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SLIMSHADY / 物理 / 土耳其古地图之谜

分享

   

土耳其古地图之谜

2019-02-25  XXXSLIMSH...
1929年,土耳其国家博物馆的马里尔·埃德亨在伊斯坦布尔托普卡比宫清理文物时,偶然发现了几张绘在一张羚羊皮上的古代地图。这些地图属于一个名叫比瑞·雷斯的土耳其帝国海军舰队司令私人所有,绘于1513年。
  比瑞·雷斯在地图附记中写道:“为绘制这福地图,我参照了20幅古地图。”附记中还说明,所参照的古地图中,有8幅是绘制于距今2400年前的亚历山大时代。也就是说,实际勘测和绘图的不是他本人,他只是一个收集和整理者。

  几经辗转,地图到了美国地图学家阿尔林顿·赫马勒利手中。他研究后认为,地图中的数据齐全,但没有标在正确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呢?


  赫马勒利找到美国水文地理局的绘图员瓦尔特斯帮忙。他们首先设计了读图的坐标网,然后把地图复制在一个现代地球仪上。复制出来的结果使他们大为震惊。原来,比瑞·雷斯的地图精确地描绘出非洲西海岸、南美洲东海岸和南极洲北海岸。地图不仅显示了这几大洲的轮廓,同时还精确地绘制出它们的山脉、山峰、河流、高原和岛屿等。不过,比瑞·雷斯地图上显示的竟然是尚未被冰层覆盖以前的南极洲海岸,就是说,是“冰层下的地形”。但是,南极洲是在1818年被欧洲人发现的,也就是说,在他绘制地图的300多年之后,南极洲才被欧洲人发现。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1957年,古地图被送到波士顿大学美国西部天文台台长、曾亲自参加过南极探险的丹尼尔,里纳亨处,经过仔细研究,这位著名的制图专家认为,图中绘制出了南极一些直到现在都很少探测的地区,其中包括直到1952年才被现代科学家发现的南极山脉。古地图的绘制者究竟是怎样知道厚达1000~4000米的冰层下面有山脉的呢?


  比瑞·雷斯的地图不但相当完整地呈现出南极洲的地形,还勾勒出西部的安第斯山脉,而当时欧洲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座山的存在。地图显示,亚马孙河发源于这座尚末被欧洲人探测过的山脉,向东流人大海。研究人员发现,比瑞·雷斯在第一次描绘亚马孙河时,把河流经的路线一直画到帕拉河河口,而玛拉荷岛却并未出现。而第二次描绘亚马孙河时,玛拉荷岛却出现在地图上,而且画得极其精确。福克兰群岛于1592年才被欧洲人首次发现,但它却纬度正确地出现在1513年。比瑞·雷斯还描绘出位于南美洲东边大西洋中的一座大岛,它的位置刚好坐落在赤道北边大西洋中部的海底山脊上,距离巴西东海岸700英里。据考证,公元前10000年左右,随着最后一个冰河时代冰层迅速消融后,海平面上升,今天这座想像中的岛屿早已不复存在,成了突出在水面上的两座礁石。面对着这些古代地图,人们只能得出以下的推测:一、比瑞·雷斯的地图是依据20多份不同年代的原始文件绘制而成。二、比瑞·雷斯依据的原始文件,可能具有15000年的历史。三、远古时代地球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神秘的文明,他们不但在冰封之前勒探过南极海岸,同时在几千年的漫长岁月中,曾对改变中的地球面貌持续进行勘探和测绘,而比瑞·雷斯使用的不同年代的原始地图蓝本,或是这个文明遗留下来的文件。



