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盘点那些曾经的春晚小品王

2019-02-05  最爱历史...
1



1983年第一届春晚,演员王景愚带着他创作的哑剧《吃鸡》登上了舞台。


现在谈起吃鸡,很多人会联想到某热门游戏中的“大吉大利,晚上吃鸡”,但是,王景愚这“鸡”吃得可不容易。


1962年,26岁的王景愚刚从中戏毕业。有一次,他到广东表演,在一家饭店吃罐焖鸡,由于鸡煮得不太烂,吃着很费劲。王景愚顿时来了灵感,脑海里有了《吃鸡》的雏形。


次年,王景愚在北京饭店举行的元旦晚会上表演了这个节目,逗得在场领导们捧腹大笑。但是,在随后的十年浩劫中,《吃鸡》受到批判,一度无缘舞台。


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电视在中国的普及和娱乐行业的迅速发展,这个节目被全国观众熟知。王景愚通过无实物表演,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啃鸡骨头、肉塞牙缝、卡喉咙等一系列动作,表情夸张、动作滑稽。


▲1983年春晚,王景愚表演哑剧《吃鸡》。


上世纪80年代,一台老式显像管电视机,只有寥寥无几的频道,就能让一家人,或是邻里街坊几户人家看得津津有味。忽如一夜春风来,春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进了千家万户,从此再没离开。



2



那一年的春晚还没有专门的主持人,报幕的工作由王景愚、马季、姜昆和刘晓庆等演员友情客串


第二年春晚,相声演员马季一手拿着香烟,以推销“宇宙牌香烟”的虚拟广告为内容,讲了一段单口相声《一个推销员》(又名《宇宙牌香烟》)


“你不抽我这宇宙香烟,你就没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你不抽我宇宙香烟,你年轻人你就搞不上对象!你不抽我的宇宙香烟,你学生你考不上大学!”


▲1984年春晚,马季表演相声《一个推销员》。


马季以相声的形式抨击了社会上一些大搞虚假宣传的商家,同时,幽默语言的背后是中国商品经济大潮的风起云涌、高考恢复后学子走向大学校园等社会现象。


这个相声火了之后,还真有厂家将“宇宙牌香烟”投入生产,这应该算是中国最早的热点营销之一。


那时,市场经济初兴,那些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时代的潮流中赚到了第一桶金,比如曾经备受歧视的个体户。


个体户最初是一个贬义词。在80年代初,它甚至成为待业青年、劳改犯的代名词,这些人靠倒腾服装、电器及日用百货,从低价区进货到高价区售卖,赚取差价,一度被主流社会嘲笑为“投机倒把”。


偏偏就是这帮人,成就了中国第一批“万元户”。万元户在当时是什么概念?1980年,全国职工的年均工资不过才762元。于是,有了这么一条顺口溜,“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



3



哑剧《吃鸡》和相声《一个推销员》已经初具小品雏形,而真正开创小品之先河,首次采用戏剧表演形式的节目是1984年春晚,陈佩斯朱时茂合作的小品《吃面条》


据1984年春晚导演黄一鹤回忆:“《吃面条》是我们国家晚会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小品。他们在创作中也是摸着石头过河,遇到了不少困难。”


那一年,陈佩斯和朱时茂第一次登上春晚。筹备期间,两人在宾馆里写了一个星期的剧本,好不容易才完成的作品,愣是没通过。


当时在宾馆吃饭还要交粮票,春晚剧组也挺不容易,陈佩斯和朱时茂不好意思让领导为难,就跑路了。黄一鹤急忙到处去找,费尽周折才将他们找回来,说好了要继续写,写完通不过他们又跑了,跑了还是再找回来,接着写。


黄一鹤说,正因为这么折腾,最后出来的东西也确实有质量。


《吃面条》在试演中赢得一片叫好,可这个小品是纯逗乐的节目,没有丝毫教育意义,倒是有一定政治风险。一直到春晚前夕,黄导都不确定到底能不能上。


除夕夜,黄一鹤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看着《吃面条》登上春晚。


结果,《吃面条》一炮走红,陈佩斯和朱时茂之后十次登上春晚,成为80、90年代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


在《吃面条》中,陈佩斯将无实物表演推上了新的巅峰,舞台上明明只有一个空桶,碗中空无一物,他却把面条的美味可口和吃面条的酣畅表现得淋漓尽致,观众们隔着屏幕都想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打卤面。


▲陈佩斯在《吃面条》中经典的无实物表演


之后十四年里,陈佩斯与朱时茂这对黄金搭档,又为观众们带来了《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等经典小品,直到1998年,最后一次亮相春晚,表演《王爷与邮差》。


