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先無有 / 我的图书馆 / 中国高校的职称体系混乱到这种程度,其实...

0 0

   

中国高校的职称体系混乱到这种程度,其实见怪不怪了

2019-01-19  恆先無有

忍不住答一发。因为中国目前的高校职称体系实在太混乱了,生活中也经常要反复向很多外行人科普我国高校的职称体系问题。答了这个帖子后我也省事,以后谁再问,我就让直接来看这贴……

我们目前的高等教育岗位混乱是正常现象。因为这些年国家发展迅速,人才更替太快,长江后浪推前浪,而职称体系又难以在三五年内完全除旧换新。——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目测还需要 30 年才能达到稳定。

我想从三个方面展开解释:

1. 中国的旧职称(准确说应该是岗位)体系;2. 发达国家(主要以美国为例)的 PI 职称体系;3. 中国现阶段混杂的职称体系(包含有自身的旧体系,同时又在向 PI 体系演变)。

(当然,这里所说的可能更像是理工科行情,文史、社会科学方向会有不同,但大致也可参考)

一、中国的旧岗位体系:讲师→副教授→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10 年前,尤其 20 年前乃至更早,多数大学教授都是这样晋升的:博士毕业留校成为讲师,进而随着年限、资历的提高,评为副教授、教授。其实在 80 年代,硕士毕业也已经是很高的学历了,就能当讲师、副教授乃至教授,因此很多老一辈的人后来其实是带着教授职称又去读博士的。

当然,不同层次的学校,其岗位没法明确作对比;同时,不同年龄层之间的人作比对,也不太合理

关于第一点,引用前面一位答主的例子:“清华北大的本科生跟普通二本的本科生也是一个概念,都是全日制本科学历”,但这肯定是有差别的。

第二点,举个例子,如果你问:“清华的本科和 211 的博士,哪个厉害?”这就很难回答了,要看关注哪方面。要我说的话,后者当前水平更高,但前者潜力更大。就好比在 90 年代你问:“是北大的讲师水平高,还是普通 985 的教授水平高?”——很难回答。因为前者可能只有 30 岁,后者则是 50 岁。若问当时谁的绝对水平高些,我觉得是后者;但前者无疑起点更高,到 50 岁时可能已是北大教授了。

关于旧式职称(岗位)体系,还涉及博导资格问题。上推 20 年,我们高校的学术水平跟国外差距非常大,博导资格不是随便哪个高校教授都能有的,所以一般情况是:讲师无招收研究生的资质;副教授,以及部分教授,是硕士生导师;教授中的那部分水平最高的,是博导,这还得是有博士点的学校才行,一般二本都没博士点,最高只能授硕士学位当然,北大这种学校,在零几年就开始出现副教授做博导的情况了。

而那个时候,国外名校归国的博士、博后,直接在国内名校做正教授 + 博导,也是正常现象。其中的优秀者,甚至可以直接破格成为长江学者。只能说,那时候我们太落后。

二、主流发达国家教职体系,PI(Principal Investigator)制: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AP)→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教授(Full Professor)→讲席教授(Chair Professor)

主流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早在几乎一百年前就已经崛起了,因此早已形成很稳定的教职体系。所以学术界的一般流程是:

博士毕业后做几年博士后(长度视学科而定,理科一般 3-6 年),然后竞争到一个大学的职位,即助理教授。“助理教授”这个名字在中国人听起来不是很高级,但水准其实是非常高的(尤其在当前的理工科,基本都是上百个求职的博后中竞争出来的精英),这水平教个博士生还是绰绰有余的,因此都是博导,有足够的启动经费招博士,雇博后,自己当“老板”,即所谓的 Principal Investigator。其学术地位本质上跟副教授、教授、讲席教授无区别,都是独立 PI,只不过年轻,资历浅罢了(当上助理教授的年龄一般在 30-38 之间,年龄再大就比较难了,因为招聘委员会会考虑发展潜力)。所以,美国的研究型大学招人规则是:要么就不招,招进来就是博导、独立 PI,因为他们认为招进来的人水平都是一流的

不过助理教授不是终身教职(所以称为 tenure-track),6 年后需要评副教授,评不上就得走人,所以工作压力很大;评上了副教授,则成功晋身终身教职(tenure),是货真价实的铁饭碗,即便不干其它工作,每周只教几小时课,学校也得养着。

但实际上,能晋身副教授的人(年龄一般在 40 多岁)都是很有学术追求的,没人真的会评了 tenure 便开始养老。所以他们还会继续努力,晋升为教授——一般在 45 岁以上(40 岁以下能成为教授者基本都是非常非常杰出的),多数人的职业生涯到此为止。

而教授中的极其杰出者(基本都是国际上某领域的一派掌门了),会获封为 Chair Professor,工资也会比普通正教授更高。在美国私立大学,这种 Chair Prof 一般是冠有某个名人(如赞助者等)的名字的,比如颜宁在普林斯顿的岗位是 Shirley M. Tilghman Professor of Molecular Biology,是以普林斯顿前校长 Shirley M. Tilghman 冠名的。这种荣誉称号,普通大学的一个系里只有三两个;当然,MIT 这种名校里比例则很高,比如,80%的正教授其实都是这种。

Chair Professor 其实大致对应于中国的长江学者。就好比,在 985 大学的普通院系,可能全系只有三两个长江学者教授,但在北大清华的一个系里则可能有一半以上正教授都是。

你可能会问:MIT 的助理教授,是否能等价于 100 名的大学的教授?比如,一个极其天才的博士后,如果能拿到 MIT 的助理教授职位,则他会不会选择去 100 名的大学当个正教授?我的感觉是:也许是可以的,这样的牛人如果选择去 100 名的学校,校方也许真的可以破格直接给 tenure 职位。——但这种情况从未听闻过,因为能去 MIT 的人 99%都去 MIT 了,毕竟那里有更好的平台,将来可以有更大的作为。初始的职称真的不重要,保持努力,年龄和资历到了,职称早晚会有。

三、中国现阶段的混合教职体系:既有旧体系,又有新体系

如前面所讲,因为过去我们实在是太落后了,所以出现一种现象:我们的教授,水平可能不如发达国家的助理教授。所以存在一个问题:海归的博士后,学校应该给什么职称呢?给讲师,人才肯定被气跑了;给教授,则,一个 30 来岁的年轻人当教授,院里 50 岁的副教授(也许当年曾经是这个年轻人的任课老师,甚至硕士导师)会是什么感受?

