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从中国首富到阶下囚,坐牢 10 年的黄光裕还能卷土重来吗?

2019-01-29  丁丁塔塔...

作者:DC金克丝

来源:国王与王后(ID:kingandqueen2018)


闯荡江湖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就是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上却有他的传说。

 

中国商业激荡40年,波云诡谲的极速变幻中,唯一能配得上这一句的,只有他——黄光裕。

    


从2008年11月23日被警方带走至今,黄光裕失去自由已十年有余。网上每传言一次“国美老大黄光裕将出狱”,国美的股价就会动荡一次。在获得两次减刑后,黄光裕出狱的日子不会晚于2021年2月16日,那时,他52岁。

 

52岁,卷土重来能战否?

 

如今,黄光裕的野心,都被锁在了高墙铁窗深处。不知午夜梦回,他可曾忆起当年意气风发时,那一场遥远的金戈铁马梦。



01

年少闯荡


1969年5月9日,广东汕头市潮阳区凤壶村农民黄昌义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但黄昌义却高兴不起来,他是个上门女婿,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家里穷,多个孩子,又多了张吃饭的嘴。

 

这第二个孩子,就是黄光裕。



黄光裕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连吃饭都成问题,只能跟着哥哥黄俊钦捡垃圾来补贴家用。

 

穷极了的年代,捡垃圾也是要“抢地盘”的。谁抢了谁的生意,谁当大哥谁当小弟,都要靠干架解决。黄光裕小时候就像古惑仔,经常和人肉搏,打得头破血流。

 

“弱肉强食,想活下来就只能当霸主。”


人生的残酷一面,黄光裕从小就懂了。这股子干架的猛劲儿,保留在他的骨子里。

 

此后,黄光裕的一生从不认输。

 

穷人的孩子是没有资格享受青春的。初中还没毕业,16岁的黄光裕就和哥哥北上内蒙古,自谋生计。

 

上世纪80年代,国家经济政策尚不明朗,但已有不少大胆的人开始“投机倒把”,“倒买倒卖”在地下悄悄进行,广东尤为甚。

 

黄光裕和哥哥刚开始做的就是倒卖小电器的生意,兄弟俩背着大旅行袋,装满了收音机、电子表之类的东西,从广东背到内蒙古去卖,折腾一趟就是一两个月。

 

这在当时是政策不允许的,可怜老母亲为了两个儿子提心吊胆,生怕他们要吃牢饭。

 

算是幸运,两人不仅没被抓,还通过来来回回的折腾,挨家挨户的推销,两年多时间攒下了4000多块。

 

尝到了甜头,他们打算干点大事。

 

1986年夏天,兄弟俩把目标瞄准了伟大的首都——北京。



02

横扫千军

 

北京是个掘金的好地方。

 

来到北京的第一件事,黄光裕逛遍全城考察市场,最终决定卖服装。想着广东的服装那么便宜,倒手卖肯定狠赚一笔。

 

说干就干,两人拿着攒下的4000块,又借了3万块钱,在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420号盘下了一个100平方米的门面,开始卖服装。

 

但两个南方佬实在搞不懂北方人对于服装的喜好,生意一直不温不火。黄光裕想了想,必须做大件家电,因为只有大件家电,才能赚大钱。

 

于是,兄弟两人又做回了老本行,卖起了电器。

 

1987年1月1日,选了个良辰吉日,国美电器店开门营业。国美,寓意“全国最完美的电器”,没什么文化,却胜在质朴。


国美成立时的旧资料

 

那个年代,大件家电是稀罕货,供不应求,以致于还出现了“电视票”这样的兑换券。用现在的话说,国美也算是“站在风口上的猪”了。只是当时家电由国有企业垄断经营,想采购需要很硬的关系,而黄家兄弟在京城谁都不认识,根本批不到条子。

 

放在一般人身上,这事儿肯定没戏。但黄光裕不是一般人。

 

他通过明的暗的法子搞定了进货渠道,在京城家电圈儿混得风生水起。后来的采访中,每次被问是怎么搞定货源时,黄光裕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于是,这件事儿成了一个说不清的罗生门。

 

1991年,黄光裕包下整版的《北京晚报》,打出'买电器,到国美'的标语。之后,他又包下了两年的缝隙广告,人称“广告大王”。这在当时非常罕见,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卖不动的商品才会打广告”。

