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轩345 / 情深似海 / 愿你一切安好,愿我深情如初

0 0

   

愿你一切安好,愿我深情如初

2019-01-12  静雅轩345

有人称他”能以光风霁月之怀,写冲淡闲远之致“;他是田园诗人,是忘贫得酒翁,是乐天派的骄子;他得流风所至,自成一派。


提到陶渊明,世人只道善写田园诗,却不知道陶渊明的情书也写得好。


作为一篇千古无二的“情书”佳作《闲情赋》,十愿十悲,写的深情款款,热烈似火。



全赋情思缭绕,逐层生发,词藻华丽,变化自然。


日夜悬想的绝色佳人,幻想与她日夜相处,形影不离,甚至想变成各种器物,附着在这位美人身上。


既写出美女的姿色,又写出了美人良好的品德和崇高的志趣,因此获得后人“如奇峰突起,秀出天外,词采华茂,超越前哲”的高度评价。



《闲情赋》(节选)

陶渊明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

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化作她上衣的领襟啊,感受她俊美脸庞下沁出的芳香,可惜罗缎的襟衫到晚上便要从她身上去,长夜黯暗中只怨秋夜漫漫,天还未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

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化作她外衣上的衣带呵,束住的纤细腰身,可叹天气冷热不同,变化之际又要脱去旧衣带而换上新的!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

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愿化作她发上的油泽呵,滋润她乌黑的发鬓,在削肩旁披散下来,可怜佳人每每沐浴,便要在沸水中经受苦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

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愿作她秀眉上的黛妆呵,随她远望近看而逸采张扬,可悲脂粉只有新描初画才好,卸妆之时便毁于乌有!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

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作她卧榻上的草席呵,使她的柔弱躯体安弱于三秋时节,可恨天一寒凉便要用绣锦代替草席,一长年后才能再被取来用!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

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愿作丝线成为她足上的素履呵,随纤纤秀足四处遍行,可叹进退行止都有节度,睡卧之时时只能被弃置在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

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白天成为她的影子呵,跟随她的身形到处游走,可怜到多荫的大树下便消失不见,一时情境又自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

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黑夜成为烛光呵,映照她的玉容在堂前梁下焕发光彩,可叹日出大展天光,登时便要火灭烛熄隐藏光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

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化为竹枝而作成她手中的扇子呵,在她的盈盈之握中扇出微微凉风,可是白露之后早晚幽凉,只能遥遥望佳人的襟袖兴叹!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

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愿化身成为桐木呵,做成她膝上的抚琴,可叹一旦欢乐尽而哀愁生,终将把我推到一边而止了乐音!



十愿连翩,一气呵成,一连串拟物手法的运用,构思奇特,想象丰富。


十种物事,寄托同一个美好心愿,十番转折,十种设想的结果,表达同一种担忧,尤为衬出心愿的强烈。


故清文学家陈沆评价:“晋无文,唯渊明《闲情》一赋而已。”



人们的印象中,陶渊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以菊花自比,不与群芳争艳;淡泊名利,不被功名所扰,简直就像不食五谷的神人般飘逸脱俗。


唯独在这首诗中,表现了一个人真切的思想情感。对爱情的热烈追求,正是他对生活的热爱的体现,我们借此能看到伟大诗人的另一侧面。


岁月已逝,那花,那红,那美,那情愫,那空气里微微振颤的心曲,这一切都融合在一起......


就像美梦一样,长留在时间的长河里,穿越一切时空,直抵我们的内心。


愿你一切安好,愿我深情如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