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海州古城一日游,探究后有重大发现

2019-02-07  星辉斑斓...
海州古城一日游

海州古城的旧貌新颜

两千多年的古迹证明

日本、韩国就是堂堂大中国的一个分支

总序

  《太平寰宇记》“朐山县”:故老相传,商时有星坠于此。

  春秋时海州属于郯子国(当年孔子曾在此,向郯子请教官职制度方面的学问,有石刻为证,位于孔望山山顶。到了秦朝,秦始皇曾在朐界立石为秦东门事,汉时属东海郡,唐复为海州,天宝年间改为东海郡。

海州

(明)方尚祖

东海名邦遗,郯封分野列。

潮音日吐吞,蜃气时明灭。

立石界秦朐,堕星双嵽嵲。

虎峰夕照微,马耳浮岚渫。

延眺九疑苍,郁洲遥望绝。

    嵽嵲dié niè,高峻的山。虎峰:白虎山。

    马耳:朐山上的山峰,站在海州城内可以看到最高峰就叫马耳峰。

    岚xiè雾气浮动如水波涌动。   九疑苍:苍梧山。

                        一、秦东门石雕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于是立石东海上朐界中,以为秦东门”。

 这块石头原来放在海州古城的北门,现在放在海州古城向东不远的“孔望山”北面,在“秦东门大街”和“沿河路”的交叉路口,“秦东门大桥”的西侧。

   秦始皇五次东巡,三次途经海州,中间石刻是秦始皇造像,秦始皇头上,神情庄重,望向远方,左边是官员随从,右边是马和马车

   秦始皇石像的背面是刻字:“阙者秦始皇所立之,秦东门阙事左史记”。

  
 
二、临洪门
   海州北城门矗立着临洪门,城门高大威武,上有雕梁画壁,盘龙绣柱,重檐飞翼,值得一观。四周车水马龙,车辆井然有序的行驶过往。
               

   这座城池历史悠久,不知几万年也,仅仅出土一具西汉女尸,家主官衔在太守以上,便知确证有两千多年历史,南面的将军崖石刻和遗址有6000多年的历史。 
    三、海州古城牌坊
石牌坊背面是东海名郡,因为曾经叫过这个名字。

       此处的牌楼从北面看是“海州古城”,从南面看是“东海名郡”,气势恢弘,壮丽巍峨,上面的书法、绘画、雕刻、与建筑整个融为一体,朱红的廊柱给新年增添节日的喜气。

拍摄时间是中午11点,北方的天空阳光明媚,风轻云淡,小鸟在城门上空盘旋回环,给古城唱着新的歌谣。

       四、二营巷
 
        过了石牌坊,路西便看到二营项了。
 

 
         早期,这里驻过军事机关;革命战争年代,这里曾是我党地下工作者的秘密联络点;新中国建立初期,东海县政府临时驻海州城内时,在此巷南端路东侧,建造了东海县大会堂,平时在里面演戏,这里成为古城内文化活动中心之一。
   国民党孙立人曾经在此设立税警团,负责收税事宜。
   《海州地名》一书发现,二营巷得名来历是“二营巷缘于在清朝时曾于此设立海州营,负责海赣防务,兼辖东海营,东海营曾撤销后又复设,是为二营。”
 
五、诗意小楼

       冬天的古城虽然显得萧条,但,横竖的纸条犹如舞动的手,不落的画面焕发蓬勃的生机。山水画意,常常提醒人们这里典雅明丽,人杰地灵。
     唐朝韩翃曾经在这里送别友人,登上小楼,无限雪景,却不知何时再相逢,如果能够回忆起来,应该已是一片春风,海水荡漾了吧。
             
  送海州姚别驾诗
(唐)韩翃 
少年为长吏,东去事诸侯。
坐觉千间静,闲随五马游。
行人楚国道,暮雪郁林州。
他日知相忆,春风海上楼。 
   北宋的苏轼也曾来到此山,听说这里仙山仙药,想来一探究竟,看到有人抛妻别子来寻找,没有实现平生愿望,我也想实现却也在叹息,只为容颜如故,长生不老,等我酒醒,想着孩提时代,也很遗憾,不能像王乔那样的县令,独自望着朝廷,不见车马来接,化作两只鞋又变作两只鸟飞去,我不去攀比,只希望我思念的帝京能够知晓我的心意。 

