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误 · 孙悟空,一只母猴子

2019-01-14  lindan9997

如果孙悟空是一只母猴子,那么西游记的故事将会是怎么样的?

房昊,公众号:曰天者说(yuetianzheshuo)微博:房昊曰天

·1


很多年以前,我还在花果山里当猴子,那时猴群里相互约定,能跃入水帘洞者为王。

我跳进去了,他们却不承认我做猴王。

他们说,母猴怎么能做猴王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不太清楚“从来没有”是什么意思,那仿佛是一种来自远古的神秘力量,它规定了猴子应该怎么活,也规定了人们应该怎么过。每只猴子都信誓旦旦,他们乌压压一群站在我的面前,说你真的不能当猴王。

 

我心里有点慌,我似乎看见了那股神秘的远古力量,沉淀千年,都来压我。

我在群猴面前沉默着,水帘洞前的瀑布哗哗作响,东山上的月亮朗照四方,我想了很久终于问出口:“那母猴从来都做什么呢?”

群猴说:“生小猴。”

我说:“我从石头里出来,生不了小猴,我还能做什么?”

群猴面面相觑,他们回答不出,我笑着对他们说:“所以我就是从来没有的猴子,我偏要做猴王,你们谁不答应?”

那天晚上,在我打倒大半个族群的猴子之后,我终于成为了花果山猴王。群猴们还非要给我加一个美字,说我是美猴王。

他们似乎忘了,从来没有母猴当猴王,而现在他们日夜簇拥在我身旁,恭敬听我吩咐。

我仍旧过得不太快活。

我曾经登上东山赏月,又在竹旁清溪处流连,桃红柳绿,云散风收,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但却没人能说。其余猴子猴孙只想着吃,我还要为他们去跟老虎豺狼打架。

兄弟们告诉我,说老大你毕竟是母猴,或许对春花秋月更多愁。后来我才发现,花果山里的其他母猴跟从前并无不同。她们仍旧每天在洞穴里缝制护甲,削木成枪,几十年的岁月都化成一代代的子嗣,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关心。

我对兄弟们说,放屁,我是因为不属于这里。

我时常望着天空,我想我该是云外的仙子,吟风弄月,还长生不老,不该困在碌碌平庸的花果山。所以我常常准备漂洋过海,去人间求仙问道。

兄弟们嬉笑,说大王这是要来大姨妈了。

我:……

那年花果山的一只老猴离世了,在老猴的葬礼上,我看着他慢慢埋入黄土,猴群里发出低声的啜泣。我皱眉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要哭?

兄弟们说,老头死了,我们都会死的,于是就哭了。

我问他们,猴子从来都会死吗?

猴子猴孙面面相觑,说大王,当然会死啊,从来都是这样。

我说,从来也没有母猴当猴王啊。

猴子们愣在那里。

我在老猴的葬礼上终于下定决心,我抬头冲猴子们笑,说我要走了,我要去学长生之术。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花果山一定要记住,有些从来都没有的东西,是在等一个人出现,那个人或许是我,或许是你。

 

·2


很多年以后,我听过一句诗,说儿时盛气高于山,不信壮士有饥寒。刚从家乡踏入天下的时候,我以为天下无我不可成之事,即便我是只女妖,是只母猴,也能飞升天庭,与嫦娥王母把酒言欢。

在饿了三天之后,我倚靠在人间的街头,心想:给我口吃的,我做什么都行。

我向来往的人们求助,人们像是发现了新奇的玩具,纷纷立住不动,说哟,这有只会说人话的猴子,会不会跳舞啊,来跳一段。

我说:我太饿了,跳不动,能不能先给我口吃的。

人们哈哈大笑,说听声音还是个母的,那你唱段小曲儿吧。

我闭上了嘴,半晌才抬头看着人们,我说:“我不想唱歌跳舞,但我可以替你们杀人。”

我的声音很脆,又很虚弱,像是初春的冰,正一点点的消融。人们又笑起来,说这小母猴还要杀人,胆子很大啊。

我固执的立在墙边,听人来人往,始终没有谁真的给我一口吃的,直至人群散尽,我又颓然倚靠着陋巷,一点点坐回地上。

这个时候,我遇见了杨戬。

那时杨戬穿着一袭白袍,我看见锦靴停在我的面前,有个清亮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好倔强的小姑娘。”

我抬起头,看见了云间风月。

杨戬淡淡笑着,他从手里弹出一泓清水,我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兜头浇了一身。这水并不寒凉,柳絮般轻柔,在我身上悠悠打转,我似乎能察觉到多日的风尘,都在水波潋滟中被洗尽消退了。

杨戬说:“这才像个姑娘。”

他又画出一面水镜,笑着对我说:“看看吧,像不像清流里的精灵?”

