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家有叫兽黏巴糖

2019-02-10  好宜生张弦

张弦

虽然还没有成长到悲春伤秋的境界,世间带给牠的几个月熏染,饥饱冷暖爱憎乃至惊惧与恬适等各种猫生经历已然林林总总,牠凝视窗外的眸子深邃、纯净,但偶尔已经会蒙上一层雾光。

 
         图一:初到我家,牠就像饿了很久很久,我钓来鱼见到牠的“贪婪”

被我收留的时候,牠在一座商业街区里做一条不喜欢流浪的流浪猫已经差不多四个月了,驳杂的毛色让牠不太讨喜,在街区里游走的时候,常被一些店家用扫把追打驱逐。不过,牠能活下来并长得颇为健康,除了牠尽心尽力捕鼠果腹,也是因为有些店家给了牠足够的爱心,常把自己餐桌上的鱼和肉分享给牠,甚至允许牠在店家自己午休的卧榻上小睡。

牠与我结缘,正是因为我去牠偶然小睡的那家店子里购物。与女主人聊起猫来,她就热情地向我推荐这只不知道来历、不知道品种、不知道月龄、也没有关注过性别的流浪猫来。她说,没见过这么干净乖巧的流浪猫了,你领养牠,准没错!

说着,女主人就去街上把刚从她卧榻上离开的这只流浪猫寻了来。我注意到牠毛色里有七成狸猫的黑色细纹,又有三成橘猫的橘黄色在短而浓密的毛丛里透射而出,就说,给牠起个名字叫“田七”吧,毛色三七开,用中药三七的别名田七来叫牠,姓和名都有了,田七的田和甜蜜蜜的甜同音,也希望这只出身微贱的流浪猫变身家猫之后,生活甜蜜,逐渐养成猫儿应有的矜贵与傲娇,化去野性,学会温良,做我生活中的一枚小友。

注射了疫苗再洗过澡,三斤八两重的田七就成了我家的喵星人叫兽。

果然是流浪出身的底子,田七对食物几乎百无禁忌,看见我吃什么,牠就喵喵叫着蹭我的腿来问我要什么,不管米饭、馒头、油条、包子、饺子、面条还是猪肉、鸡肝、鸭骨、羊杂碎,就算几天没见过鱼,牠也总能吃圆了肚子后独自去阳台晒太阳,微眯双眼看楼下老人打牌,孩子嬉戏;看远处的路上车来车往,红绿灯闪烁;看蓝天上白棉花般的云朵轻轻卷舒,随风飘逝;偶尔一只鸟从楼前飞过,田七的眼睛里就会泛起野性的贪婪。

 
 图二:田七在阳台上看到鸟

许是从未有人这么尽心善待牠,上一秒钟牠还在角落的猫舍里静卧,一见到我出现在客厅,下一秒就喵喵轻叫着翘起尾巴跑来脚边,抱一下,啃一下,然后就是头和身体在腿边各种蹭,是谁给牠起名“田七”的,简直就是“甜漆”了,黏起人来,就不知道下限在哪里……

相处的日子多起来,喵星人叫兽田七的黏人大法愈见丰富多彩。

你要是坐下了,牠一准会跳到你的大腿上,如果你“不识趣”地没有抚摸牠,下一刻牠就跳上你的肩膀用鼻子拱你的脸,用舌头舔你的耳朵甚至你的下巴和嘴唇,这只雌性喵星人,上上上上辈子曾经是大名鼎鼎的妲己吗?田七如此狐媚的功夫,是哪个师父教的?请你站出来,我绝不打死你!

不知道师父是谁,也许是无师自通吧。田七迎来送往的本事也让我感到惊艳。

 

早晨上班出门的时候,只要走到门边换鞋,牠哪怕正在吃东西甚至在扒猫砂,也会停下牠自己的事情,跑来脚边,弯过尾巴来勾住你的小腿,然后半个身子贴上来,等你换好了鞋,牠就站着不动了,看着你开门、出门,就那么静静地站着,直到你关好了门进电梯下楼,总觉得田七的魂儿都跟了来。下班回家进门的时候,田七总能从门外的脚步声分辨出自己的铲屎官,用钥匙开门进家的那一瞬间,牠就把一双前爪搭上膝盖,长长的尾巴左右摆动,一声接一声地轻轻叫着,各种嗲,各种糯,简直酥到骨子里,俯身抱起,田七就把头用力地向臂弯里边拱,这番迎接的表现竟似久别恋人一般。

田七,我与你才是刚刚相识的新朋友,你的表现怎么像是我把你从襁褓里喂大的?难不成这是你在流浪的日子里每日每夜不停幻想、深切渴盼的吗?你这样甜得发腻、黏得像漆,真的好吗?

日子晃了几晃,田七就任我家叫兽已经月余,终于多次领教了田七黏人的最高境界不在客厅里,不在沙发上,而是,而是在床头……

早晨赖在床上将起未起的时候,田七总会觑个空档从半掩的卧室门缝钻进来,蹑手蹑脚走到床边,轻轻跃上,一个不注意,牠就已经置身暖衾之下,俯卧在胸口和上臂之间,立即就鼾声连连呼噜不停,恍若做起“春秋大梦”,梦回唐朝变身唐高宗李治的那位“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的武媚娘。待掀起被子半坐穿衣,被惊醒“春梦”的田七立刻就柔身而上,团身趴在胸口中间,那份依依不舍,那份柔情似水,是不遑多让的蜜月中的娇妻。

喂喂喂,田七田七你真是一坨黏巴糖,赶快下去好不喽?本官要起床给你铲屎,要给你煮小鱼,还要做事赚钱给你买猫粮……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