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读了李白《关山月》才知道 唐诗三百首中好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原创
2019-02-19  老街味道

有人问:“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如何欣赏李白的诗《关山月》?


前言

蘅塘退士对于李白的乐府诗最为青睐,除了这首《关山月》以外,李白还有十几首诗被收到《唐诗三百首·乐府》目录下。这首诗当然是一首乐府诗。

但是,李白《关山月》不仅仅是一首简单的乐府诗,它还具有格律诗的特点。为什么这样说呢?

一、陈子昂和李白的文学复古

相对来说,李白集中的格律诗成就不如他的古体诗。原因也简单,因为李白和初唐的陈子昂一样,都批评过注重声律不注重内容的齐梁诗风:

白才逸气高,与陈拾遗齐名,先后合德。其论诗云:「梁陈以来,艳薄斯极,沈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与!」故陈、李二集,律诗殊少。

尝言「兴寄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况使束于声调俳优哉!」故戏杜曰:「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何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盖讥其拘束也。《本事诗》

南北朝齐梁以后,出现了以沈约(字休文)为代表的永明体诗人。因为他们讲究格律,重形式不重内容,所以陈子昂和李白都提出了“复古”一说。李白批评作诗不能”束于声调俳优“。陈子昂说”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

故陈、李二集律诗殊少..............故戏杜曰:...........盖讥其拘束也。《本事诗》

不过, ”殊少“可不是没有,虽然笑话杜甫“作诗苦”,但是李白也有不少格律诗传世。例如李白的这首《关山月》虽然是乐府古题,但也是比较规范的五言排律。

读了李白《关山月》才知道  唐诗三百首中好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二、李白关山月是一首对仗不严谨的排律

乐府诗用格律诗的形式写成,当然不仅仅李白这一首。对于诗人来说,用乐府的题目配合格律诗的形式很常见,例如唐诗三百首中的凉州词、独不见、出塞等不少作品都是如此。

不过放在李白身上,似乎就有些不一样,毕竟李白以古体诗见长。收录入《唐诗三百首》中的李白乐府诗几乎都是古体诗,例如《行路难》、《蜀道难》、《长干行》、《长相思》、《子夜歌》等。

但是这首《关山月》却是以排律的形式写成,相比较李白其他不标准的格律诗来说,这首关山月还是比较贴近格律诗的。

明月出天山 ,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 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 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 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 ,叹息未应闲。

格律诗有四个要求,平仄、对仗、黏连、押韵。李白这首诗只有对仗不太严谨(第2联、第4联不对仗):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由来征战地, 不见有人还。

在宋朝严羽《沧浪诗话》中提到过通篇不对仗的格律诗:

有律诗彻首尾不对者(盛唐诸公有此体,如孟浩然诗:“挂席东南望,青山水国遥。轴轳争利涉,来往接风潮。问我今何适?天台访石桥。坐看霞色晚,疑是石城标。”又“水国无边际”之篇,又太白“牛渚西江夜”之篇,皆文从字顺,音韵铿锵,八句皆无对偶)

《唐诗三百首·五律篇》中收录的《夜泊牛渚怀古》是一首通篇不对仗的”律诗“。这种五律在初唐比较多见,盛唐以后就较少了。这种完全不对仗的诗,后来就能不算做五律了,但是蘅塘退士有自己的标准。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夜泊牛渚怀古》

相比李白“牛渚西江夜”的通篇不对仗,这首《关山月》已经算是很工整了。至少有两联对仗:

汉下白登道, 胡窥青海湾。戍客望边色, 思归多苦颜。

读了李白《关山月》才知道  唐诗三百首中好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三、关山月的简析

《乐府解题》中对于关山月的解释是:

《关山月》,伤离别也。古《木兰诗》曰:‘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按相和曲有《度关山》,亦类此也。

与《关山月》相关的诗,其内容多写边塞士兵久戍不归、伤离怨别的情景。梁元帝萧绎就有一首这样的关山月:

朝望清波道,夜上白登台。月中含桂树,流影自徘徊。

寒沙逐风起,春花犯雪开。夜长无与晤,衣单谁为裁?

梁元帝萧绎”夜长无与晤,衣单谁为裁“也写出了两地相思的境界。李白的《关山月》其实与梁元帝的诗立意完全一样,不能说齐梁时期的诗就不好,梁元帝的这首关山月和李白的诗相比各有千秋。

明月出天山 ,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 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 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 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 ,叹息未应闲。

李白这首《关山月》全诗关键处就在结尾这四句:

戍客望边色, 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 ,叹息未应闲。

读了李白《关山月》才知道  唐诗三百首中好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四、闺怨诗+边塞诗

李白这首诗是一首标准的边塞诗,加入了闺怨诗的内容和感情。

1、纯粹的闺怨诗,例如王昌龄的《闺怨》只写怨妇:

闺中少妇不知愁, 春日凝装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 悔教夫婿觅封侯。

七绝圣手王昌龄的这首诗,通篇都是描写闺中少妇,妙在结尾一句,点出”夫婿觅封侯“,但仍旧只是女子的独角戏。

2、纯粹的边塞诗,通篇只写征人

王翰《凉州词二首·其一》,写的是边关的将士,完全是男人戏。妙在喜中含悲,用戏谑的语言写出沙场的悲凉残酷。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3、李白《关山月》有男主和女主

李白这首诗末四句对比收尾,形式上有一点像扇面对:

戍客望边色, 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 ,叹息未应闲。

如果拍成电影的话,这种剧本更有画面感,男女双方远隔千里,一个是守卫边关、思念家乡的战士,一个是高楼独立、盼望征夫的妻子。记得有一首老歌叫做《十五的月亮》,歌中唱到: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多读一些古典文学就会发现,我们的创作者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

读了李白《关山月》才知道  唐诗三百首中好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五、《唐诗三百首》还有这么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刚才说过,唐诗三百首中的乐府诗,除了李白这首关山月以外,还有不少这种乐府为题的格律诗。例如沈佺期的乐府诗《独不见》是一首完全标准的七言律诗:

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王之涣的《凉州词》是一首近体的七言绝句: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王昌龄的《出塞》也是七言近体绝句: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王昌龄的另一首《塞下曲》和李白《夜泊牛渚怀古》相似,是一首不对仗的五律,平仄、黏连、押韵都符合五律的要求。不过上面也讲了,不对仗的诗,严格来说不是标准的五律。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饮马渡秋水,半拗体,对句“寒”救拗;日未没,三仄尾,是律句的常见变格;第7句黄尘足今古,平平仄平仄,也是常见的变格。都符合格律诗的要求,只是不对仗而已。

另外,唐诗三百首中卢纶有几首乐府诗也是格律诗,其他的就不一一列举了。

读了李白《关山月》才知道  唐诗三百首中好多乐府诗也是格律诗

结束语

《唐诗三百首》中的分类并不是非常严格,很多不太符合格律的诗也被收入了五律和七律篇中。

另外有些人会有这种误解,以为绝句就一定是近体诗(格律诗),乐府就一定是古体诗。其实仔细读一遍《唐诗三百首》就会发现,绝句有古体绝句和近体绝句,乐府也有近体诗和古体诗。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