听到杨戬问我,我不自觉的抿起嘴,我的上嘴唇厚,猴子都这样,人间说这是雷公嘴。往日里我不太在乎这些,今天莫名其妙,心里有些慌。

我问他:“你为什么帮我?”

杨戬笑说:“凡尘也好,天外也罢,都是污浊的世间,唯独姑娘该是不染尘埃的精灵。你去哪,我送你。”

我抿着嘴说:“我也不知去哪里,我要寻长生。”

杨戬说:“寻长生?“他低头思量片刻,又笑道:”长生好,长生能置身世外,找桃源净土,你若没有去处,不如我来教你仙术。“

我心里突然跳快了一下,我用力摇头说:“不必,萍水相逢,我不想欠人。”

杨戬于是又笑,我记忆里他总是笑,那天他告诉我可以去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菩提老祖是真的化外之人,不拘人妖,也不分男女,都可入门求仙。

临别时,杨戬还送了我一层薄纱,一枚丹药,说是防寒饱腹的。

我看着手中丹药,肩头轻纱,低声说:“我一定会还你的。”

杨戬笑着说:“不用还,我经常送姑娘东西,天下间落难的姑娘那么多,能有一面之缘已经是侥天之幸。”

他挥挥手,我仿佛看见云雾凄迷,渐渐遮蔽了明月。

 

·3


后来我在斜月三星洞求学,我发现所有女妖都像人类姑娘一般梳妆,平日里梳妆游玩的时间仿佛比练功还多。

我很奇怪,说这样能得长生吗,为什么你们每天都忙这些?

女妖描着眉答我,说你即便得了长生,也要美美的走在三界里,不然你只是长生的妖,迟早还是要被神佛收走的。

我有点懵,我发现自从我出了花果山,一直没能理解我所处的世界。我问女妖:“神佛如果要收妖,美丑又有什么关系呢?”

女妖叹气说:“如果你美得讨他们欢心,那被收走也不过是当个坐骑,当个窗外的花草,你能与这个世界相安无事,不受轮回之苦。倘若你不美,那就惨了。”

我想起了花果山的猴子,我说:“如果我能把来收我的人都打败,我是不是就不用讨他们欢心?”

女妖描眉的手停了,她扭过头来看着我,慢慢露出一个很复杂的笑容,她说:“我知道你是从花果山来的猴妖,天地不止一个花果山,你打不了整片天地的。”

我气呼呼的坐在那,想反驳又不知该怎么说,女妖看我低头不语,又笑着坐到我身边,她说你别钻牛角尖啊,你就想想,难道没有一个人让你真心为他梳妆打扮吗?

我板起脸说:“没有。”

然后第二天我听说杨戬偶尔会来灵台方寸山,很不要面子的去找女妖学梳妆了。

很多年以后,我与女妖再见面已经是在西行路上,女妖名叫白骨,她是我的一难。彼时白骨还兴冲冲的对我说,只要顺利走完过场,就能有正经的仙职。

可惜她没能走完。

 

·4


我在斜月三星洞还常见到一个和尚,菩提叫他金蝉,想必是个蝉精。

金蝉子愤愤不平,说什么叫蝉精,我是得道高蝉。

我:哦。

金蝉子就更加愤愤不平,他说你一只猴妖,就是再打扮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能不能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大师,你这是嗔了。

这是我与金蝉子的日常,或许是有业果在身,我与金蝉子但凡一见面,三句话之内必有一个嗔了。金蝉子说我完全不像个女人,不会有人看上我。我说金蝉子也不像个和尚,丝毫没有心如止水的模样,不会得道的。

白骨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和金蝉怎么能做到一边互怼,一边还互相举杯饮酒。

金蝉子说,当然是因为这只猴子犯贱。

我:滚。

金蝉子放下酒杯对白骨说:“你也看看她是不是犯贱,明明认识灌江口的二郎显圣真君,那可是大圣一般的人物,她不去找二郎神求长生,非要在这自己渡劫。”

白骨瞠目结舌。

我喝着酒说:“他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想欠他。”

金蝉子一指我,痛心疾首,说白骨你看这是不是贱。白骨也痛心疾首的点着头,我失笑对他们两人说:“我如果不是凭自己的本事得长生,我又有什么底气去找杨戬,我没有底气去面对杨戬,那我还怎么跟他相处?”

