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门府 / 丝绸之路 / 丝绸工匠(94)京绣传承人梁淑平

0 0

   

丝绸工匠(94)京绣传承人梁淑平

2018-12-27  吴门府
非遗所思,传承人梁淑平

来源:搜狐·河北特色文化产品网 2018-10-16 



    寒冷的冬夜,北京南站的候车大厅内,一个身材瘦小、又困又乏的女孩躺在了座椅上,手中紧紧拽着一个大包裹。

    快12点的时候,有人摇醒了她:“起来起来!没票不准在这过夜!”女孩只好拎起包裹走出车站。午夜的街头,北风呼啸,行人稀少,虽然路边就有旅馆,但她舍不得住,最后找了一块冒着热气的井盖蜷缩了一夜……



    2014年12月14日,又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依然是在北京南站附近,“京绣”的第四代传人梁淑平驾车经过,跟记者讲起当年她为北京刺绣厂送货时的情景,忍不住泪湿眼角,感慨万千:“太难了,我们能坚持到今天,真的太难了!”

    如今,她在河北定兴县已有八家分厂,在北京有八家门店。最近国务院公布了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定兴县的“京绣”作为传统美术类项目入选,梁淑平成为国家级非遗的传承人。




大美“京绣” 驰名古今



    走进梁淑平位于北京程田古玩城的一家门店。墙上挂着全是精美的京绣作品,其中犹以龙袍和佛像最为抢眼:绚丽的色彩、细密的手工、栩栩如生的图案……每一件都堪称是独一无二、美轮美奂的艺术精品。

    据了解,京绣又称宫绣,是一门古老的汉族传统刺绣工艺,明清时期开始大为兴盛,多用于宫廷装饰、服饰,用料讲究、技术精湛、格调风雅,民间高档的宫绣大都与皇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京绣面料考究,一般选用最好的绸缎,绣线则采用天然蚕丝制作。绣好以后的绣片轻、软,手感舒适,对着光看有细小的毛头,带有自然的光泽。颜色搭配均匀,过度灵活。因绣线色彩使用复杂,可以绣制任何题材的图案。还有以黄金、白银锤箔,捻成金、银线使用于绣品中,这种“盘金银绣”,主要用于龙袍的制作,一针一线尽显皇族气派,非常符合富贵精美的宫廷审美艺术。“京绣”作为“燕京八绝”之一,曾和苏、湘、顾并称为中国“四大绣”。



    清代,宫中设“绣花局”,融合了全国各地许多绣种的技法,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清宫刺绣。河北定兴县南大牛村的刺绣是宫绣艺人梁枝(公元1880-1935年)一脉的家传。据梁淑平讲,她的太爷爷梁枝曾在清朝皇宫为皇上绣龙袍、为文武官绣“补子”。京绣的工艺非常精细,特别耗时,一件龙袍制作下来,8个人差不多得绣上500多天,一个巴掌大的花朵也需要绣上万针。

    梁淑平的家中,至今还珍藏着龙袍小样、文武官的“补子”等传家宝。当然,最珍贵的传家宝还是这门京绣的手艺。梁家几代人铭记着祖上的家训,将这门手艺代代相传。梁淑平的爷爷、父亲都是京绣高手。目前,她正在培养儿子、儿媳妇和女儿接班。




自幼学绣 爱不释手



    年过半百的梁淑平出生于河北定兴县的南大牛村。很小的时候,她就天天看着父母刺绣,那时不允许描龙画凤,她家主要是为刺绣厂加工花鸟图案的椅垫、杯垫等,也做很多出口订单。至今回忆起来,梁淑平还惊叹自己的天赋:那么小就特别喜欢刺绣,不仅是喜欢那些美丽的图案,也喜欢看细小的绣花针在闪着光的绸锻里外上下翻飞,从没有因重复和枯燥而厌烦。七、八岁的时候她就经常趁着父母不在,偷偷在绣床上来几针。那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娴熟地掌握这门手艺,亲手绣出最生动、最美丽的图案。 

    上到初中,因为太醉心于刺绣,她干脆放弃了学业,专心在家干起来了祖传的手艺。梁淑平介绍说,以前的宫廷“绣娘”都是男的,按照家规,这项技艺也是传男不传女,父亲不教她就偷偷学,渐渐的她对“京绣”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像绣手指头、手掌、面目这些比较难的活,有时绣工们都来找她请教。父亲看在眼里,终于决定把手艺传给女儿。



    制作京绣的工具看着简单,四块木板将布夹紧,再有一根针就够了,但掌握起来却并非易事。“这针就好多等级,我们'京绣’常用的12号针,两厘米长,比头发丝略粗,一般人拿都拿不住,更别说干活了。而且每一针的要求都非常高,稍一疏忽就毁了整幅作品,过去在宫里这可是要杀头的。” 

    完成一件绣品需要打板、打草图、画图、扎眼等十来道工序,每个工序均由手工制作,不能有半点马虎。很快,善于学习和钻研的梁淑平就掌握了所有的工序,刺绣水平也大有长进。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绣的人物,虽然完全按照图样绣的,但总显得表情呆板,死气沉沉。为此她琢磨了两天两夜,又请教了父母,终于在眼睑、鼻子等细微之处找到了差别,下次再试,果然有了表情,有了神韵。 

    “刺绣,看着是用手,其实用的是心。”梁淑平说。 



    干了几十年刺绣,至今她依然保持着少女时代的痴迷和热情:“我真是太喜欢了,就这么呆在屋里,看着这些东西,心里就美的不行。就是现在让我拿针绣一整天,我也能坐住,也不嫌烦。” 

