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命理经典大全(上中下)

 大道至简64382 2019-02-27

命理经典大全 

命理经典大全 

命理经典大全 

玄机赋

相心赋

真宝赋

明通赋

万金赋

原理赋  

玄机赋

太极判为天地,一气分有阴阳。

日干为主,专论财官。

月支取格,乃分贵贱。

有格不正者败,无格有用者成。

有官莫寻格局,有格局喜官星。

官印财食,无破清高。

杀伤枭刃,用之为吉。

善恶相交,喜去杀而从善。

吉凶掍杂,忌害吉以化凶。

有官有杀宜身旺,制杀为奇。

有官有印畏财兴,助财为祸。

身强杀浅,杀运无妨。

杀重身轻,制乡为福。

身旺印多,喜行财地。

财多身弱,畏入财乡。

男逢比劫伤官,克妻害子。

女犯伤官偏印,丧子刑夫。

幼失双亲,财星太重。

为人孤克,身旺无依。

年冲月令,离祖成家。

日破提冲,弦断再续。

时日对冲,伤妻克子。

日通月令,得祖安身。

木遇春长,遇庚辛反假为权。

火归夏生,见壬癸能为福厚。

土逢辰戍丑未,木重成名。

金坐申酉之中,火乡发福。

水居亥子,戊己难侵。

身坐休囚,平生未济。

身旺喜逢禄马,身弱忌见财官。

得时俱为旺论,失令则作衰看。

四柱无根,得时为旺。

日干无气,遇劫为强。

身弱喜印,主旺宜官。

财官印绶,破则无功。

杀伤枭劫,去之为福。

甲乙秋生金透露,水木火运荣昌。

丙丁冬降水汪洋,火土木方贵显。

戊己春生,西南方有救。

庚辛夏长,水土运无伤。

壬癸逢于土旺,金木宜荣。

身弱有印,杀旺无伤,忌行财地。

伤官伤尽,行官运以无妨。

伤官用印宜去财,伤官用财宜去印。

是或伤官财印俱彰,将何发福。

身旺者用财,身弱者用印。

用财去印,用印去财,方发弥福。

正所谓喜者生存之,憎者去之。

财多身弱,身旺以为荣。

身旺财衰,财旺乡而发福。

重犯官星,只宜制伏。

食神叠见,须忌官乡。

顽金无火,大用不成。

强木无金,清名难着。

水多得土财多蓄,火焰逢波禄位高。

有官有印,无破无荣。

无印无官,有格取贵。

羊刃格喜偏官,金神最宜制伏。

杂气财官,刑冲则发。

官贵太盛,旺处必倾。

身太旺喜见财官,主太柔不宜禄马。

旺官旺印与旺财,入墓有祸。

伤官食神井身旺,遇库兴灾。

运贵在于支取,岁重向乎干求。

印多者行财而发,财旺者遇比何妨。

格清局正,富贵荣华。

印旺官旺,声名特达。

合官非为贵取,合杀莫作凶推。

桃花带杀喜淫奔,华盖逢空多刻剥。

平生不发,八字休囚。

一世无权,身衰遇鬼。

身旺者宜泄宜伤,身衰者则喜扶喜助。

禀性中和,莫令太过不及。

若遵此法推详,祸福验如影响。

相心赋

人居六合,心相五行。

欲晓一生,辩形察性。

官星恺悌,贵气轩昂。

性优游而仁慈宽大,怀豁达而和畅声音。

丰姿美而秀丽,性格敏而聪明。

印绶主多智能,丰身自在心慈。

食神善能饮食,体厚而喜讴歌。

偏官七杀,势压三公。

喜酒色而偏争好斗,爱轩昂而扶弱欺强。

情性如虎,急躁如风。

枭印当权,使心机而始勤终惰。

好学艺而多学少成,偏印劫刃。

出祖离家,外象谦和尚义。

内实狠毒无知。

有刻剥之意,无慈惠之心。

偏正财露,轻财好义。

爱人趋奉,好说是非。

嗜酒贪花,亦是如此。

伤官伤尽,多艺多能。

使心机而傲物气高,多谲诈而侮人志大。

颧高骨俊,眼大眉粗。

日德心善稳厚,而作事慈详。

魁罡性严有操恃,而为人聪敏。

日贵夜贵,朝荣暮荣。

为人纯粹,而有姿色。