白骨绕了半天,没绕过这个逻辑来。金蝉倒是懂了,但金蝉说:“其实你就算没有底气,你就是卑微的去爱一个人,那也再正常不过,更何况谁在杨戬面前不卑微呢?”

我又多喝了两口酒,灵台方寸山的天空上星月高悬,比花果山更亮,正闪烁着幽光。

我对金蝉子说:“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们男人,你们别无选择,你们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跋涉在沼泽里,荆棘丛里,你们如果靠一个女仙长生,你就只是她门下的狗。我们女妖,女仙就不同,我们被允许依靠别人,可如果我们想靠自己,面对的却比你们还要难。”

“我不想让我配不上谁,我也想去见更辽阔的天地。”

那天我记得金蝉子在我背后幽幽长叹,他说猴儿啊,你这个性子,是要出大事的。

很多年以后,这货成了我师父,我才明白他所说的大事是什么。五指山下五百年,其实对我而言无所谓,倒是师父始终都痛心疾首,他苦口婆心的劝我,说你要真想当英雄,你就跟我去西天取经,你到西天当第一尊女佛,那你才是真的英雄。

因了这句话,才有西天十万八千里。

 

·5


离开灵台方寸山后,我回到了花果山,我答应过那群猴子,要传他们长生之法。

即便他们很可能学不会,我还是要传的。

只是我忘了一件事,当年得我许诺的那些兄弟,都在浩瀚的光阴里逝去了。我刚刚抵达花果山的时候,一群小猴子正在奋力抵挡混世魔王。

混世魔王能搬山赶海,小猴子们浑然不惧,后来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回答我:爷爷的爷爷曾经说过,有些从来都没有的东西,是在等一个人出现,那个人或许是我,或许是你。

如果从来没有血肉之躯能战胜妖魔,可能今天的花果山就可以。

小猴子们都双目通红,燃着热血,我含泪笑起来,说你们的爷爷的爷爷真不靠谱。

所以我决定去地府,把这些不靠谱的老猴子都拎出来,挨个教训。

我想起花果山外面的偌大天地,想起如云间风月的杨戬,对于径直闯入地府还有些忐忑。恰逢东海泛滥,淹了半座花果山,我便入了东海,准备拿件趁手的兵器。

龙王给了我峨眉刺,匕首,鱼肠剑。

我想可能是我梳妆得模样误导了他,我笑着说不如拿点更重的,我顺手些。

龙王不耐的挥挥手,说够用就行了,你一个女妖,守花果山那么点地方用不着太好的兵刃。

我低头一笑道:“龙王,那守东海要用什么兵刃?”

龙王还未及反应,我伸手,东海的浪开始搅动翻腾。弹指间,整片东海如沸腾的汤,龙王如锅里的面,他仓皇喊着,说猴王你慢些,你慢些,你再要什么我给就是了。

我摇摇头,说这不是你给的,这是我自己拿的。

我本不想把动静闹得这样大,东海水淹掉的猴子猴孙,我本就打算在地府里一并捞起来,龙王是花果山的邻居,有事大可以随时找他。

奈何他不太想理我。

波浪的缝隙间,我隐约看到有金色的光,我笑了笑说:“就这根棍子吧。”

那天我翻江倒海,提棍入地府,阎王和判官仓皇起身,听来往逃窜的鬼差诉说情报。他们面面相觑,惊疑不定:“来的是个女人?女人有这么大胆子?”

天生石猴,我该有这么大的胆子。

我笑着走进阎罗殿,阎王色厉内荏,说你别过来,地府不是你能随便闹事的地方!

我说:“生死有命,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游魂归天,都归到地府来。如果你能想明白,你可以来花果山找我。我是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我来接我的兄弟回家。”

我回头,正迎上一群残破的灵魂,我说:“走吧,我回来传你们长生了。”

于是一群猴子逆行在黄泉路上,阎王大声喊我,说从来没有,地府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我会上报天庭,上报玉帝!

