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不罹凝寒lia / 社会 / 15元棉鞋嫌贵,却豪捐1000万建学校,78岁...

0 0

   

15元棉鞋嫌贵,却豪捐1000万建学校,78岁考研女伞兵“感动中国”

2019-02-22  岂不罹凝...




一生节俭只为一次奢侈!


 ——《感动中国》栏目组



2018年9月13日,武汉天河机场旁,一家银行早晨刚营业就迎来一位大客户。

 

“我要转300万,到黑龙江木兰县的这个账户。”


一对年过八旬的老夫妇在柜台前坐下,身后还有两位随行男子。

 


出于职业的敏感,当天的客户经理潘媛立即警觉,暂停了手中操作,打电话呼叫行长。

 

“不会又是一桩欺骗老人的电信诈骗吧。”于是一行四人,被请到了值班副行长办公室。


经过简单的交谈,现场情况更加可疑,两位随行男子显然与老夫妇并不熟悉,银行无法分辨真假,情急之下报案。

 

经由派出所一番调查后,事情浮出水面。

 

这位名为马旭的老太太和老伴颜学庸,欲将一笔300万的私人善款汇往家乡黑龙江木兰县,而身后两位随行男子,正是当地教育局的工作人员。


随后,老人在汇款单上备注一栏写下:捐赠。



一场乌龙化解了,一件暖心的好事无意间大白人间。

 


1933年,马旭出生于哈尔滨市木兰县,母亲自学认字,靠说书谋生。

 

独立自强的精神感染了马旭,她也要做一位有知识的勇敢女性。

 

14岁作为医疗兵参军,远赴朝鲜战场,和英雄黄继光分在同一部队。

 

年纪小,个子小,能量却大,和战友们出生入死,毫不含糊。

 

战争结束后,马旭被授予抗美援朝纪念章、保卫和平纪念章和朝鲜政府三等功勋章,这沉甸甸的荣誉让很多男兵都汗颜。

 


当真巾帼不让须眉,因表现优异,医疗兵马旭被保送到第一军医大学继续深造。

 

尽管此去山遥水远,离家乡更是千里之隔,但来之不易的大学时光,马旭格外珍惜。

 

毕业时,全科皆优,不费力气地就分配到了原武汉军区总医院工作。

 

28岁时,马旭作为军医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这次意外的调动,又一次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作为伞兵军医,不会跳伞怎么行?

 

马旭身高1.53米,体重不足70斤,这样的身体条件远不达标,于是,部队领导婉拒了她的申请。

 


她身上天生有股牛劲儿,认定的事无论如何也要做到。


后来,她在自家院子里挖了三米深的大坑,又在里面填满沙子,旁边用两张桌子、两把椅子搭建一个简易跳伞台。

 

有了沙坑,没人的时候我就跳,一天跳五六百次。”最严重的时候,膝盖磨得红肿,一咬牙,还是跳了下去。

 

半年时间里,瘦弱的马旭从初跳时的颤颤巍巍,到后来动作流畅,纵跃有力,进步神速。

 

赶上部队对空降兵考核,马旭也出现在跳台上,动作一气呵成。

 

现场检阅的副师长领头鼓掌,谁也没想到这个小个子女医疗兵能这么有毅力。

 


马旭的初衷很简单,“不跳伞,我就没有用了,部队同志都跳伞下去了,我这个军医不能随他们一起去,有什么用,战士们生病、受伤了,要及时治疗,我必须跳伞。

 

“好,我批准你跳伞了。”副师长当场拍板。

 


马旭作为新中国第一位跳伞女兵,和男兵同吃同训,跳伞生涯持续20年,共跳伞140多次。

 

退役时,这个只有1.53米的医疗兵,竟荣膺跳伞次数最多、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背后是比常人更艰辛的训练和付出。

 

退役,是马旭科研生涯的开始。

 

当年,在朝鲜战场,马旭结识了战友颜学庸,两人回国后结为夫妇,成为一生的伴侣。



婚后第二个月,她为了当上伞兵,在丈夫的支持下毅然做了节育手术,因此两人膝下无子。

 

到了同龄人含饴弄孙,尽享天伦的年纪,马旭、颜学庸在家,与书为伴,埋头科研。


马旭结合医疗与空降的经验,将研究方向对准伞兵最常见的意外。

 

空降兵着陆时,因冲击力过大,极易扭伤脚踝,她研发出一款“充气护踝”,战士穿上着陆时,有如踩在气垫上,脚踝受力得到大大缓冲。

 

1989年,“充气护踝”获得国家专利,这一年,马旭56岁。

 

随后,她又瞄准高原跳伞供氧不足的问题,两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反复进出高原藏区,一次一次做试验。

 

直至1996年,“单兵高原供氧背心”诞生,夫妇俩获得了第二项国家发明专利。

 


退休期间,研发之余,两位老人依旧笔耕不辍。


在大小报刊发表100多篇学术论文,并针对空降兵撰写《空降兵生理病理学》、《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两本专著。

