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2.22】中国最后一位皇太后

2019-02-22  岂不罹凝...

今天是2019年2月22日


这是馒头说第 330 篇文章


一看这个题目


很多人脑海中可能会出现“慈禧”两个字


不错,慈禧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太后之一


但她并不是中华帝国最后一名太后




【今日由头】

1913年2月22日

隆裕太后逝世


1


1868年2月3日,满洲镶黄旗副都统叶赫那拉·桂祥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女儿。


桂祥把这个女儿取名为“静芬”,希望她娴静芬馥。事实上,静芬也是按照父母的期待慢慢长大的:学女红,守女德,读诗书,懂礼仪。从很小的时候,静芬的文静、厚道和守礼就已经远近闻名。


只是,一转眼静芬已经20岁了,却还没有嫁人。


按当时的传统眼光,一个姑娘家如果20岁还没有嫁人,那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了。但静芬有什么问题呢?一点问题都没有。尽管她在同龄人中长得肯定不算好看,但也算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肯定是不愁嫁的。


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问题出在她的姑姑,也就是父亲桂祥的胞姐。


这位姑姑早就关照了静芬的父亲桂祥:


“喜子(静芬的小名)不要嫁给别人!”


哪个姑姑说话那么管用?敢让堂堂镶黄旗副都统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敢嫁?


还真就这个姑姑说话管用——因为她是慈禧太后。



2


1887年年末,一场“选妃”在紫禁城里的体和殿秘密举行。


那个场面感极强的故事,被后来在现场的太监传出宫来:


站在16岁的光绪皇帝面前的,是五名选送上来的女子。其中有两位是江西巡抚德馨的女儿,另两位是吏部左侍郎长叙的女儿,还有一位,就是镶黄旗副都统桂祥的女儿静芬。


光绪面前是一张小长桌,上面放着一把如意和一对绣花荷包——皇帝把如意赠给谁,谁就是皇后,把荷包赠给谁,谁就是妃嫔。


坐在光绪身后的慈禧声音慈祥:


“皇上,谁当皇后,你自己定,你合意的话,就把如意送给她。”


光绪犹豫了一下,在确认真的可以自己选择之后,便拿着如意走到了巡抚德馨的二女儿面前——这位女子最漂亮,光绪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但正当光绪要把如意递出的时候,身后的慈祥声音再次响起:


“皇上,再想一想!”


光绪有些不知所措,转身看向慈禧,老佛爷的嘴角向静芬那里努了一努。


光绪再度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放弃抵抗,将如意送到了静芬手里。


几日后,两道懿旨同时发下:


“兹选得副都统桂祥之女叶赫那拉氏,端庄贤淑,着立为皇后。 特谕。


 “原任侍郎长叙之十五岁女他他拉氏,着封为瑾嫔;原任侍郎长叙之十三岁女他他拉氏,著封为珍嫔。 ”


1889年2月26日,大清国的新皇后静芬和她200抬大轿的嫁妆,经午门、太和门被抬入皇宫。那是叶赫那拉家的女人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连慈禧之前都无法做到。


那一年,光绪18岁,静芬21岁。


光绪皇帝大婚图



3


皇帝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皇后。


从年龄上说,静芬比光绪大3岁,光绪从小就对这个看上去木讷的表姐(慈禧也算是光绪的姨妈)没什么好印象。从相貌上说,静芬确实貌不出众,甚至可以说长得有些难看,这也是光绪所不喜欢的。


静芬


最重要的是,光绪一直觉得这个皇后是慈禧派来的“卧底”,是来监视他的,所以相敬如宾可以,举案齐眉就免了,更别说同床共枕了。


那么光绪爱谁呢?自然是爱当时被一起选入宫的长叙之女珍嫔,也就是珍妃(参看延伸阅读【一】)。在那一个个被津津乐道的光绪和珍妃凄婉爱情故事背后,是独守空房的皇后静芬。


