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素屹夏莲书屋 / 散文 / 多少粉心往事,都付沈园中

0 0

   

多少粉心往事,都付沈园中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2-18  胡素屹夏...

本文参加了【我爱TA】有奖征文活动

  文/胡夏莲
  
  我不想过多谈及爱情,爱情的话题却不离不弃、不偏不倚地萦绕在我们周围。谈与不谈,爱情之花都在时时绽放;爱与不爱,婚姻的果实也在无时无刻诞生。
​ 
 
 
  
 
 
      西方与东方,都有属于自己的情人节;天南与地北,都有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闲游鲁迅故居对面的沈园,“相印亭”“孤鹤轩”,两心相连草亭尖,心心相印旧池边。爱难聚,恨难圆,戚戚情缘感心田。陆游与唐婉,一往情深,最后落得个两相别离,让人永世喟叹。
    唐婉才华横溢,陆游和唐婉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可谓是在天可作比翼鸟,在地配作连理枝。只可惜,生于那个婚姻大事父母作主的南宋时期,陆游和唐婉相敬如宾、卿卿我我的感情被视为灵魂的腐蚀剂、仕途的绊脚石。陆母对她极其不满,尽管他俩不愿分离,尽管陆游一次又一次向母亲肯求,终未能说服母亲铁定的心,最后被逼到“孔雀东南飞”。
​    
 
 
 
     陆游听从母亲的意愿,另娶王氏为妻。唐婉迫于父命嫁给赵士程。棒打鸳鸯,离别时楚楚戚戚,戚戚楚楚,有多少不舍,又有多少不愿,也只能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
   两相分离,曲已终,情未泯;酒未醉,心已碎。十年后,再游沈园,陆游与唐婉意外重逢,匆匆一瞥,唐婉转身离去。独对柳池,微波涟漪的池水激荡起尘封在心头的楚楚往事,也只能是独对空柳,于是情不自禁在墙壁上写下一曲千古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翌年,桃红柳绿之时,唐婉再游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重温往事,愁绪难休,回赋一曲《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用情至深,情缘难却,郁郁寡欢,病来缠身,唐婉不久便与世长辞。几十年风雨人生路,陆游依然不忘与唐婉的刻骨铭心的感情,辗转沈园,黯然泪下,为排遣积郁已久的哀怨与眷恋,凄然写下《沈园二首》。
  陆游与唐婉,用情至深,用情挚诚,着实令人感佩、感动。思如今,自由恋爱,情移情往,瞬息万变,令人感叹!爱他(她)就做到爱屋及乌,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祝已成眷属者彼此珍惜,在人生有限的韶光里携手搏击长风破浪。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