我笑了笑,我似乎看到了南天门,还有曾经闯过南天门的二郎神。

 

·6


我没有想到天庭给我的处置,只是让我去当弼马温。

那年我又见到了杨戬,他路过九重天,在司法天神的衙门里取了一壶茶,刚刚出门,恰见我赶马从他眼前经过。

杨戬望着我淡淡一笑说:“姑娘,又见面了。”

我说:“是啊,你还记得我呀。”

杨戬说:“那么倔强的小姑娘不多,有空的话,来灌江口我请你喝茶。”

我说:“我现在就有空,走吗?”

杨戬哑然失笑,说好,我请你喝茶。我也笑,说喝茶呀,我喜欢喝酒,不如我请你喝酒吧。

我们在灌江口喝过酒,也在司法天神的衙门里喝过茶,杨戬告诉我,天庭之所以让我当弼马温,是因为我是个女人。玉帝以为女人一定最讨厌马厩马槽,天天跟马粪打交道,还要给马做清洗,会法术也难免恶心。

杨戬说:你看,我就说男人都很污浊。

我看着杨戬越来越红的脸,忍不住就开始笑,说你也很污浊?

杨戬含笑,说比起你们姑娘,那自然是污浊的。他说完这句话,目光又开始凝在虚空里,我知道他是想起了他娘。

那些天杨戬跟我说了许多事,也说他年少轻狂闹天宫,也说他走走停停见风尘,他说像我这样的姑娘他从前也见过,可惜红颜多薄命。

我朝他举杯,说放心,我会尽量躲着这个浊世的,像你一样。

杨戬的眼睛里起了雾,我看见雾的深处有波光闪烁,杨戬笑着看我,说孙悟空,你可不像是要躲的人。

我喝下口酒说:“我试试。”

 

·7


我的尝试很快失败了,那天我听说天庭终于破例,让一对仙凡之恋勉强有着结果,每年的七月初七,都能鹊桥相会。

很多年后,牛郎织女的传说都留在了世间,我听来往的女仙七嘴八舌,终于搞清楚了前因后果。牛郎偷走了织女的衣服,强留织女在家中,天上一日,地下一年,趁天庭疏忽的时候,还与织女生了两个孩子。

等到织女回到天上,玉帝与王母看着追来的两个孩子,不知是因为想起了杨戬大闹天宫,还是突然善心爆发。

他们决定给这一家四口调解一下。

三言两语,不过是说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一个姑娘家,现在还能去哪呢?非法拘禁,强奸生子,就都罢了。

我心说,杨二郎,我真不是能躲的料子。

那天我提起金箍棒,缓缓走到了鹊桥前,我看着织女勉强堆起笑脸,一家四口即将相会,我举棒砸断了鹊桥。围观的诸神惊呼起来,玉帝王母的目光如冷电射向我。我深吸口气说:“搅扰各位雅兴了,我就看不惯这样的事。”

我拖着铁棍,直直的走向牛郎,玉帝王母勃然作色,说孙悟空你要干什么!诸神破口大骂,说孙悟空你简直就是个猴子,算什么女仙!我的余光看到织女也从断裂的鹊桥上翩翩飞来,似乎也想要救下牛郎,手伸出来又缩回去。牛郎惊恐的看着我,他的两个孩子哇哇大哭。

天地间,没人期待着我这一棍挥下去。

砰然的一响,银河四散,星辰的光漏出天外,夹杂着牛郎的血。织女颓然悬在半空中,她望着牛郎的尸体,像是忽然被人抽空了身体,似解脱又似绝望。

织女泪流满面,她说这么多年,我只能做一件事,每年与牛郎相见一次,你把牛郎打死,以后我能做什么呢?