静芬难道没有想法吗?当然有想法。但她又能做些什么呢?当然,在一个弱势皇帝的后宫之中,不太可能出现让看官大声叫好的刺激“宫斗戏”,仅有几个说静芬向慈禧太后告密珍妃不知天高地厚的故事,也都因为叙述者都是珍妃那里的人,显得多少有些倾向性——况且,珍妃在卖官这些事上确实做得过了火。


日本与中国合拍的电视剧《苍穹之昴》,张檬饰演的珍妃


在美国人赫德兰著的《一个美国人眼中的晚清宫廷》中,曾这样描述过光绪的皇后:


“她十分和善,毫无傲慢之举。我们觐见时向她问候致意,她总是以礼相待,却从不多说一句话。 太后、皇上接见外国使节夫人时,皇后总是在场,但她坐的位置 却与太后、皇上有一点距离。


有时候她从外面走进太后、皇上所在的大殿,便站在后面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侍女站在她左右。 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她就会退出大殿或者到其他房中。 


每到夏天,我们会看见皇后在侍女的陪伴下在宫中漫无目的地散步。 她脸上常常带着和蔼安详的表情,她总是怕打扰别人,也从不插手任何事情。 ”


当然,赫德兰的这本书对晚清宫廷、对慈禧都有颇多赞誉,也有一定的倾向性,但从他的一些描述来看,光绪皇后都是一种谦恭礼让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这符合她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符合所谓传统美德对一个女子的要求,也符合作为大清国皇后的人设。


只是,可能没有人想过,这符合皇后自己的人生需求吗?


4


不管皇后自己怎么想,作为婆婆(姑姑)的慈禧其实不太满意。


慈禧原先对静芬还是抱有不小希望的——当然,她如果以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的话,那些希望又显得有些脱离实际。


一方面,慈禧希望自己的这个侄女能够温良贤淑,三从四德,好好尽一个做妻子的本分,成为皇帝的贤内助。而另一方面,她又希望侄女能够有一定的心机、手段乃至魄力,能够将皇帝驯得服服帖帖,成为自己一个有力的帮手 。


但是,两方面慈禧都失望了。


在为妻方面,光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皇后,平时连话都懒得说上几句,更别说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了——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生理上。而在为政方面,静芬根本就是一个生性懦弱的女子,手段不及慈禧之万一。


静芬皇后


作为一个例子的是,珍妃因为卖官触怒慈禧,被罚“袒而杖之”,而在公开杖责珍妃的过程中,静芬竟然吓得当场晕倒(这也侧面证明她对珍妃未必会有多大恨意)。这一幕被慈禧看在眼里,大为不满:你连责罚一个妃子的魄力都没有,还当什么皇后?


而另一个例子是, 1901年的皇后生日,静芬出于好心,向光绪提出自己的生日停止一切庆祝活动,一切从简。光绪倒是表示很好,但慈禧认为这个侄女自作主张,破坏了皇家的规矩,让皇家失去了威严。之后慈禧找了个借口,称皇后主持自己的生日典礼疏忽,罚俸三个月——大清皇后的薪俸是一年1000两,但除去自己开销和下人打点,其实根本不够用,甚至要拿自己的东西去典当行典当换钱。


就这样,皇后不仅在与丈夫的沟通中屡屡碰壁,在婆媳关系的处理中更是战战兢兢,唯恐哪个细节处理不当,就引来意想不到的糟糕结果。


而这种两难境地,从“戊戌变法”开始到“庚子事变”,更是越来越明显。


一场维新的失败,让“帝”“后”两党彻底决裂,而八国联军进北京,更是把皇后推到了一个完全无法抉择的两难境地:


如果皇帝失败,她这个皇后算是什么?如何安置?


如果太后失败,那她这个太后的侄女,皇帝眼中的“眼线”,又该如何生活下去?


