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走笔红石峡(游记,附笔会合影)

2019-01-11  绝句小说...
 
纪广洋

  一直对峡谷有种说不上来的敬畏感——所谓峡谷,不就是山岩的裂缝吗?山岩深处不就是地地道道的深渊吗?
  可是,当我在荆棘丛生的山道上顶风冒雨沿渐次低落的石阶一步步走下、一步步坠落至垂直低度近百米、离地表山坡达数百米的云台山深处的红石峡谷底时,恍若置身仙境别界:悬瀑轰鸣、岩红水碧,水雾拂面、峭壁掠心……迎面而来、醍醐灌顶的罕遇景色、景象和景观,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声色组合和感官刺激,令我的视觉、听觉和感觉浑然一振:万丈深渊原本是如此的美妙绝伦、惊心动魄!
  倥偬苍茫的人生旅程中,无论是邂逅绝色女子,还是涉足绝色景致,都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机缘。由全国地质系统劳动模范、焦作市作家协会秘书长汪晏坪小姐和海归医学博士、忆石中文网总监老牵先生联合组织的“云台采风”活动,召集29位来自天南海北的忆石文友,共聚闻名遐迩的世界地质公园云台山,为人文和山水提供了一次“相看两不厌”的亲密接触机会。
  忘形迷失于云台山的深幽景致和缥缈云雾里,真正达到了目不暇接、心意流转、魂不守舍的地步——星罗密布、鳞次栉比的景点散布于190平方公里的浩繁景区里,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恐怕是浏览不尽的。无论遗憾不遗憾,都必须及时地做出选择和取舍,不然,将会更加遗憾。于是,我与成群结队的文友们一起游览了小寨沟景区之后,与几个暗结旅缘的兄弟自愿组成别动队,冒着瓢泼大雨直奔素有“华夏第一奇境”之称的红石峡。
  在从山腰沿人工雕琢的石阶往山谷深处、峡谷深处逐步降入时,经同行伴旅的焦作市风景名胜开发办主任徐玉迎先生介绍,我第一次辨认了荆和棘的区别,感叹于一个常用词汇竟有这么奇妙的大自然背景,感叹于先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哲言诲语。
  涉入红石峡的第一步,我惊讶于一个铜质的标牌——它把我置身的岩层称之为“远古海滩”。经徐玉迎先生解说,我才比较详细地了解到这红石峡不同凡响的来龙去脉:在远古时代,云台山地区原本是一片深海汪洋。14亿年前的造山运动时期,这里曾先后经历了数次地壳升降运动,才逐渐形成今天的地貌景观。
  亿万年的沧海桑田里,有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个体,在公元2007年8月25日这个风雨凄迷的午后,在亘古坚硬的红岩和万年飞泻的碧流之间说笑着踟蹰走过,如白马过隙、似流星穿越……我意识深处郁郁历历地突然就有这样的玄感。
  不过,当时的游览过程还是比较漫长而美好的。由于当天的游人太过拥挤,想走也走不动,我们用了三个小时才抵达景区的终端。从峡谷南端的“穿石洞”、“一线天”,到峡谷北端的天女散花瀑布,有限的景区内却有着无限的内涵,真是步步险要步步景,充分体现了雄、险、奇、绝、幽于一体,泉、瀑、溪、潭、涧于一谷的浑然天成的独特景观。
  尤其是这悬泉飞瀑、深谷幽涧景观中的景“色”之奇,显然达到了旷世奇绝的地步——近距离对峙的绝壁,是一种沉淀着地球历史和地质信息的冷静的赭红;远距离奔流的峡涧,却是另一种深涵着潜流、濡染着苔色的鲜明的碧绿。红绿相映的悬崖峭壁间,万古长青着苍松翠柏、永世不枯着奇花异草。这远离地表的深涧里,因特殊的地理地貌,盛夏凉爽宜人、隆冬温润如春。
  置身在旷世独有、如诗如画的景色中,扶栏徐行,一一目浴着走过“首龙潭”、“黑龙潭”、“青龙潭”等天然形成的秀水潭,默默吟咏着“桃花潭水深千尺”的佳句。与同行的几个朋友,时而融洽无忌地分享交流,时而亲密无间地靠背歇息……世界深处、岁月深处,心峰与心峰之间相互辉映成另一种风景名胜。
  伸手不见五指的“穿石洞”里,张燕龙大哥反复叮咛:“小心,别碰着头……”于是,我记起自己头上尚未愈合的伤疤;维妙维肖的“相吻石”旁,李建文大哥煞有介事地“提醒”我:“这里的红石不可随意触摸,不然会交桃花运的……”于是,我趁他不注意,捡起一块放进兜里;花蔓纷披的“棋盘石”边,王龙卿老弟呵呵一笑:“来,哥俩杀一盘……”于是,朗朗的笑声融入天籁合奏的瀑声泉韵。
  经过无数的陡坎漫弯,经过无数的大小瀑布之后,我寻声望去,又看见一挂飞流直下的特大瀑布,气势磅礴、飞珠溅玉。远近的石壁上,因她伴生的水雾形成大面积葳蕤茂盛的苔藓,鼓凸叠加、青翠欲滴,像一朵朵丛生的绿色灵芝。触景生情,我未免有些激动,沿一条更加狭窄的栈道、顾不得水雾弥漫、快步如飞地独自走向那挂大瀑布。突然,身后传来建文大哥急促的叫喊:“广洋,快回来!那不是旅游路线!”
  我赶紧回到兄弟们身边。徐玉迎老人忍俊不禁地笑着对我说:“任何风景、任何事情都有个高潮和尽头,这挂瀑布就是红石峡的高潮和尽头了……”我若有所思地坐下来,静对瀑布旁那片最苍翠的苔藓,发起愣来——意犹未尽,拟或心有不甘。回望身后的大峡谷,偷摸兜里的小石块,我给心爱之人发送了一条有关红石峡的彩信。可是,迟迟不见她的回复。我再也坐不住,在悬崖边来回踱步。龙卿老弟也许看出了我心神不安的举止,站在高处说:“注意,我给你拍张留影……”
  遥远而永恒的红石峡,今生今世,我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次投进你的怀抱!(入编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名家散文欣赏》)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