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Pin-up girls

2019-02-05  公司总裁

复古的暗潮涌动,Vintage已经作为一种文化,在中国扎下了根。这颗种子能结出什么样的果实不得而知,总之它在发芽,在开花。其实远不必这么严肃,如果非要找到一种它确实在悄然生长的证据,只消在傍晚时分,逛逛还没淹没在夜幕中的各色小商店就可以了。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开店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打理自己的小店儿,舒适而惬意。所以雨后春笋般开门的众多小店铺中,存在着有别于大商场的文化和理念。在这里,潮流是需要自己来引领的,而不是一味追随。滑板、贴纸、机车服、手办、老古董、乐器,随着大家越玩儿越精,在复古风潮中不断有宝贝被挖出来,甚至有些已淡出人们日常许久的小玩意儿,都被拎出来重见天日。Pin-up girls便是其中之一。


在我的印象中,Pin-up girls在几年前就零星被提到,那时我根本不知道它为何物。随后偶然的几次接触,才明白了那几位在墙上搔首弄姿姐姐们便是了。


其实关于Pin-up girls的翻译很难以确定,因为在上世纪它盛行的几十年中,着实是一部另类文化演变史。最初这些手绘女郎图片,是被用于杂志、画册等杂志中,作为插画而出现的。在我的理解中,印刷技术和打印技术的成熟和发展造就了杂志等印刷品能够大批量发行,人们一方面对于赶上这样一个图像的黄金时代而欣喜,另一方面也因为其内容的千篇一律而审美疲劳。这样的背景下,手绘的女郎插画获得了空前的反响,效果令人惊异。


于是印有女郎的插画的页面被撕扯下来,大家喜欢把她们随便贴在什么地方:墙上,柜门,冰箱,卡车驾驶舱......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自然而然了,手绘女郎被印在铁盒子上、挂历上,被做成布标粘在衣服上,甚至更有甚者直接在汽车上进行喷绘。


可以说二战的爆发使得Pin-up的发展到达了鼎盛时期,作为一种文化流行于大众之间。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军营。一些描述当时战争、社会生活等主题的电影中可以得知,美国的阿兵哥的柜门里、钱包中、衣服内衬里等等地方,充斥着这些妙龄女郎的印刷品。(怎么还会有心思打仗......)


更干脆的是一些空军部门,直接就把翘着大腿的姑娘们画到了飞机头上。这当然令国内的保守派和一些正义凌然的市民非常气愤,往飞机上画大腿,成何体统!可人家空军也不是软蛋,当时就反击了:老子保家卫国在外卖命,浴血奋战,御敌于万里高空,而你们这些混蛋在安乐窝中温柔乡里坐拥货真价实的大腿,老子难道画个画解解闷都不成么?!对于正值青少年荷尔蒙泛滥时期的阳光小伙子,被你们推上战场面对枪林弹雨也就够了,画个画还得挨数落,宽容在哪里,理解在哪里,军民鱼水情在哪里?!


结果就是批评声继续,只不过怂了不少,而大兵们继续开着印有大胸脯的飞机鏖战蓝天。我们比较熟知的就要数飞虎队了,陈纳德曾亲自同意手下将飞机鼻子画上尖利的鲨鱼齿,而阿兵哥们则捎带手,弄了几个pin-up girls上去。我听到的故事,便是在战时的西南某地,有一次轰鸣的飞机突然出现,老乡们认为是敌军轰炸,乱作一团。随后有眼尖的人看到了低空飞行的飞机上,画着一个漂亮姑娘。“是飞虎队!”


随着战争的结束,Pin-up文化也日益衰落,电影、摄影技术的发展以及电视的出现,让人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手绘女郎们的时代暂时告一段落了。


不可否认的是在鼎盛时期,Pin-up文化的繁荣也成就了一些与此相关的名人和艺术家。比如著名的Pin-up girls画家Peter Driben,插画师Gil Elvgren,当时的大众情人好莱坞女星Betty Grable等等。


如今复古风潮回归,Pin-up girls作为上世纪最重要的文化之一,自然不可忽略。虽然当年的Pin-up模特都已进暮年,或者有不少已经离世,但是在墙上的画中,铁盒子上,无数卡片上,却永远定格在最为青春迷人的一刻。


我们总说,物是人非。令人欣慰的是,在上世纪伊始诞生的Pin-up文化,与包裹着厚重铁皮的福特、通用一样,伴随着人类走过战争与浩劫,见证过历史沧桑巨变,时至今日还在延续着自身的影响。汽车与手表、雪茄跨越了百年,成为经典,Pin-up风潮不再,却保留下了一种生活态度。


最后随手放些Pin-up girls的图片吧。



其实我们国内也有,老式的手绘广告插画,应该算是国产Pin-up girls了吧。




---意象文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