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经济结构的不合理,是赵国在长平惨败的原因

2019-01-30  不沉俾斯麦

秦赵长平之战,是整个战国时期最为惨烈的一场大战,堪称赵国的“亡国之战”——赵国损失40万兵力,从此一蹶不振。


此战还留下一个典故——“纸上谈兵”,后世大多把赵国的败因归咎于赵括,如果坚持让廉颇固守就不至惨败。


事实真的如此吗?

 

文 | 王正兴  

编辑 | 黄俊峰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目标上党

秦国早就盯上了赵国




说到这场战争的开端,后世多指责赵国贪图小利,接收韩国上党之地。司马迁就有“贪冯亭邪说,使赵陷长平兵40余万众”之语。


那么,这场大战真的是赵国自己“作死”吗?


并非如此。秦国早就盯上了上党,并且笃定地以此为跳板进逼赵国。赵国不过是在“接招”。


自从范雎入秦为相,提出“远交近攻”的战略后,秦国的战略方针逐渐明朗。到长平之战前,秦军兵锋下,首当其冲的韩魏两国力量大减,已无力与秦抗衡。之后,秦数次攻韩魏,实则是在为攻赵做准备。


“秦昭王四十一年夏,攻魏,取邢丘﹑怀;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韩陉城,拔五城,斩首五万。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阳太行道,绝之。四十五年,伐韩之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拿下以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为中心的魏国河东地区和以野王(今河南沁阳)为中心的韩国南阳地区,都是为了切断韩国上党地区和国都新郑的联系,从而顺利拿下上党郡,为攻打赵国创造有利态势。


注:称为“韩国上党郡”,是因为上党郡在韩赵魏三家分晋时,分划入韩、赵两国,赵国也有“上党郡”。


 

长平古战场遗址


晋国旧地太行山、吕梁山区域,地势高拔险要、瞰制四方,向来有“表里山河”之称,海拔上远高于赵国邯郸一带的平原地形。因此,对于赵国来说,太行山就是敌国对自己的天然屏障和进攻起点,居高临下之势一目了然。


位于太行山以西、吕梁山以东的韩国上党郡是赵都邯郸的西方屏障,占领这里,就打开了攻打赵国的门户——向北,可以切断赵国北部地区的代郡、雁门郡、云中郡;向东,可以挟新占领的野王县对赵都邯郸成夹击之势。


一旦秦国攻取上党,赵国危矣。


赵国不可能坐以待毙,向上党出手,不只是贪图小利。

 

2

空仓岭

廉颇失掉了先机




秦昭王四十五年(前262年),秦国占领了韩国的河内地区野王县,断绝了韩国上党郡和本土的联系。


范雎劝说秦王:“趁机一举攻取上党,进兵太行山以东邯郸以西的东阳地区,赵都邯郸就会像我们口中的虱子一样。”


注:原文出自《韩非子·内储说上七术·说四》:弛上党在一而已,以临东阳,则邯郸口中虱也。


秦军攻占野王,隔绝了韩上党郡与国都新郑的联系


在秦军强大的压力下,韩国只能认怂,表态愿割让上党。但是,上党郡守冯亭不愿投降秦国,决定把上党献给赵国,企图依靠赵国的力量保卫上党,并挑拨秦赵关系。


秦国辛辛苦苦打了很多年仗,才形成了分割韩国的局面,自然不甘心让“煮熟的鸭子”落入赵国之手。更何况,这里是秦国计划内的攻赵基地,自然要全力争夺。                   


于是,秦国以左庶长王龁为将,率军由咸阳至侯马,再东逾乌岭进攻上党,接战之下冯亭不敌秦军,连连败北。赵国这边反应也相当迅速,马上派廉颇率军驰援。


廉颇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兵锋直指长平,他深知此地重要——长平是上党郡乃至赵都邯郸的西、南两方交通咽喉,亦是战略屏障。而对秦国来说,之前已经先后攻占魏国河东地区和韩国南阳地区,在下一步攻赵的行动中,长平是战略捷径。如果秦军抢在他之前占领长平,那么他将陷入被动局面。



廉颇抵达长平,发现守卫的关键在于长平以西三十里的空仓岭,此处有高平关,地处空仓岭山间隘口。秦国大军人数虽多,却难以在狭窄山道上展开,一旦守住此地,赵军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于是,廉颇急命裨将赵茄率军抢占空仓岭。


 

空仓岭古城堡遗址


秦军也发现了此地的重要性,但是动作稍慢。当赵茄率军赶到空仓岭时,秦军只有前面的侦察部队赶到。


然而,两军相逢,秦军居然斩杀了赵茄,占领了空仓岭,廉颇的计划被完全打乱。


秦军占领空仓岭后,形成居高临下之势,长平的西大门已不保,赵军陷入全局被动之中。



不过,在失了先手的情况下,廉颇没有放弃。他命令赵军前部屯于二鄣城——都尉城和故谷城,以保持对空仓岭高平关的威胁。王龁自然不会让廉颇采取攻势,秦军的当务之急就是拔取赵军手里的二鄣城,解除其对空仓岭高平关的威胁。

