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吟楼 / 南粤棋王杨官璘 / 南粤棋王杨官璘22——龙战于野

0 0

   

南粤棋王杨官璘22——龙战于野

2019-02-17  风吟楼

    

南粤棋王杨官璘

首届全运会夺冠后,杨官璘登上了事业的最高峰,他的名气更加蜚声海内外,成了广大棋迷崇拜的偶像。在中国内地,杨官璘是叱咤风云的一代棋王;在香港和澳门,他被人们誉为“圣手”,风靡一时;他以其无敌手赢得了诸如“混世魔王”、“魔叔”、“象棋魔术师”、“棋坛巨匠”、“弈林泰斗”、“棋坛宗师”、“棋坛元戎”等各种称谓。

杨官璘夺冠征尘未洗,哈尔滨象棋名于王嘉良和张东禄应广州文化公园和广州棋艺社的联合邀请,于1959年12月8日早晨联袂抵达羊城,再与“棋城”高手一决雌雄。

羊城棋迷对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并不陌生。尤其是王嘉良,已经是第三次来广州。

王、张二人在棋艺上各有擅长。王擅攻杀、临阵前勇猛无畏,张则棋风冷静、攻守兼备,但同时都具有骁勇善战的特点。王嘉良二度获得全国亚军,与杨官璘齐名,世称“南杨北王”。张东禄是首届全运会的第四名。他在1958年的全国比赛上,首次和杨官璘交手,即以后手斗顺炮击败杨官璘。他的开、中残局都有相当功底,尤其以擅长困马而著称。

对于北方两员猛将,广州方面也是严阵以待,派出了杨官璘和李旭英两位大将迎战。12月9日晚,羊城棋坛再次擂响战鼓,南北好汉对阵交锋。

比赛在广州文化公园举行。菊香袭人、树影婆娑,8000多人争看广州、哈尔滨四名象棋巨头交锋。几个小时的激战,棋迷们只看得眉飞色舞,大饱眼福。

“临阵出车当要路,隔河飞炮过重城;帷幄士象多机变,卒成功见太平。”这首咏象棋诗,可以拿来描述杨官璘与王嘉良的首盘对局。

杨、王二人披挂上阵,一交手便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杨以“镇山宝”飞炮过河屏风马应王的当头炮。

杨的“杀手锏”威力非同小可。几年来,他凭着这个开局在中国棋坛上小知“斩杀”过多少条好汉。穗、港棋赛时胜梁庆全、黎于健,前几年全国赛中赢管必仲,今年全运会表演赛时痛杀李义庭……所以这招是杨官璘名副其实的“镇山宝”。而王嘉良攻这个局也是怪招频出,他不走一般人常走的骑河车,却把车伸到“象眼要道”里去。这招也正是王嘉良“绝杀”之一。后来他在《象棋前锋》一书中曾对此有过专门的阐述:“骑车河不狠,进象眼阵,才是最厉害的着法。”这两种战法正是代表了南北棋派的特点:南方绵密,北方凶狠。

这样的开头对局,里面还有一段故事:在刚过去不久的全运会表演赛中,杨官璘曾用这个局“杀”了李义庭。这次王嘉良的前一段开局和李义庭的一样,但战斗过程不同。对李义庭那场,杨中局时赢李一个子,三个多小时的激战,大部分时间是杨官璘占上风;而这次和王嘉良的对弈中,王占九成攻势。若不是杨官璘的残棋功夫独步天下,这局棋的输赢实难预料。

这局“南杨北王”的恶斗,时间长达两个多小时,很多时候两人在大斗残棋。在上半场,王以马炮两个兵对杨双马兵,颇占优势。然后王又用兵兑去杨的双象,一路边兵衔枚疾走,直指中路,对杨构成极大威胁,杨死里求生,驱双马于敌前扬鞭,双双过河,杀去王嘉良的残余底象,成为均势。王嘉良心中动气,乃挥中兵直落虎口,杨双马盘旋,一兵抢先,立于不败之地。王嘉良壮土断腕,用炮兑掉杨一马,杨官璘不为所动,神兵突进,另一铁骑照旧横行,王嘉良无棋可挡,于是含笑服输,离座握手言欢。