《次韵陈海州书怀》

(宋)苏轼

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

旧闻草木皆仙药,欲弃妻孥守市阛。

雅志未成空自叹,故人相对若为颜。

酒醒却忆儿童事,长恨双凫去莫攀。

(东海郁州山,云自苍梧浮来。欲弃妻孥守市阛:梅福,少学长安,抛妻别子出走,守着这里的城墙。)

 
 
 
 
 
 
 
 
      海州古城有很多楼阁已经破旧,在重建之中。那些古老的城墙,古老的小楼早已经坍塌,日本人没有炸毁,却被红卫兵破四旧轻易的推倒,目前很多样貌是根据老海州的绘画重建,谁能懂得那些老砖老墙的价值,如果还在,该多好。
 
 
         六、钟鼓楼
     海州的钟鼓楼一直保持着原有的样貌,历史上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样子,重檐叠幔,雕梁画栋,在新年的喜气中换上了新衣,工人们正在紧锣密鼓的装饰,准备赢来春节的踩街活动。有玩小花船,有踩着高跷,有唱歌跳舞,有表演,在此登台演出,好不热闹。

   北宋张耒曾来此作诗,彰显海州之风土民俗,以及作者登楼所见、所感。 

登海州城楼

(宋) 张耒

城外沧溟日夜流,城南山直对城楼。

溪田雨足禾先熟,海树风高叶易秋。

疏傅里闾寻故老,秦皇车甲想东游。

客心不待伤千里,槛外风烟尽是愁。

时光变迁,沧海桑田,悠悠钟鼓楼似乎在诉说着古今时移,诉说着战争与和平。

改革开放后,海州区政府修复了城门上的钟鼓楼建筑——镇远楼,恢复了上世纪三十年代,被日寇炸毁前钟鼓楼的八角风铃。

 钟鼓楼有三层小楼那么高,砖石结构,城门洞长十余米,晚上洞壁点灯,城门上建有魁星阁,飞檐重叠,四角悬铃与拱门相映衬颇为雄伟。

清光绪年间,科举制度被废除,魁星老爷在享受了人间近千年的香火后,地位大不如前。只是鼓楼地势高,每逢海州城有什么活动人们便跑到鼓楼上观看,鼓楼倒成了老百姓的“观礼台”。民国期间,北伐军进驻海州,魁星阁北面配房成了国民党党部农会驻地,后来成了鼓楼镇镇公所。抗日战争时期,城南耶稣堂有一口铜钟,鼓楼因为地势高兀,其间也架着一口两米多高大铁钟以作警报之用,不久日机频繁轰炸城楼也被炸毁了。


 
 
       七、准提寺
       准提寺建于晚清,原名子庵,是海州城内一座新修复的佛教庵院。坐东朝西,面向幸福南路,由于交通便利,香客不断。两边大树为屏,门前有两个头朝着门的石狮子,雕琢逼真,栩栩如生。

一进门可以看到里面供奉着四大金刚、弥勒佛及护法神韦陀菩萨。

院内踏上台阶便能通向大雄宝殿,飞檐叠翠,画栋流丹,高踞层台之上,四周汉白玉石栏环抱,苍松翠柏临风,环境清幽。大殿内佛像庄严,中间法台莲座之上,坐着昂贵华美的三世佛造像。风铃之声叮铃悦耳,梵唱之声婉转悠扬。

大雄宝殿左右两厢分别是三圣殿和玉佛殿,均为两层楼建筑,为庵内供奉西方三圣和玉佛及念经做佛事之场所。庵内右后侧石阶之上另有单独小院,为庵内比丘尼之禅院。

 

我进来的时候,那小尼自称和我有缘,叫我烧香,我不能闻香,怕刚治好的鼻炎再过敏,然后她教我读经书,叫我称她缘分法师,真号不足为外人道也,送我一本书叫《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佛说阿弥陀经》。让我念,说我念的不熟,不能安心念经,说我一定有心事,我确实担心外面我的朋友等急。

她说念经要心无旁骛,于是我便静下心来念经,可是她又说我念不通顺,并且背诵给我听,我晕,这也太专业了。

她说,不论学习什么都要认真学,才能学好。(此时,我真的想放开所有,随尼姑而去,心无旁骛,穷经究理,但我一身的世间事,怎么能了。)

我对小尼说:“此时我无法陪同您念经,等我静下心来,看能不能把经书念好。”

临走,小尼对我说,人间烦恼事多,不要往心上去,功利心越重,人越容易焦虑损伤内脏,所以念经能使人心智清明,度过苦海悲情。

还对我说:“念经时不能说话,经书不能放夫妻房间,最好的经书要慢念,念完跟我换别的经书。”

我很感激小尼姑的盛情款待,可是我能成为带发的修行者吗?

