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历史风云 / 奇迹!365天、孤城、300汉家儿郎绝地死守...

0 0

   

奇迹!365天、孤城、300汉家儿郎绝地死守……这位战神硬是拖灭了匈奴万人大军

2018-12-29  八面楚风


爱好中国象棋的人知道,有一个象棋残局,名为“耿恭拜井”。红方围绕黑方的井字格前赴后继步步紧逼,经过七招,把黑方将死。这个棋局名称来源自东汉时期战争中的一个真实故事。耿恭是什么人,耿恭拜井又是怎么回事呢?


西汉时期,从汉武帝刘彻时起,中华疆域所至,从敦煌玉门关和阳关以西的广大西域都属于汉朝。公元前60年,汉朝在如今的新疆轮台设置都护府,另设戍已校尉、戍部候等军政长官,管理当时西域的婼羌、楼兰、莎车、疏勒等三十六个小国。


西汉末年,由于王莽篡位,中原骚乱,朝廷对于西域已是无暇顾及,北方的匈奴乘机卷土重来,统治了西域。



东汉建立后,西域诸国不堪匈奴横征暴敛的残暴统治,多次请求东汉重新入主西域,为此,一些国王甚至将王子送到洛阳当人质,表明接受东汉中央王朝管辖的意愿。


可是当时东汉刚刚建立,百废待兴,之前长达十几年的纷争混战,造成国库空虚民生凋敝,无力再应付战争。光武帝刘秀只好暂时放弃对西域的经营。这样一来,很多原本臣服汉朝的西域小国开始重新投靠匈奴,对汉朝边关造成严重威胁。



经过几十年“光武中兴”的经济发展和恢复,汉朝的国力逐渐强大起来,朝廷开始考虑解决西域的边患问题。




02


公元74年,汉明帝刘庄决定派兵重新进入西域。西征大军以窦固为主将,耿秉和刘张为副将。从敦煌出关后,一路攻城拔寨,击溃了匈奴南呼衍王的军队。


汉军乘胜追击到天山,在会战中再度大破匈奴,斩杀过千。汉军随后继续西进,攻取了丝绸之路上的咽喉之地车师前后两国。


东汉朝廷随后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陈睦任都护。同时也恢复了戊己校尉制度,戊校尉由耿恭担任,驻屯于车师后国的金蒲城(巴里坤县),扼守天山通往北匈奴的要道;己校尉由关宠担任,驻屯于车师前国的柳中城,两地互成犄角之势。



耿恭是陕西扶风人,出生于将门之家。他的祖父耿弁就曾经被刘秀拜为建威大将军,南征北战为东汉的建立和巩固立下大功。他的伯父耿弇更是东汉开国名将,被列为重兴汉室江山功劳最大的“云台二十八将”第四位。耿恭本人也是多有谋略的将帅之才。


东汉虽然名义上重新控制了西域,可是因为驻扎西域汉军的军力还是相对薄弱,立足不稳。一些西域小国也还是处于观望状态,匈奴人自然更是不甘心失败,始终虎视眈眈在等待反扑的时机。


窦固率领的西征大军只在西域驻扎了几个月。第二年春天,汉明帝就下诏,将西征大军召回关内。



这样一来,东汉在西域的军事力量,只剩下少得可怜的两支屯垦部队,分别由耿恭和关宠率领,各有数百人马。作为首脑机关的西域都护府也只有区区几百兵力。而他们所面对的,却是数万名如狼似虎的匈奴骑兵。



03


西域很快便出事了。这边东汉大军刚刚班师回朝,那边匈奴就开始大举进攻了。北匈奴单于派出两万骑兵攻打车师。


耿恭派司马领兵300人前往援救,途中遭遇匈奴大军,因为寡不敌众而全军覆没。北匈奴攻下车师后国,杀死了车师后王。两万人马随后把金蒲城围得水泄不通。


金蒲城城中守军只有几百人,随时有可能被敌军攻破城池,形势十分危急。城下是近百倍于自己的敌军,耿恭临危不惧,亲自登上城头与北匈奴军交战。



耿恭知道匈奴人迷信天神,于是命令守城将士在箭簇上涂上毒药,然后故意对外散布说,大汉军队使用的弓箭是有天神相助的,被射中箭者必遭灾难。


汉军将士用硬弓向城下的匈奴兵射箭。果然,中了箭的匈奴人,在创口处隆起肿块,如同被开水烫过一般,剧痛无比,继而伤口溃烂。到了夜晚,匈奴军营中一片哀嚎声。匈奴人以为汉军真有神助,哀叹说:“汉兵神,真可畏也!”。


这天夜里,恰好天降暴雨,耿恭乘机带领部下,倾城出击夜袭敌营,惊恐不已的匈奴大军反而开始溃逃,解除了对金蒲城的围困。



耿恭明白,匈奴人只是暂时退去,迟早还要回来。金蒲城是无法守住的,为了长期坚守西域,必须转移到更加坚固容易防守的城池去备战。



04


五月,耿恭带领部下数百将士向西转移到疏勒城(奇台县),因为疏勒城边有一条河流,水源充沛。城垣东依悬崖峭壁,地势险要。耿恭在那里一面修缮城防工事,一面尽可能多地囤积粮食物资,并且招募了数千当地民众,加强守城的力量。


果然,不久匈奴人再次卷土重来了。七月,匈奴左鹿蠡王的军队兵临疏勒城下。耿恭趁匈奴人立足未稳,出城迎战,在初次交锋中打败了匈奴人的前锋兵马。可是毕竟是敌众我寡,匈奴军仗着人多势众不断向疏勒城发动猛攻。


