的观点,海洋文明是因其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中,最终率先走出了封闭的格局,但海洋文明绝不会是人类文明的终点,如果海洋文明没有竞争文明的存在,最终它也会走向没落。

 

对于大陆文明来说,草原文明意味着破坏、杀戮、残忍和野蛮,然而,正是这个文明不断激发着农耕文明的创造力,为了与草原文明竞争,中国人创造了世界上最早的平民选官制度,设计了最早的计划经济体制。草原文明是农耕文明的鲶鱼效应,与草原文明相伴,才最终成就了中华文明曾经的辉煌。

 

大历史将注定如此书写,曾经在与草原文明竞争中走上巅峰的大陆文明,是否在与海洋文明的竞争中,达成新的巅峰呢?

 

没有人能知道未来,所谓历史,就是永无穷尽的可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