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骄子凯旋摧天弓:中国空军反战术弹道导弹试验的“三级跳”

2019-02-04  老黄牛的...

正如施佬之前在他自个儿公众号【胡诌施佬】里剧透的那样,值此大年三十儿人民群众玩鞭放炮之际,咱就借着这年劲儿说说这穿天猴大战二踢脚的故事。


自从我军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引进具备一定反导能力的S-300PMU1地空导弹系统以来,就逐步参考美军在海湾战争中对“飞毛腿”的几次拦截经验,开始利用引俄装备进行反导领域的研究探索。1999年,结合二炮演训任务,空军首次组织相关地导部队使用雷达跟踪二炮发射的多型多枚战术导弹,积累了一些经验。


甭管到底这命中率是多少,给那时候咱们的震撼是十足十的


随着能充分发挥S-300PMU1战斗力的83M6E指挥自动化系统的交付,本世纪初的一个秋天,空军在西北某地组织了中国首次末端反导拦截试验。当时任务部队先组织了两次实弹拦截,目标是图强-7型战术弹道导弹靶弹,两次拦截均告成功。这也是S-300PMU1交付我军之后,首次独立拦截这类RCS小于1,速度在M4以上的高速目标。



图强系列的单数型号都用于模拟高速目标,图为模拟高空高速侦察机,由红旗-2改装来的图强-3


成功打落靶弹,积累了信心,但这毕竟还不是拦截真正的战术弹道导弹。因此在实弹拦截后,任务部队立刻结合二炮的演训任务,对其演训中发射的东风-11进行探测、跟踪和拦截。但由于当时空军还不具备适合反导的远程预警雷达系统,因此二炮事先通知了导弹的发射时间和地点,自家兵器的性能自然也没有什么秘密。


跟别的现代战争模式类似,反导作战也是情报先行。尽管战术级反导用不着这么大个的,但以S-300/红旗-9研制时的雷达指挥系统配置,那也确实是不够


所以,这次也有如打靶一般:东风-11于100多千米外被搜索雷达发现,再入大气后又很快被跟踪照射雷达截获,任务部队迅速“发射”导弹拦截目标——只不过第一次,出于稳妥考虑,没有实际发射导弹,但兵器记录仪实时记录了弹道和导弹与目标遭遇数据,根据计算,模拟发射的几枚导弹均在杀伤区内准确命中目标。


时至今日,这类防空演习中也有大量的模拟拦截科目,其目的是充分利用演习时间、空间和器材,让同时参训的多个单位尽可能多演练战法


模拟射击的所有过程与实弹拦截在技术上基本相同,所获得的数据与实弹的差别,只在导弹与目标遭遇后的毁伤程度评估,但通过记录导弹与目标遭遇时的线偏差和姿态角也可以计算出毁伤程度。因此,准确获得同等类型目标的飞行数据,部队得到实际跟踪和模拟射击真实弹道导弹的经验和体会,初步形成一套相关战法,目的就达到了。


几年后,拦截战术弹道导弹从课题研究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为贯彻台当局“决战境外”思想,“中科院”等单位将原本用于中远程防空的天弓-2型地空导弹,部分改为天弓-2B型战术弹道导弹使用。尽管根据评估,只是简单更换战斗部和制导控制系统,头体不分离的天弓-2B并没什么准头,但其500千米左右的射程对我东南沿海重要城市仍然形成了一定威胁。


从台军近些年使用爱国者-2/3进行反导拦截测试中,均使用天弓-2作为靶弹,以及在天弓-2基础上增加一级的探空火箭(下图)来看,台军颇为重视天弓-2改为弹道导弹的潜力


加之周边其他国家也开始或即将部署多型战役战术弹道导弹,在此局势下,空军组织任务部队进行了首次对战术弹道导弹的实弹拦截。这次“反派”主角从东风-11升级成了东风-15,虽则它俩经常被人弄混,但对于地空导弹部队来说,头体不分离的前者(因此也有“固体飞毛腿”的诨号)和采用较复杂突防技术的后者相比,拦截难度已经是大不相同了。


果不其然,面对东风-11时还能自信满满的S-300PMU1兵器,面对东风-15更大的再入速度、更小的雷达信号特征,连锁定目标都困难很大,实弹射击自然也未能命中。往大了说,反导系统需要更强的预警情报雷达支撑;往小了说,得研究如何让照射跟踪雷达能进一步“干细活”,认清跟住小型高速目标;总之,反导不是单一兵器的事儿,得靠体系啊!