作仁德而不骄奢,金神贵格。

火地奇哉,有刚断明敏之才,无刻剥欺瞒之心。

乙巳鼠贵,遇午冲贫如颜子。

壬骑龙背,逢丁破欲比申枨。

井栏飞天,其心傲物。

刑合趋艮,智足多仁。

六甲趋干,主仁慈而刚介心平。

五阴会局,为人佛口蛇心。

二德印生,作事施恩布德。

五行有化,看何气而推。

四柱无情,取元干而论也。

且火炎土燥,必声洪而好礼。

水清润下,主言悟而施仁。

金白水清,质黑肥圆。

土气厚重,信在四时。

汇合如然,失时反此。

事则举其大略,须要察其细微。

欲识情理,学者用心于此。

真宝赋

伤官格,身弱逢刃印,相资扶则吉。

六壬趋艮,透财印以为奇,官煞相侵反而下贱。

六甲趋干,喜财印而位重名高,岁运冲刑煞官而灾兴祸至。

财宿叠逢得印生,少年受福。

倒冲带印遇财食,早岁成名。

二德配官,王陵为汉朝之相。

财星德秀,谢安为晋代之公。

伤官如带煞刃,出将相而入公侯。

调元赞化,因三奇自旺而自生。

井栏又得印禄之相助,官居补衮阿衡火劫兼,

岁运之不和,反作贫穷而下贱。

禄逢财印,青年及第登科;岁运刑冲,官煞逢之不妙。

金水清澄被伤,文章显达而寿筭难延。

木火衰盛不均,功名蹭蹬而夭折无疑。

云龙风虎若相从,定作盛朝大贵。

飞禄拦叉兼印绶,必为昭代之官。

身虽旺而官禄则微,马氏讲经艺于绛帐。

甲乙若遇干宫,会辰龙而必贵。

金神如逢壬癸,得巳午以为佳。

庚遇壬癸坐煞印,而周瑜位重。

龟蛇持剑兼金刃,而贾复名高。

庚辛重而时见巳亥,虎啸风生得戊己,以相资官居极品。

一气相生,称五行之顺食,位近三台。

金神带刃,遇火地之炎明,官居内阁。

时上偏官,喜劫刃印财,而居岁月。

父传子道,兼文武将相,而显朝廷。

伤官透而正官隐,遇煞印而位重权高。

地天交而阴阳感,得戊己而三台八座。

木盛金繁得离明,而公忠正直。

水木在春生遇土金,而作公侯之贵。

煞官两露遇二德,而爵位崇高。

金神带煞寇准,擅庙堂之大器。

岁德逢财煞裁根,早登显仕;更加印刃无妒合,预拟高科。

岁德逢财,少年请举;岁德带刃,早岁成名。

月煞印而时伤官,受凤阁龙楼之厚宠。

日丙火而时入亥宫,丽乎天而文明四海。

干阳荧而时逢己丑,出乎地而照耀山川。

时辛亥而日丁乃时,三奇而科名早中。

月建申而岁时遇子为坤坎顺,而将相可期。

木秀火明春秉令,入斯象登榜眼之魁。

食神带刃坐官,而勋高一品。

官星带刃,班超万里封侯;岁月得时,周勃特然入相。

财官生旺,天干透露为奇,而曳紫拖朱。

财旺生官,印刃相扶为妙,而三台八座。

日干健旺而印刃相扶,龚胜尽汉家之死节。

官星带刃而印绶元龄,步唐代之瀛洲。

司要枢总戎政,因劫带刃以资官。

伸枉抑理冤愆,为财生煞而助印。

年正印而月正官,居国监翰林之任。

格清奇而时得令,唱鸿胪玉殿之名。

理阴阳登宰辅,因禄马又带长生。

格局纯和,而日干自览,泉石而好幽栖。

格局薄弱,而用神轻微,纵资生无过小职。

土重而支神厚载,畏元武而喜;青龙格局苟逢,决膺大贵。

木盛而土厚逢荧,顺东方而行;坤地柱运约和,定显功名。

妖祥赋

命理深微,子平可推。

先要取其日干,次则详其月令。

年时共表其吉凶,妖祥不忒于岁月。

通参于成败,祸福无遗。

或有不见之形,须当审究。

更有分抽之绪,后学难知。

天清地浊,自然禀一气之生。

五行正贵,忌刑冲克破之乡。

四柱支干,喜三合六合之地。

寅申巳亥,乃财官印绶长生。

辰戍丑未,乃禄马印星奇库。

日贵时贵,大忌刑冲克破。

拱禄拱贵,最怕填实到冲。

观无合有合,逢凶不凶。

伤官之于年,运到官乡不喜。

