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雾霭烟云西施墓(旅寻芳踪之一)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1-14  绝句小说...

本文参加了【背起行囊去旅行】有奖征文活动

 
纪广洋

    在鲁西南腹地,有一个古称陶丘的商阜重镇--定陶县。在定陶县城西北十二华里处的袤袤原野上,有两个平地积壤而成、突兀而起的古老土丘,看上去仿佛两座小土山,故称仿山(附近的村庄也称作仿山村)。相传,这两个古老而神秘的大土堆就是我国古代四大美人之一的西施及其范蠡的墓葬。不过,据史料记载,东边的那座原为周武王之弟曹叔振铎至伯阳二十五代的墓地;西边的那座原为曹叔振铎的二子卞叔由(卞城王)的墓地。到了春秋、战国、秦汉时期,又有多人叠葬于此(所以,西施、范蠡的陵寝很有可能柩置在其中)。该片墓地重重叠叠、鳞次栉比,总面积为三万八千一百六十平方米,占地五十七点二四亩,其规模和形式举世罕见。因此,仿山也类似于洛阳的邙山,而且是一处“居民更加集中”的鬼城魂都。
    而在民间流传最盛,也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葬在其间的范蠡墓和西施墓。而今,面对这爿古老而神秘的厚土,不经过深入细致的挖掘考古,已很难说清辨明究竟那座古墓、那层坟莹是西施的香冢了。但我和众多当地村民们的看法和愿望是一致的--西施的玉体就葬在这丘厚土下,她的芳魂就长年游荡在碧波万层、清澈千古的范蠡湖畔。
    据说当年西施随范蠡弃官离井,出三江、入五湖,乘舟驾车辗转来到定陶之后,“以陶为天下之中”、“遂留恋不去,定居经商”、“十九年间,三致千金……”二人恩爱有加、相互支撑,终创下骄人的盖世业绩,成为富甲一方的豪门财主。一代名相与绝代佳人的晚年,虽身在他乡,却富足温馨。二人常常执手共挽、相携相依于孤亭回廊、瓜棚豆架之下,唱诗铭志、抚琴寄情、聊以卒岁,过着一种恬淡宁静、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西施终因年老多病客死在这远离吴越的异地之后,满怀愁绪、重金在握的范蠡,差人为她堆砌起高几百尺、占地数亩的山也似的大土坟,以致于取土的地方掘成了泱泱湖泊,也就是至今犹存的范蠡湖。
    我去谒访西施墓时,正值每年一度的农历3月27日的仿山庙会。 平时寂静落寞的范蠡湖区、范阳河畔,因持续三天的庙会而热闹非凡。因着西施墓和范蠡的盛名(在当地有不少人把范蠡当做财神供着,与关老爷的神位平起平坐),而渐次落成的道观和庙宇,庙会期间自然是游客如云、香火鼎盛。新近组建的仿山经济开发区,又将遥借范蠡与西施的恩泽玉惠和传统佳话为绵延不绝的历史、为这片神秘的土地留下当今这个时代的事迹和遗址。
    阳春三月的鲁西南,沃野一片青葱,范蠡湖范阳河边的杨柳在微风中舒舞着嫩绿的枝条,撩动一波波一层层清碧的涟漪。让人立马联想到莺飞草长的江南,联想到西施故里的浦阳江、浣纱溪。
    遥想春秋末期的越国苎萝山下,一条被称作浦阳江的清溪弯蜒流淌着。就是在这条清泉石上流的溪流边,曾经有一位袅娜秀丽的窈窕淑女常来洗衣浣纱。她乳名夷光,今浙江诸暨人,身世已无确切的考证,有关的史料也说法不一。一种说法是:祖居于诸暨苎萝山下的西村,因姓施,故唤作西施;而另一种说法则是:出生于诸暨金鸡山下苎萝村的郑姓人家(郑旦就是她的堂妹),是从萧山迁来的客民之女,从小寄居在外祖母家,便随了外祖父的施姓,又因外祖母家住在浦阳江的西侧,便被称之为西施……无论如何,她原是一介民女无疑,少时常到浦阳江边浣纱,而且浣纱的姿势很美。如今,苎萝山下的江边岩石上还留有晋时王羲之书写的“浣纱”二字,足见历代文人墨客对西施、对她浣纱逸事的偏爱与遐思。
    西施的美貌和传说,总是与她的浣纱有种种奇妙的牵连。
    据传,形容貌美的“沉鱼”之说,就源于西施的浣纱--当她在溪边浣纱时,常常漂浮在水面上争奇斗艳的红鲤和金鱼们因被她的美丽所震慑,自叹弗如,纷纷沉入水底。自此,人们就用“沉鱼”来形容女子的美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沉鱼在前,经世绝伦的四大美女,西施居首。
    再者,若不是她在溪边浣纱被范蠡遇见,并出色地演绎出一段事关越国兴亡的江山美人的历史活剧。本作为民女的西施,自然也会像千千万万个深藏民间的美丽女子一样,捻线缝衣、淘米做饭、相夫教子的安度一生。是大夫文种谋献给越王勾践的美人计和相国范蠡苦心开发出来的糖衣炮弹,将她投进了尔虞我诈、交相攻伐、你死我活的政治旋涡,从而以柔弱之躯肩负着安国兴邦的鼎鼎大任扬手挥却清泪、甚至还莞尔一笑的姗姗而去、遥遥而去,以身赴汤、以身蹈火地走上了以身许国的漫漫不归路,走上了重帷叠幛、灯红酒绿而又刀光剑影的历史舞台。