好在,太后没被洋人抛弃,皇帝也没被太后除去。庚子事变之后,慈禧继续大权独揽,皇帝继续幽禁,对于皇后静芬而言,生活倒也没起太大变化。


只是,她看丈夫需要打申请报告了。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丈夫也不太想看到她。


5


真正的变化,发生在1908年。


1908年11月14日,37岁的光绪在囚禁他的瀛台驾崩。


仅仅22个小时之后,成为笼罩他一生阴影的慈禧太后也撒手西去。


大清帝国一瞬间就少了一个皇帝和一个垂帘听政的太后。


而就在光绪去世而慈禧弥留之际,一系列的懿旨被发布出来——这也是慈禧一定要死在光绪后面的最大好处,不然太后的懿旨将成为一堆废纸。


在这一系列懿旨中,最重要的当然是指定光绪皇帝的接班人:


“摄政王载沣之子溥仪著入承大统为嗣皇帝。 ”


当然,这个结果是大家意料之中的,小溥仪早就抱到宫中抚养了。


而对静芬皇后最重要、乃至决定人生的是另一道懿旨:


“溥仪承继毅皇帝为嗣,并兼承大行皇帝祧。 ”


从光绪皇帝开始,慈禧变清朝“父死子继”的传统,改为“兄终弟及”。为了避免改变祖宗家法引来不满,慈禧当初承诺光绪的儿子会继承同治帝,兼祧光绪。但是,光绪一直没有儿子,所以才会选中侄子溥仪继承。如果慈禧不承认溥仪兼祧让她最终大失所望的光绪,也就意味着光绪不是溥仪的父皇,这也就意味着作为皇后的静芬,是没有资格成为太后的。



慈禧太后和隆裕(右一)


在慈禧的临终之际,终于还是松了口,同意溥仪“兼祧”,也等于坐实了静芬“太后”的位子。当然,一生善于权术的慈禧,最终还是留下了一个相互制衡的伏笔:


“嗣皇帝尚在冲龄,正宜专心典学,著摄政王载沣为监国。 所有军国政事悉秉予之训示,裁度施行。 ”


而在扶植摄政王的同时,又给了静芬权力:


“遇有重大事件,必须请皇太后懿旨者,由摄政王随时面请施行。”


自此之后,静芬皇后有了自己的徽号“隆裕”,而“隆裕太后”这个名字,也将伴随她接下来的一生。


6


如果用史家笔法描述的话,这句话可能应该是这样的:


“1908年的这个冬天,40岁的隆裕太后在隐忍了19年之后,终于走上了历史舞台的正中央。”


但是,同样“垂帘听政”的隆裕,真的能站到历史舞台的正中央吗?


很难。


一方面,是她自己的能力问题。从小生在闺中,嫁入皇室后又身处后宫,隆裕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接受任何锻炼和成长,是不可能凭空生出像她姑姑那样翻手云覆手雨的权术能力的。更何况,一直谨慎唯诺的她在朝中连朋友都没几个,如何培育自己的势力?


但隆裕也不是没做出过尝试。


为了制衡比自己小15岁的小叔子摄政王载沣,隆裕扶植的是庆亲王奕劻。奕劻在劝说慈禧让溥仪兼祧光绪这一事上出力甚多,可以说是对隆裕太后有恩,所以隆裕也乐意投桃报李,顺带可以制衡摄政王载沣的势力。


但是,关键就在于隆裕根基实在太浅,没有一兵一卒,也没有自己的亲信死党,所以在与载沣的较量过程中,基本没有任何话语权。


摄政王载沣


有一次,载沣拟任命自己的亲信那桐为军机大臣,但隆裕却提名和奕劻同一条线上的徐世昌。载沣答应两人轮值军机大臣,但也甩给了隆裕一句话:“老佛爷说过,朝中大事,才需要太后出面商议。”意思就是这么“小”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如果换做慈禧,这种话简直就是一针鸡血,可以让她斗志昂扬地开始布局怎样挫败轻视她的力量,但换做是隆裕,立刻选择了退缩,此后基本不再反驳载沣的意见。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更关键的是大环境变了。