羊刃冲合岁君,运临而祸至。

辰戍魁罡,忌官星怕逢七煞。

金神日刃,喜七杀而忌刑冲。

时上偏官要制伏,弱身强官。

专杀莫逢鬼旺,亦要制伏为强。

但看本有本无,遇而不遇。

要禀中和,辛亥多逢丑地。

怕填实不喜官星,甲子日再逢子时。

嫌丑午亦畏庚辛壬癸亥子,禄马飞天。

离巽丙丁聚巳午,倒冲天禄。

壬骑龙背,辰多冲戍官星。

乙用丙子,聚贵声名。

嗟夫。

财命有气,背禄而不贫。

绝财命衰,纵健禄而不富。

癸到艮山,怕庚辛忌逢戊土。

壬逢丑地,忌戊己怕见庚金。

庚遇申子辰,乃井栏叉。

又谓之入局,忌丙丁愁巳午。

戊见申时,怕甲丙亦忌寅卯。

辛金若遇己土,谓之从格名为秀气。

四柱火伤,又无救是灾迍邅。

辛日戊子时,忌子多怕日相冲。

阳水逢辰见戊己,灾临难避。

甲见己时,偏财运喜财乡。

丁日辛年号岁财,运逢戊贵。

乙逢申位,忌见刑冲。

日时归禄,官逢有祸。

另有天冲地击,阴差阳错。

贪合忘官,劫先后财。

名难成贵,贪合忘杀。

身旺时福,福禄增加。

官藏杀见,有制伏亦自辉煌。

官见杀藏,身弱后见终波渣。

身弱喜逢旺运,身强最爱杀乡。

将来者进,功成者退。

富贵喜重犯者奇。

原理赋

此原造化之始。

以上言太过不及,各有其害;

如此见五行四柱,不可不中和也。

以上言五行克制,要得中和;

而太过不及,胥失之矣。

以上通论干支阴阳,生克制化之实体幽用,显轻重有无;

而吉凶动静,否泰盈亏,皆此而生之也。

煞无刃不威,刃无煞不显。

处身憎道之首,用煞反轻;

受职台谏之除,偏官得地。

岂知大贵者用财而不用官,当权者用煞而不用印。

印赖煞生,官因财旺。

五行消息元理可知,四柱推明用神可见;

食居先煞居后,功名两全;

酉破卯卯破午,财官双美。

亭福五行归禄,眉寿八字相停。

晦火无光于稼穑,盗木多困于丙丁。

火虚有焰,金实无声。

水泛木浮者活木,土重金埋者阳金;

水盛则危,火明则灭。

土厚而掩火无光,水盛则漂木无定;

五行不可太盛,八字须得中和。

土止水流全福寿,水无土止必伤残。

木盛多仁,土薄寡信。

水旺居垣须有智,金坚主义郄能为。

金水聪明而好色,水土混杂必多愚。

遐龄得于中和,夭寿丧于偏枯。

辰戍克制并冲,必犯刑名;

子卯相刑门户,全无礼德。

弃印就财,煞论刚柔。

伤官无财可倚,虽巧必贫;

食神制煞逢枭,不贫则夭。

男多羊刃必重婚,女犯伤官须再嫁。

贫贱者皆因官处遭伤,孤寡者只为财神被劫。

财逢旺地人多福,官遇长生命必荣。

岂知遇正官却终俸禄,逢七煞乃有声名。

天干煞显无制者贱,地支财伏暗生者奇。

三戍冲辰祸不浅,两干不杂利名齐。

丙子辛卯相刑,荒淫滚浪;

子午卯酉全备,酒色昏迷。

因财致祸,贪食种疾;

侄男为嗣,义女为妻。

日时相冲卯酉始生,必主迁移;

造化因逢戍亥平生,敬信神祗。

阴克阴,阳克阳,财神有用;

官无官,鬼无鬼,太旺倾危。

得局失垣,平生不遂;

归垣得局,早岁轩昂。

命遇枭神而富,家营运龙;

藏亥卯经商,利赂丝缗。

财官俱败者死,食神逢枭者凶。

丁巳孤鸾,命遇聪明诗女;

裸形沐浴,日犯浊滥荒淫。

丁逢卯日遇己土,饕食之人;

亥乃浆神逢酉金,嗜杯之客。

归禄得财而获福,无财归禄必须贫。

财印混杂,终为受困;

偏正错乱,必致伤身。

太岁忌逢战斗,羊刃不喜刑冲。

庚逢丙扰,多有不仁;

癸从戊合,少长无情。

不从不化,淹留仕路之人;

得化得从,显达功名之士。

化行禄旺者生,化归禄绝者死。

生地相逢,壮年不禄;

时归败地,老后无终。

丁坐酉金,丙辛遇之绝嗣;

