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历史的脸谱 / 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一)

0 0

   

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一)

原创
2019-01-02  旧时斜阳
 

公元弘治元年(1488年)十一月初六日(12月8日),时间很具体。

湖广提学佥事杨春之孙、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杨廷和之子——杨慎出生了。

来头不小。

这孩子聪明得不行,后人加了一个神童的称号。

凡是神童。

多半都有过人的表现,比如神童伤仲永那也是七岁能吟诗赚钱。

杨家祖辈都是官,而且都是大官,当然用不着写诗赚钱,但充充门面还是可以的。

因此,我们杨同学的履历表上就留下了一大串光荣记录。

七岁时,杨慎的母亲教他句读和唐代绝句,常能背诵。

十一岁时,就会写近体诗。

十二岁时,拟作《吊古战场文》,有“青楼断红粉之魂,白日照翠苔之骨”的警句,他的叔父兵部侍郎瑞红看了极为赞赏,复命拟《过秦论》,其祖父读了之后,自矜谓:“吾家贾谊也”(陈文烛《杨升庵太史年谱序》)。评价不是一般的高,虽有吹嘘的嫌疑,但后人也没人反对,基本上默认了。

同一年,他老爹有意考他,指着一幅画说:“景之美者,人曰似画;画之佳者,人曰似真,孰为正?”要求写一首诗。

这是命题作文,条件是现场发挥。难度不是一般的高,至少一般的人才是写不出来的。

能写出来的差不多都是天才。

杨慎略加思索,立即写诗云:“会心山水真如画,名手丹青画似真;梦觉难分列御寇,影形相赠晋诗人。”

 诗句精炼,言之有物,不是伤仲永那种指着桌子写点看图画文的小诗。而是有思想,有深度。

 杨家长辈一看,顿时放心不少。

 十三岁时,就随父入京师,一路上游山玩水,等到了京城留下了《过渭城送别诗》、《霜叶赋》、咏《马嵬坡》诗等,其《黄叶诗》,轰动京华。

单是这张单子,我们的杨同学的神童称号可谓是实至名归,比起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江南四大才子还是要牛逼一点。

最恐怖的是在后面。

 当时,茶陵诗派的首领,相当于今日的作协主席。

内阁首辅(国务院总理)李东阳,“见而嗟赏,令受业门下”,并称杨慎为“小友”。

什么意思,人家将杨同学收起来做了关门弟子,但交情却是平辈,有点类似中神通王重阳和周伯通的关系。

这关系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看到这儿,我们除了惊叹杨同学的好才情之外,还得羡慕他的好运气。

这样的运气,世人几辈子,准确的说十几辈子都未必碰得上。

偏偏他一人全占了。

跟着李东阳混了七年,二十一岁时,参加高考。

当时的主考官王鏊、梁储已将杨慎写的文章列为卷首——内定了。

不知是这次的作弊,引起了老天爷的不满,还是有人诚心捣乱。

总之好好的试卷,就莫名其妙的被落下来的蜡烛火星给烧坏了,好好的高考状元,北大大学生就此泡汤。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