当然,最终来看,为了吸引海外人才,多数学校在早期还是直接给了海归博士后正教授、副教授的职位,甚至,一些牛人直接回来做了长江学者的例子也不少见(其实在国外,就是给助理教授)。

慢慢的,国内高校学术水平高起来了,觉得不能再随便给正教授了,其中的名校如北大清华,从大约 5-10 年前开始,觉得连副教授也不能随便给了,应该跟美国名校一样,从 tenure-track 助理教授给起。(整天喊世界一流大学,结果同样一个博后,去美国世界一流大学是做助理教授,来我们这就做教授?这哪行?!气势上岂不是先矮了一截?

这样一来,海归们一开始心里是不太情愿的,会觉得,去年回国的人都当了副教授,凭啥我们现在回去就只能当助理教授了?——没办法,水涨船高,就给助理教授,你不来,自有别人抢着来。

所以这也是一个博弈的市场过程。这也导致,现阶段不同层级的高校之间,其职位几乎无法对等比较,很多时候甚至同一个学校内都没法比,外人看了更是一头雾水。

比如,同一个应聘者,去国内 10 名左右的学校可能是副教授,但去 20-30 名的普通 985 还能当教授。同一个应聘者,去北清可能是助理教授,且非终身(tenure-track),跟国外一样,6 年后需要评 tenure,评不上就走人;去 10 名的学校,也许直接教授——校方为了抢人才,可能会承诺直接给 tenure(事实证明,这样的诱惑还是能抢到一些人才的)。

但这里还有个问题:老一辈的教授、副教授咋办?讲真,老一辈的教授,水平可能的确不如新来的年轻人了,但你不能把人家的教授称谓撤销吧?这属于卸磨杀驴。毕竟老一辈的人当年入职时也曾是那代人里很杰出的,没有他们的贡献做基础,学校、国家也发展不到现今状况。所以,由于种种原因,旧的职称体制无法迅速退出。


总体来说,我所理解的国内现状是:旧的“讲师→副教授→教授”体制依然保留,但在逐步退出——顶级学校已经尽量不招讲师了,普通学校还招,因此现在的博士毕业生依然可以走这条路线,但在将来的晋升中会面临优秀国内外博后的竞争,所以容易吃力;同时,新的 PI 制也在采用,且在扩大,目前主要面向海归博士后,以后应该逐渐会国内外博后一视同仁。

而 PI 制所给的职位,各校也不同。简单来说,越是自信的名校,越跟国外名校同步,即,让年轻人从助理教授做起;越是不自信的学校(相对于更好的学校来说),为了吸引人,越能给出更高的职位起点,比如教授。但 PI 制下,不管职位是什么,都是博导,且薪资往往大幅高于旧体制员工,所以可能会出现同一个学校里,新体制下助理教授(博导)的薪水是旧体制正教授(硕导)两倍的情形。所以研究生选导师,也并非就是教授强于副教授,副教授强于助理教授。我个人提供的建议是:不要过多关心其职称,而要看这位导师是否是博导,如果是,则一般都是 PI,水平较高。

目前采用 PI 制的学校,对外一般回避年轻 PI 的职称,不会直接称“助理教授”,而是采用“特聘研究员”的叫法。大概因为“助理教授”这个称呼在外人听来比较 low 吧(因为过去中国的正教授多到泛滥,加个“助理”听着仿佛都不上档次了……殊不知在一些学校,很多教授都不是博导,但助理教授却是),所以在社会上还没明白助理教授其实是个很牛逼的东西之前,回避这个称呼,称“特聘研究员”,显得好听一点。但如果你看他的英文名片,上面理应是 Assistant Professor。其实 AP 在外国人看来已然是个很荣耀的称号了,Professor 则是极其 prestigious,欧洲一些还沿袭传统的大学,一个系里据说只有一个 Professor,而且只要这个老的 Prof 不退休,新的人再牛逼也当不上 Prof。

我有时跟人开玩笑说:当前国内的行情是,教职称号越低越牛逼……比如你要是听说谁是助理教授 PI,则他基本是在国内前七的学校(做博导),或者南科大、上科大、西湖大学、北生所、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这种新建的、对标国际一流的地方,而且薪水很高,而且一查简历发现没准还是青千。因此,很多人把助理教授与讲师对等,我觉得是极不合适的:理论上讲,前者一般手握大额经费,是独立的 PI(俗称老板),具有带博士、博后的资格,自己全权主导研究方向;后者一般不具备招生资格,目前在国内的形式多是挂靠在大老板手下做小老板。因此前者在学术界的地位、前途一般是比后者高好几个 level 的,当然,获取职位的难度,包括就职后的工作压力也要大很多。

-----

最后回答题主的一个问题:职称是如何评定的,是每个学校都有不同的名额分配么?答:基本是每个学校(甚至是学院的学术委员会)自己定,当然,不能太嚣张啊,搞得全院每个人都是教授,那岂不是砸招牌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