  1958年是“国际地球物理年”,随着地质科学家们对南极展开的全面性地质调查,这些神秘的地图也越来越引起世界各国地图制作者的关注。比瑞·雷斯的这些地图又被送到美国休斯顿天文台台长兼海军制图专家莱恩·哈特手中。莱恩·哈特经过仔细研究后不得不说,这些地图标记得如此精确,其中有的地区甚至连我们现代人都几乎没有探索过。
  有一幅古地图土注有“1380年”字样,这幅地图名为“泽诺地图”。此图被认为与古代日尼斯人的格陵兰航行有关,可能是一幅供航海使用的地图。地图上的挪威、瑞典、丹麦、德国、苏格兰等地的准确度和岛屿经纬度的精确度,竟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还有一幅羊皮纸做的残破古地图,上面没有经纬线。图中有几个小圆形图案,向四周发出许多放射状直线,还画有帆船、鹿、人等。从地形上看,大概是大西洋和包围着它的南、北美洲大陆、欧洲的一部分地区和非洲的一部分地区。可是,陆地的形状却歪斜着,而海岸线尤其歪斜。为什么要绘制这样一幅陆地形状和海岸线都歪斜的地图呢?一些学者经过再三的分析和研究,发现:这幅古地图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空军采用正矩方位作图法绘制的军用地图非常相似。这种用空中作图法绘制的地图,由于是在地球表面上飞行的飞机里,从空中看地面,因而就有陆地和海岸线歪斜的现象。把用这种空中作图法从北非上空绘制的地图跟这幅古地图作比较,几乎完全吻合。不久,专家们又发现,美国登月飞船上所看到的地球陆地和海岸线,也与古地图上的形状相同。

  有关人员把现代的地球卫星摄影图片与比瑞·雷斯的地图原件相对照,又有更加惊人的发现,这些原件可能是从极高的天空中拍摄而成的。


  如果一艘宇宙飞船在埃及上空将摄影镜头直对下面拍摄,在摄影镜头8000千米的范围内一切都精确地重现出来。但因为它们直接处在镜头的下面,而地球的形状是球体,所以照片上的部位离中心点越远,失真就越大,远离中心点的地方给人以“往下沉”的感觉。从高空拍摄的南美洲照片会在纵向上以特有的方式失真,这与比瑞·雷斯地图上的情况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些地图是根据从高空中拍摄的图像制作的,这些地图原件的制作者必定具有在高空飞行的能力,具有像现代的宇宙飞船或能在空中飞行的飞机那样的工具,同时,还具备必须在空中拍摄的器具和技术。然而要想拍摄到南极洲,至少是在6000年前。而历史知识告诉我们,当时的古代人类既没有飞机,也没有飞船;既不具备勘测南极大陆的能力,更不具备在空中拍摄的器具技术。


  有些学者猜测,这些古地图可能是外星的高等生物乘坐宇宙飞船在地球上飞行时绘制成的,后来又经过地球人多次按照原图临摹、复制,才流传至今。
  众所周知,要想制作一幅精确地图,至少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伟大的探险历程、高超的数学和绘图技能、精良的经线仪。

  18世纪以前,科学家一直没有能力发明这种测量经度的精密仪器。直到1720年,英国钟表匠约翰·哈里森开始设计航海计时器,他花了好多时间,终于在1773年发明了第一具精密的经线仪,而因为这项突破性的新发明,才使得制图家们从此能够精确地给出经线。比瑞·雷斯绘于1513年的地图,怎么竟然将美洲和非洲放置在准确无误的经度上。有关专家认为按照传统的分析:如果没有非常先进的精密仪器,如果不对整个地球进行全面勘探和测绘,如果没有高度的数学知识,以当时的科学技术而言,这在理论上根本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比瑞·雷斯坦承他的地图是依据更古老的东方图籍画成的。那么,他的地图中那些异常精确的经线,莫非也是取自古老的图籍?


