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_WBQ / 《红楼文摘》 / 司琪:如棋世事局初残

分享

   

司琪:如棋世事局初残

2019-01-30  FX_WBQ

紫菱洲歌陈力 - 红楼梦 电视连续剧歌曲集原声带


 

 本文经红楼心语授权转载


我一直不知道,如果没有后四十回的续笔,司棋的命运会是怎样的。


她是迎春的首席大丫鬟。许是迎春生性懦弱,她的泼辣大胆果敢刚烈的性格显得十分突出。


第一次读到她带领小丫鬟砸小厨房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这丫头胆子真大啊。不过是一碗鸡蛋羹,若是换作她主子迎春的话,不过是一笑而过,丢过手罢了。


她却不。一言不合,便喝命小丫头子动手:“凡箱柜所有的菜蔬,只管扔出去喂狗,大家赚不成!”小丫头子们巴不得一声,七手八脚抢上去,一顿乱翻乱掷………


惊讶归惊讶,还是挺痛快的。闹剧归闹剧,也有那么一丝快意恩仇的感觉。 

 

那柳嫂子,的确是看人下菜碟了。对芳官晴雯一干人小心殷勤,原来是想走后门让自己女儿进怡红院当差。而迎春呢,本来就是大老爷那边的人,迎春懦弱,又是庶出,不得宠。司棋作为迎春的丫头,自然不用讨好。


可是柳家的没想到,司棋竟然一点不像她家姑娘,反而副小姐范十足。


天下事不公平的也多,用宝玉的话说,“物不平则鸣”。宝玉一向离经叛道,芳官跟干娘吵架,他力挺芳官,不知对司棋这种悍然出击,公然打砸的行为,他又作何感想呢?不过倒是感觉二人关系还不错。司棋被逐时还含泪求宝玉:“他们做不得主,你好歹求求太太去!”


不知司棋是“有病乱投医”还是“死马做活马医”的心理,还是太傻太天真,竟然会对宝玉心存幻想。 

 

宝玉之“无能”最是恨事。他自身难保,怎能庇护得了司棋?说到被逐,不得不说说司棋的爱情。司棋和表弟潘又安两情相悦,二人于园内幽会。不巧被鸳鸯撞破,潘又安竟然惧祸逃跑,丢下司棋一个人。司棋也怕得病了。多亏鸳鸯姐姐是个正经人,不去揭发此事不说,见司棋病了,还亲自来安慰司棋,发誓为她保守秘密。司棋与鸳鸯那段对话感人至深。


鸳鸯说,“我告诉一个人,立刻现死现报!你只管放心养病,别白糟踏了小命!”司棋一把拉住,哭道:“我的姐姐……你若果然不告诉一个人,你就是我的亲娘一样。从此后我活一日是你给我一日,我的病好之后,把你立个长生牌位,我天天焚香礼拜,保佑你一生福寿双全。我若死了时,变驴变狗报答你……”


鸳鸯真是难得的好姑娘。司棋一番话,也传达出她知恩图报的善良与真诚。


可是天不遂人愿。傻大姐捡到的绣春囊惹了祸。抄检大观园的狂风骤雨瞬间席卷了来,有偷情经历的司棋被查出了端倪,人赃俱获,无话可说。不知道那一刻她在想什么?“低头不语,并无畏惧惭愧之色”,她是万念俱灰所以不动声色还是病时提心吊胆时,已无数次想到了东窗事发的这一天?


不得而知。


被撵被逐的丫鬟从茜雪开始算起,她不是第一个。茜雪被逐后前八十回就没有出现过。金钏是投井自尽了,晴雯是病死了,芳官出家为尼,四儿不详……司棋呢?那逃走的潘又安是否会回来?回来后是否会娶她过门?还是始乱终弃?


司棋的爱情,恐怕只是镜中花,水中月。当潘又安丢下她一个人逃了的时候,我以为,那爱情就已经不在了。


司棋殉情,只是其中一种可能吧。


我相信还有更多种可能。司棋是家生子,老娘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颇有些体面。只是心坏,每每挑唆邢夫人生事,在抄检大观园时,在王夫人面前告发晴雯。欺探春是庶出小姐,动手动脚,被探丫头一嘴巴扇过去,大快人心。司棋事发后,她偃旗息鼓,装病家去了。 

 

司棋被逐回家,不至于像晴雯那样无依无靠吧?事已至此,司棋也不像是没主见的女子,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里。她的泼,她的烈,都那么鲜明。若是没有被逐,她随迎春陪嫁到孙家,又会怎样呢?


我对司棋,谈不上有多喜欢。可是对这样热烈奔放的生命的陨落,我也是忍不住哀伤叹息。


我总是希望,经历了一切年少轻狂之后,见过了欺骗与背叛之后,她收敛锋芒,褪尽浮华,好好的,活下去。


如此,甚好。



作者简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