 

3

高手过招

战争转入相持阶段




六月,凭借地形之利,秦军攻破二鄣城,斩赵都尉四人,廉颇被迫再次后退。


此时,廉颇已经意识到,空仓岭是怎么也拿不到了,只能转入守势,于是,命令赵军建筑坚垒准备长期作战。


他摆了个正三角防御阵型,以丹河为界,分为东西垒壁:西垒壁为正三角头上那个点,东垒壁依托大粮山、七佛山、韩王山等构筑而成。


这个阵型表明,廉颇并未完全放弃进攻,还是保持了在丹河以西的一块前进阵地,在坚固防御的同时可伺机反击。


此时的秦军连战连胜,士气正旺,王龁不会让廉颇插根钉子在他的阵型之中。


而且,在二鄣城已被秦军夺取的情况下,赵军的西垒壁缺乏保护而呈一线平行之状,完全暴露在秦军的箭头之前。


更重要的是,西垒壁构筑不久,只能算是个临时的野战防御工事,坚固程度跟二鄣城根本无法相比。


王龁深知兵贵神速的道理,他可不会留时间给赵军加强防御设施。


七月,在秦军猛攻之下,在西垒壁尚立足未稳的赵军很快崩溃。廉颇布置的“金钟罩”又被破了一层,赵军全线撤到丹河以东。


注:《上党记》和《水经.沁水注》记载:“长平城在郡之南,秦垒在城西,二军共食流水,涧相去五里。秦坑赵众,收头颅筑台于垒中,因山为台,崔嵬桀起,今仍号之曰‘白起台’。城之左右,沿山亘隰,南北五十许里,东西二十余里,悉秦赵故垒,遗壁旧存焉。”可见秦赵都曾在丹河两侧建筑垒壁。


连战连败的赵军退到丹河以东,反而获得地形之利,可以依托丹河防线阻挡秦军。



至此,赵军以长平关、故关、大粮山、七佛山为依托构筑了一个倒三角的防御阵型:


长平关至大粮山为赵军的防御正面;


长平关沿百里石长城一线为赵军右翼,长平关为其支撑点;


韩王山、以及长平城背后的圣皇岭一线为其中枢阵地,韩王山为赵军指挥部所在地;


大粮山、七佛山一线为赵军左翼,大粮山、七佛山为其支撑点;


故关一带为赵军后方纵深,故关为其支撑点。

 

百里石长城遗址


廉颇深知,故关作为己方后勤补给的必经之路,重要性不言而喻。长平关这个支撑点的存在,牢牢地钳制了秦军北向长子的通道,防止秦军向赵军右翼迂回,保障故关的安全;同样,大粮山、七佛山支撑点保证了秦军无法从赵军左翼实施迂回,威胁故关。


正面强攻,秦军也没有任何优势。赵军以丹河为其防御前沿,丹河以东谷地距离其身后高地仅数百米距离,秦军强渡丹河会遭到居高临下的赵军强有力的冲击,大兵团进攻在这么一丁点的距离上根本施展不开。


沿丹河南下至泫氏城,地形稍稍平坦,然而此处赵军依托韩王山和大粮山、七佛山构成一个袋状防御,秦军到在此正好进入赵军口袋阵,背靠丹河而身受赵军三面夹击,也是十分不利。


就此,双方“速胜”的机会已经全部丧失。

  

4

临阵换将

迫不得已的选择




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对双方都不是好事情。


长平战场上,双方军粮都要通过崎岖的山路进行运输,后勤压力极大。在兵农合一的战国时期,前线的战士(再加上从事后勤运输的人员)多了,后方从事农耕生产的农民就少了,这对秦赵两国的土地收成造成巨大损失。


不过,按理说,秦赵两国是当时的强国,战时农业虽然困难,但撑一段时间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赵国很快就撑不住了,国内的粮食已经陷入严重危机。


这是怎么回事?根源是赵国与众不同的经济结构——和多数国家不同,赵国对商业、手工业极为重视。在普遍重农抑商的时代,赵国可谓一个异类。


“重商”之风,对赵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都产生了极大影响。


这里巨贾云集,以冶铁起家的郭纵,与王者埒富;卓氏数代经商,甚至传家到汉朝依然富可敌国;甚至还有像吕不韦这样,以财富谋求政治作为的商贾。


这些大商人的崛起,使得赵国出现了全国性的对利润的热切追求,原来的阶层被打破,“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史记·贷殖列传》),重商趋利成为了时尚。赵都邯郸也因此成为当时最著名的商业中心之一。