 
 
 
 
 
 
 
 
           八、双龙井
        海州的双龙井的确存在,并且流传至今的古迹,这三间高挑飞翘的宣室便是双龙井的东大门了,玲珑俊秀的造型,黑瓦白墙,木窗雕镂,两个石狮子看向远方,好像守候在这里很久很久。
           
   这是双龙井的北大门,书法古朴雅秀。
 
       南门外诸井皆咸,惟有双龙井甘美,冬夏不竭。
   据说井内有两个石雕龙头,泉水从龙口中喷注不息。井因此而得名,我没看到,明代曾在此建品泉亭

双龙井最早开凿于明代景泰年间清光绪三年重修,并立双龙井碑于井西,至今犹在。几百年来,双龙井一直是海州人主要水源之一。

现在双龙井公园,有亭、台、楼阁、假山、小桥、池塘、绿树花草等,我仔细的看了看,由于井水无人饮用,不够清澈,如果长期饮用此水,应该甘甜如泉。

 
 
        因为井深六米,所以怕人们在井边玩耍跌落,所以用网子罩住。传说,曾经有人掉下去,被里面的龙救起来过,所以人们就认为这个井有了灵性。
      院内有精致的石桥,流水,花草。
 
 这座小楼被命名为龙全阁,一只乌鸦飞来,停留在上面,东张西望,好像要在此安家落户。
 
       我一直在找,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龙,据说看到能交上好运。
 
       林间的小鸟成群的飞过,唱着动听的音乐。
 
 
     水里的鱼儿欢快的游泳,这里的水冬天也不结冰,清澈的水波印出了树的婆娑倒影。
假山好像也在这里默默的诉说着世事沉浮。
 
      花草树木安静的等待,好像曾经的故事还在,那人却不知何处。
 
 
 
 九、朐阳门
 
 十、廉政文化广场
 
 
 
 
 
 
 
 
  
 
 
 
 
 
 
 
 十一、古老的城墙
   长满爬藤和爬山虎的城墙,仿佛有说不完的故事,如果到这里,你还看不出处处是故事,那就默默以对吧。
   如果您累了,就不要往下看了,如果您还有兴趣,继续听我给你讲古城的历史和故事,您的疑问一定还有很多,我以后还会继续去听古城里的老人们讲,去远山近树听听那鸟鸣,去看看一天天新的变化。
   下面的故事主要是讲日本韩国如何和中国交流,以及我们的中日关系何去何从等问题,但是现在不好定论,我只是发表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书馆和政府的观点,只是民间的观点,有愤慨的地方,希望各位读者包容海涵,保持冷静。
 
 
 《列子》记载,海上有五座仙山,岱舆、员峤,流入海底。留下蓬莱、瀛洲、方丈。

《山海经》中这样记载道,海上有三座仙山,蓬莱,方丈,瀛洲,此三座仙山,景色秀丽,皆为仙人居境,并存在长生不老药

正因为其美丽的仙境,以及能够与自然共长存的仙药存在,成为了每朝每代帝王们向往的地方。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齐人徐巿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

《史记·孝武本纪》载:入海求蓬莱者,言蓬莱不远,而不能至者,殆不见其气

   秦始皇来过,带来了求仙问道的希望,把这里弄成了东方仙山。

经过专家考证,这三座仙山分别就是连云港内的北云台山,南云台山,中云台山,不无道理,都是美景,皆可谓之仙山。专家来过,证明了我们的历史。

蓬莱山被山东要去,就算了吧,山东也是我们国家的,不争了。在今天,这里竟然成了旅游胜地。

东瀛洲据说是在日本,也有说在韩国,别的国家不需要理会,尤其是日本。

连云港的瀛洲可是货真价实的东海仙山,因为有瀛洲,有东海地名,有花果山山名,那个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没了,石头还在。所以海州古城的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尚古细石器时代,距今6000年前(见古城山南的“将军崖”)。可见秦始皇的秦东门,汉朝的女尸(全国只有三具,在海州古城向东不远挖掘出来),唐宋元明清的古迹太多了,现在这座古城依然屹立在这里,前可以看见巍巍的高山之巅,后可以看到茫茫的大地之肌,东可以看到云台山挺起的脊梁,和茫茫的海洋,隔海相望是韩国的济州,再向东是日本的九州岛。

