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书斋 / 历史 / 拿破仑帝国的转折之战:博罗迪诺战役

0 0

   

拿破仑帝国的转折之战:博罗迪诺战役

2019-01-27  半梦书斋

博罗迪诺战役,是1812年拿破伦入侵俄国战争中最重大的一场战役,是俄军为了守卫莫斯科与法军展开的一场决战。战事之惨烈,是拿破仑在以往战役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这场战役,也是拿破仑帝国走向衰败的关键转折战役。拿破仑在这次战役没能彻底击败俄军,也没能迫使俄国签订条约,从此以后,他也再没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了,也再没能没有迫使对手屈服,直到他最后的失败。

1812年春,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在英国的怂恿下,向拿破仑发出语气强硬的照会,要求法军退出加里西亚和东普鲁士,这是准备要撕毁《提尔西提条约》。拿破仑随即准备对俄的作战,在但泽等地建立前进基地,存储大批物质,并要求普鲁士和奥地利出兵。6月底,法军及其盟军兵分三路进攻俄国,中路是拿破仑亲自率领的法军主力,由20多万法军和近10万波兰军队组成,渡过涅曼河后直指斯摩陵斯克。北面是麦克唐纳元帅率领普鲁士军向里加进攻,南面是施瓦尔琴贝格率领的奥地利军向乌克兰前进,但这两路军都心怀二心,根本就不愿与俄军作战,甚至后来普鲁士军还勾结俄军进攻麦克唐纳,而奥地利元帅施瓦尔琴贝格更是与俄国眉来眼去。

沙俄首先在外交上频频出击,基本搞定了普鲁士和奥地利,同时也在英国的支持下,迫使土耳其同意停火,这样,俄军就能够把主力集中来对付中路的法军,俄军由巴克莱指挥25万军队来抵抗拿破仑的30万大军。

开战之初,由于俄军未能完成集结,兵力分散,无法对抗法军,只得节节后退,同时沿路竭力收拢军队。但在斯摩陵斯克前面,由于拿破伦的弟弟热罗姆亲王的愚蠢错误,致使达武元帅未能及时合围俄军,让俄军主力逃出生天,完成汇合。愤怒的达武不请示皇帝,擅自作主撵走了热罗姆,结果热罗姆跑到拿破伦那里大进谗言,从此拿破伦对这个麾下最优秀的将领产生了猜忌,后来的重大战役,包括莱比锡和滑铁卢,达武元帅和他的“钢铁3军”居然都没有参加。接着,俄军在斯摩陵斯克城下向法军展现了其视死如归的英勇精神,断后的几千俄军在城墙下列阵,全体战死,无一投降。

巴克莱统帅俄军继续执行撤退和“焦土”的战略,向莫斯科方向撤退,同时各地的援军也源源不断向这个方向开来。但巴克莱的一味避战,惹怒了在沿线各地拥有产业的众多贵族,于是亚历山大一世起用老将库图佐夫,接过了指挥权,但实际上库图佐夫仍是执行巴克莱的撤退战术。

但当俄军退到了莫斯科前面时,库图佐夫考虑到不打一仗就放弃俄罗斯的故都,是无法向国人交代的。同时,俄军参谋部也估计法军的兵力已经不占优势了,由于法军的战线已经拉伸到几百公里了,沿途必须留下守卫部队保障后勤线,此时俄军面前的法军只有12万5千人,而得到增援的俄军却有近14万人了。同时,俄军上下早就憋着口气,要雪洗屡次败给法军的耻辱,于是库图佐夫下决心要打一仗。

但谨慎的库图佐夫还是清醒的认识到法军可怕的战斗力,即使俄军兵力占优势,但他还是选择被动防守,在博罗迪诺村一带精心选择了阵地。俄军阵地正面宽不到8公里,中央偏左以一个小高地为依托,并在上面修筑了三个棱堡作为防御的核心,这个地方成了后来战役的重点争夺地;右翼在紧靠莫斯科河,法军无法进行迂回;左翼与难以通行的乌季察森林相连。

俄军的阵地都构筑有完备的工事,库图佐夫企图迫使法军在对其不利的地形上与俄军交战。同时,俄军的战斗队形采用纵深配置,战斗队形的第一线为步兵军,第二线为骑兵军,第三线为局部预备队和总预备队,战斗队形的总纵深为3—4公里,这样一来,任何方向法军可能的突破,都会遭到俄军预备队的反击,即使战局不利,俄军也能从容撤退。库图佐夫将几乎1/4的兵力用作预备队,就是想先利用坚固的工事,耗尽法军的兵力后,再利用骑兵为主的预备队发动决定性的反击。

