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3583243 / 待分类 / 被嫌弃的大喜哥的一生

0 0

   

被嫌弃的大喜哥的一生

2019-02-23  184435832...

2012年,青岛居民区某处发生了一场火灾。百度开发者大会

没有人员伤亡,也没有造成特别大的财产损失,是个原本连社会新闻小版块都不会报道的事儿,可是却登上了当天的头条。

因为这间起火房子的主人,实在太特殊了。

当他出现在记者镜头中的那一刻,大家都惊呆了——男扮女装,扎了两条大辫子,穿着土气的衣裙,一张像被油画抹过的脸。

一般家里出了这样的事,邻里多少都会给点安慰,而这位受害者却显然不受待见。

邻居们纷纷围在附近对记者吐槽,称这位男性人称大喜哥,明明一把年纪了还天天穿女装,非常不伦不类。

而且他天天燃木头烧饭取暖,污染又不安全,附近居民意见都很大。

对于这些批评指责的言论,旁边大喜哥显得十分茫然无措,他看着烧毁的房子,口中不断重复着“我灭了火才走的”....

这条新闻当天就被报道了出来,不仅在青岛本地引起不小争议,还有人特意把这段截下来放在了微博,收获了不少转发量。

由于看起来太过滑稽,网友们纷纷转发称他为“让人笑断十二指肠”、“史上大奇葩”、“看起来一副精神失常的样子”....总之什么说法都有。

于是大喜哥的热度越来越高,瞬间成了新一代的谐星“网红”。

没过几天,电视台就又去采访了大喜哥,估计最开始也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大喜哥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事实上谈吐得体,不管是言语还是行为都很有逻辑。

并且在他的背后,还藏着许多让人心碎的故事。

大喜哥原名刘佩麟,1956年出生,不知道自己的籍贯是哪儿。

因为三岁的时候,他被亲生父母遗弃在青岛的一个车站,随后被一户姓刘的人家捡回来,开始以刘佩麟的身份生活。

幸运的是,养父母的家庭条件十分优越,对他也如亲生儿子一般。养父去世后,还把家里的一栋小别墅给了他。

大喜哥说,别看他现在一副潦倒的模样,其实在人生的前半段时间,他过得很风光。

从青岛二中毕业后,大喜哥被分到了当地的一个服务站。

后来服务站改成了服装厂,他便下岗了。不过在此期间,大喜哥认识了一个女人,两人结为夫妻,决定和对方厮守终生。

这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段婚姻,两人还生了一个小女儿,虽然事业不顺,但好歹家庭幸福美满。

然而这时,命运却跟他开了个玩笑。

某天夜里孩子突然生病,妻子在抱女儿去看病的路途中,不幸遭遇了车祸。

这场车祸导致女儿当场死亡,老婆也吓得神志不清,之后便仿佛人间蒸发,再也没见到人。

他曾经试图寻找妻子,可却一无所获。

祸不单行。1999年,大喜哥的养母又因病住进了医院。

为了治疗养母的病,大喜哥几乎倾尽了自己的所有,虽然借遍了周围的朋友,却是杯水车薪,周围的亲戚也无人愿意伸出援手。

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卖掉了家里的房子,给母亲看病。

结果在这卖房筹钱的当口,命运却再一次捉弄了他,大喜哥遇到了骗子。

原本商量好两次把款付清,可对方却在付完第一次后赖账不认。

虽然大喜哥发现后将卖家告上了法庭,可由于对方在法院里“有人”,编造了许多对他不利的证据。

最后官司输了,房子没了,钱也没拿到,母亲也因病去世了。

大喜哥说,后来他每次路过沂水路,依然会习惯停下来看看这套房子,每次看心中都会感慨万千。

他认为,正是因为这件事,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母亲去世以后,他的天塌了,没办法靠别人,只能靠自己。但是,生性懦弱的他没有什么一技之长,这样的窘境让他陷入了死胡同。

于是大喜哥开始尝试穿女装,并且深深爱上了这种感觉。在童年的记忆里,他从小就喜欢穿母亲的花棉袄,踩母亲的高跟鞋。

他打从心底里认为自己其实是个女人,而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给了他解放天性的理由。

