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熟老李 / 戏曲 / 介绍东方欲晓先生有关“吴赵档”艺术的见...

0 0

   

介绍东方欲晓先生有关“吴赵档”艺术的见解文章

2019-01-29  江苏常熟...

叶大侠欲罢不能哦,又写了一篇关于吴、赵唱腔的文章啊。看来“粉丝和喜欢是没有道理可言”,哈哈。

我是厚古薄今派的听客,也是比较守旧却偏偏对吴迪君赵丽芳的推陈出新(改了,不喜欢吴赵的听客往往会提及“标新立异”这个词,怕产生歧义)十分推崇。

毋庸讳言,如你我这样的吴赵档艺术的坚定追随者不多的,呵呵。据我了解,不喜欢吴赵的部分听客对他们几部新书的质量、说表功夫、驾驭现场的能力并无异议,主要是不接受吴赵对弹词流派唱腔的革新。

在当今书坛,某某演员被听客称作“小蒋月泉”、“小徐丽仙”,或者“蒋调正宗传人”、“丽调正宗传人”,按说会喜不自禁。但举凡在码头上历练过性情的,在继承传统的同时想留下点自己东西的说书人,或者,对吃老本、混退休所不屑的艺人,都没有感到喜不自禁。吴赵正是这样的艺人。他们曾说过“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绝“,这话或许有点矫枉过正了,但这种豪气、胆气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从艺者所必须具备的。回头检视,如果数百年间的说书艺人陈陈相因,不敢越雷池一步,还有今天的评弹艺术吗?

但推陈出新要以继承传统为基础的,不是靠眼高手低之辈嘴上叫叫就来赛的,有以下事实为证:1、据无锡朋友说,赵丽芳曾有一次去无锡某票房助兴,唱了一段《新木兰辞》,原汁原味的丽调,没有添加赵自己的新腔,听者很感诧异,赵竟然能唱出如此正宗的丽调。2、我暴听书时所亲历的,赵在开场时唱《黛玉焚稿》,唱之前有“这段唱是我先生徐丽仙的代表作,我学了几十年了,一直根据先生的唱法唱,最近有点新的想法,对某句的唱腔略微进行了改动,请听客听后多提意见”云云,年少的我听了后感到很茫然,难道改一句唱腔还要如此解释,呵呵。3、最近听吴赵的《金陵杀马》,其中吴迪君唱了档师爷劝马新诒的张调篇子,乍听之下有似曾相识之感,听了几遍恍然大悟,其实就是在模仿老张的花厅评理劝毛。

种种事实表明,木本水源,继承传统是根本,传统都没继承好,何论出新。当然,人各有志,某些流派唱腔的正宗传人乐意做个“啃老族”也无可非议,但那些连“啃老”资格都没有的所谓一级演员还是免谈“出新”为好。

“出新”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变”,可能变活,也可能变死。吴赵的“变”无疑是变活了(解释权归叶毅所有,详见叶毅博客,哈哈)。几十年间的不断出新为吴赵赢得了无数的声誉,吴赵档所向无敌的码头骄傲,大量知音客的追随是吴赵之喜;被主流评弹边缘化也许是吴赵之忧,几次纪念徐丽仙的演唱会节目单上不见赵丽芳的踪影,包括乡音860夜场即将举办的丽调专场也与她无缘,更有甚者,前不久苏州台的主持人在介绍吴赵的金陵杀马时竟然说“请欣赏吴赵档为我们带来的另类评弹”,难不成吴赵档的书艺真的被所谓的“正宗传人”们归入另类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