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la999 / 故事 / 沉浮北大荒,酸甜苦辣终无悔

0 0

   

沉浮北大荒,酸甜苦辣终无悔

2019-01-02  zula999

    1968年,在“屯垦戍边”的号召下,4000多名知识青年在黑龙江北部萝北共青农场开启了插队北大荒的序幕,他们成为继1955年青年垦荒队、1958年转业官兵后的第三批外来建设队伍。资料显示,1968-1976年,先后有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浙江等省、市以及黑龙江本省部分城市的54万知识青年,参加了北大荒垦区的开发建设。此后,历经大返城,仍有约两万人留在这片黑土地上。(本报记者王宇)

    坚忍  苦不堪言写信仍说一切安好

    位于黑龙江佳木斯市建三江垦区的创业农场,是北大荒知青史的一个缩影,“上山下乡”期间这里共接收安置知青3071人,如今仍生活于此的不足30人。已经67岁的上海知青张春娟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12月24日,下午4点半的佳木斯已然入夜。历经6个小时飞行,从上海探亲回来的张春娟走出机场,她一头短发,颇显精神。55岁的老伴刘树利早已准备好棉大衣等候在门口。“还是东北好,连呼吸都自在些。”零下19摄氏度的低温让张春娟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因长年积劳成疾,张春娟患有膝关节滑膜炎,从机场出来,刘树利搀着她去往停车场,上了自家的银色小车。从佳木斯出发,还要驱车5个小时,才能到达创业农场,记者也在此跟着上了车。一路疾行,张春娟用她略带上海韵味的东北话打开了话匣子。

    对于当年来北大荒,张春娟坦言自己算不上最热血的,她没写过“血书”,也没立过“为祖国扎根边疆”的豪壮座右铭。在那个年代,张春娟的父亲是党员,家庭成分好,家里有四姊妹,作为老大,她“自告奋勇”要求下乡。临行前,母亲问张春娟是否后悔,她答道“不后悔”。“那时心里想的是,自己下乡,让弟弟妹妹留在城市。”

    张春娟仍清楚记得,出发那天是1971年9月23日,“从上海坐上火车,在沈阳下车换乘‘解放牌’到福利屯,再转车去建三江,到了创业农场,再步行到十九连,前后花了4天”。来到连队,迎接张春娟的只有4栋孤零零的职工房和莽莽荒原。由于知青不断涌来,原来的职工房住不下,兵团只好发动知青们搭起帐篷安营扎寨。

    地处平原,一下雨雨水就会浸进帐篷,弄湿被子,产生霉味,加上难忍蚊虫叮咬,张春娟常和其他刚来的女知青抱在一起流眼泪。但哭过之后还是得干活,即便忍受着从未有过的劳累,张春娟在给父亲寄回的信中还是写道:一切安好,老职工很照顾人,经常有肉吃……

    无奈  1340元“债务”阻断返城路

    由于吃苦耐劳,张春娟第二年就当上了班长。那时候,连队一边开荒生产,一边搞基建。张春娟带领女工班8个人,负责割草、和泥,自建东北特色的“拉合辫”房子,她们8天就能盖出一栋房。

    因为“领导有方”,不久,张春娟又当上连队的司务长,负责后勤工作。在此期间,张春娟认识了北大荒本地人、机务排的拖拉机手张宪金。虽然家里一直反对她嫁给外地人,但1976年,张春娟还是和张宪金结婚了。结婚时,家里没给她任何嫁妆。婚后两年时间,家里甚至一度与张春娟断了联系。直到大女儿出生,父亲才写信让张春娟回去,她带着18个月大的女儿坐了37个小时火车回到上海,一家人抱头痛哭。此后,张春娟把女儿留在上海,由母亲抚养。

    1978年,知青返城潮爆发,生产队的90多名知青都相继回城,上海知青就剩下她一个。家里很着急,母亲甚至建议张春娟办“假离婚”,但此时,张春娟的第二个孩子已经出生,舍不得丈夫和孩子,她不肯走。

    直到1984年,张春娟等来了机会,她和张宪金都找到了接收单位。回上海的调令开出来,张春娟赶紧到场部办手续,挨个部门去盖章,可最后到了财务部门,她被一位主管领导告知还欠着1340块钱,“账不还清绝对不能走!”

    原来,此前北大荒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逐步从农场统管、统种、统收发展为“大农场套小农场”的双层经营体制,允许联户经营,张春娟和另外8户职工承包种地,结果亏了1340元。相持之下,倔强的张春娟撂下了狠话:“哪个地方不是待啊,哪里黄土不埋人!我不走了!”就这样,张春娟把自己留在了北大荒。

    奋斗  种地有方当上全国人大代表

    面对债务纠葛,张春娟只想争口气证明自己不是会赖账的人。当然,她更想证明给上海的家人看。

    与土地打交道十多年,张春娟此时也迎来了机遇。1984年以后,北大荒全面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鼓励农场职工兴办家庭农场。别的职工心里没底,不敢大面积承包耕地,张春娟却胆子大,她和张宪金一口气承包了450亩地种大豆,又在房前屋后垒起猪圈,养了20多头猪,两口子没日没夜地忙。

    付出总算有了回报,1985年底,张春娟不仅还清了1340元欠款,还盈利近3万元,成了农场红极一时的“万元户”。那时,场部商店进了一台18英寸的彩电,只有张春娟敢花1000多元将其买下,引得大家都到她家看新鲜。