    如今,梁淑平的刺绣厂有绣娘500余人,鼎盛时期曾达到上千人,一个“京绣”加工车间的面积约有200平米,能支90个绣架,供百余名“绣娘”刺绣。身为老板的梁淑平,依然会不时地过来盯着查看,某些图案的关键部位,如眼睛、手等比较难处理的,她依然会亲自上手,一边操作一边给绣娘们讲里面的技巧。

 



千难万难 不舍祖传



    梁家的“京绣”远近闻名,但是繁琐的工艺、漫长的制作、顶级的用料,使得绣品的成本很高。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很多人喜欢廉价的时装、假冒的名牌、便宜而耐用的化纤织物,这种纯手工制作、价格昂贵的传统工艺迎来了最严寒的冬天。其实不仅是“京绣”,很多其他的传统手艺也陷入入不敷出、举步维艰的尴尬境地。北京的几个刺绣厂相继倒闭关门,连山东省有名的“红叶”牌绣花针都不生产了。这种针梁淑平和她的刺绣厂用了十几年,是她尝试使用过的最好用的绣花针,当厂家告知她时,梁淑平说,把库存都给我吧。那一次,她一下子买了整整六大包绣花针,一直用到了今天。眼下这种库存的针已经快用完了。说到这,梁淑平有点惋惜和怀旧:以后怕是买不到那么好用的绣花针了!



    在全国刺绣行业整体低迷、很多同行纷纷改行的情况下,梁淑平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不仅因为她心里由衷的喜欢,更因为有一个信念,就是不能丢了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最难的时候有多难?梁淑平说,半年多没有收入,没有钱给工人们发工资,眼看着快过年了,怎么办?她想贷款,可银行贷不出来,就跟人借高利贷……那段日子,她整夜整夜地失眠,经常一个人哭泣。丈夫结婚前是个手艺不错的木匠,经常外出打工,也能挣点钱。结婚后跟随妻子干上刺绣的行当,结果却陷入困境。有一天,他和妻子商量:要不然别干刺绣了,咱改做家具吧。

    梁淑平想了想说:“不行,就是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后来,又有人给她建议:你这种纯手工制作的刺绣太费事,成本太高,还不如用你家这块招牌捎带着做点机绣,能批量生产,成本低多了,便宜了自然就好卖了。

     这回梁淑平想都没想就回绝了:不行,搀和着机绣卖,会毁了声誉,砸了招牌,到时候真正的手绣恐怕也要被人当成是假的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梁淑平去北京送货时都舍不得住旅馆。要不就找个冒热气的井盖凑合一夜,要不就住两毛六一晚的澡堂子,但要很晚才能进去,因为必须等到洗澡的人都走了,她才能在椅子上趟会儿。有一年冬天的晚上,她正在澡堂子外面溜达着等待,忽然发现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跟在自己身后,她心里一惊,急忙快走几步,那人却继续紧跟。

    “当时已经很晚了,路上也没啥人,把我吓的呀,心想这是遇到坏人了。这时我看到路边有个小旅馆,急忙闪了进去,这才躲过了一劫。”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天意,梁淑平最难忘最艰难的日子都发生在冬天。每次去京送货,都要先骑二十里地的自行车才能到达火车站,等回来下了火车,再骑自行车回家。有一次回来时,正赶上下大雪,乡村的夜晚,没有灯光,看不清道路和房屋,放眼望去除了雪还是雪,家在哪?雪厚路滑,只能推着自行车走,那天,平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走了三个多小时。

    讲到这些过往的艰辛,梁淑平几度哽咽,她说每次看到电视里演的那些农民工,拎着大包小包急冲冲奔火车站的样子,就觉得那演的就是自己。




峰回路转 喜忧参半



    梁淑平和“京绣”的命运,恰如席慕容的那句诗:“长久的等待又算的了什么呢,假如过尽千帆之后,你终于出现。”

    属于他们的阳光终于出现了。独一无二、精美绝伦的传统工艺,业界良好的信誉和口碑,以及人们对于手工刺绣珍品的了解和热衷,让梁淑平和她的刺绣厂走出了冰雪,迎来了春天。


    梁淑平最为骄傲的一件事是,现在故宫的婚房刺绣,如喜帐、喜垫、窗帘等都是她家绣制的。印象最深的是制作皇上婚房所用的幔帐,因为故宫的房子都很高大,为了制作这个幔帐,她们特制了一个12米长的绷子,40多个人一块上手绣。从2001年到2003年,她们整整绣了三年,才全部完成故宫的刺绣任务。

    除了制作龙袍等高档昂贵的艺术品,她们也根据市场需求开始向生活化转变,好多演员、晚会主持人等都找她们制作演出服。这种做工精美、渗透着历史文化的刺绣服饰,越来越受到大家的认可和欢迎。



    目前,梁淑平和她的南大牛村刺绣厂越来越有名气,尤其是“京绣”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接到的订单更多了。虽然峰回路转,眼前一片坦途,但梁淑平还是有自己的隐忧,那就是后继乏人的问题。

    “过去是徒弟入门要跟师傅学三年,这三年只干活不拿钱。而现在我要带徒弟,都得先按月给人家钱,就这样有人还嫌枯燥和麻烦不愿干呢!还有就是这种传统手艺人的收入还是太低,假如这些人能凭着手艺挣到更多的钱,想必肯学的人也会多起来吧。” 

    如何突破这个瓶颈,让京绣等优秀的传统文化有更好的传承和发展,确实是个需要认真思索的问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