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故乡 / 世界各国政治... / 联合国发布“白头盔”罪恶新闻后西方媒体...

0 0

   

联合国发布“白头盔”罪恶新闻后西方媒体“沉默”

2019-02-21  情系故乡

来源:12月26日的《今日俄罗斯》:



沉默,彻底的沉默。在联合国专门小组20日召开的一个多小时“白头盔”罪恶发布会后,西方媒体发出的声音是一片死寂。

记者们都在场,所以大家的沉默并不是因为缺乏了解。这段视频在联合国电视频道上进行了现场直播,并在youtube上供敏锐的观察者观看。

更有可能的是,沉默是由于所谓的人道救援组织参与犯罪活动的无可辩驳的证据,其中包括器官盗窃,与恐怖分子合作进行假救助,从平民那里偷窃,以及其他非救助行为。

英国记者凡妮莎贝利(Vanessa Beeley)是西方媒体最喜欢诽谤的对象之一。她根据她多年来对“白头盔”的创立、资助来源和罪恶活动的研究,进行了事实性讲座。研究包括多次访问“白头盔中心”,对叙利亚平民的无数次访问,甚至包括对叙利亚一名“白头盔”头头的访谈。
 
 
民主研究基金会的主任(联合国全球反恐研究网络的成员之一)主任马克西姆·格里高里耶夫(Maxim Grigoriev)发表了长篇讲话,详细介绍了他的基金会采访过的100多名目击者中的一些人。

其中包括40多名白盔成员,15名前恐怖分子和50名来自恐怖分子。另有500人在阿勒颇和达拉接受访谈。

马克西姆提供的证词中,有许多关于白头盔参与器官盗窃的案例。

证词引用阿勒颇的护理负责人的说话,他看到他的邻居的尸体,而上前这位邻居被白头盔人员带到土耳其进行“治疗”。 “我掀起床单,看到一个从喉咙切到肚子的大伤口......我用手触摸他,明白没有任何器官留下。”

另一位受访者说:“一个人受了轻伤,被救了出来……然后被带了回来,但胃被割开了,内脏也不见了。”

对平民、白头盔士兵和恐怖分子成员的采访,揭穿了西方媒体的谎言:在白头盔中有一些害群之马。但总的来说,这些人都是人道主义救援人员。
 
 
例如,叙利亚平民奥玛尔·马斯塔法(Omar al-Mustafa)说:

“几乎所有在附近白头盔部队中心工作的人都是努斯拉阵线的战士,或者与他们有关联。我想要加入白头盔部队,但有人告诉我,如果我不是从努斯萨拉来的,他们就不能录用我。”

还有更多的证词详细描述了假营救和假化学攻击。奥马尔·穆斯塔法被引述说:

“我看到他们(白盔部队)把活着的孩子带来,把他们放在地板上,就好像他们死于化学武器袭击。”

这些证词不仅对白头盔组织构成了刑事指控,也对那些在2016年受到西方媒体追捧的医生构成了刑事指控。

据一名受访者穆罕默德·巴希尔·比拉姆(Mohamed Bashir Biram)称,他试图把父亲送到巴扬医院(al-Bayan hospital)的白盔部队附属医院,但以失败告终。他说:“因为我父亲不是战士,医院的医生拒绝帮助他,他死了。”

专家指出,“我们理解为什么白盔部队要被西方国家政府保卫?他们并没有隐瞒他们向本组织提供了大量财政支助,并利用它在人道主义掩护下实现政治目标。保护你的资产是合乎逻辑的。

上周,《明镜》周刊的德国记者克拉斯雷.洛蒂乌斯(Claas Relotius)伪造大量文章被曝光,他是2018年德国记者奖的得主。一名知情者指出, 克拉斯雷“承认在55篇文章中至少编造了14篇”,其中包括“一篇关于一名叙利亚男孩的故事,他认为自己的造假引发了该国的内战。这篇文章三周前刚刚获得德国记者奖(German Reporter Prize),但纯属虚构。”

随着2018年这个令人震惊的西方假新闻年接近尾声,媒体赞美白头盔部队的最后一丝可信度也即将消失。

鉴于他们的谎言令人发指,西方记者不太可能有机会承认他们的种种欺骗行为。

但这并不重要,因为越来越多的西方媒体,以及他们所支持的白头盔的传播,已变得无关紧要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