拿破仑这边,也明白决战即将来临,这也是他等待已久的决战,他企图像以往那样,一战定乾坤。战前,达武元帅和内伊元帅经过侦察得知,俄军构筑了坚实的阵地,正面强攻恐遭重大伤亡,于是建议正面佯攻,调集重兵从右翼的乌季察森林迂回包抄,迫使俄军离开自己的阵地,就像在一年前的瓦格纳拇击败奥军一样。但拿破伦担心俄军一旦发现不对头,马上就会开溜,达不到击败俄军的目的,坚持正面强攻。他决定在狭窄的正面集中火力和兵力,突破俄军防线,揳入俄军后方,将俄军逼至莫斯科河加以歼灭。

8月26日拂晓,博罗迪诺战役爆发,在主攻方向上的2.5公里的地段上,拿破伦集中了法军的基本兵力:缪拉军、达武军、内伊军、瑞诺军和禁卫军,共有8万5千人,而在两翼,则使用波兰部队和其它部队进行牵制性攻击。

经过激烈的前哨战,法军逼近了俄军的中央主阵地——后来被称为“巴格拉季昂棱堡”的三个棱堡。为了达成中央突破的目的,拿破伦在这个方向上集中了4万5千军队,主力就是达武元帅的“钢铁3军”,并有缪拉元帅的骑兵军支援,同时沿着进攻轴线布置了420门大炮。与防守中的俄军一样,法军进攻的作战队形纵深也较大,这样可从纵深不断增强突击力量。于是两支都同样采用大纵深的军队迎头相撞,那就只能打成惨烈的添油战。

拿破仑帝国的转折之战:博罗迪诺战役

法国胸甲骑兵的墙式冲锋

俄军在这里开始只配置了步兵第3军的1万5千军队,虽然有完备的工事和200多门大炮的支援,但这些兵力不足以挡住法军,库图佐夫发觉了法军的主攻方向,于是命令将步兵第2军、步兵第5军及100门火炮调来增援,哥萨克骑兵军也增援上来,稍后又调来了第4军。

拿破伦则将内伊军和瑞诺军投入,加强达武军。由于双方的部队逐次增援进来,结果在棱堡高地一带展开了惨烈的血战,到中午时,棱堡先后八次易手。《战争与和平》中的主人公,跑来看打仗的、年轻亿万富豪皮埃尔,就阴错阳差的跑到了这里,差点把小命丢了。

整个上午,战役基本都是围绕着这个关键的高地展开,双方伤亡都非常惨重,连法军元帅达武也受了伤,俄军元帅巴格拉季昂则在率军反击时阵亡,后来这个棱堡就被以他的名字命名。

拿破仑帝国的转折之战:博罗迪诺战役

法军骑兵冲击俄军炮兵阵地

下午1点过,缪拉元帅率领骑兵军的1万5千骑兵铺天盖地杀了上来,博阿尔奈军随后攻占了最后的棱堡,奠定了胜局。法军终于夺下了棱堡和高地,但他们并没能扩大战果,以哥萨克骑兵为主的俄军骑兵第2、第3军又迅速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但此时大势已定,这是库图佐夫手中能调动的最后的预备队,他们并没有能够夺回高地。由于法军的猛烈攻击,库图佐夫被迫先于拿破仑耗尽了自己的预备队,而拿破伦手中的王牌预备队——最精锐的近卫军,却还没有出动。

法军元帅们纷纷向拿破仑发出请求,要求近卫军出动,彻底击败俄军,但站在他身旁的近卫骑兵军军长,贝西埃元帅,坚决反对。贝西埃认为,俄军实力尤在,虽然没有了预备队,但各个战场上的俄军部队都还在顽强战斗,根本就没有显露出丝毫崩溃的迹象,而且整个俄军战线还保持着完整,法军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突破。这个时候贸然把最后的近卫军押上去,如果遭到惨重损失,以后再发生意料之外的变故,将很难应付。

拿破伦听从了他的建议,只是派出了实力不强的青年近卫军增援,果然没能彻底击败俄军。贝西埃此举遭众多将领非议,认为丧失了消灭俄军的战机,但在10月-12月从莫斯科撤退时,这支唯一完整的精锐担任后卫掩护,功不可没。

