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心中的涟漪 (散文)

原创
2019-02-15  金屋精品

   今年清明,风和日丽,祭拜吾祖,便拧着渔具径直往河里钓鱼去。
  河堤把河与渠一分为二,渠的上游在哪,谁也说不清楚。涵闸又跟河渠相连相通,淙淙的源头水不停地向下流,给河水注入活水。这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我就选择了在这里垂钓。
  空旷的河面野鸭追着溪水,油菜花香沁人心脾,我一边看着浮标,一边静听着溪水入河声。突然,“啪——”声不时从涵闸口传来,我以为是上面的浪渣与水俱下。原来是鱼儿在倒上水。我把目光移到涵闸口,一条又一条鱼成功地跳上了涵闸。我惊叹着这鱼的跳水能力,顶着三十多公分落差的水的压力,轻轻一“跃”不偏不倚落入涵闸,多像人类的跳水运动啊,可有谁能欣赏到跳水运动员从下向上跳的呢?
  在这些鱼中,有鲫鱼、鲤鱼、大鱼、小鱼,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失败的原因,我以为有的是角度没选好,抑或是它的能力有限,或经历几次失败精力有限。哎,我又不是鱼,别胡思乱想,让它自由地跳吧。
  浮标不见了,我一拧竿,一条半斤的鲤鱼刁上来了,看着那两条嫩搑的胡须闪动着,仿佛在说“遇上你是我的冤”。“嗵”一条同样大的鲤鱼越过了“龙门”,此时动了我的恻隐之心,这一双鲤鱼,不正是像进京赶考的书生吗?其一条专心致志终成遂愿,另一条左顾右盼禁不住诱惑误入歧途,谁能给它改过的机会?那,就是我。
  我小心轻轻地取下鱼钩,便送它一程,准确地投进了涵闸,那鱼像不领情似的不想“转户口”,眼看就从涵闸口再次流到河中,“啪啪啪”鲤鱼转身悠然地向上游游去去领略山那边的风景。我想:即使它中不了状元,也要养育一群优秀的儿女。
  鱼意,如意。我心中的涟漪。

                            梁少金写于2009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