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尚书》、《论语》、《孟子》等瑰宝书籍传承人庸生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2-15  我的图书...

本文参加了【走进历史,妙谈名人】有奖征文活动

      许焕义

庸生(“生”义为“先生”),名谭(约公元前73年以前出生西汉初年大学问家,世称“胶东庸生”后人称胶东大儒,山东青岛胶州市胶北街道庸村人,他出生年月和逝世月皆无可考究,约生活于汉宣帝在位时(公元前73年)稍前及以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当时居住在胶东国西南部边境,即现在的胶州市胶北街道办事处的东、西、中庸村及砚里庄村一带。

据有关历史资料记载及老人们传说,庸谭从青年时代就一直研究经学,直到中年,曾到外地寻求经学“真经”。晚年,因为贫困潦倒,在胶州老家继续研究经书,度过人生最后时光。

他一生勤奋好学,精通古文,才学渊博,世所公认的一代鸿儒,是古文经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一生勤奋好学,钻研儒家经典,对我国古文经学的传承作出了卓越贡献。

何谓古文经学?实际上古文经学就是区别于今文经学的一门学问。古文经学和今文经学这二者的区别,是因为我国汉代初期的学术环境造成的。很多人都知道秦始皇“焚书坑儒”时的严酷,全国若有敢私藏《诗经》、《尚书》和百家文献的,都应该将书拿到当时的守尉那里烧掉。法令这般严苛,这就使得先秦的儒家典籍,大多毁于火烬的焚书坑儒,失于流散。汉初,《尚书》等儒家典籍只能靠秦朝的老儒用口授下来,笔录的文字用的也都是当时流行的隶书。

公元前156年,汉景帝即位,当时鲁恭王刘馀扩建宫室拆除孔子旧宅,从夹壁墙中“得古文《尚书》、《礼记》、《论语》、《孝经》凡数十篇,皆古字也”。孔壁里的儒经是用先秦时的古文字篆书(古文)书写的,和汉初已经通行的书体隶书(今文)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孔子后人孔安国得到这些古经书就进行整理,发现有较多地方与当时通行的儒经有很多差异之处,尤其是《尚书》,比当时流行的只有二十九篇的本子多出十六篇,行文字句也有许多不同。此以后,汉代时期的儒家经学形成了“今文经”和“古文经”两个版本体系。

古文经和今文经不仅文本有别,更重要的是当时的经师门对经书的阐释和治学方法差异较大现在的学术界一般认为,今文经学在当时必须从迎合汉朝统治者需要出发,对经书的解说牵强附会的解释,因得到官方支持,当时朝廷五经博士制度下建立的的五经博士及博士弟子,都只能是讲今文经学的。然而古文经学却是比较强调“举大义”、“通训诂”、“不学章句”,这些影响很大,但最终并未得到在朝廷立博士等推崇制度一直到东汉中期才开始逐渐兴盛起来,这期间出现了著名的班固、许慎等大学者。东汉后期出现的的经学大师马融,还有名气较大的郑玄都是以古文而兼通今文的经师学者他们都对后世影响极大。据《汉书·艺文志》等书记载,古文《尚书》在若干年代长期得不到官方支持,竟然能得以流传,其结果是最终神奇的压倒了“今文”,其根本原因是和连续几代不慕荣利、治学谨严、锲而不舍维护原本教义的大师们的精心传习分不开的。胶东人庸谭就是这样一位发挥了承上启下重作用的古文经学大师。

据有关史书记载,第一位整理古文《尚书》的是孔子后裔、时任博士(汉代太学的教师)孔安国,首先将古文改写为隶书,并为之作“传”,他自然成为“尚书古文学”的开创者。当时的司马迁曾向他求教,后来司马迁在《史记》里引用的《尚书》原文取自“古文”的内容

  《汉书·儒林传》中有这样的记载:“孔氏有古文《尚书》,孔安国以今文字读之……授都尉朝,都尉朝授胶东庸生。”可以肯定只有生才是古文《尚书》的正宗传授人。

  可以说,如果没有庸谭的传承,就不会有古文经学后来的发展。 

除了对古文经学的传授起了重大作用之外,对于儒家典籍的流传,庸发挥了很大作用例如传播《论语》和《孟子》就是典型代表

 汉朝初年的《论语》和我们今天看到的《论语》内容差别较大,当时《论语》《鲁论语》、《齐论语》两个版本和流派。《鲁论语》为20篇,主要在鲁国流传;《齐论语》22篇,主要在齐国流传。《齐论语》比《鲁论语》多出《问王》和《知道》两篇。庸是《齐论语》的主要传人之一,根据胶州市博物馆文史研究室主任郑文光(已去世)在《庸生》一文中称庸谭跟王吉、宋畸、王卿、贡禹、五鹿充宗是同学,他们都是传习《齐论语》的大师

后来的弟子张禹,把两个版本的论语整合为一个版本。东汉末年,著名经学家郑玄又结合另一派的《古论语》,编定了今《论语》,并加以注释,就变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论语》。可以说,庸谭,对传播《论语》也起了重大作用

《孟子》一书,庸谭同样做出了巨大贡献。今人读《孟子》,无不为其洒脱的文风,深奥的道理所折服,不知这样一本儒家经典是原本被毁以后又由庸谭重新复制出来的。秦朝时期,秦始皇“焚书坑儒”,到了汉朝,《孟子》的正本全部被烧毁了。出于对民族文化的挚爱和执着的追求 ,庸谭决心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凭记忆将《孟子》默写整理出来。迁居胶州砚水湖畔闭门谢客,著书立说。后来妻子死了,家境败落,他和女儿一起成年累月在砚水湖前的草庐里写作。再后来双目失明自己无法执笔,他就口述由女儿执笔,最后终于在他70岁的时候,完成了《孟子》的“复制”工作。

 

  

 

后人为了纪念这位古文化传承者,就在胶州庸村以及平度市等地为其建了寺庙。庸生祠位于胶州市东庸村村东南约一公里处。紧靠铁路北侧,占地约3亩。前面门楼一间,正位端坐庸谭圣像,两个书童分左右两边肃立,怀抱书卷,文房四宝,格外端庄,像前一张供桌,上面陈列香炉台及各种祭品。殿后有参天大树分布院内,挺拔耸立,后院内有大小墓两座,大者为庸生墓,小者是其女儿墓。祠内还有石碑,多为名人题词。明清年间,按察御史匡翼之,监察御史、江南九省巡漕、浙江巡按匡兰兆,历任靖海县令、怀庆府同知的法寰,任台张若獬,礼部侍郎、道台张若麟等,每来胶州探亲访友,必至逗留祭祀,切磋学问。知州冯云鹓也于道光四年留下《谒汉儒胶东庸生祠》碑文,对庸生的品望予以肯定和褒扬。享有“扬州八怪”之称的高凤翰,对庸生更是推崇备至。留下了许多美妙的诗篇。

 

石碑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写于2019年2月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