而在另一边,李旭英和张东禄初次疆场相遇。二人都小心翼翼,结果双方战和。

次晚,杨、王再度恶斗。杨以“炮二退一”屏风马迎战王的当头炮巡河炮。开局未已,杨官璘即主动发起进攻,炮轰对方底象搏杀;中局时更把双车马炮集中左翼,待机而动。当王嘉良双马炮发动攻势时,双方走了一个精彩镜头:王炮扫中兵,杨将计就计,进车捉炮;王则顺手炮扫兵打车,造成双炮归边的凶悍攻势,局势对杨颇为不利。杨官璘胸有成竹,他先走炮车退一挡车,暂解炮轰;然后炮八平三,迫兑王车;再以车八平四杀马,削王攻势;跟着炮四平八,进窥王方右翼。这一连削带迫的着法,使王虽多兵,但在劣势下不得不忙于应付。结果杨兑剩马炮,王余双炮兵,二人最后战成和局。

赛后,杨官璘曾对人说道:这局棋他和王嘉良都咬得比较紧,尤其是王嘉良的棋艺进步不少,比以前扎实多了!

为培养后起之秀,广州方面决定派出三位小将出马。他们是:李旭英、蔡福如、彭树荣。

比赛定为16日:第一局李旭英对王嘉良,第二局彭树荣对张东禄。虽然两名小将在比赛中未能取胜,但与顶尖高手过招,也学到了不少临阵经验。

穗、哈象棋名手比赛完后,1959年的年底已近,狼烟四起的中国棋坛这才得以享受短暂的“太平”。

时光如梭,转眼已到1960年夏天。6月14日,上海名棋手何顺安、徐天利、胡荣华等五人和温州名棋手沈志弈抵达广州,与羊城棋坛一决高低。

15岁的棋坛天才少年胡荣华,是1960年的上海象棋赛亚军,是上海最优秀的棋手之一。在来广州之前不久举行的杭州、上海、辽宁、黑龙江、安徽等五省市象棋赛时,胡荣华连胜王嘉良、刘忆慈、孟立国等全国有名的棋手,以七胜三和的最高成绩获得第一名。

上海棋队的到来,给一度沉寂的羊城棋坛带来一股旋风,棋迷们奔走相告,期待着一场好戏上演。

远道而来的各位棋手草草休息了一天,15日便在羊城擂响了战鼓。

第一仗由上海小将胡荣华对广州老将朱德源。这天天气虽然不大好,但仍有不少棋迷闻风而来,想一睹这个银袍小将的风采。

开局伊始,胡荣华便对朱德源使了一着“过河鸳鸯炮”的新式布局,给朱德源的当头炮很大威胁。进入中局时,胡荣华又设下弃象局,企图三两下就反先抢攻。但朱德源没有上当,但被迫演成了互相僵持的局面,先手攻势已无法维持。如果双方不改变着法,照此下去,便算和局。但胡荣华不肯就此罢休,他经过数度试探性的反复“互捉”之后,看朱德源手法不变,于是自行变着,强行进攻。

形势突变!朱德源岂肯自甘示弱?准备以一车换二子,乃跃马过河。胡荣华经过慎重考虑之后,终于识破了对方这一步棋,但他没有采用如一些观众认为好棋的“丝线牵牛”(进炮牵住车马)的着法,而是巧妙地强渡七兵,引开朱方的车,交锋只三个回合,胡荣华便出人意料地飞象拦马,化解了朱的攻势,从此,战斗便又进入了另一个高潮。二人又大战了24个回合,胡方尚余双车双炮,朱方亦然。胡少一象,朱少两卒。表面看来,双方似乎各有千秋,但实际上胡荣华各子异常灵活,占了优势。两人直杀得无昏地暗,当天没分出胜负,于是在第二天9点半又继续拼杀。胡荣华果然显示出天才般的聪慧,交手刚着,便运用中炮配合双车一马,将朱德源挥于马下。

15日同时比赛的还有何顺安与李旭英的一局。是局何方以屏风马上左相直横车应对李方的中炮七路卒转连环马布局。开局时战况平稳;中局阶段双方兑去车马炮三子后,何方牢牢地抓住李方炮吃中兵的弱点,施展了“谋子”的看家本领,劫去了李旭英的一炮;结果以车炮兵战胜了李的车卒士象全。

而其他的几局15日都没有赛完,保留到16日再赛。结果,广州蔡福如先胜上海陈奇,温州沈志弈先胜广州杨官璘。16刚晚又有一番混战,广州杨官璘对上海陈奇,上海何顺安对广州朱德源,广州蔡福如对温州沈志弈,上海胡荣华对广州李旭英。