财临煞位,父死而不归家。

八字支干同类,岁运会煞多凶。

若能详观玩览,贵贱万不失一。

天元赋注解
 
一行禅师,唐代僧人。天文学家。俗姓张,名遂,魏州昌乐县(今灌南南乐县境)人,一作巨鹿(今属河北)人。早年博鉴经史,精于历象阴阳五行之学。后师从在嵩山弘扬禅要的普寂禅师,落发出家。出家之后,普寂纵其游学。他不远千里到浙江天台山国清寺从一位隐名大德学习算术,内外学的造诣因而更深,唐睿宗即位后,曾派东都留守韦安石以礼征聘,一行不重名位,称疾坚不应命,而徒步到湖北当阳从悟真律师学习戒律。

开元五年(717),唐玄宗为向一行垂询历法以及请其与印度来华僧人善无畏共同译经,命礼部郎中张洽(一行之族叔)亲自到湖北敦请入朝。据《宋高僧传》记载:唐玄宗曾以宫中簿籍面试一行,他过目成诵,深得玄宗的尊敬和信任,并时问以安国抚人之道。《旧唐书》称一行答问“言皆切直,无有所隐。”《旧唐书》又载:“时《麟德历经》推步渐疏,敕一行考前代诸家历法,改撰新历。又令率府长史梁令瓒等与工人创造黄道游仪,以考七曜行度,互相证明。于是一行推《周易》大衍之数,立衍以应之,改撰《开元大衍历经》。”并且,他还续成《后魏书·天文志》。此外,一行根据实测,在世界上第一次算出子午一度的长度。

一行与印度僧人善无畏,金刚智共同译出《大日经》7卷,《苏婆呼童子经》,《苏悉地羯罗经》3卷,《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4卷,因而得到善无畏与金刚智两家密宗大师的不同传承。他撰述《大日经疏》20卷。将密宗的一切事相,融贯于“法界缘起”之中。密宗也采用法界本净,遍至一切,故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一切法都是佛法的道理。《大日经疏》发展了般若思想,发挥了菩萨行的精神。从方便利他的动机上,和印度当时的现实环境结合起来而形成为一种面目不同于原始佛教的大乘宗派。(以上摘自《中国百科全书·佛教篇》)

三才即定,五气混同,分之逆顺,贤者皆通。

三才者,天干,地支,藏干。五气者,金木水火土之气。混同于中,以阳顺阴逆分之,然后可以论命。

甲得癸而滋荣,衣食自然丰足。

甲阳木无根,若无水则枯朽矣。癸水,阴水也。犹石泉地中之水脉,不泛不浮。甲木赖之以滋身,方得荣茂。癸水为甲木之母,母子相赖,则衣食自然丰足。如甲木生于春,自然承旺,生于冬,则癸水旺可以滋身,言福矣。

乙伴壬而获福,天赐禄位高崇。

乙阴木有根,藉壬水以养。壬水,阳水也。若江海之水,不能损有根之本。虽多不为淹没,不能飘流,犹树木得雨露之霖,故曰天赐禄位高崇。

丙乙交会,平生福寿超群,出世深成才业。

丙,阳火也。乙,阴木也。阴木生阳火,相生也。乙为丙之母。丙为太阳之象,在天为日,在人道为君,为父,为夫,主刚毅不屈,有文明之体。又得乙木生之,是谓交会。逞其光辉,故得超群之象,且安寿考焉。

戊印丁兮,似虎居山谷之威。

戊为阳土,赖丁火生之。丁即戊之母,母为印绶,且土无正位,寄生于火,乘旺于四季,辰戌丑未之方。故以土为山谷,若土居山谷之间,自然有威。

己交丙兮,象龙得风云之势。

阳火生阴土,犹父生女之象。丙为己之父,言如得父母之庇,如龙之得风云之势,任其自如也,为富贵也。

庚逢己土,官禄有余。

庚金以己土为母。金生人,逢火地,则败其身矣。要有土以生之,则为福矣。若运至土亦可,但若土太多,则埋金矣,无福矣。五行以中和为主。

辛到戊乡,衣食自足。

辛金遇戊土之乡,是为父母之邦,得其所。且金赖土生,如辛日逢戊乡,命局原无印绶,忽遇印乡,如逢父母,则快如也,主衣食自足。但如四柱多土,则不宜又行土运,所谓土多金埋。

壬水得会,福寿无疆。

壬水赖辛金为母,得生生不绝之义,如壬水生于夏,则无根矣。若逢辛之生,福寿无疆。

癸庚相逢,偏饶仆马。

癸水以庚金为母,如以癸干日,四柱有庚金为印。如无丙火克伤,则主人多仆马富厚。柱中无庚金印,而逢庚印运绶之方,亦可为荣矣。

清高符印,须知冠冕以乘轩。

符印,官印之星,则为唐符,国印之星,人命遇之,主有冠冕轩舆之贵。非为人君,则为王侯之贵。以年干之禄宫起,顺数第八位为唐符,第九位为国印。如丙戊生人,丙戊禄在“巳”位,从“巳”位顺数至第八位“子”为唐符;至第九位“丑”为国印,此二星为贵。如下表:

三命指谜赋

一气肇判兮,两仪定位。

五行周流兮,万物从类。

其丽乎天也,为星为辰。

其为乎人也,五常五事;

在物之灵,惟人以贵。

粤自支干,论其贵贱。

以逆气定其否泰,盛则复衰。

穷则更生,有纯有杂,有浊有清。

相养所以相助,相击所以相成。

得者君臣之义,以克而推夫妇。

和者刚柔相济,以类而求兄弟。

二阴和柔,两阳争竞;

太过者暴,不及者徐。

莫若寿而长生,莫若夭而丧命。

不刑不起,不冲不发。

以冲则动,以破而贱。

合则少兮,受寡助之力;

鬼则多兮,招毁谤之端。

粤自三元主本,五行是先。

天地合兮,分贵贱;

兄弟和兮,类金鞍。

禄生旺兮,则分节钺;

马交驰兮,掌握兵权。

满堂金玉,定见财官之库;

盈门冠盖,须知官贵之余。

学堂多合兮,登上甲之弟;

贵科有助兮,为馆合之儒。

叠凤池,则佩三公之印;

官印全,则使者之车。

金杀夹贵兮,有兵有权;

旺禄得地兮,为富为寿。

得印媛者,可论为官;

多破官者,宜求避位。

三奇遇贵,而推顺逆之祥;

天乙最吉,而分兮旦夜之主。

攀鞍主积财巨万,偏官必出于杂流。

夹禄夹马,重职高官;

拱库拱印,必富必贵。

财居八败,则官爵歇减;

运入阳刃,则财物耗散。

祸败发于元亡,妨害生于孤寡。

孰谓大车屈路,莫入沟壑之深。

芳草连天,不居狼藉之地。

既爱克害之余,又忌刑破之厄。

伏丧荣庆,因运遇于孤宫;

拜命号啕,盖生逢于鬼马。

劫煞兼凶兮,成寇盗徒死之流;

空亡无气兮,聚僧尼吏曹之舍。

观旁合之远近,究禄马之向背。

奇食冲破兮,虚则无财;

禄马同位兮,官祟显位。

权柄重兮,驿马之交合;

考服多兮,白衣之有气。

支干掩击,败于天元之方;

神煞合并,发于空亡之地。

凶衰者招祸殃,吉旺者招喜庆。

吉凶相半,进退流滞;

力微则徐行,气盛则旋蹶。

别生衰于三主,定根本于四柱。

短夭者命 克刑,遐龄者身居库墓。

宅舍莫居衰败之方,田园要临吉祥之地;

奇暗合之吉神,喜生成之旺相。

承旺相则贵中有贵,历空虚则遇如不遇。

复推阴错阳差,天罗地网,天冲地击,伏吟反吟。

又取于支干喜厄,必辨其神将扶持。

六害四煞之中,五鬼三刑之上。

阴刃为妨夫之煞,阳刃为兵伤之神。

交六虚为败绝之方,入空亡为困钝之地。

天禄刑破,定分厄兆;

太岁冲压,所为不成。

逢真官者,则迁位台省;

重天乙者,则置身庙堂。

劫主凶暴,元主败亡;

多动摇者,临二八之门;

多哭泣者,临丧吊之岁。

财在长生,自营卓立;

印临天乙,累世邑封。

乙干土多兮,死于正禄之地;

己人水盛兮,夭于建命之宫。

金主困于盛夏,丙禄绝于孟冬。

时伤日月,家财自破;

禄畏岁运,祸殃并至。

三刑全,则仆马惊蹶;

七煞聚,则为官贬。

更怕逢纳甲之灾,干遇是临头之煞。

宅墓逢鬼兮,难免其祸;

绝处遇墓兮,,上保扶持。

财命并死,遇冥司之限;

主本俱弱,为阴使之追。

沐浴衰微,亲姻哭送;

骨肉颠倒,亲戚分离。

五鬼多而 势兮,麾旌前引。

三元衰而煞旺兮,丧车疾驰。

将喜不喜,而为迎运之休,

欲切末切,而有末交之福。

初临沐浴,却福庆峥嵘;

乍入长生,尚自心懮坎坷。

真所谓,丙丁有贵兮,遇酉亥以当荣。

戊己无财兮,历已午而不遇。

武须持于金土,文欲兼于水火。

奇仪重犯,须防六甲之刑;

禄马同乡,更忌五行之破。

贵于引从兮,岂怕禄刑;