倘若金蝉子在的话,一定会念一声佛,我没有回答织女的话,我正盯着怒不可遏的玉帝,我看见玉帝的嘴唇微动,骂出“泼猴”二字。

我咧开嘴回以一笑,说泼猴在此,你来吧。

十万天兵,银河水师,哪吒三太子和托塔的李天王,又是熟悉的阵容,又是熟悉的套路,还是巨灵神当先被我一棍击飞,之后我棍梢点起火焰,穿透冰冷的人群。

 

·8


那场神妖大战闹得越来越大,我回到花果山后,前后来了数十位妖王。他们见到我,有的惊呼说我他妈竟然是个女的,还有人径直拂袖而去。

我竖起齐天大圣的旗帜,我把那些拂袖而去的人一一叫住,说:“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你们远道而来,我好好招待,你们就这样走了,恐怕不太讲究。”

要走的妖王嗤之以鼻,说你还待如何?

我甩了甩脑袋,长发飘飘,还有金芒一道,我提棍斜指,说:“至少留下点见面礼吧。”

花果山里掀丈高的气浪,我横棍平推,将几大妖王一人打断了一条腿。尘埃散尽时,我身前身后都鸦雀无声。

从那以后,花果山里的妖王越来越多,天庭也开始越来越多的找我谈判。

天庭还带来了灵山的人,金蝉子赫然在列,和谈期间,金蝉子有事没事就朝我扮鬼脸,他也不怕我失态一笑,能惹三界血流成河。

好在天庭和灵山还是识大体,我齐天大圣的名号被承认了,妖族得到他们想得的好处,至于天庭的女仙,也有相应天条正在拟定。

杨戬私下对我说,以后你是大圣,我是小圣了。他笑了一笑,说从前我真的没想到,原来齐天大圣也可以是女人,姑娘本该遗世独立,没想到在浊世里打滚,也比我要强得多。只是浊世浪涌,你每次挥棍,都有织女那样的姑娘受苦。

我淡淡一笑,说浊世不也慢慢变清了吗。

杨戬叹了口气,他说你改变不了这个世道的。

那几年我和杨戬过了些安生日子,金蝉子时常来找我们,我跟他讲与杨戬的初见,我说我好像分不清是不是因为年少见识短,只见了杨戬这一面,就有些把持不住。

金蝉子皱着眉,他说:“你当初为什么不卖唱呢,你唱几句小曲就能有饭吃,干嘛要提议帮他们杀人?”

我沉默片刻,对金蝉子笑道:“我在灵台方寸山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你们男人好啊,男人只有一条路,你说你去卖唱,会有人给你饭吃吗?唱几首荡漾的小曲子,也会有人把你养在府里吃喝不愁吗?”

金蝉子说:“以我这个相貌,也不是没有可能。”

杨戬在一旁哑然失笑。

九重天里又开始了蟠桃盛宴,请柬递来的时候,我还有分意外,我想玉帝王母还真不怕我去给他们扫兴。

既然他们敢请我,我也没什么不敢去的。

那一日蟠桃宴的气氛很欢快,不像传说里的肃穆庄重,我看见杨戬坐在对面,金蝉子作为灵山客人,陪如来坐在一旁。更有甚者,角落里还坐着几位曾经参与和谈的妖王。

我隐约有些不妙的预感。天宫里仙乐阵阵,嫦娥、织女、百花仙子等一众女仙,就在我们中央起舞。几位仙人都携着眷侣,互相打趣,让彼此怀里的姑娘献舞。

舞曲终了,就未必回到原来的怀抱。

半醉的巨灵神突然大喊道:“齐天大圣呢,孙悟空你怎么不来跳一曲?”

我端着酒碗的手倏然一顿,继而我听到角落里的妖王也开始喊,他们说:悟空,你在花果山里就常跳舞,今日蟠桃盛宴,你怎么不来助兴啊?

四大天王挪到了我的身旁,都装作醉意醺然的样子,伸手要往我身上搭,嘴里还在嘟囔着,说你装什么装,一个女人,还不能陪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了?

我放下酒碗,目光遥遥与玉帝一触,我不太清楚他要做什么,我只肩膀一抖,四大天王已被震飞出去。

伸手,是滔天蔽日的金箍棒,那边巨灵神还在聒噪,长棍所向,砰然送他去了天边。

几个妖王噤若寒蝉,还不等告饶,铁棍已到了面前。只是这次我没能把他们砸出去,有九道飞剑成阵,替他们挡了我这一棍。

玉帝缓缓起身,沉声道:“够了,孙悟空你大闹蟠桃宴,是要背盟毁约吗?”

