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紫云山杯征文作品展示】吉庆菊丨瑶池的风

2019-02-25  傲霜凌雪

说起瑶池,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一幕幕摄人心魄的场景。文学采风,或是自行游览,都已记不清去过多少次了。步行,坐观光车环绕,都曾有过。还很凑巧,早先的每一次,都是顺时针而行。然而,就在昨天,一个阳光明媚、天高气爽的日子,我们“读书部落”的一行人又到了瑶池。这一次却与以往有所不同,这一次的行程是逆时针方向。

沿着幽静的湖畔观光道慢慢前行,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那一湖澄澈的碧波,依然如恋人的眼,深邃中涵映着天光云影,逼得人忍不住心跳加快。那些参天大树、茂林修竹,一如眼周浓密的睫毛,依然把影子洒了一路。那情形,好像是为迎接什么人的到来而准备。又好像是要为来往游客避雨或是遮阳,显得极为殷勤。那些争奇斗异的花花草草,有大部分我依然叫不出名字。但我看得出,它们都沐浴过和风细雨,追逐过日沉月缺。经过秋的洗礼后,它们显得格外的成熟稳重,似乎看惯了云卷云舒,看淡了雁去雁回。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最想说的。我最想说的,是瑶池的风。

我想说瑶池的风,不是因为他曾吹开了春花,吹绿了春草。也不是因为他曾远送夏荷的清香,还给夏添过一缕一缕的清凉。亦不是他把群山染成了秋色,让我常常误认为,转角那处是斜阳。更不是他曾把万峰吹白了头,剪裁出千姿百态的冬韵。

我想说瑶池的风,只因他有一颗与世无争而又豁达无私的心。看那清波上的花纹,不论水下是深是浅,他的编织都是一样美丽,不带一丝杂念。看那高高低低的枝桠,向阳的、背阴的,甚至隐藏在丛林深处,被落叶覆盖的小草,他都一样轻轻地吹拂着。他除了让它们春有春的样子,夏有夏的风度,秋有秋的气韵,冬有冬的豪迈以外,还赋予了它们一种从容的理念,淡定的情怀。并塑造了它们不急不躁、悠然自得的本真。在和睦相处中,各自追寻着美好的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是我以往多次造访,却没有深刻认识到的,所以陌生,所以莫名地感动。

一路前行,我的心灵不断地被撞击着。一开始,还不太明白。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一草一木,都在给我讲述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我还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怀仿佛已经敞开。既然是这样,那就索性与它们来一次灵魂的碰撞,心灵的交流。于是,我看见它们时而微笑,时而扮个俏皮的鬼脸,时而牵着我的衣袖,时而拂过我的双肩。更有甚者,冷不防戳一下我的脸颊。聆听着它们的讲述,我渐渐明白,它们不只是外表一尘不染,它们的内心一样很干净。当然,与这里的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的风,既常常洗涤着它们的灵魂,也不愿让外界的浊气有一丁点儿进入的机会。

不知不觉,我的泪水悄然滑下了脸庞,慢慢与瑶池那恋人般的眼波相通。我看见自己的心上,微微地泛起了朵朵涟漪,那露出水面的,是一个一个的文字。这时,风儿告诉我,瑶池是一本书,那是他为我掀开的扉页。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本书,任凭风儿为我掀开。风掀到哪一页,我就读哪一页。我清楚地看到,那一排排醒目的文字里,有瑶池的前世,也有瑶池的今生。瑶池,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由一片洼地应运而生,曾经叫窑上水库,乃一人工湖泊。东有朝阳沟,群山起伏;西有梅花山,层峦叠嶂。南面有突起的山梁,北侧有相倚的牛王山。若从入口处看去,仿佛就是一只孔雀在开屏。而且地下水水质清淳,终年清明如镜。水偎着山,山依着水,湖光山色两相和!

瑶池,是上天赐与乌蒙山区的一颗明珠。春天绿意盎然,万物葱茏;夏天繁花似锦,一派祥和;秋天黄叶翩翩,摇曳壮美;冬天浩淼浮琼,玲珑遐想。而今,不仅美其名曰瑶池,早已位列凉都风景名胜“三池三湖”之史册,还俨然成了繁华都市人的休闲、静心之地。每到周末开放时,来来往往悠闲的步履,给这副天然丹青又增添了梦幻般的动感。

风继续掀着,我继续读着。林间、水上,有鸟儿在歌唱。小桥、栈道、亲水平台,有双双对对的情侣,或携手前行,或倚栏软语,或含情脉脉,或相对无言。还有呼朋引伴的欢声,扶老携幼的笑语。我想,大概他们也会和我一样,感觉自己若能成为瑶池的一棵树,一丛花,甚至是一株小草,都很幸福吧!

唉!曾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突发奇想,很想问问瑶池的风,他到底有没有发怒过?还好,随即又打消了念头。瑶池,宛如底韵十足的大家闺秀。风纵然如战场猛士从外部急驰而来,到达之际,也会很快平定情绪的。

临别时,我这样想着。同时,和大家一起仔细环顾四周,那怕一块小小的碎纸片,都会轻轻拾起,生怕影响瑶池那增一分嫌浓,减一分嫌淡的姿容。收拾好所有情绪,我在心里认真地说道:谢谢你,瑶池的风!

本期编辑:萧 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