    自东汉初年的《越绝书》和《吴越春秋》问世以来,范蠡寻美与西施邂逅于苎萝山下的浦阳江边,尔后,又把西施、郑旦以及施波、移光等美女经过长达三年的精心训导,再诡献于吴王夫差的曲折而动人的美丽故事流传了近两千年。不仅口碑相传,许许多多的诗文典籍里也可随处翻阅到有关西施的文字,像《全唐诗》里薛昭蕴的《浣溪纱》:“倾国倾城恨有余,几多红泪泣姑苏,倚风凝睇雪肤肌。吴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宫殿半平芜,藕花菱蔓满重湖。”像某些话本小说中引用的“廊环空留响屐名,为因西施绕廊行。可怜伍相终尸谏,谁记当时曳屐声。”就连西施与吴王夫差坐在龙舟之上饮酒作乐时,她轻转娇喉的《采莲歌》也歌词、文辞的流传下来:“秋江岸边莲子多,采莲女儿掉船歌。花房莲实齐蕺蕺,争前竟折歌缘波。恨蓬长茎不得藕,断处丝多刺伤手。何时寻伴归去来,水远山长莫回首。”
    那么,在长达二十余年的吴越之争硝烟散尽、落下帷幕之后,在越灭吴国重新振兴之后,曾作为越国间谍、吴王爱姬的美女西施究竟何处去了呢?
    关于西施的下落和结局,后世有各种各样的传说。
    而在《史记》这部具有权威性的史书里,尽管有范蠡的详尽记载,却找不到有关西施的只言片语,难解的谜团让人倍感缺憾。就连东汉人所写的《越绝书》也只是略有所述:“西施,亡吴后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吴越春秋》更是一笔带过:“吴王亡后,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以终。”鸱夷即范蠡,据唐人司马贞的《史记索引》载:“鸱夷子皮,范蠡自谓也。盖以吴王杀子胥而盛鸱夷,今蠡自以有罪,故为号也。”《史记. 越王勾践列传》中也说:“范蠡浮海出齐,变姓名,自谓鸱夷子皮。”《史记.货殖列传》中更有详尽的记载:“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乘扁舟浮于江湖,变名易姓,适齐为鸱夷子皮。”
    既然范蠡到过齐国(今属山东),西施自然也“同泛五湖”随之到过齐国。据史料记载,范蠡到了齐国之后:“耕于海畔,苦身戳力,父子治产。”一代名相、曾经辅助越王勾践励精图治的大政治家,摇身一变成了土豪富绅。看来,远离吴越的渤海之滨,也曾留下西施的历历芳踪。
    西施绝色于世,范蠡更不是平凡之辈,后因“齐人闻其贤,以为相。”他却再不愿涉足政坛和宦海,于是“尽散其财”,又携西施去了陶(今山东定陶),并再次改名换姓为陶朱公。范蠡在定陶再次创下盖世的家业,《史记集解》说他当时拥有家产万万:“居无何,则致赀累巨万。”
    以上所说,一些古诗词也曾道及,如苏东坡的“五湖问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
    可是,关于西施的下落,也不乏另外的说法,像《墨子. 亲士篇》中就有这样的论述:“比干之殪,其抗也;孟贲之杀,其勇也;西施之沉,其美也;吴起之裂,其事也。”无疑是说这些人都是“死其所长”,因各自的所长招致相同的祸害。西施就是因其美貌而被沉入江底遇害的。而当时的背景是:本来并不强盛、连年战败的越国,终于靠美人计等谋措挫败消灭了原本强大的吴国,越王勾践曾说:“亡吴之功,西施当属也。”认为吴国的灭亡源于吴王夫差沉湎于西施的美色,为了避免西施的美色反过来殃及越国,他便翻脸无情、恩将仇报,赐西施沉江而死。这种说法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
    持这种观点的还有唐代诗人皮日休,他在诗中描写道:“不知水葬沉何处,溪月弯弯欲笑颦。”亦推测西施是沉江而死的。
    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一些话本和戏剧中所演绎的情节:西施虽助越国灭掉了吴国,可她内疚于对不起吴王夫差,在一种异常矛盾的心理中自缢于人去楼空的萧萧吴宫……
    我从脱缰的思绪中终于回过神来。
    别管怎么说,此时此刻,我行走在高高的土丘之间、默立于泱泱的范蠡湖畔,想象着西施的玉体就躺在那片厚土的下面、西施的香魂就湮蕴在此时此地的阳春三月里。若是这样,西施的晚年便是和范蠡在一起的,便会有一个好些的结局!
    庙会散尽,又一个霞飞日落的黄昏到来之际,我一步三回头地吊别忠肝义胆、温情柔肠、千古流芳的绝代佳人西施,反复吟咏着吴江文士杨预园的《咏西施》驱车踏上了去定陶县城的路程。
        苎萝村里柳絮飞,几家儿女制罗衣。怪底西家有之子,乱头粗服浣沙溪。    乱头粗服天姿绝,何物老媪生国色。向人含颦默无言,背人挥泪娇难匿。一朝    应诏入吴宫,珠衫汗湿怯晓风。歌舞追欢乐未央,运筹衽席建奇功。奇功就,    霸图复,画桨芙蓉瘦,胥台糜鹿走。想屐廊空馆娃秋,遗香残月昏黄侯。