包含54K6E2作战指挥中心模块和64N6E“大鸟”大型探测和战场管理雷达的83M6E2,是“骄子”解开反导谜题的核心密码


因此我军在继续演练研究S-300PMU1反导拦截战法的同时,又从俄罗斯引进了反导作战性能进一步优化的S-300PMU2“骄子”地空导弹系统。根据俄方资料,“骄子”交付我部队后,很快就进行了实弹拦截模拟弹道导弹靶弹的测试,靶弹先后在34千米外、17.7千米高度上,以及30.7千米外、4.9千米高度上被两发48N6E2导弹命中,检验了全系统工作的有效性。


被命中的靶弹残骸


几年后,通过对S-300PMU1技术性能的进一步吃透,以及各级指战员在小到操纵手法、大到指挥体系上的大胆创新,这支任务部队再次披挂上阵。虽然这次上阵的“反派”粗看上去还是东风-11,但其实已经是现在大家常能看见的东风-11A了,其突防性能相比基本型明显增强。


这回几乎一切完美,只可惜由于指挥员下达射击决心时稍微求稳了一些,导致48N6E导弹命中目标时,东风-11A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天女散花”;所以导弹只是打中了“金蝉脱壳”的那个“壳”,在实战中这种拦截自然是无效的。但这次至少证明了立足“老”装备研究出的战法是可行的,称之为人民空军反导历史上零的突破并不为过。


图为俄制9M79“圆点”战术导弹的子母弹母舱


一年后,已经形成战斗力的“骄子”和S-300PMU1联袂出击,并且同在前者更加先进的83M6E2指挥自动化系统下战斗。面对和上次同样的“反派”,“骄子”果然不负其名,一举摧毁弹头,实现了有效毁伤。值得一提的是,创造了这一记录的“骄子”部队,正是1958年空军组建的首批4个地空导弹营之一。


“骄子”的战斗力得到了验证,那么被它抢戏了的S-300PMU1能否再次证明自己呢?又是一年后,这个机会就来了。首次面对自带“复杂电磁环境”、还“不打招呼”的东风-11A,此次参训的任务部队(同为1958年空军组建的首批4个地空导弹营之一)以比过去反导拦截试验中更小的装备规模,打出了和“骄子”同样的成绩,被高度评价为“开创了空军反导作战新的历史”。


去年被授予“长空铁拳导弹营”荣誉称号的这支部队,于1967年9月17日以三点法、3发红旗-2创下全军首次击落美制147H无人侦察机的记录,在“蓝盾-2017”中斩获首届“金盾牌”


在S-300系列完成了战法探路之后,我军装备的国产红旗-9地空导弹系统也进行了反导拦截测试。这是其出口型FD-2000系列敢于在外贸市场上与S-400、爱国者-3等型号竞争的重要资本。


说到S-400,自家的新货都打过了,顶着比“骄子”更先进的名头(特别是反导性能)引进的S-400“凯旋”,自然也要过“东风快递”这一关。这一次为它准备的,是曾让S-300PMU1抱憾而归的东风-15——而且换成了为“刁难”各型反导系统而进行专门改装,甚至可以模拟部分中程弹道导弹弹道特征的改进型。

虽然可能是因为刚来吧,“凯旋”还有点水土不服,但很快它就在靶场上证明了,毛子的广告也有不是那么夸张的时候:随着那枚曾让多型导弹“吃瘪”的靶弹被有效摧毁,“凯旋”而归,宾主尽兴。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军引进和自研先进地导武器已经多次成功“拦下快递”,但这些试验中,来袭弹道导弹的数量都很少;参照近期“天剑”系列火箭军-空军联合演习中的情况,空军地面防空兵部队如何应对先进战术弹道导弹的集群打击,仍然是一个摆在面前的严峻课题。


短间距单一目标齐射,谁碰上谁挠头


不过纵观我国周边主要威胁方向的战术弹道导弹部署,无论是越军的“飞毛腿”系列、印军的“大地”还是台军的天弓-2B,不仅装备规模有限,性能也都是无法和东风-11/15系列相比的。所以,空军地防部队在面对偷鸡摸狗式的小规模战术弹道导弹袭击时,已经能做到以较高的毁伤效能,降低对手铤而走险的概率。


在像今天这样的日子里,以更加饱满的状态,时刻守卫着祖国领空,是空军地面防空兵的神圣职责


感谢为祖国和人民编织并值守着这张天网的人们!春节快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