每一次表演,都深入人心。


1989年的小品《胡椒面》,没有一句台词,也不需要特意搞怪的方言,陈佩斯狼吞虎咽吃混沌的表演,却让观众感同身受,看着他,就想起自己被食物烫着的模样。


▲1989年春晚小品《胡椒面》


1990年的小品《主角与配角》,是二人合作的又一经典作品。“队长,别开枪,是我!”,“没想到呀没想到,你朱时茂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这几句台词,即便是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无数观众依旧能脱口而出。


▲1990年春晚小品《主角与配角》


二人的春晚生涯在1998年结束,个中缘由让人感慨。


1999年,央视在未得到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将陈佩斯和朱时茂在春晚表演的《吃面条》《拍电影》《警察与小偷》等小品用于其出版的VCD中。


陈佩斯咽不下这口气,毫不犹豫地将央视告上了法庭。最终,央视败诉,赔了陈佩斯30多万。


赢了官司,丢了舞台,此后,陈佩斯在央视的舞台上销声匿迹。


后来接受采访,陈佩斯评价当时的春晚:“整个演出的氛围已经非常糟糕了。”


除了版权之争,陈佩斯跟春晚早已格格不入,他说:“春晚是艘航空母舰,豪华、气派,但你要听从船长、大副、水手长每个人的命令,而我现在做的事就像一叶扁舟,虽然小,但却自由快活。”


陈佩斯不愿为名利所绊,更愿潇洒一生。离开春晚后,他将全部心力投入话剧,其第一部话剧《托儿》曾创造4000万的票房纪录,先后演了200多场,走过40多个城市,观众多达17万。


再回首,昔日笑匠早已胡须花白,他离开春晚舞台20年,却从未被观众忘记。每一年,都有陈佩斯重返春晚的传闻,今年也是如此,陈佩斯的儿子还不得不在微博上辟谣。


▲陈佩斯重回春晚遥遥无期



4



有的人因为官司离开春晚,有的人,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这两年说唱节目很火,去年“Skr”还曾成为网络流行词。Sorry,这都是MC丽蓉玩剩下的。


1995年,在春晚小品《如此包装》中,全国观众看着赵丽蓉老太太穿着带亮片的马甲,戴着耳机,跳着迪斯科唱了一段堪称外国快板的“Rap”:“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我看谷秀春打六九头。”


我们也忘不了她的搭档巩汉林那魔性的嗓音:“这个节奏就是Rua普(Rap)!”


1988年,年过花甲的赵丽蓉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她那一口诙谐的唐山话,陪伴观众走过了多个除夕夜。


赵丽蓉老师从小生活在戏班子里,称自己是“文盲”,却为了表演小品,坚持学英语,在舞台上献唱一首《My Heart Will Go On》,苦练书法数月,在舞台上挥毫写下四个大字“货真价实”。


▲1996年春晚小品《打工奇遇》


她的小品亦不忘针砭时弊,在1996年的春晚小品《打工奇遇》中,赵丽蓉扮演进城打工的老太太,强势怼了乱抬物价的黑心商家:“宫廷玉叶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啊?听我给你吹……”


可是,这位多才多艺、带给全国观众欢笑的斜杠老年从1992年开始,就已饱受病痛的折磨。1995年春晚小品《如此包装》中有这么一个画面,赵丽蓉在唱完rap后一个踉跄,单腿跪到地上。很多观众以为这是剧本需要而制造出来的喜剧效果,实际上,当时赵丽蓉是因常年腿伤难以支撑,差点儿摔倒。


▲1995年春晚小品《如此包装》


1999年的小品《老将出马》,是72岁的赵丽蓉在春晚的最后一次登台。春晚前两个月,她在后台咳出了血,春晚前两周,她因病情加重被送进了医院,但她仍然敬业地坚持到最后。


第二年,赵丽蓉因肺癌去世。


春晚舞台上,这位操着一口地道的唐山话、憨态可掬的老太太,无人能够取代。


▲自行脑补“嗨”、“嗯哼”



5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陈佩斯离开春晚舞台的那一年,一个头戴破旧解放帽、身穿皱皱巴巴中山装的东北大叔开始称霸春晚舞台,他就是赵本山


1999年的春晚,就像一场接力赛到了交接棒的时候,以赵本山为首的一批东北小品演员,如黄宏、潘长江、高秀敏、范伟等成为之后几年春晚的主力军,有的人直到今日仍活跃在春晚舞台上。


赵本山于1990年首次登上春晚,总共上了21次,其中15次拿一等奖,可说是当之无愧的“小品之王”。


▲1999年春晚小品《昨天今天明天》


1999年,赵本山与宋丹丹、崔永元合作的春晚小品《昨天、今天、明天》是其里程碑之作。


我叫白云。我叫黑土

我七十一。我七十五

我属鸡。我属虎

这是我老公。这是我老母……


白云大妈和黑土大叔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这个小品通过幽默的访谈反映了社会变迁,其中黑土根据1998年国内外时事编的几句顺口溜成为视频剪辑的绝佳素材: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齐心合力跨世纪,一场大水没咋地。”