  那么,这些古代地图的真正制作者是谁,他们又是采用何种方法绘制的?是具有高度科学技术的外星智慧生命,还是曾经掌握过飞行技术而后来毁灭了的某种史前文明?
  更多的学者对此持慎重态度。他们发现,让人们惊异的古地图并不只有比瑞·雷斯的这一批。波斯数学家和制图家奥伦特斯·费纳库斯在1531年绘制的地图上,也正确地标明了南极某冰川之下是一条河流;波斯学者哈德齐·艾赫麦德·阿尔土西在1559年绘制的地图上也标明,西伯利亚同北美洲的阿拉斯加之间在冰川期有陆地相连。
  接二连三的发现使大多数学者倾向于这样的结论:这些地图的蓝本,出自一个比任何已知的古代文明都高得多的文明时期。这个时期应在埃及、中国、巴比伦、希腊和罗马文明出现之前,在南、北极有些山脉还没有被冰雪覆盖时。当时,这种不知名的文明就已经具有高超的地图绘制技术了。然而,问题并没有解决,如果确曾存在过这样一种不知名的文明,它该来自何处,又是怎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呢?
  1939年,杜尔塞特有一张航海图十分精确地标画着地中海和整个欧洲的位置。根据许多事实判断,这张地图也是复制品,就是说,它原版的绘制年代要比这早得多。从地图本身着,绘制地图所掌握的地理等方面的知识远比14、15世纪甚至16世纪的人要全面得多。
  在希腊一些普托利迈斯年代的地图上,人们可以看到现今的一些地区还被冰川覆盖着,而另一些地区却没有被冰川全部覆盖。这一切都表明,这些地图是在很遥远的古代绘制的,因为瑞典为冰川覆盖的年代至今已经很远了,而在普托利迈斯时代,这些冰川早已消失。还有一张发现于1528年的地图,它展现的是格陵兰岛、拉布拉多(北美哈德逊湾与大西洋之间的半岛)、纽芬兰岛、加拿大的部分地区以及从北美洲东海岸到佛罗里达的地域。这些地图的地理投影图直到近几年才得到对照,因为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著名瑞士探险家、学者诺登斯科杰尔德花费了17年的时间致力于解答这一难题,随后美国制图员阿尔林顿·赫马勒利在美国海军水道测量所的全力协作下最终完成了这项工作。
  这些地图画得精确非凡,欧洲、非洲以及美洲之间的距离是那样准确无误。然而在18世纪之前,航海家们还无法精确地标出经纬线,换言之,这张13世纪的地图要比它以后的航海图更加卓越。