慈禧掌权时,大清帝国虽然危机四伏,但好歹勉强还能维持一个王朝的框架。但轮到隆裕登台,整个帝国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清朝皇室的威信和震慑力,早已一落千丈。


更何况,隆裕要面对的真正对手,还不是能力其实非常平庸的载沣,而是一个真正的乱世枭雄。


7


按照袁世凯自己的说法,他是不忍心欺负大清帝国最后这对“孤儿寡母”的。


虽然这话说得有点“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味道,但按当时的情况,实力在后,运气在前,整个时代的洪流都推着袁世凯往前拱,隆裕确实只是不巧正好挡在他前面而已。


武昌起义一声炮响,整个大清帝国摇摇欲坠。朝廷欲派兵征讨,但放眼全国,除了袁世凯训练出来的北洋六镇,居然没有可用之兵。


到了这个境地,无论是摄政王载沣,还是太后隆裕,都只能选择一个办法:重新启用之前已被赶出帝国权力中枢的袁世凯——为此,载沣付出了辞去摄政王的代价,哭哭啼啼回家抱孩子去了(这段历史详见 延伸阅读  【二】)


大清帝国最后的命脉,其实就捏在隆裕太后手里了。


此时的隆裕太后,并非没有意识到袁世凯的野心,她也开出了自己能开出的最高价码:封袁世凯为一等公和内阁总理大臣,希望能换取他对清王朝的忠心。但这在手里捏着王炸和四个“2”的袁世凯眼里,简直不值一哂——他的心思,已经放到了将来要成立的共和国总统宝座上了。


反攻武昌一役,袁世凯指令麾下的冯国璋打打停停,收复失地是假,讨价还价是真。而所有的讨价还价只有一个终极目的:逼清廷退位。


袁世凯


1912年1月16日,袁世凯亲自面见隆裕太后。


早在四天之前,袁世凯已经通过奕劻,向隆裕提出了清王室退位的优待条件。如今他更是亲自向隆裕开出了最后通牒,甚至搬出了法国路易十六上断头台的例子:


“自古无不亡之国。 亡国之君,身受杀戮,古今中外,班班可考。 ”


据后来溥仪的回忆,在袁世凯退朝之后,隆裕搂着自己,不断啜泣。


十天之后,清廷最后一个强硬主战派爱新觉罗·良弼被“同盟会”革命党人彭家珍用炸弹进行自杀式袭击身亡。


隆裕失去了最后一根支撑她信念的柱子。


8


1912年2月12日,乾清宫。


十位内阁大臣(其实已经都是袁世凯的亲信或附庸)向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仪鞠躬行礼——此时的他们,已经不再行使磕头跪拜的大礼。


随后,隆裕就拿出了之前袁世凯早就已经帮他拟定好的《退位诏书》,才看几句,就已经泪如雨下。


“奉旨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 


前因民军起事,各省相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 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


待看到诏书末尾,更是嚎啕大哭:


“……袁世凯前经资政院选举为总理大臣,当兹新旧代谢之际,宜有南北统一之方,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总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 钦此。”


清廷退位诏书


太后大哭,廷下的群臣也难免要陪几滴眼泪。代表袁世凯出面的外交大臣胡惟德在干嚎几声后,很快又把议程拉回了正题。他摸出一份电报向隆裕太后报告:


“南方革命党人急电,说本朝若不在今日下午之前退位,将立刻取消所有皇室优待条件。”


这一套手法袁世凯已经驾轻就熟,他甚至伪造了一份报纸,每天向隆裕传递一些让她心惊肉跳的消息:孙中山又从国外带回来三艘军舰,革命党的舰队已经陈兵威海卫……


隆裕太后随即止住眼泪,下令在退位诏书上盖印。


一代大清王朝,随着印章落下,正式宣告寿终正寝。


9


自此,隆裕就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


尽管谁都知道大清国的灭亡,抓100个罪魁祸首都抓不到隆裕太后,但她自觉是自己最后盖了章,一手葬送了祖宗留下的基业。


心中积怨难平,最终积劳成疾。退位才一年,隆裕就染上了重病,转眼就到了弥留之际。


1913年2月21日,已经进入最后时刻的隆裕招来了小皇帝溥仪,对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汝生帝王家,一事未喻而国亡,而母故茫然不知也。奈何奈何?”