禄是庚辛兮,不愁金煞。

水火逢土以伤,木遇金而击发。

与库乃畏于刑冲,财印最嫌于衰绝。

以旺绝为生死之基,以刑合为爱恂憎之侯。

月凶衰兮早岁寒儒,胎贵旺兮生于世胄。

刑伤于胎则害母,鬼战其息则异母。

更分四柱于支干,取验一时之休咎。

男宫当煞,定招年夭之灾。

妻位多凶,虚见鼓盆之叹。

火人金盛须保鞠子,水命土繁定为孀妇。

食印长生,则值鸾凤之仪;

禄马互换,则喜芝兰之秀。

详其吉会,乃喜运并防灾;

寡宿宜避,孤神可具。

从劫煞兮,思虎之寡;

守将星兮,权谋之深。

胆怯者,下有不顺;

性凶者,干来上侵。

文章明敏兮,定须火盛;

威武刚烈兮,乃是金多。

木盛则仁,恻隐之心;

水多则聪,机巧之智。

盖土之性最重为贵,或居三舍之方,或占一生之地。

既生则和,既克以制。

四煞乃凶暴之象,六冲为不定之势。

噫!李广不封,叔敖为相,皆天之命之有定,每人事之可测。

通变有神,执方为遇,略得古人之遗迹,约以今人贤而孰敢。

博乎管窥,庶几一悟。

消息赋

《珞琭子》

元一气兮先天,禀清浊兮自然;

着三才以成象,抑四气以为年。

以干为禄,向背定其贫富;

以支为命,详逆顺以循环。

运行则一辰十岁,折除乃三日为年。

折除者乃一年二十四气,七十二候。

命有节气浅深,用之而为妙。

精休旺以为妙,穷变通以为元。

其为气也,将来者进,成功者退;

如蛇在灰,如鳝在尘。

气者,四时向背之气也。

其为有也,是从无而立有;

其为无也,天垂象以为文。

此五行临于绝地,而建贵也。

五行绝处有禄马,其为常也。

立仁立义,其为事也。

或见或闻,崇为实也,奇为贵也;

将星扶德,天乙加临,本主休囚,行藏汨没。

至若勾陈得位,不亏小信以成仁。

真武当权,知是大财而分瑞。

不仁不义,庚辛与甲乙交争。

或是或非,壬癸与丙丁相畏。

故有先贤谦己,处俗求仙;

崇释则离宫修定,归道乃水府求玄。

是如五行信道,取用多门理;

贤人乱于不肖,成于用败于不能。

见不见之形,无时不有;

抽不抽之绪,万古联绵。

是以何公惧其七杀,宣父畏以元辰。

峨眉阐以三生,无全士庶;

鬼谷布其九命,约以星观。

今集诸家之要,略其偏见之能。

是以未解曲通,妙须神悟。

臣出自兰野,幼慕真风。

入肆无悬壶之妙,游街无化杖之神。

息一气以凝神,消五行而信道。

乾坤立其牝牡,金木定其刚柔。

昼夜互为君臣,时节分为父子。

不可一途而取,不可一理而推。

时有冬逢炎热,夏草遭霜;

类有阴鼠栖冰,神龟宿火。

是以阴阳罕测,志物难穷。

大抵三冬暑少,九夏阳多。

祸福有若祺祥,术士希其八九。

或若生居休败,早岁空亡。

若遇健旺之乡,连年偃蹇。

若乃初凶后吉,相源浊而后清。

始吉终凶,状根甘而裔苦。

观乎萌兆,察以其元;

根在苗先,实从花后。

胎生元命,三兽定其门宗;

律吕宫商,五虎论其成败。

无合有合,后学难知;

得一分三,前贤不载。

年虽逢于冠带,尚有余灾;

运将至于衰乡,犹披劫福。

大段天元赢弱,宫吉不及以为荣。

日下兴隆,月凶不能成其咎。

若遇尊凶卑吉,救疗无功;

尊吉卑凶,逢灾自愈。

禄有三会,灾有五期。

凶多吉少,类大过之初爻。

福浅祸深,喻同人之九五。

闻喜不喜,是六甲之亏盈。

当忧不忧,赖五行之救助。

八孤临于五墓,戍未东行;

六虚下为空亡,自干南首。

天元一气,定侯伯之尊荣。

支作人元,运商徒而得失。

但看财命,有气逢背禄而不贫若。

财绝命衰,纵建禄而不富。

若乃身旺鬼绝,虽破命而长生。

鬼旺身衰,逢建禄而寿夭。

背禄逢马,守穷途而凄惶。

禄马同乡,不三台而八座。

官崇位显,定知夹禄之乡。

小盈大亏,恐是劫财之地。

生月带禄,人仕居赫奕之尊。

重犯奇仪,蕴藉抱出群之器。

阴男阳女,时观出入之年。

阴女阳男,更看元辰之岁。

与地之相逢,宜退身而避位。

凶会吉会,伏吟反吟;