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区(原赣榆县)进行了一次地名普查,在金山镇南一公里的地方发现一个叫徐阜的自然村。据当地人说,徐阜原名徐福,明清时仍称徐福村。另据出土文物可知,赣榆在战国时属齐地,秦朝时属琅琊郡,实际也果真如此。由此,位于赣榆金山镇南一公里的徐阜村,也称是徐福故里。

这里我忍不住多说几句,在秦朝,东面的日本还处在蒙昧原始状态,《史记》记载:“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

秦朝方士徐福带了三千童男童女前去寻找长生不老药到达今天的日本,带去谷物,百工、农具、药物、医术等,日本对徐福还是感恩的,非常崇拜的,但是徐福是哪里来的,一直不愿意承认。

日本人认为徐福在日本的纪州熊野的新宫(今和歌山县新宫市)登陆,目前当地还有徐福墓和徐福神社,每年1128日是祭祀徐福的日子。在日本徐福的传说中,日本人认为徐福带来了童男童女、百工、谷种、农具、药物及生产技术和医术,对日本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尊徐福为“司农耕神”和“司药神”。

日本人一直崇拜徐福,但是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分支。日本自己也称自己是徐福的后代,称自己是秦人。所以日本接下来要做两件事,一件是日本还是到中国的长城和兵马俑朝拜一下秦始皇,认祖归宗。

第二件事,日本做起来会有点难。

日本20世纪三十年代对中国掀起了一场血腥的屠杀和人体实验,仅中国南京就被杀死了三十万人,日本人一直对这么重大的事实不予承认、当初销毁证据,现在反而指责中国人诬陷,对于这种恶劣行径,中国人算是深深的感受到日本的野蛮粗暴,日本政府只到现在还没有认错,日本人还在做污蔑诋毁中国人的言论和行动,日本是不是该收敛了。

德国是一个值得人们尊重的国家,因为德国总统能够在二战后马上承认自己的战争罪行,征得受害国的原谅,并且用自己的行动赢得各国的谅解,不值得称道吗?难道否认历史,历史就不存在吗?而日本这个民族就是一个不敢承认现实的民族,面对这样的民族,我也无语了。有了这样的不义邻居,我们能做什么呢?教育我们的后代,我们发展我们的,只要日本作死,就立刻穷追猛打,我相信总有一天,要把日本欠中国的那些血债血偿回来的。但是日本如果给中国的死难者祭奠那些冤死的灵魂的话,让他们安息,中国的后世子孙才能安心,否则中国人永远记着这笔债,虽然很沉重,但是不忘国耻,是每一代中国人必须背在肩上的十字架,虽然沉重,但是唯有砥砺前行,奋发进取,才能永绝后患。

我相信,朝鲜、韩国、越南、菲律宾、缅甸等国也会记上日本一笔,中国人报复日本的方法就是日本再次挑衅的时候,趁机灭了日本。

在唐代的300年间,许多新罗人落户海州,在我市的宿城周围集中形成了一些新罗人定居点,其中的新罗村就是当时名闻遐迩的新罗人定居村落。上个世纪80年代,由韩方出资,制作了一块“宿城新罗人住居遗址”纪念碑,立于宿城水库之滨。

 在漫长的历史变迁的岁月里,两国之间有多少有志之士,不畏大海波涛,不顾生命安危、东渡西来,又西行而去。唐代开始,日本共派遣了 19 次遗唐使团前来中国,少则百余人,多则六百余人。遣唐使来中国的留学生在中国停留多达二十多年。晁衡从 28 岁到中国一直到死也没有回到日本,在中国长达近 50 年。现在西安兴庆宫公园还建有他的纪丄念碑。

