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总裁 / 声乐/名歌/视频 / 腾格尔唱抖音神曲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0 0

   

腾格尔唱抖音神曲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9-01-25  公司总裁


腾格尔,国宝级艺术家,代表作《天堂》在二十年间被人们反复歌颂与传唱。他是老一辈的草原民歌艺术家,雄浑的唱腔里包含着对草原故乡掩不去的深情。

 

《可能否》,不满仨月,爆火温柔小网红,被网易云pick后成为今年夏天最热门的民谣歌曲之一。它攻占了抖音的半壁江山,传达着90后原创歌手木小雅独特的音乐哲学。



然而,随着腾格尔昨天发出的改编版《可能否》,让这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风格产生了一次彻彻底底的碰撞。

 

六零后的大爷,小清新的歌。

 

这既是不一样的滕大爷,也是不一样的撞南墙。



腾格尔《可能否》


《可能否》从创作到演唱都是由90后原创歌手木小雅完成的。

 

旋律是民谣惯用的舒缓调子,词句也朗朗上口,“可能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可能我见了黄河才会死心吧。”再加上木小野清澈的声音,唱得温和又坚定。

 

她在接受民谣与诗采访时也说:“这是首充满遗憾、错过以及小倔强的歌。”


(木小雅版本的qq音乐没有版权,请去别的平台听噢)

 

但是,腾大爷可并不是一个充满遗憾、错过以及小倔强的文艺青年。


无论是他抑扬顿挫、间隙分明的独特唱腔,还是他演绎歌曲时的充沛情感,甚至是那粗犷厚重的嗓音——无一不在表明,这是一个铁骨铮铮、敢爱敢恨的草原汉子。



 在歌手自成一派,拥有自己的演唱特色后,声音是会具有“骨相”的,像王菲的天真烂漫、莫文蔚的慵懒缱绻一样,这种“骨相”极少随着歌曲类型的不同而改变。

 

腾格尔声音厚重,一首《天堂》在情感、唱腔上都深入人心,所以他声音的“骨相”自然是苍茫、自由的草原气息。



他在歌曲演唱上还结合了草原民歌的唱法,更是让他的歌曲独树一帜,逐渐成为了草原的图腾。


所以当草原汉子不再唱那草原民歌,突然客串起温和的民谣来,听众们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反差萌”。


网易云热评中有网友形象地称这是:草原雄鹰的豪放遇上秦淮河岸的温婉。


看了腾格尔这架势,黄河跟南墙都慌得一批。



腾格尔自己也乐呵呵地在微博说到:“听说南墙保不住了?”

 

其实,这并不是腾格尔老师第一次放飞自我。

 

去年,在江苏台一档音乐节目《不凡的改变》里,腾格尔就改编演唱了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



腾格尔《隐形的翅膀》

 

腾式的辽阔唱腔,加上重新编曲后轻快调皮的风格,还没开口就被台下的袁维娅直呼两次“这太期待了!”。而张韶涵本人与观众们一样,都在惊讶中被逗笑了。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这样稚嫩坚强的词句配上腾格尔辽阔有力的唱腔,必须是最佳“反差萌”了。


  

节目播出后,这首歌一度被网友评价为魔性又洗脑的“钢铁之翼”。听众普遍表示,像草原上边蹦跶边飞翔的雄鹰突然冲进了脑海中一般,让人忘记了原唱,只能记得这翻唱的旋律。

 

腾老爷子更是一不做、二不休,接着又在今年江苏的元宵晚会上献唱了大张伟的《倍儿爽》。



腾格尔《倍儿爽》

 

年近半百的老爷子戴着墨镜、配着热舞,开口就唱:“就这个feel,倍儿爽,倍儿爽!”这冲击程度可见一斑,台下观众都一度处于震惊懵逼的状态。



虽然都是颠覆,但不同的是,《可能否》是豁达的,《隐形的翅膀》是顽皮的,《倍儿爽》是自在的。腾格尔在三首歌曲的改编和演唱上采用了不一样的形式,也让我们见识了腾大爷在草原深情之下的多面形象。

 

腾大爷翻唱歌曲的“反差萌”不仅来自于歌手形象与歌曲风格的巨大差异,更是来自于他抑扬顿挫、大开大合的独特唱腔。

 

有网友这么评价这脉冲式的唱腔:一般来说唱歌都是线条感的,而腾格尔唱歌像是在抛一个点,他的声腔不断抛起一个集中的点,在那个点起落的过程中塑造出的滞空感总是使人被折服,极其迷人。

 

在这样的唱腔之下,腾格尔唱歌是很需要力量的,所以每次登台献唱都给人一种用尽力气的感觉。

 

虽然极具力量美,但是腾格尔唱歌的力量却不是由简单的声音增大、音调提高去体现的,期间还有发声技巧上的“收紧”,才能做到有力却不尖锐。

 

可以说,腾格尔老师优秀地示范了什么是意向开阔的草原唱腔。它不让你感觉到压迫和刺耳,却能让你感觉到力量的变化,自然传递了一种辽阔有力的草原气质。



所以当腾格尔去年登上《歌手》舞台,唱起那首二十年前的成名曲《天堂》时,那清澈、高远、又磅礴的声音直接让演播室里的吉杰红了眼眶,华晨宇和结石姐都露出惊叹的神色。

 

从有些歌手的表达中,我们能很轻易的联想到喜怒哀乐的种种情绪;而从另一些歌手的表达中,我们能联想到的是气质、态度、生命这些不太容易体会的东西。

 

腾格尔就属于后者,所以你可以从他的歌曲里感受草原辽阔,感受他强烈的乡愁和深情,感受对美、对生命的敬畏。

 

李健说:“看了腾格尔老师的表演,让我意识到我在从事一个了不起的行业。”

 

林夕直接赞叹:“这简直不是人唱的,是神唱的。”

 

然而腾格尔的多样并不只体现于音乐上,实际上,他也是一位被“音乐耽误的喜剧演员”,充满着人格魅力。

 

在《歌手》的采访里腾格尔直言,虽然受邀请很多次,但是不敢来啊,坚决不参加,原因竟然是认为自己的服装是个问题。

 

说罢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这发型也成这样了,不能拉低人家收视率。”


 

台上的腾格尔叱咤风云,台下却永远是一副乐呵呵的笑脸,汪峰更是直指:“他在彩排中戴这墨镜上台,拿麦克风第一下都没拿着!”让现场嘉宾捧腹大笑。

 

腾格尔在《蒙面唱将猜猜猜》里坦言自己的“反差萌”改变时说:“大张伟说我是一个最‘叛逆’的艺术家。


其实这些年,我除了出神曲、演喜剧、今天又扮葫芦娃,其实这些都是我的尝试。就是希望朋友们不要永远停顿在我只会唱内蒙古歌上。因为长了这么多年歌以后,我觉得人到一定的时候,换一种活法,也是很有意义的。”



如今的腾老爷子在微博上自我调侃着“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尝试着网红民谣的合作改编。俨然活出一副重新体验人生的快活样子,非常可乐,非常活宝。


但招人喜欢极了。

 

二十年间,腾格尔则从草原歌曲的神坛走向新的音乐潮流里。电音、民谣通通试过,这个老顽童,天真不改,细水长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