 

这种媒体营销的方法,黄光裕比马云执行的更早。

 

搞定了货源又不愁卖,他本可以坐享其成。

 

这时,超级富豪和普通商人的格局差异就开始显现了。

 

黄光裕下了重要一步棋,也是这一步棋,为国美以后的迅猛扩张打下了基础。

 

他决定采取薄利多销的策略,迅速击垮周围的竞争商铺。积累了大量客户后,又再次要求供货商降价,让利给顾客。供货商当然不同意,但国美的超强销售能力和黄光裕的强势,又让他们不得不妥协。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的目标,是拿下全中国的家电市场。

 

1993年,黄氏兄弟分家,黄光裕拿着国美的招牌单飞。


 国美电器


大局已稳,黄光裕开始布局全国连锁电器商城。

 

1995年,国美电器商城从一家变成了十家。

 

1996年,黄光裕一边继续扩张,一边完成了人生中另外一件大事——他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北京姑娘杜鹃。


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老婆才是人生中最贵重的投资。


黄光裕和妻子杜鹃

 

1999年,国美走出北京,迅速攻入全国88个城市。

 

2004年,国美电器遍布中国大陆、香港及东南亚地区各大主要城市,拥有30多个分公司,并成功在港交所风光上市。

 

2005年,国美和苏宁正面交战,直捣苏宁老窝南京城。是日,新街口10万人聚集抢购,国美玻璃门被挤成碎片,一夜间,石头城电器价格被削去10%。

 

至此,黄光裕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黄光裕和王健林

 

10多年的时间,国美所到之处,片甲不留,火箭般地成长速度被称为业界奇迹,巅峰时期,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国美。

 

借此,黄光裕也迅速扬名,江湖上流传出越来越多关于这位霸道总裁的故事。

 

曾有一位去国美应聘的职业经理人,这样描绘他面试时的经历:

 

“黄光裕亲自领着十几位总监及总经理们对我进行面试。他一言不发,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看着你,你感觉自己仿佛是笼子中的一头猎物,你不可能和他有平等对话的权利。”

 

这位职业经理人感慨:

 

“我走南闯北几十年,也和不少大老板直接共过事,但是黄是最不可捉摸的人。这是我几十年工作经历中最紧张的一次面试。”

 

有媒体指责黄光裕行事太过于霸道,黄光裕干脆剃了个光头,对“教父”、“价格屠夫”之类的称呼安之若素。只有一次国美被批“黑社会老大式的企业文化”时,黄光裕遮不住年轻气盛:

 

“我黑在哪里?我怎么黑了?”

一人千面,下班后的黄光裕却会经常和大厦里的保安、清洁工亲切地打招呼。员工给他过生日时,他也会开心地笑得像个孩子。


光头黄光裕

 

2004、2005、2008年,30多岁的黄光裕三度问鼎胡润大陆百富榜,并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一。

 

无敌是多么寂寞。


黄光裕曾做过四次中国首富

 

但关于富豪榜的排名,黄首富很反感:

 

“我烦死这个榜了,还给钱感谢他们?他们的这个榜是通缉令,谁上谁倒霉!”

 

黄光裕似乎早有预感。



03

风云突变

 

2008年,暗流之上,一切似乎依然歌舞升平。

 

国美的销售额达到骇人的1200亿,是年,阿里的销售额才30亿,刘强东还在为京东突破10亿销售额激动地喝大酒。

 

黄光裕第四次成为国内首富,2008年8月,他成为奥运火炬接力手,风头无几,胸中规划着收购死对头苏宁的宏图霸业。

 

“国美与苏宁合并只是时间问题,国美将继续在规模上领先对手,打到对手求和为止。”这是黄光裕放出的狠话。


黄光裕传递火炬

 

但再也没有机会了,2008年11月23日,是注定被载入国美史册的一天。

 

这一天,黄光裕毫无征兆地被警方带走。

 

一位枭雄如自由落体般坠落,8月的盛景恍如一场云烟。

 

在法庭的判决上,黄光裕主要犯了三项罪。

 

其一,内幕交易罪,操纵中关村的股价;

 

其二,非法经营罪,非法经营外汇,在外面赌博;

 

其三,单位行贿罪。

 

2010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黄光裕三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黄光裕妻子杜鹃则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亿元,后被改判缓刑,当庭释放。