联想到后来的滑铁卢战役,拿破仑错误地判断英军即将崩溃,而不顾侧翼的普鲁士军的威胁,将最后的近卫军押上,结果不但没能击溃英军,反而侧翼因为兵力薄弱,被普鲁士军击破,手头再没有任何预备队去应对普军的进攻,终致全军崩溃。如果当时他留下近卫军不动,英军和普鲁士军是不可能彻底击溃法军的,最多只能是迫使拿破仑撤退。而拿破仑一旦和几十公里外的格鲁希军汇合,还有翻盘的机会。

但1812年的拿破伦还没有到1815年的孤注一掷的境地,他可能更多是考虑到,经过这场战役,损失惨重的俄军已经不可能再守得住莫斯科了,但俄军并未战败,他也没有把握能彻底击败俄军。他手中必须得保留一支强大的预备队,用来对俄国施压,以促成沙皇的屈服。

于是,一场主力决战就只打了一半,就这样突然停止了。下午3时,精疲力尽的法军退回了进攻发起地,而耗尽了所有预备队的俄军,也没有试图去恢复原来的阵地,双方都开始收拾战场,救护伤员。有的地段,两边隔得近的军官甚至还互相打招呼,要知道在当时,法国可是引领着俄国的时尚,俄罗斯贵族更是以讲法语而自傲。后来在莫斯科对峙期间,缪拉元帅还干脆跑到俄军那里去作客,当时两军都在等双方皇帝谈判的结果,根本就没开仗。

这场只打了一半的博罗迪诺战役,造成的伤亡却是异常骇人的,光双方阵亡的将军就有六、七十人,包括俄国的巴格拉季昂公爵。据说俄军伤亡了5万多人,法军伤亡4万以上(俄国则历来坚称此役俄军损失4万4千人,法军损失5万余人)。但9月14日拿破仑进入莫斯科时,麾下还有10万大军,而参加会战的法军是12万5千人,扣除战后可能的援军(应该不多,因为拿破伦为了此战是把能调集到的军队全调动了过来),法军的伤亡应在2万5千——3万人之间。

而俄军的伤亡应该远在法军之上,只是后来由于拿破伦帝国的覆没,俄罗斯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为了宣扬自己的胜利,掩饰被法军攻馅并焚烧莫斯科的耻辱,俄罗斯刻意夸大了此战的战绩。实际上当时法军炮兵火力是俄军的两倍,而且是沿着进攻轴线集中配置,不像俄军那样在整条战线上平均配置。同时法军历来重视步兵的作战战术和火力配置,不像俄军那样变态地强调“子弹是懦夫,刺刀是勇士”,完全把士兵当作炮灰兼牲口看待,使得俄军基层部队的作战非常呆板,完全依靠英勇无畏来和法军死拼,因此伤亡十分惨重。

后来,退出莫斯科的库图佐夫在给沙皇亚力山大一世的报告中,解释说为什么不能守住莫斯科,因为他手中只有6万7千名士兵了,可见在此战中俄军的损失高达5万人以上,即使10月底俄军开始追击撤退的法军时,获得了增援的库图佐夫也只有8万多部队。这还只是俄军一个上午的伤亡,足见当时法军的战斗力和火力之强大,同时也反应出库图佐夫的老谋深算,如此占据兵力优势、占据地利优势,都打成了这样,如果听从了沙皇和那些冒冒失失的将领们的建议,与法军展开对攻战,结果肯定又是一场奥斯特里茨的惨败。基于对法军战斗力的清醒认识,库图佐夫在后来的追击战中,采用的是平行追击的策略,从来不去试图堵截法军的退路。有几个得到沙皇恩宠的将领不顾他的命令,想去拦截拿破仑,但从来没有成功过,除了给双方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外,每次法军都冲破了挡在前面的追兵。

12月底,拿破仑带着2万5千名残兵败将逃到了维尔那,这是他六个月前率领30万大军气吞山河入侵俄国的出发地,那支碾压欧洲、不可战胜的大军不复存在了。拿破仑扔下残军,独自跑回巴黎去了,他要去征集新军,应对即将到来的反法同盟的总攻。

次年1月初,库图佐夫率领着2万8千名俄军官兵也进入了维尔那,这是30万参加抗法战争的俄军士兵的幸存者。库图佐夫在他行将就木的时候,达到了他人生的颠峰,成为了第一个击败拿破仑的将领。不久,老将去世了,留下了一代传奇,年轻的沙皇迫不及待的又一次接管了军队,拉开了第六次反法同盟的战争大幕。但俄军和普军却在包琴和吕岑,遭遇到拿破仑率领的一帮新兵单子,被迫再次重新认识法军的战斗力,于是老老实实静下心来,等待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奥地利加入同盟,这才等来了莱比锡的决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