我说:“大闹蟠桃宴?大闹蟠桃宴的人我已经请出去了,现在只剩这几个,我把他们也请出去,蟠桃宴就清静了。”

玉帝道:“他们不过是请你献舞,这也算闹事?孙悟空,你不要太过猖狂。”

我冷笑道:“那玉帝你怎么不来跳支舞,陪大家热闹热闹?”

玉帝说:“胡闹!朕岂可献舞?”

我把金箍棒重重敲在地上,说我也是齐天大圣,让你玉帝献舞是辱你,平白让我献舞,就不是闹事?

玉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他悠悠道:“但你这个齐天大圣,是个女人,他们喝了些酒,行事有些不妥,是可以理解的。”

“倒是孙悟空你,你还想在天庭待下去,最好改改你的脾气。”

蟠桃宴里,四面哗然,我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默默点头,我忽然明白了玉帝的用意。

玉帝是在当众告诉我,这个天下容不下我,我要么乖乖跪下当狗,要么趁早提着棍子早早开溜。溜回花果山,在那里我还能称个大王。

其实还有一个选择,我把金箍棒向地上重重一敲,玉阶纷飞,天摇地动,窃窃私语的人们都停了,望着瑶池最中央的我。

我仰天长笑,既然天下容不得我,我就挥棍砸了这个天下。

 

·9


我平生第一次大闹天宫,就是在蟠桃宴上,那时我棍点玉阶,已经准备好纵身出手,我看见如来缓缓站起。

山岳般的威压从我背后袭来,整个天庭的力量堆积在我身前,太上老君半眯着眼,我发现今日出棍很难。

除非有人帮我。

我望向杨戬,我这才愕然发现,杨戬正低头饮酒,没有丝毫出手的迹象。

他朝我叹气,摇头,传音说:“我当年也是这样,可惜什么都改变不了,徒劳死了许多人。你要在浊世里打滚,就只能同流合污。现在放下铁棍还来得及,这个浊世,能躲就躲吧。”

我像是回到了花果山,山间月,竹畔溪,刹那间都无人说了。那颗心脏下面,似乎有无底的深渊,心脏悬在深渊里,又似乎在不断下降着。

“师父,师父我有句经文不是很懂,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瑶池一片寂静里,我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即我背后的威压大减,我的余光掠过,发现是金蝉子正挡在如来身前。

我似乎还看见金蝉子给我扮了个鬼脸。

我失笑,金箍棒又提起来,说杨戬,这个世道是会变的,你变不了,由我来变。

天地间的风云刹那间卷起,一根铁棍迎向涌来的术法神通,七彩的风在我身旁支离破碎,我听见背后又传来如来的冷哼。

金蝉子被拍下凡尘,他临走之前还大声喊着,说孙悟空,有缘江湖再见啦……

我大声说好,身后响起的梵音,身前亮起的剑光,还有一枚金刚圈,混杂着妖与神,男与女的力道,都向我蜂拥而来。

我长声笑着,说你们来吧!

纵身出棍,天地乍起一道金芒,掀万古不息的波浪。

 

·10


瑶池大战的最后时刻,有刀光一闪,杨戬的三尖两刃刀还是切入了战场。彼时的我已经昏迷不醒,人却还没有倒,我的身子撑在金箍棒上,周围无人敢近。

杨戬那一刀,挡下的是太上老君金刚琢。

老君抬眼望向他,杨戬仍旧面不改色,他说:“我不想让她闹,也不想让她死。”

如来声若洪钟,说容易,贫僧有山一座,可压大圣五百年。

玉帝补充道:“只是有个条件,朕要你,去剿了花果山。”

浊世还是滚滚而来了,杨戬也躲避不及,他想:至少死猴子比死人要好。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五指山底了,我没有去过老君的炼丹炉,身上也就有些东西没有被烧毁。

耳畔又吹来悠远的风,我许久没有这样平静,我不知道还会平静多久,我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像杨戬所说,这个世道永远无法改变。

我想如果我能从山下出来,我还是会纵身出棍。

我笑了笑,因为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一个做了齐天大圣的姑娘如果都不出棍,这世上还有什么姑娘愿意出棍呢?

怀里的薄纱和丹药飘了出来,我用嘴巴叼着它们,轻轻甩头,目送它们去向远方。

别了,那个云间的风月,我要与这个浊世周旋,至死方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