汉军凭险据守,匈奴军死伤惨重,就是攻不破城池。匈奴人见久攻不下,就转而采取围而不攻的战术,企图将汉军困死,不战而夺取疏勒城。


耿恭


匈奴左鹿蠡王懂得,在大漠作战,水源对于千军万马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当时正是盛夏季节,天气酷热,缺水更将是致命的威胁。匈奴人发现疏勒城的饮水全依赖于穿城而过的小河。于是便发动士兵用沙袋从上游将河水堵住,让河流改道。


这一招果然厉害,疏勒城数千人用水量十分巨大,没几天城中蓄水池已经见底,储备的淡水很快就要用完了。喝水都难以保证,更别说用水做饭了。储备的淡水都喝光了,守军官兵焦渴难耐,甚至开始从马的粪便中榨取水汁来饮用。困境之下,军心开始动摇。


耿恭见状心急如焚,在营帐内来回踱步,一筹莫展。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到既然在匈奴军将河水截流之前,河水滔滔不绝,十分充沛,那地下必然有蓄水,可以凿井来得到水源。于是,他带人到城内仔细勘察,然后选择多处有利的地势打井。


可是挖了很深下去,一直挖到十五丈的深处,仍然没有水源!耿恭仰天自语:“当年李广利将军在遭到匈奴围困的时候,也被断了水源。他拔剑刺山,泉水飞涌而出,如今大汉国运中兴,自有上苍保佑,岂会是穷途末路!”说完他整好战袍,恭恭敬敬地对井而拜,祈祷神明佑护。



苍天不负有心人,随着开始挖出湿润的沙土,汩汩清泉终于冲开土层涌了出来。围观的将士们跪倒在井边,高呼万岁。有了续命的水源,守军将士们斗志倍增。这就是“耿恭拜井”的典故。


耿恭让官兵们故意捧着大碗站在城头,大口喝水给城下的匈奴人看。他还亲自带人将一桶桶井水挑上城头和起泥土,当着匈奴人的面加固城垣。


匈奴左鹿蠡王看得傻眼了,他原以为疏勒城里断了水源,不用几天汉军就会支撑不下去,就能毫不费力地拿下疏勒城。如今看到城头上的汉军还是精神抖擞,供水充足得可以豪饮,他不禁疑惧交加,难倒汉军又是得到神灵相助?匈奴人沮丧地把大军撤走了。


疏勒城之围暂时解开了,可是汉军在整个西域依然是处境维艰。就在耿恭被围困的同时,西域的焉耆和龟兹两个小国反叛了,在他们的攻打下,西域都护陈睦所部全军覆没。



己校尉关宠驻守的柳中城也被北匈奴的军队包围起来。西域其实再度落入匈奴的手中,车师前后两国也叛变倒向匈奴人,伙同匈奴大军进攻疏勒城。


几个月后,汉军粮食耗尽,连铠甲和弓弩上面的皮革和兽筋也用水煮了吃掉。不断有将士在饥饿中死去,可是剩下的数十汉军将士宁死不降,疏勒城依旧在耿恭的手中。


耿恭将匈奴派来招降的使者拉到城头,当着城下匈奴人的面一刀杀掉,火烤后“壮志饥餐胡虏肉”,断了匈奴人逼迫投降的妄想。




05


此时在中原,东汉朝廷经历了汉明帝去世、汉章帝即位的更替。对于耿恭和关宠请求救援的告急文书,洛阳的朝堂上意见不一。经过一番激辩后,汉章帝采纳了司徒鲍昱必须派兵相救的意见。


公元75年冬天,酒泉太守秦彭、谒者王蒙等人统率张掖、酒泉、敦煌三郡以及鄯善国军队共7000人,前往西域救援。


第二年初,东汉援军抵达柳中城,己校尉关宠等来了援军,自己却已经在饥寒交迫中病入膏肓,不幸死在军中。


秦彭指挥东汉援军攻下车师前国的王城交河,大破车师前军,斩杀和俘虏车师军队各三千余人,车师前国再次向汉军投降,匈奴均见汉军来势凶猛,不战而逃。



柳中城救援成功后,援军的副将王蒙认为数百里之外的疏勒城杳无音讯,说不定早被匈奴攻破,耿恭等人也是全军覆没了,便主张撤军,不再前往天山以北的疏勒城救援。


此时,一位勇士挺身而出,坚决主张去疏勒城救援,他就是早先耿恭派去向朝廷求救的将领范羌。援军统帅们见范羌态度坚决,便分兵两千由他带领去疏勒城解围。


当范羌带着两千将士历经艰险,翻越天山来到疏勒城时,城中汉军只剩下了疲惫不堪的26人。耿恭夜间听到城外的兵马之声,还以为是匈奴又有增兵。早已陷入绝境的孤军将士再也没有想到还有获救的一天。他们激动地互相拥抱,痛哭流涕。


第二天,耿恭他们便加入援军踏上回家之路。可是这一路依然凶险,不仅有大雪肆虐,更有匈奴军队紧追不舍。



耿恭指挥这支队伍且战且退,到了三月回到玉门关的时候,疏勒城中救出的二十六勇士,只剩下了一半,他们个个衣衫褴褛,形容枯槁。这就是十三将士归玉门的历史故事。


英雄归来,受到东汉朝野的钦佩和赞誉。人们评价一代名将耿恭的忠勇节义,与前汉的苏武一样,光耀千秋。


本文作者:眠眠,旅加华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