16日晚的搏杀异常激烈。银袍小将胡荣华再显身手,频施连珠妙着,将广州青年棋手李旭英斩于马下。

是局胡荣华先手,他用中炮过河车高左炮保卒,向李的屏风马展开攻势。这种布局最富于对攻性.若运用稍有不当,便立即有灭顶之灾。15日晚陈奇先手败给蔡幅如的一局,布局阶段20着内的形势,完全与此局相同。由于陈奇急于跃马过河,结果就被蔡福如用马破象入局。但胡荣华却另有新招,他不先打炮打相和跃马过河,而是先开出左边直车,待对方开车时才进炮封车打象,并在驱逐了李方的中相之后,随即平“相眼车”捉李的过河炮,迫使李旭英升左巡车巡河炮后,再跳马过河。胡荣华按兵不动,对着棋盘足足思考了20分钟。他对全局作了详细的分析,有了通盘的考虑。于是挥车过河,支援右翼的防守,从而大大减少了李方弃马抢攻的机会。接着过河马深入险境,被李方双兵和炮马包围,眼看这匹骏马就要被兑去,悉心经营的布局将会上崩瓦解,大家都为胡荣华捏了一把汗,却见胡荣华出人意料的“马四进五”,弃马弃炮,李方因有对方的车所置,不敢吃马,只能吃炮。胡荣华于是使出跳马卧槽、退车退炮、平车捉士等一连串的催杀着法。吃掉一炮后,又弃车破士,运用马炮步步进逼,然后又斩杀对方一车,获得胜利。

在另一个战场,何顺安与杨官璘杀得昏天黑地。何顺安一改往日的稳健作风,全力进攻,连弃三个兵,四子围攻杨官璘的右翼阵地,破象沉炮,企图一举突破杨的防线。杨官璘沉着应战,一边食兵一边抵抗,采取兑子的消耗战术。残棋双方兑剩马炮,杨多两兵,而何顺安则在局势上占优,双方各有顾忌,最终以和告终。

至此,三城市象棋赛业已过半,经过四天的决战,大家都对彼此的战略、战术和优势劣势心中有了数,因此第二战役的比赛,会比第一轮更为惨烈。这次胡荣华与杨官璘短兵相接。他以斗顺炮开局和杨官璘展开“肉搏”,开局不久就驱车双炮发动猛烈攻击,使杨的阵地上狼烟四起,但他只顾拼杀,右车却未及时开出,导致后援不继,杨乘机在右翼以双车双炮发动攻势,炮轰底士,胡荣华十万大军被隔,远水难救近火,城池为杨所破。

而在另一边,小将蔡福如战平上海老将何顺安,李旭英却败于陈奇。

次日,胡荣华、蔡福如在西区文化公园第二次狭路相逢。蔡以当头炮夹马、中局时急挺中卒过河展开攻势;胡荣华以车马炮兵从对方右翼插进,牵制对方中路攻势。在纠缠中,胡荣华双车双马兵对蔡双车马炮.妙着连发,以双车攻占要道、双马穿插敌阵,步步紧迫,砍去蔡福如一马,获得胜利。

在三城市象棋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中,何顺安、沈志弈分别击败蔡福如、朱德源。杨官璘对胡荣华决战中杀成和局,以八战四胜四平的成绩,保持不败战绩,获得这次棋赛个人最高成绩。李旭英、陈奇则打成了平手。

杨、胡大战,最为紧张动人。杨官璘后手斗顺炮,开局阶段刚过,立即集中双炮马重兵封锁对方左翼。胡荣华卸中炮上象,稳打稳扎。双方酣战到第35回合时,杨祭炮打车,胡荣华马九退七捉炮,杨斗炮打马,胡荣华则马七进九咬马,这样循环连走了六七招,演成互捉局面。胡荣华见久攻不下,于是变局。调七路兵渡河冲杀,双方立即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面对胡荣华咄咄逼人的态势,杨官璘采取先弃后取的战术,先后弃相弃马,跟着二路炮沉底、车炮冲入敌阵.企图以双车双炮一举攻破对方阵线。在这紧急关头,胡荣华当机立断,以车换炮,解除威胁。胡荣华在失子但稍得势的局面下,机警地采取以攻为守战术,不让杨官磷有巩固防线的机会,迅即纠集车马炮三子,从杨方左翼切入,并以炮轰去杨官璘的底象,迫杨兑炮。杨官璘为避免失去双士,只好被迫兑炮、以士歼马、弃回一车而成和局。

这次市棋赛,新将水平稳定,攻势锐利。如李旭英对何顺安一局,两次封棋,历时五个多小时才弈完。胡荣华在几场棋赛中更是勇猛异常,初显王者之风!

(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