男儿身女儿心,很无奈,也很搞笑。在社会这个大家庭当中,他显得太过于苍白无力。

大喜哥说,自己就像一只没有线的风筝。

养母去世后,大喜哥欠下了十八万的外债。

他把邻居和朋友的每一笔债记得清清楚楚,开始了以拾荒为生,努力还债的生活。

在某一个夏天,他又遇到了一个哑巴。

当时他穿着女装站在路边,有个哑巴一直站在他旁边看他。大喜哥问他看什么,哑巴不说话。

随后哑巴掏出了一个本和一支笔,大喜哥这才知道,原来这人是没办法说话的。

哑巴在纸上写了一会儿之后,把本子递给了大喜哥。原以为他和其他人一样,无非就是说一些攻击他不男不女的话。

结果没想到的是,纸上只写了几个字——“我欣赏你”。

之后两人就相处了一年多,哑巴对大喜哥很好,出手阔绰。

直到2004年的一个晚上,哑巴从大喜哥家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才听说,哑巴可能是在外面犯了一些事,警方不想多说,大喜哥也不愿多问。

只不过对于这段感情,大喜哥称自己还想着他。

“虽然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巧合,人都是感情动物,怎么会不想他呢。”

和哑巴分开后,大喜哥继续靠拾荒为生。

大喜哥特别爱美,虽然不会化妆,但他还是坚持每天涂脂抹粉,打扮自己。

即使住在一个破烂的小出租屋,也一定要放上三块镜子,每天出门拾荒前照一照。

其中有块镜子上写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加油!

最后那个叹号,大喜哥小心翼翼地描过很多遍。

他说,每天出门前照镜子的时候,看看这行字,都会让自己充满力量。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大喜哥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债务。

这个励志故事再次被媒体报道后,有许多好心人找上门,说可以给他提供工作和住处。

还清了债务,又找到了工作和住处,这让大喜哥有了一种重生的希望。

结果新房子还没住多久,大喜哥就被撵了出去,原因还是在于他的一身装扮。

物业称他们经常接到其他业主的投诉,每天都有那么几个人说他不男不女,集体要求他搬出这个小区。

最后无奈的大喜哥下定决心,换下心爱的女装,恢复男人装扮,这才让大家重新接纳了他。

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就是故事的结尾时,剧情又有反转了....

原来之前出现的“好心人”,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在结束了媒体的报道和采访后,没过多久就停止了对大喜哥的帮助。

他曾经主动去那些地方求职,可每当他亮明身份,最后无一例外都被被婉拒。

于是在“恢复正常”了半年后,大喜哥又回到了他的拾荒生活,并且再次穿回了女装。

他说,既然如此,干嘛还要委屈自己,做女人反而会让他更放松。

曾经他也想过做变性手术,可因为经济拮据,这已经是个不可能的愿望,随着年龄增长这个念头也就慢慢淡了。

17年底,有摄影师特意找到了大喜哥,为他在樱花树下拍了一套写真。

还有一些志愿者们,特意上门收集了他平时写的日记,准备众筹为他出一门自传。

里面涵盖了这些年他所经历的故事,以及对各种事情的感悟,统共有几百本之多。

(截图来源:青岛新闻网、博客小辫子、青青岛社区)

有人说,大喜哥的故事就是男版的《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在很多人眼中,他是个不伦不类的怪物,是个令人避之不及的疯子。

可他只是和大部分人不一样而已吧。

回味大喜哥说的那句

“虽然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巧合,人都是感情动物,怎么会不想他呢。”

倒是有几多心酸,是啊,人都是感情动物,过的最最落魄,看起来最最不正常的那些人,也会在某个时刻被某个人,温暖或触动吧。

我有个二叔,长得特别帅,我妈说因为年轻时搞对象受了刺激,所以有时候会间歇性发病,头撞墙,或者说疯话,但每次我们过年去他家,他都会对我爸说“哥,一会儿咱俩喝一杯”,吃完饭还会带着我出门放炮。

你看,他是你们眼里的疯子,在我这里,却是愿意陪我站在雪地里玩摔炮的帅二叔呀。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更像是一出悲剧中的喜剧角色。

大喜哥曾说:“我穿了20多年的女装,从来没有犯过法,也从来没有害过人。”

一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做什么样的装扮,跟他是不是一个善良温暖的人,毫无关系。

生而为人,不用抱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