    到了定陶县城之后,我恍若走进了“范蠡”的世界,我吃住的是“范公宾馆”,宾馆附近又有“范蠡商场”。可是,殊不见“西施”的影子。直到第二天,当我租了一辆车,绕着定陶县城转游了几圈之后,才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看到一家名为“西施发廊”的招牌。而发廊的老板还是个非常清秀的浙江妹子,据她说,她出生的地方离苎萝山也不远……定陶的人们为什么只崇拜大名鼎鼎的范蠡,而冷落了芳名传世的西施呢?究其原因,应是一种国人的普遍心态所在(尤其是在这孔孟之乡):达官贵人、发财致富的事情可以大张其鼓,而窃思美人的事儿,只能藏在心里,作为一种隐情就万万不可张扬了。
    就在我准备离开定陶时,忽闻定陶城西(自然是仿山一带)再次发现特大古墓群(是山东省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古墓群),以汉前及汉代古墓为主,是当地农民在浇地时偶然发现的。据菏泽地区有关考古专家介绍,目前发现的古墓群可能藏有春秋越国大夫范蠡(当然会牵扯到西施)、《左传》作者左丘明、军事家吴起等人的墓葬。有望考证出西施的香冢玉骨、揭开她的下落之谜。

■特别说明: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归影视摄影原作者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