 

研究意义之重大,填补了我国在空降事业的空白。

 

此时马旭、颜学庸已完成大部分的财富积累,包括工资、稿费、专利收益等,累计身价一千万。

 


然而,金钱没有束缚他们。


马旭、颜学庸退休后,应享受师级干部待遇,说是锦衣玉食也不为过。

 

但他们搬离了部队安排的住房,在武汉远郊区的一处农家小院安身立户。

 

一晃几十年,如果不是他们身上的迷彩衣,路过的人都难以想象,里面住的这对夫妇竟有两项发明专利在身,更是千万富豪


 


院子里搭着简陋的菜架,日常吃的地瓜、土豆,屋子里都是几十年的旧家具,就连床上的被褥都越盖越薄。

 

“我最好的一双鞋,是15块钱买的红棉鞋。”

 

哪怕15块钱,也禁不住磨损,于是就破了又粘,粘了再穿,物尽其用,才不浪费。


马旭被授予2018感动中国人物奖时,她和老伴甚至没有穿其他便衣,一人一套旧迷彩衣就登台了。

 

为啥阿姨都跟您穿着这身迷彩服啊?


我们一直都穿着这个,很少买什么新的衣服,赶时髦的衣服我们很少,这身都很好,发的衣服都穿不烂,为啥不穿呢?

 

白岩松不失幽默地称赞:“这是最好看的情侣装”。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2011年,78岁的马旭再度不“安分”起来。

 

“我要考研。”

 

马旭的疯狂想法,得到了老伴颜学庸大力支持。


早上5点起来蒸土豆,“因为我感觉她身体稍微差一点,我就多做一点儿。”

 

经过一年的苦读,马旭最终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基础医学院破格录取。

 

78岁,又坐回了教室当学生,这在国内实属罕见。

 

研究生课程不多,她也从未迟到、早退,转眼三年过去,同级的同学们都毕业了,马旭的专业课没有拖后腿,却卡在了日语。

 

从此在家,茶余饭后,她都戴上老花镜给老伴朗读日语,为了帮助马旭学日语,家里的桌子上都贴满了日语单词。

 


“今年没过,明年再考。”

 

颜学庸是她背后最大的支持者,两人常去看战士们训练,最大的健身爱好是打拳。

 

半辈子的部队生活成为他们生命的底色,也是两人共通的经历,犹如两棵根脉交错的大树,在几十年的风雨中,相偎相依。


他们家产千万,却甘愿过最清贫的生活,他们粗茶淡饭,却沐浴在世间少有、令人艳羡的爱情。

 


白岩松问:“为啥不把1000万中的500万捐给大爷的家乡呢?”

 

颜学庸乐呵地回答:“黑龙江(木兰县)是贫困县,我们是天府之国富裕的县,所以我们就都捐给木兰县。”

 

马旭的母亲去世后,她在木兰县就没了亲人,但仍旧惦念家乡的教育。

 


教育就是最好的投资,把钱花在知识上,是她唯一大方的时刻。


“有人觉得我们日子过得苦,有人觉得我们自己太抠门了,但我觉得拥有知识就是拥有财富。买书我舍得,只要有好书我就想办法买了,多少钱我也买。

 

在她家里,唯一的值钱的就是摞满书的大书柜,这也是夫妇二人多年来的重要存货。

 

来接洽捐赠的木兰县教育局人员,本以为能捐出1000万的人,应该是个富豪,见到两位老人时,着实吓了一跳。

 

“当我低头看到老人鞋的时候,感觉很心酸。”

 

马旭捐出这1000万,却根本一点也不心疼,“和我一起的战友和首长相继离开我也好多年了,我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他们是战场上的幸存者,死里逃生后,就将活着当成牺牲战友们生命价值的延续。


不为私利而活,其实在他们身上,从放弃生育那一刻起,就与“小我”彻底割舍了。



2018年9月13日,马旭将第一笔300万元的善款汇到木兰县教育局账户;

 

2019年3月底,马旭、颜学庸夫妇的另一笔500万元理财产品到期,也将汇出;

 

同时,夫妇两人在邮政储蓄银行的200万活期存款,一并捐出。

 

共计1000万元,也是两位八旬老人一生的积蓄。

 

本想建一所学校,但预算有限,最后经多方研究,将在今年10月落成一座文化场馆,命名为“马旭文博艺术中心”。

 


他们在枪林弹雨里穿梭过,为科研出入高原反复试验过,无房无车,无儿无女,一生以知识、奉献为乐。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感动中国给出的颁奖辞为:


少小离家乡音无改,曾经勇冠巾帼如今再让世人惊叹。


以点滴积蓄汇成大河灌溉一世的乡愁,你毕生节俭只为一次奢侈,耐得清贫守得心灵的高贵。


为自己,15块钱的棉鞋太贵,为家乡,捐赠1000万却值了!


一生的节俭,只为这一次奢侈;清贫的生活,灵魂却无上高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