关于黄光裕入狱原因,水太深,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的言论或可参考:

“黄光裕非法经营罪的判决在法律适用上存在‘扩大化’的问题,把一般行政违法行为作为非法经营的行为,这一做法带有那个时代的特殊‘烙印’。”

 

无论做如何猜测,法院一锤定音,无可辩驳。

 

从此,黄光裕英雄气短,开始了10多年的铁窗生涯。

 

而铁窗外的斗争,只会更加惨烈。



04

黄陈争权

 

黄光裕入狱之后,国美的原二号人物陈晓出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

 

陈晓原为上海永乐电器董事长,2006年永乐被国美并购后,陈晓加入国美,担任国美电器总裁。

 

陈晓也是个悲情人物,1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废了一条腿;10岁那年父亲过世;结婚之后,妻子身患重病,债台高筑后依然医治无效离他而去。他对生活残酷程度的认知,以及对财富的渴望,并不亚于黄光裕。


陈晓

 

老板进了大牢,陈晓掌权后,野心开始暴露。

 

他开始“去黄光裕化”,声称黄光裕的个人行为与国美没有任何关系,又引入贝恩资本,以股权激励策反管理层,从而稀释黄光裕的股权。

 

这一系列老辣的手段很快奏效,国美时任总裁王俊洲站队陈晓:

 

“陈晓先生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出色的、有感染力的领袖人物,他也是我值得信赖的同事和亲密朋友”。 

 

王俊洲被黄光裕视为左膀右臂,极为倚重。亲信的背叛,让黄光裕很受伤。

 

与此同时,国美董事会也反水,力挺陈晓担任国美董事局主席。

 

通过陈晓的种种资本操作,黄光裕的股份一度被稀释到只有32%,危在旦夕。

 

面对危局,黄光裕在狱中冷静下来,开始转变策略反击。

 

他发动舆论战,写下《我的道歉和感谢》并公开发布,争取股东和社会支持。信中从国家到亲人员工以及所有利益相关者,都感谢和道歉了一遍,最后还表达了“以实际行动争取早日重返社会”的决心。

 

然后,他邀请大中电器创始人张大中加盟,分拆未上市门店,收回国美品牌使用权。

 

同时,授意妻子杜鹃游说贝恩资本,几个月后,贝恩资本权衡利弊后放弃对陈晓的支持。

 

2011年3月,大势已去的陈晓被迫离职。2015年1月,贝恩资本作为第二大股东,完全“清仓”套现离场。

 

至此,“黄陈大战”收官,黄光裕险胜,而经历这场风波后,国美也元气大伤。

 

国美的女主人杜鹃,肩担重任,要扶大厦于将倾。

 


05

铁窗爱情

 

没有杜鹃,国美是坚持不到今天的。

 

换句话说,娶了杜鹃,是黄光裕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黄光裕和杜鹃夫妻相互搭配,感情很好,一个是‘潮普’,一个带‘京腔’;一个是霸气外露,雷厉风行,甚至带有点‘草莽气息’,一个则是粉面含春,刚柔并济,不怒自威。”一位知情人谈到。

 

1993年,杜鹃和黄光裕在工作中相识。杜鹃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是中国银行的放款专员。

 

黄光裕对杜鹃说:“真巧,我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杜鹃听着一愣,从此被这个男人迷了一辈子。

 

这里要提一句,黄光裕发迹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一分院读了四年书,补足了学历短板。

 

“我喜欢他的原因在于,他做事业全无背景、无资本,都是靠自己努力,他有远大的志向,远大的理想,要做一番事业。在他的成功里,运气的成分很少,这些挺令我感动的。他做为创始人,这样的角色与后面接手的管理者,是完全不一样的,从零到一很不容易。”


问起为什么会爱上黄光裕,杜鹃总是这样一往情深,言语间满是心疼。

 

在黄出事前流出的一些照片中,杜鹃总是一头长发盘起,带着孩子,温婉精致,笑意盈盈,夫唱妇随。


黄光裕和妻子杜鹃、女儿

 

而出事后,杜鹃剪去长发,代夫出征,一头飒飒短发至今仍是她的标志造型。

 

从未涉足零售业的杜鹃,硬是把自己逼成了女超人。黄陈大战中,她对外斡旋贝恩资本,撵走陈晓,重新执掌国美,对内安抚管理层,创变革新。稳固地位后,用了2年时间,把公司从亏损8亿做到盈利12亿。接着又发展电商业务,涉足智能领域,为的就是老公出狱后,还有资本可以大展拳脚。