随后,她又对身边人说:


“孤儿寡母,千古伤心,睹宫宇之荒凉,不知魂归何所。”


1913年2月22日凌晨,隆裕望着溥仪,眼中含泪,停止了呼吸,终年46岁。


临死前念叨自己“不止魂归何所”的隆裕,却不知自己死后迎来了一生最大的荣光。


隆裕的死讯传出后,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立刻下令全国下半旗致哀三天,当时的外国使馆也统统下半旗致哀。按规定,文武官员全部穿孝5天至2月27日。整个参议院除降半旗外,还休会一天。2月28日,袁世凯亲自臂带黑纱致哀,并奉上3万元赙仪。财政本就不宽裕的民国政府宣布负责支出隆裕太后葬礼的全部费用,据称有百万元之巨。


隆裕太后葬礼


不止是在京城。在东北满清的“龙兴之地”,长春、辽阳、凤凰、铁岭、营口等各地都开会追悼隆裕太后,并各派代表入京参加追悼会。3月19日,太和殿正式举行隆裕太后的葬礼,同时,在大和门前广场隆重召开了全国国民哀悼会,到席者达五万人之多。


4月3日,由民国政府的仪仗队、军乐队引路,隆裕太后的棺木被隆重抬到前门火车站,用慈禧太后曾经使用的专列送到河北易州梁各庄行宫内暂安。同年11月,光绪的陵寝“崇陵”竣工,隆裕与光绪一起入陵。


这对“生不同裘”的夫妇,最终“死后同穴”。


而孙中山、黄兴、黎元洪等不同派别的当时身处中国历史舞台中央的人,不约而同给了隆裕太后相同的四个字评价——这四字在隆裕生前简直做梦都不敢想:


“女中尧舜。”




【馒头说】


现在回看隆裕太后当年去世后的一些社会评价,有些实在是夸张了:


“让德高怀,召亿兆人之讴恩“;“远追尧舜揖让之盛心”;“贤明淑慎,洞达时机,垂悯苍生”;“顺天应人,超今迈古”……


隆裕之所以被这样赞誉,无非一点:顺应时代潮流,代表清廷做出了退位选择。


但回过头来仔细想想,隆裕固然是顺势,但她自己还有选择吗?


正如文中已经分析,以当时隆裕的实力,手里最多还有一支由八旗子弟组成的、毫无斗志的禁卫军,根本无法和袁世凯抗衡。她在那个时候所能做的,无非也就是为皇室退位多要一些经济上的条件。当然,她觉得首要诉求是要保得母子二人性命——这个本来就是袁世凯恐吓她的,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所以,与其说是隆裕太后“识大体”,还不如说是她没得选,或者说是拜袁世凯成全——若不是袁世凯不想背一个“逼宫”的千古骂名和希望展示胸怀,他可以有一百种手段让隆裕连同清朝皇室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隆裕之所以被夸,其实大家夸得不是她,而是共和制度,而是中国能以一种不流血的方式走向共和。越是夸隆裕,就越是能显出时代的潮流指向,共和的来之不易。


在这里,隆裕只是以末代太后之尊,充当了一个道具而已。


而令人遗憾的是,隆裕从出生之后,恐怕就已经是一个道具了,因为她已经被标定了一生的方向,根本没有什么自主选择的空间:丈夫是指定的,使命是指定的,生活是指定的,垂帘是指定的,最后,退位也是指定的。


在整个短短的46年人生里,她知道爱情是什么吗?知道快乐是什么吗?知道自由是什么吗?还有,她知道共和是什么吗?


如果让她来世重新选择,是做一个生前的平凡女子,还是做一个死后的“女中尧舜”?


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本文主要参考来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