  这给我们提出一系列的疑问:比瑞·雷斯时代的航海家们是如何把航海图绘制得如此精确呢?古代希腊人是否曾抵达南美洲进行实地勘测?为什么在这位土耳其制图员的杰作上,不但显示了南美洲的海岸线,更有甚者,还标出了那片土地上未曾探查过的河流奥利诺科河(在委内瑞拉境内,东流人大西洋)、亚马孙河(在南美洲,为世界上最大的河)、巴拉那河(在巴西与阿根廷境内)、乌拉本河以及其他一些河流呢?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新大陆发现者的航行路线吧。哥伦布在1492年到1498年期间的三次远航,分别到达巴哈马群岛、波多黎各和海地。1501年维斯普西从巴西沿海岸出发航行,到达里厄·德·拉·普拉特,也就是今天的蒙得维的亚。麦哲伦在1519年踏着维斯普西的足迹,穿越了后来以他名字命名的麦哲伦海峡,驶人太平洋。
  1513年的那张地图描绘了整个巴西的轮廓。这张图是在麦哲伦历史性航行的6年多以前就绘制出来了,标示了那时尚未为人所知的海岸,即从现在的蒙得维的亚到巴塔哥尼亚的海岸。但在1501年维斯普西到达阿根廷之后,就从拉普拉塔驶人大西洋,所以不可能给出这张航海路线图。那么,是哪位探险家在比瑞·雷斯的航海图上描绘出这一海岸线的呢?
  科蒂斯于1520年在墨西哥登陆,但这时,比瑞·雷斯的地图已经问世7年了。而皮萨罗(公元1470-公元1541年),率领西班牙军人征服南美洲印加帝国,占领秘鲁的时间是在1531年,这时地图已经流传于世18年了。南极洲是在19世纪才发现的,它的地形的绘制工作至今仍在进行中。奇怪的是,比瑞·雷斯这张古老地图上却已经展现出了南极洲是绵亘延伸到非洲下面,而且没有任何冰冻的痕迹。这张图甚至标出了现在覆盖在冰河之下的山川的海拔高度,而这些高度有许多至今尚未测量出来,何况,在国际地球物理年所作的勘察之前,我们对深埋在厚厚的冰层之下的山川脊脉,几乎仍然一无所知。
  绘制比瑞·雷斯地图这样精确的地图需要大量而准确的地理勘探,是谁承担了这一艰辛劳苦的工作呢?
  正如C·H·哈普古德博士在他的《地壳迁移》一书中所指出的:“南极洲地形的绘制工作实际是在其未冰封冻时就已经完成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比瑞·雷斯图一定是数千年之前的地图的摹本了。美国制图专家阿尔林顿·赫马勒利又为这一说法抹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他说:“我们无法想像他们在没有任何空中飞行探测设施的条件下,是如何绘制出如此尽善尽美的地图的。”
  比瑞·雷斯在他的一张地图的备注里也承认:“在绘制过程中,参阅了20多张古代地图,以及8张马帕·蒙迪斯。马帕·蒙迪斯是阿拉伯人绘制出的名叫杰弗里格的地图,它出现于亚历山大帝国时代,这些图上显示了所有人居住的地域。”这些话显然证明了比瑞·琳雷斯绘制地图时吸取了古代的数据资料。
  由奥伦特斯·费纳库斯绘制的、标注日期为1531年的地图,与土耳其制图的作品可以视为同出一辙。南极洲的轮廓也同样呈现在这张古老的地图上,图上面的河流示意着南极洲在遥远的太古时代要比现在暖和得多。在图上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山川,而这些山川现在已覆盖在厚厚的冰帽之下了。对南极洲的探险是在19世纪上半叶才开始的,奥伦特斯·费纳库斯是根据什么给出这张图的呢?

  观察了芬奥伦特斯,费纳库斯地图之后,美国空军地测负责人布洛格斯上尉,在1961年发表了如下见解:“我们认为,仅就费纳库斯地图上勘测绘制的精确度来看,勿庸置疑,它不过是对史前南极洲地图资料的汇编而已;”


  1380年的泽诺地图,显示的格陵兰岛没有冰床。法国的保罗-埃米尔·维克多在1947-1949年进行的地理探测已经证实了泽诺图上山川河流的存在。毫无疑问,泽诺地图上的资料是非常古老的,而格陵兰岛的地图是绘于气候温和的时期。
  在一本西藏古书《鲍因塞克特书》中也有一幅奇妙的航海图,这幅图用许许多多标志着一些未知国家名字的工方形和矩形拼制而成。由于图表标出了四个基本方向点 上东、下西、右南、左北。因此,前苏联语言学家博隆尼斯洛夫·科兹尼索维特断定这实际上是一幅地图。他找到了一个解释它的方法,并辨认出了这些地方,诸如,帕撤格迪(公元前4-5世纪的波斯城)、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古城,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大夏(巴克特里王国)等。这说明了许多世纪之前,西藏人就有超凡的地理知识,同时,他们与波斯和埃及存在着联系。
  从谜一般的地图中,我们可以得到许多结论:或许真的存在过一个未知的文明社会,它拥有航海的船只,而且那时的科学家们应当精通天文学、航海学、数学等方面的知识,这使他们能绘制出南极洲和格陵兰岛这样复杂的地形图。他们极地探险所配备的交通工具的承载能力,以及抵御风浪冲击的能力,远远领先于古埃及、古希腊或罗马时代的交通工具。
  C·H·哈普古德教授认为,这些古老地图显示的迹象似乎暗示:在任何知名文化、真正的文明和相对进步的人类出现之前,就存在某一远古时期文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