阴错阳差,天冲地击;

或逢四煞五鬼,六害七伤,地网天罗;

三元九宫,福臻成庆,祸并危凝;

扶兮速速,抑乃迟迟。

历贵地而待时,遇比肩而争竞。

至若人疲马劣,犹托财旺之乡。

或乃财旺禄衰,建马何邂;

掩冲岁临,尚不为灾,年登故宜获福。

大吉主逢小吉,吉寿长年。

天罡运至天魁,继生续寿。

从魁抵苍龙之宿,财自天来。

天冲临昂胃之乡,人元有害。

金禄穷于正首,庚重辛轻;

木人困于金乡,寅深卯浅。

妙在识其通变,拙说犹神;

巫瞽昧于调弦,难希律吕。

庚辛临于甲乙,君子可以求官。

北人运至南方,贸易获其厚利。

闻朝欢而旋至,为盛火之炎阳。

观克祸福之遥,则多因于水土。

金木未能成器,听哀乐以难明。

似木盛而花繁,状密云而不雨。

乘轩衣冕,金火何多;

位穷班卑,阴阳不定。

所以龙吟虎啸,风雨助其休祥。

火势将兴,故先烟而后焰。

每见凶中有吉,吉乃先凶;

吉中有凶,凶为吉兆。

祸旬向未,言福可以近推;

纔入衰乡,论灾宜其逆课。

男迎女送,否泰交居;

阴阳二气,逆顺折除。

占其金木之内,显于方所分野。

标其南北之间,恐不利于往来。

一旬之内,于年中而问月;

一岁之中,求月中而问日。

向三避五,指方面以穷通。

审吉查凶,述岁中之否泰。

壬癸乃秋生,而冬旺亥子同途。

甲乙乃夏死,而晢荣寅卯一揆。

丙寅丁卯,秋天宜以保持。

己巳戊辰,度干宫而脱厄。

值病忧病,逢生得生;

旺相峥嵘,休囚灭绝;

论其眷属,忧其死绝。

墓在鬼中,危疑者甚;

足下临丧,面前可见。

凭阴察其阳福,岁君莫犯于孤辰。

恃阳鉴以阴灾,天元忌逢于寡宿。

先论二气,次课延生;

父病推其子禄,妻灾课以夫年。

三宫元吉,祸逢可以延推;

始未皆凶,灾忽来而迅速。

宅墓受煞,落梁尘以呻吟;

丧吊临人,变宫商为薤露。

干推两重,防灾于元首之间;

支折三轻,慎祸于股肱之内;

下元一气,同居去往之期。

仁而不仁,卢伤伐于戊己。

至于寝食侍卫,物有鬼物,人有鬼人;

逢之为灾,去之为福。

就在裸形夹煞,魄往酆都;

所犯有伤,魂归岱岭。

或乃行来出入,抵犯凶方。

嫁娶修营,路登黄道。

灾福在岁年之位内,发觉由日时之击扬;

五神相克,三生定命。

每见贵人食禄,无非禄马之乡。

源浊伏吟,惆怅歇宫之地。

狂横起于勾绞,祸败发于元亡。

宅墓同处,恐少乐而多忧。

万里回还,乃是三归之地。

四煞之父,多生五鬼之男;

六害之徒,命有七伤之事。

眷属情同水火,相逢于沐浴之乡。

骨肉中道分离,孤宿尤嫌于隔角。

须要制其神煞,轻重较量;

身克煞而向轻,煞克身而尤重。

至于循环八卦,因河洛之遗文;

略之定为一端,究之翻成万绪。

若值攀鞍践禄,逢之则佩印乘轩。

马劣财微,遇之则流而不返。

古除望拜,甲午以四八为期;

口舌文书,己亥慎三十有二。

善恶相伴,摇动迁移;

夹煞持丘,亲姻哭送。

兼须察其操执,观其秉持;

厚薄论其骨状,成器藉于心源;

木气盛而仁昌,庚辛亏而义寡。

恶曜加而有喜,疑其灾器;

福星临而祸发,以表凶人。

处定求动,克未尽而难迁;

居安虑危,可凶中而卜吉。

贵而忘贱,灾自奢生;

迷而不返,祸从惑起。

殊常易旧变处为萌,福善祸淫,吉凶异兆。

至于公明季玉,尚无双禄之文。

景纯仲舒,不载比形之妙。

详其往圣,盖以前贤。

或指事以陈谋,或约文而切理;

多或少利,二义难精。

今者参详得失,补缀道综;

规为心鉴,永挂清莹;