    因为“留守知青”的特殊身份,张春娟办家庭农场致富的事迹很快传开,黑龙江和上海的各大媒体纷纷把她当做典型予以报道。1986年,张春娟被评为黑龙江省劳动模范。1993年,她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后来,农场准备调张春娟去工会、城建局等单位工作时,她没答应。她还是愿意在家种地、养猪。

    1993年,张春娟种了900亩地,搞起了规模经营,当年,她家大豆亩产280斤,接近垦区制定的300斤高产目标,全年盈利7.2万元。后来她又把承包地扩大到1100亩,实行科学种地,标准化作业,其中的600亩大豆亩产达到450斤,农场一度把秋收现场会开到了她家地里。

    低谷  万元户成了负债大户

    然而,人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

    后来,一些贫困职工和外引户尝试改种水田,因为没钱投入,找到当时已在连队工会工作的张春娟,热心肠的她便以个人名义做担保,帮农户贷到了资金。没想到,2001年一场罕见的大雪让这些农户在当年无一挣钱,所有的欠账和难题最后都推向了张春娟。因为这场灾害,张春娟自己赔了21万元,加上做担保的贷款,她总共欠下43万元,从万元户跌落成欠账大户,成天被债主盯着。

    恰在这段艰难时期,张宪金被确诊为肝癌并转移为淋巴癌。2002年,为了治病,张春娟带着张宪金到上海,前前后后又花了14万,但最终还是没能把人留住。当年冬天,张春娟的妹妹和女婿赶到佳木斯,希望她能一起回上海。此时,身心俱疲的张春娟尽管也很想回到家人身边,但她心里依然挂念着40多万元债务。和18年前一样,她决定,钱没还清就不回上海。

    要还清这样一笔巨款,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历经这么多变故,再怎么坚强的人也有濒临崩溃的时候。一天傍晚,张春娟来到别拉洪河旁,一时间有了轻生的念头,所幸还没等她跳下,就被飞奔过来的刘树利一把拉住了。刘树利是张宪金的生前好友,离异,张宪金临走前,把张春娟托付给了他。刘树利安慰张春娟:“没事,能好。地还在。”

    2003年,没有任何仪式,比张春娟小12岁的刘树利走进张春娟家,两人重组家庭,一年到头待在地里,没请零工,所有农活都自己干。正当他们满怀希望想建设新生活时,2004年,一场意外的大火把他们值钱的家当化为灰烬。“那年除夕,我们就用60块钱买了点肉,包了点饺子,就算过年了。”

    往后的日子,张春娟和刘树利依旧在460亩稻田里打拼。2008年,他们将承包地扩大到1000多亩,年底丰收,至此才终于将40多万元债务全部还清,张春娟长舒了一口气。

    期待  想走出北大荒看看世界

    7年前,张春娟在农场办了退休,因为腿脚不方便,她也终于放下了农活。2015年,张春娟把自己的460亩地作价65万元,全转给了随自己生活在佳木斯的小女儿。她的大女儿一直在上海生活、工作,如今小孩都已大学毕业。“小外孙女现在也上大学了,老二一家日子也挺美。”张春娟说。

    前几年,连队拆迁,张春娟买了两套房,刘树利的儿子结婚时,老两口拿出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自己住在80多平米的小房子里。现在,张春娟每个月领2700元养老金,“反正够吃够穿”。刘树利没有退休金,闲不下来的他在广场上找了份巡查值班的活,每月1500元,也很知足。

    张春娟说,在北大荒生活了47年,她早就以东北人自居了。这次回家探亲,张春娟在上海待了3个月,这是她1971年到北大荒以后,回上海待得最久的一次。对于繁华的故乡,张春娟反倒颇有些成见。“空气不好,到哪都是红绿灯,堵车;菜价也贵,在东北买个芹菜只要1块8,那里要12块;屋里也没暖气,冷手冷脚的,我澡都不敢洗。”她笑。

    这些年,张春娟和上海的返城知青一直有联系,她的传奇故事也在知青微信群里广为流传。不过,张春娟很少在群里发言。就在前不久,上海知青组织50周年聚会,张春娟因腿脚不好没有去。“我觉得自己也很难融入到那个圈子里,我不太愿意分享自己的苦难史,也并不太了解他们回城后的生活,如果他们再回北大荒,我倒是乐意招待。”比起返城知青,张春娟对留守农场的知青似乎更为熟悉。“刘树清、李树华、关兵辉……”她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

    在上海陪父亲过完90岁生日,张春娟就迫不及待想回来了,她想念刘树利,想念农场。刘树利对张春娟也确实是细心的。待张春娟一进家门,他就拿出一套护肤品秀起了恩爱。“‘双十二’在网上抢的,打完折只要268(元)!”刘树利一脸得意。张春娟倒是故作平静,“怕不是哪个相好的给你支的招吧?”不过,转瞬她又在记者面前表扬起老伴来,“人还是要保养,我不种地以后偶尔用用护肤品,脸上、手上的老年斑就全没了”。

    张春娟还告诉记者,2015年,她因为腿疼难忍,刘树利就花了13万元买了如今这辆宝骏小车,她想去哪,刘树利都会载她去。去年,刘树利又陪着她去医院做了膝关节置换,目前还在康复期。其实,刘树利也有很多地方想去。“等她腿再好一点,我们就从农场出发,先去三亚,那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然后我们自驾,全国各地想去哪遛,就去哪遛,辛苦了一辈子,总得带她走出北大荒,到处去看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