“九八九八不得了,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尤其人民军队,更是天下难找。国外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今天内阁下台,明天首相被炒。闹完金融危机,又要弹劾领导。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更好。”


▲近几个月不断刷屏的“改革春风吹满地”


如今,黑土大叔和白云大妈都不演小品了,小崔则成为时代的斗士,从央视辞职后,完全摆脱束缚,diss转基因食品,揭露明星偷税,嬉笑怒骂,快意恩仇。



6



与崔永元恩怨未了的冯小刚,其实也是春晚的常客,不仅担任过2014年春晚总导演,而且还创作了脑洞大开的科幻小品《机器人趣话》


1996年春晚,郭达蔡明表演的《机器人趣话》,现在看来仍毫不过时,改编成科幻电影上映估计还能票房大卖。


小品中,好吃懒做的“单生狗”郭达·斯坦森唱着“单身时间长了想结婚,现在的女人实在气死人”,买了蔡明饰演的女机器人“缺心眼子”回家。


郭达一拆包装,一看这女机器人空气刘海娃娃卷,芭蕾服蓬蓬裙,真是时尚时尚最时尚,只是吐槽:“怎么长得像蔡明,怪不得给我打了8折。”


▲1996年春晚小品《机器人趣话》


郭达想将其打造成百依百顺的完美妻子,没想到“缺心眼子”是真缺心眼,几番折腾让郭达受到了惊吓,他情急之下摔坏了遥控,差点儿被机器人拆散架。


这个小品跨时代地思考了人工智能危机,其中AI女友的设定更是在之后二十年的影视作品中不断出现。


难以想象,这是1996年的春晚小品。1990年代,学习计算机的热潮尚未席卷全国,今日的互联网大佬们也不过还是菜鸟。


1995年,马云才在美国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之后在家人好友的帮助下凑了2万元,创建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海博网络”。


1998年,在外企上班两年的刘强东不满足于当白领,拿着1.2万元积蓄,来到中关村,租了一个小柜台卖刻录机和光碟,柜台名叫“京东多媒体”,这是京东的前身。同年,马化腾也开始在计算机通信行业摸爬滚打。


只有少数像雷军这样的弄潮儿,仅用两年时间,在大学修完所有学分,毕业后作为金山骨干,参与研发软件。


那时的人们,不了解电脑,不知道互联网,更想不到,有朝一日,手机会成为世人接触网络、生活必备的万能工具。至于《机器人趣话》中的虚构情节,在不远的将来,或许就将由这些90年代的互联网菜鸟们变为现实。



7



春晚的故事似乎永远都讲不完,旧的人离开,会有新的人到来。


说到冯巩,我们会想起他几十年不变的那句“我想死你们了”,说到李谷一,一定是每年春晚的最后一曲——《难忘今宵》,说到除夕夜,我们忘不了每年春晚响起的零点钟声。


一场晚会浓缩了一个时代,一如近日大火的“十年对比挑战”,留下满屏感慨岁月蹉跎,但是爱看春晚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我们会觉得以前的春晚小品好看,因为那是时代的缩影,但是,近年来,春晚小品仍然没有放弃在现实生活中取材。


2011年的春晚小品《新房》,丈母娘看到未来女婿“新买”的婚房竟是租来的,当即要拉着女儿离开。小品直击房价这一社会敏感话题,以皆大欢喜的结局收场,背后的辛酸又有多少人知道。


2014年,开心麻花带来的春晚小品《扶不扶》将“老人摔倒了到底扶不扶”这一社会话题搬上春晚舞台。沈腾最后一段宣言极具正能量:“这人倒了咱不扶,那人心不就倒了吗?人心要是倒了,咱想扶都扶不起来了。”面对残酷的社会现实,我们也希望,人心不倒。


▲2014年春晚小品《扶不扶》


或许,并不是春晚不好看了,而是时代变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每时每刻都可以找到春晚小品的替代,对春晚也难以抱有期待,一群人围着电视的生活早已一去不复返。除夕夜里,家里开着电视,一家人可能在玩手机、嗑瓜子、喝茶,偶尔抬头,看到电视里的小品演员喊了一声“过年好”。


传播了一年的流行语到了春晚小品中更是味如嚼蜡,当我们在2019年的春晚听到“真香”、“锦鲤”、“C位出道”、“盘他”之类的网络热词时,不会感到意外,只有几分尴尬。


一如北京师范大学唐任伍教授所言:


“春晚,是一盘小菜还是一道大餐我们姑且不论,因为在一个打破了思想樊篱的多元社会中,众口难调是不可避免的……春晚,因为盛名和隆重而承担着太多的责任、太多的期待,同时也承载着太多的包袱。”


走过30多年的时光,春晚小品或许已不复昔日辉煌,却是老百姓过年不可或缺的一份年味。无论我们看或不看,春晚就在那里。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