赵国能够迅速由弱变强,除了武灵王胡服骑射改革以外,商业繁荣积聚的大量财富同样重要。


吕不韦


在这种风气下,赵国人依靠投机谋食,崇尚功利智巧,生活上贪图享乐,以致于“邯郸倡”(指在邯郸及其附近地区从事歌舞、乐器的艺人)在当时闻名天下,其农业的发展自然相对落于下风。


在苏秦游说列国合纵之时,赵国还拥有较为丰富的粮食储备,号称“粟支十年”(《战国策·赵二·苏秦从燕之赵始合从》)。


到长平之战,短短七十年,赵国的粮食储备就“见底”了,在两军相持时需要向齐国借粮,而齐国害怕秦国,又不敢借。(《战国策·齐二·秦攻赵长平》)


本来,秦军远来,利在速战;赵军战力稍弱,又背靠祖国,利在持久。然而,赵国缺粮,持久战反而更不利。


廉颇最终顶住了秦军攻势,守住了战场平衡之局。可是,丹河防线正面宽大,必须把兵力铺开才能与秦军抗衡。


如果之前能够抢占空仓岭,赵军就能凭借险要以少量兵力驻守,大大节约军粮。可是,廉颇在前期一再错失先机,给赵国挖了个“大坑”,只能硬着头皮跟秦国耗国力。


这时的赵国,有四个选择:


*继续在长平一线相持,其结果必然是赵国被拖垮。


*向秦人求和,签订城下之盟。


赵国做了这方面的尝试,可是秦国已经定下决心要在长平消灭赵军主力,搬去统一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不肯议和。


*向其余各国求援,合纵一起对抗秦国。


可是,在秦国武力威胁下,没人敢出头,这条路也被堵死了。


*换将,改变廉颇固守的方针,拼死和秦军决战。


前三条路,都行不通,赵国只有最后这个选择了。


与此同时,秦军的日子也不好过。这样耗下去,虽然最终拖垮赵国是可预期的,但秦国自己也会拖个半死。因此,秦国没有死等,决定对赵国实行反间计,使赵军换将,以促成双方主力决战。


在范雎的主使之下,秦国间谍不断在赵国散布谣言:“赵国能和秦军抗衡的只有马服之子赵括。”(赵括之父赵国名将赵奢获封马服君)


这个反间计在赵国很有市场:


一是赵国的后勤真的是耗不起,国内粮食压力大增,百姓疲敝;


二是廉颇连连吃败仗,丧军失地、有辱国体,在赵人眼里成了畏秦如虎、不敢出战的形象。


因此,赵人自然希望出现一个英雄。上一个“抗秦英雄”,就是九年前在阏与打败秦军的赵奢。虽然当时他已经去世,但其子赵括还在。


“老子英雄儿好汉”,况且,赵括向来有“知兵”之名,连他老子赵奢都难不倒他。所以,让赵括为将的呼声在朝野上下越来越高。


秦国再来推波助澜,于是,赵孝成王决定以赵括代替廉颇,前往长平。


赵括决意在长平与秦军决一死战。这也是无奈之举——继续守,粮草已经不继,必败无疑;主动进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5

决战长平

40余万赵军惨遭坑杀




秦廷清楚地认识到,长平一战关系到秦国国运,虽然王龁在前线干得不错,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头号战神白起出场。


白起台遗址


白起很清楚,赵国换上赵括就是要攻出来。反间计成功了,但这种大兵团决战,胜负还在未知之数。


白起会怎么做呢?


诈败诱敌,当赵军追击时,以一部伏兵切断赵军追兵后路,在这种情况下赵军后军必须来救;


趁赵军后军前移来救援之机,以骑兵进行快速突击,这个突击方向就是赵军后军移动后与其大营之间的间隙,切断赵军野战军和大营之间的联系;


用战车部队以防守反击的战法击退赵军的突围,迫使被围赵军只能自保待援。


注:《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秦军详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军逐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后,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闲,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而秦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


这种大兵团的决战,缺乏实战经验的赵括显然不是战神白起的对手。


不过,赵括也绝非只会“纸上谈兵”的无能之辈。他率领的赵军被秦军包围了整整46天,期间没有任何粮草。


赵军身处绝境,却能保证军心不乱,还可以多次发动有组织的突围战斗,直到赵括被秦军射杀,赵军才最终崩溃。


注:《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赵军)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


长平古战场发掘的尸骨坑


除240名幼童,投降的40余万赵军皆被坑杀于丹河谷地,丹河为之不流。


赵国精锐尽失,从此再不能掀起波澜。


综上可知,赵国长平惨败的原因主要有如下四点:


*赵国重商轻农,缺乏进行大规模作战的粮食储备; 


*廉颇丢失了最关键的空仓岭防线,引发全局失利,使得赵国缺乏粮食储备这一缺陷被无限放大; 


*赵国未能与其他诸侯国结盟,借力合纵对付秦国;


*赵括指挥能力不及白起,遭到秦军分割包围。


大军已败,国家已衰,赵人多年经营累积的财富和安逸生活一朝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