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无意 / 诗词鉴赏 /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

分享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却是个负心汉,真心寒

2019-02-20  轻风无意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却是个负心汉,真心寒

原题: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个情痴,却是个渣男,真心寒

在唐代众多诗人里曾有一位著名诗人,他因才华出众,而且思想超前,早年更是与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思想,而被世人皆知。没错,这位著名的诗人便是元稹!这个元稹的背景可着实不小,他乃是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够厉害的吧?元稹不仅背景惊人,他的诗词造诣也是颇高的,能与白居易齐名,足以见得他才学的卓越了。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却是个负心汉,真心寒

而且元稹与白居易还是莫逆之交,两人因对诗词的共同爱好,而且两人的思想都是超前的,他们提倡“新乐府”,更是加深了二人之间的友谊,以至于二人就算相隔再远,也经常有诗信往来。史书上也有关于二人诗信往来的记载:有一次,元稹出使到东川,此时白居易正与好友同游慈恩寺,突然想念起了好友元稹,于是就写下了这首《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却是个负心汉,真心寒

要不说二人是莫逆之交呢,就在同一时刻,也许是心灵感应。正在梁州的元稹也恰巧在思念白居易,于是在这天晚上,元稹写下了这首首《梁州梦》,“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真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既然不是情侣,能够如此的有默契,也是相当的不容易了!但看似非常注重情义的元稹在爱情方面却是一位负心汉,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渣男一枚!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却是个负心汉,真心寒

元稹在考取功名之前,曾结识一位名唤崔莺莺的小姑娘,家底殷实,就是没权没势。元稹对她也是海誓山盟过。元稹当时准备科考,想要借官势往上爬。通俗来讲就是想找个当官的靠山,在官运上能助他一臂之力。元稹自从赴京应试以后,因为他的文才出众,还真被新任京兆尹韦夏卿所赏识。元稹一想,真是天助我也!走门路、攀高枝的绝好机会来了。再一打听,好家伙,韦夏卿正有一女还未嫁人,于是元稹为了仕途抛弃了深爱他的崔莺莺,他撕碎了对崔莺莺的所有诺言,将韦夏卿之女韦丛哄骗到手!至此,元稹开启了他顺风顺水的仕途之路。之后他把与崔莺莺的这段感情写成了小说《崔莺莺传》,一直流传至今!

但8年后妻子韦丛终因操劳家务过度,一病呜呼了。痛心疾首的元稹于是写下了一首千古悼亡诗《离思五首·其四》用以怀念其妻韦丛。这首诗写得可是感人肺腑,虽没有陆游写给亡妻唐婉的那首千古绝唱《江城子》感人,但相比之下,也算不错了。单看这首诗来讲,情意浓浓,满腔相思之情,你乍一看诗,这元稹绝对是个情痴!但结合以上的史料来看,就是个负心汉,渣男一枚,让人心寒!渣男也好,情种也罢,姑且不谈,我们先来看看他的这首悼亡诗吧!

离思五首·其四

唐代: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首诗的大体意思“曾经到临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这缘由,一半是因为修道人的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你。”多痴情、多专一的一个男人哈!大诗人元稹这首悼亡诗,怀人的感情炽烈,诗人用“沧海”、“巫山”,这些恢宏的词汇将那种悲壮之情写到了极致。之后又用“懒回顾”、“半缘君”,将这种悲壮的节奏放慢了下来,转为哀婉深沉的抒情。以一种“我的眼里只有你,只你一人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心境创造了悼亡唐诗中的千古绝作!

大唐有位诗人写了一首情诗,以为他是情痴,却是个负心汉,真心寒

写下如此炽烈情诗的元稹,被后人称为世间的情痴。原以为他真是个情痴呢,可了解过他的历史后,却发现他原来是个渣男!唉,写的情诗这么好,真是让人心寒!对于元稹这个人你是如何看待的呢?欢迎评论区留言与我讨论。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还请帮忙点赞、收藏!感谢支持!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