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印度人崩溃了!中国一条河流不再流向印度

2019-01-19  松竹同音

在我们国家有许多河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黄河和长江,被誉为中国的母亲河。

而除了这两条河以外,还有一条河对中国的西北地区有着重要的发展,同时它不仅是流向中国,还流向了我们的邻国印度。这条河在印度非常重要,可以称得上是印度的生命线,这条河的名字就叫做雅鲁藏布江。

熟悉地理的朋友都知道,雅鲁藏布江发源于我国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河流,河流流量大、落差大,水力资源丰富。上游称为马泉河,由西向东横贯西藏南部,水的流量仅次于我国的长江,可以说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

我们都知道南水北调,这说明了,我国的饮用水资源非常缺乏,因为我们国家的领土面积比较庞大,河流也是分布极为不平均,大部分水资源都在南方,所以就出现了北方缺水南方水资源过剩的情况。近些年,我国一直在实行和完善南水北调工程,已经有效的缓解了北方用水难的问题。


但这是远远不够的,从而工程师们就盯上了这一条老天馈赠的源泉,但是这一次,我们不是南水北调,而是将雅鲁藏布江的水往北调。

雅鲁藏布江全长2840多公里,而其中2057公里是在中国,其余的700多公里是在印度。这上天所赐的资源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于是我国就在雅鲁藏布江大力的开发和建设。但是作为我国的老邻居印度首先就坐不住了,多次的从中挑衅和施加干扰。

在2014年11月,我国经历了8年时间、总投资96亿元在雅鲁藏布江建的藏木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这是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

虽然雅鲁藏布江是国际性河流,在建期间多次遭到印度的强烈反对,印度担心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建大坝截流水源,并将水源输向中国西北的新疆、甘肃和陕西,使他们国家用水量减少。

其实我们国家建设的水电站在中游,距离印度是非常远的,因此它的修建还不会影响到印度的水源问题,加之其蓄水量不足1亿立方米,即便出现溃坝险情,也不会对印度造成灾难性的影响。但是印度依然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建设水电站敏感,屡屡“为难”中国,处处和中国过不去。

再后来,印度发现多次反对,也没什么效果。自己也学习中国,建起了水电站和多方项目。小编查阅资料发现,印度光水电站就要建造25个,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国家电力部门只批准了14个,最搞笑的是忙活了两年,这14个项目没有一个顺利完成的,有13个是因为环保手续不达标,还有一个是因为资金不足,没钱了,项目只能搁浅。

接下来说说咱们今天的重点,雅鲁藏布江改道问题。

如今中国的基建技术已经非常完善,我们现在有足够的实力,将雅鲁藏布江河道改变。很多朋友不理解,为什么要改道河流,是因为在新疆跟西藏这两个地方。

西藏处于我国的高原地带,生活很困难,极其缺水。新疆虽然种植业非常发达,但是新疆常年干旱,也是极其缺水,如果这次能把雅鲁藏布江的水引流到新疆地区,可以大面积的回复新疆的生态区。

如果中国把这一个超级盆地变成超级绿洲,足以造福几亿人口。这个盆地除了没水,其他条件真的相当好,自然灾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四周都是超大山系环抱。象温室一样。光照也是中国最充足的地区之一。

所以那里只要不缺水的地方,种植的农产品品质都极佳。如果这整个沙漠变成绿洲,可以说是一个新的“地球环境”毫不夸张。

如果中国这个宏伟目标实现的话,那么在印度的下游河流,肯定会出现缺水情况。印度阿三知道这个情况后,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其实阿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在阻止中国建水电站的时候,也在截流孟加拉国的水源。小编发现印度这两年颁发的两个政令,分别是 “北水南调”和“内河联网工程”。其中“北水南调”工程就单方面将流经孟加拉国的54条国际河纳入内河联网计划,大量截取水源。


因此网友说:“当印度截断巴基斯坦水源时,所有印度人都很高兴,现在中国要裁断印度水源时,所有印度人都哭了。”

张基尧认为:“在国际社会上,利益争夺是永久的,友谊是相对的、暂时的。”他说,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是至高无上的,但是我们会考虑到下游国家人民的关切。

不过对于我们国家来说,印度多次阻挠我国对方工程建设,甚至还和美国穿一条裤子,处处挑事。那么,我们自然就不会去考虑印度人的感受,去放弃对本国的好处。

小编在网上搜索发现,和以往水电站建设问题上网友意见众说纷纭不同,在雅鲁藏布江改道问题上,国内网友评论表现出高度一致,他们认为出于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考虑,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战略上出发,中国都应该抓紧实施雅鲁藏布江的改道工程,早日掌握这一流域的主动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