 

2017年2月6日,福布斯中国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杜鹃榜上有名。

 

一头短发是杜鹃的标志造型

 

黄光裕入狱前,杜鹃最大的心愿是相夫教子,管好后方。

 

“我不想做企业家,千万别说我想做企业家,别给我定成企业家”。

 

相对于商场拼杀,内心深处,她只想做一个好妻子。

 

但丈夫的城池,她守得牢固。

 

在被高墙相隔的日子里,杜鹃一般一个月见黄光裕一次,其他时间公司业务繁忙,只能写信传达。与此同时,她把两个孩子也教育的很好。

“孩子一定会去见爸爸,首先孩子很爱爸爸,我可以感受到。也没必要不让孩子去看他,爸爸也很爱孩子。爸爸经常会给孩子写信,在特殊节日里,黄光裕也会给孩子准备礼物。”

 

据说,黄光裕入狱前夕,杜鹃曾这样对身陷囹圄的丈夫说:

 

“没事儿,老公,你出狱时,我给你一个更好的国美。”

 


05

江湖道义

 

杜鹃虽然获得缓刑,但仍然是戴罪之身,五年内她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于是,牢狱之中的黄光裕选定了60多岁的张大中,这位昔日的“敌人”和“战友”,担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充当杜鹃身边的“定海神针”。

 

张大中幼年父亲早逝、母亲文革被枪毙,家中一贫如洗。母亲平反后,张大中拿着平反得到的1000元抚恤金,创立了大中电器。

 

张大中

 

2007年,大中电器正在犹豫卖身给苏宁还是国美之际,黄光裕特别爽利。直接放话:“无论苏宁出价多少,国美永远高20%。”最终,国美以36亿把大中电器收入囊中。

 

虽然大中电器被收购了,但黄光裕对自己的长者特别尊敬。

 

据说,当年大中电器和黄光裕谈判时,黄经常亲自下楼迎接前辈,两人颇有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意。

 

“因为搞企业这么多年,他(黄光裕)后来委派我的这点事,不是很牵扯精力,因为是非执行董事,应该是站脚的事,所以,应该理所当然地(接受),同时大家在这个业态耕耘了很多年,应该说之间有了战斗的友谊”。

 

已经70多岁的张大中,也循着这份情义,放弃了本可以用来享受的悠闲时光,使出全力,力保国美。

 

在张大中协助下,杜鹃很快稳定了管理层,让曾“反水”的王俊洲继续担任总裁,重获黄光裕旧部支持,凝聚了人心。从而得以能将集团的主要力量投入到黄光裕还没来得及做的电商布局上,力争跟得上瞬息万变的时局。

 

张大中坦言,有时会看到黄光裕,“重大决策还要跟他沟通一下”。当被问及黄光裕的近况时,张大中幽默地说:“挺好,经常除除草”。

 

虽然商界没有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但资本的背后,也有江湖道义,也有各个人物的性情闪烁。

 


07

卷土重来能战否?

 

故事说得再好,不得不承认,枭雄黄光裕入狱的十年,已经错过了一个时代。

 

过去的十多年里,互联网电商呈席卷之势,阿里、京东渐成巨头,苏宁电商也风生水起,线下零售日薄西山。

 

虽然杜鹃和张大中已竭力发展,但能力和格局所限,也只能止步于守住家业,而不能开疆拓土。

 

国美情况也不容乐观,2016年净利润是3.63亿元,而2013年是11.35亿元,2011年是22.69亿元,下降速度可谓迅猛。在最新发布的国美零售2018年三季报中,国美亏损8.96亿元。


这个拥有近2008家门店的家电零售连锁业巨头,市值已经跌得只剩140亿元左右,仅为其竞争对手苏宁易购的七分之一。


电商市场上,国美明显落后

 

据传闻,2013年电商大战正酣时,身陷牢狱的黄光裕给国美高管锦囊之计就一个字:


“拖”。

 

而如今这般局面,拖到他出山,就真的可以卷土重来吗?

 

过去的辉煌已经过去了,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宿命。

 

而同一个人能掀翻两个时代,至今未见。

 

预知后事如何,且等黄光裕归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