鉴真大师带领他的二十多名弟子东渡日本后,在日本工作了十年之久,不仅传授了佛法,而且还把唐朝的建筑和医药知识传到了日本。鉴真大师不但是得道高僧,而且还是建筑学家和医学家。他早年就从师于我国的建筑高僧,现西安小雁塔修建者道岸法师,后又从师于道岸法师的师兄当时的医学高僧弘景法师,他在建筑和医学领域是很有造诣的。他到日本后,领导建造了唐招提寺,至今保存完好,被日本视为国宝。同时医治了包括当时日本皇太后在内的很多人的疑难杂症。他的处方,被日本人汇编成《鉴真上人秘方》一直流传至今。在日本江户时代二百六十多年间,日本的药袋上都画着鉴真大师的图像。公元763年5 月3日,鉴真大师在招提寺圆寂,终年 76 岁。

日本圆仁求法过海州(见连云港博物馆)
       
    圆仁法师是日本佛教天台宗山门派创始人。出生于日本桓武天皇延历十三年(公元 794 年),日本下野都贺郡人。圆仁幼年丧父,九岁出家,从师于下都贺郡大慈寺名僧广智门下。广智是大慈寺的第三代祖师,广智的师傅是道忠,道忠是我国东渡日本高僧鉴真的高徒,所以说圆仁法师是我国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的第三代徒孙。
   公元 836 年,唐文宗开成元年,四十五岁的圆仁法师随日本第十八次遣唐使藤原常嗣西渡大唐,学习佛法。他们九死一生,但是上岸后却没有得到唐王朝的批准,他改变计划,前往山西五台山朝拜。唐王只准日本大使在国内停留,其他人一经发现,立即遣返。圆仁法师乘船从扬州沿海一路北上,边走边记。
    公元 839 年 4 月,圆仁法师带着他的徒弟惟正、惟晓等一行 4 人,途经海州,在连云港宿城偷偷上岸。一路翻山越岭,前往朝阳境内的“兴国禅寺”拜谒(今朝阳镇南十字路口东南)。然后又雇了三头毛驴前往大村“净心寺”。当地村民很快发现他们四人不是中国人,并且形迹可疑,报告了当地政丄府,地方官吏很快找到了他们,把他们一路送到州府衙门,圆仁法师一行乘船渡过黑风口,在孔望山下登岸,当晚就住在孔望山龙王庙(今孔望山龙洞庵)。第二天,把他们护送上回国的船只。

   圆仁后来朝拜了山西五台山,前后历时 10 年,足迹历经江苏、山东、河北、山西、陕西、河南、安徽等省。归国后,用汉字写了一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一路上“石岩险峻,下溪登岭。涉浦过泥,申时,到宿城新罗人宅”。圆仁法师当时记录的宿城村名,到了 1000 多年后的今天,宿城名称至今未变,新罗人(韩国居住处)遗址现在仍在宿城乡傍。

   我相信,无论中日之间有多么深厚的友谊,也经不起一场惨无人道的灭杀,所以如果不能正视历史,这场中日友谊或中日友好就是骗人的鬼话,我们的善良和帮助是不是更多的资助恶人用针刺入我们胸膛,和农夫与蛇有什么两样呢?
   今天的海州人正以“热情饱满,奋发向上”的精神一路向前,用拼搏进取的汗水浇铸希望,用坚定的步伐迎接新时代,他们以充沛的热情建设自己的城市和乡村,打造绿色生态家园,向着中国梦,幸福梦前行,苍松翠柏,巍巍青山,好像给他们作出了无言的诉说与旁证,历史终将翻篇,那些文化之河流也必将流转,让我们一起耕耘,在新的时代篇章里记下你我的奉献,以及祖国的繁荣富强,那些外族欺凌的历史已经过去(对古城的狂轰滥炸,破坏多少古城的历史文物和文化流传。)我们依然要防范于未然;本民族的野蛮行径虽然已经过去,但我依然希望永远不再有。好在当代人凭着顽强的记忆恢复了一些原状,但很多记忆永远不能恢复,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希望我们的文化不要中断,野蛮取代不了文明的进程,跳梁小丑也注定只是文明史上的污损,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并不影响历史的进步与正义的刷新,并不影响正能量火炬的熊熊燃烧,照亮来者,照亮后人,文明之光薪火传承,文明之花处处开放,文明之树四季常青!

本文所有图片和文字未经本人许可不得作其他通途,否则后果自负。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