万金赋

欲识五行生死诀,容易岂与凡人说。

星中但以限为凭,子平但以运为诀。

运行先布十二宫,看来何格堕时节。

财官印绶与食神,当知轻重审分明。

官星怕行七杀运,七杀犹畏官星临。

官杀混杂当寿夭,去官留杀仔细寻。

留官去杀莫逢杀,留杀去官莫逢官。

官杀受伤人必夭,更宜财格定前程。

日时偏正问何财,生怕干头带杀来。

劫若重逢人夭寿,孰知偏正甚为灾。

有财官运须荣发,财地官乡是福胎。

只怕日干元自弱,财多生杀赶身衰。

财多身弱行财运,此处方知下九台。

官不逢伤财不劫,寿山高耸岂能摧。

第一限逢印绶乡,运生生旺必荣昌。

官乡会合迁官职,死绝当头是祸殃。

若是逢财来害印,堕崖落水恶中亡。

为官在任他乡死,作客逢之死路傍。

印不逢财人不死,如前逐一细推详。

财官印绶分明说,莫道食神非易诀。

食神有气胜财官,只怕伤残前外截。

郄分轻重细推详,大忌财官为死绝。

伤官命运莫逢官,斩绞徒流祸百端。

月德日贵逢克战,此命危亡立马看。

飞天拱禄嫌填实,最怕绊神来犯干。

子运行年来甲子,壬寅申地见丙申。

巳丙一同推祸福,卯宫乙木怕相逢。

巳宫戊庚丙辛会,午丁年上午戍凶。

丑未年中须是祸,但宜迁运而搜寻。

同官同运如逢禄,逢禄刑祸来相侵。

外逢仍还逢内敌,其余官分外方寻。

外逢内敌为灾重,内逢外敌祸微侵。

戊己土皆分四季,杂气之中难又易。

逐一依定数中推,受制受刑随运气。

只定其凶此运中,何年月日灾刑重。

此是石金玉匣诀,只此泄漏与君知。

明通赋

此原造化之始,凡看命以日干为主,统三元,而配合八字干支。

论运者,以月支为首,分四时,而提起五行消长。

向官旺以成功入格局而致贵,官印财食为吉。

平定遂良煞伤枭败为凶,转用为福。

全备藏蓄于辰戍丑未长生,镇居于巳亥寅申子午则成败。

相逆卯酉,乃出入交互。

支干有不见之形,无中取有节气存有余之数混处求分。

善恶相交,却喜化恶,崇善吉凶混杂,至怕害吉添凶。

是故得局,朝元非富则贵,犯垣破局,非夭则贫。

得失均兼,进退仍复。

神煞相绊,轻重较量。

内有杂气,财官相兼,偏正两印同宫,禄马号为内外三奇。

真官时遇命强,早受金紫之封。

良马月乘时健,未迁银青之职。

月印附日无财气,为黄榜招贤。

日禄归时没官星,号青云得路。

月令七煞,而煞身俱强,当为黑头宰相。

时上偏财,而财命并旺,须出白屋公卿。

建禄坐禄,或归禄财官印绶,富贵长年。

月刃日刃及时刃逢官煞,荣神功名盖世。

月令专制七煞,身健鹰扬。

运元生发三财,命强豹变。

年见正禄正印正财无破,必承祖荫传芳。

日坐真官真贵真印有成,号曰福神治世。

月内偏财而无败无煞,富出人间。

日下正马而有助有生,名扬天下。

身浅坐煞运行身旺之乡,发财发福。

独主临官运至身主之地,加职加封。

食神生旺无印绶刑冲,乃母食子禄。

主本临官没官星煞败,为弟袭兄班。

倒食本宫临官旺,乃侍臣叨禄之名。

胎生元命无财星,为赤子承恩之宠。

岁月正官七煞混杂人下贱,时日独强专制职重权高;

月时七煞正官杂乱病交侵,岁运冲开合去官清名显;

犹嫌遇制,最忌争强。

天元无气,却宜中下兴隆。

年本偏官,须忌始终克害。

阳刃极喜偏官,削平祸乱。

金神只宜制伏,降肃奸雄。

阳德阴贵旺则荣显,而弱可保名。

天罡地魁衰则贫寒,而强当绝世。

伤官正官伤尽则独握权高,半残则必遭蹇难。

日月倒冲官禄无填无绊,而禄马飞来。

天地制合煞神不过不失,而名利骤发。

惟官印最宜相会,德政加封。

有禄马极喜同居,官能称职。

印绶逢煞则发,逢合则晦,逢财则灾,破合去财亦发。

建禄遇官则贵,遇财则富,遇印则秀,败财破印不吉。

官煞两停,喜者存之,憎者弃之;

武能去正留偏化官为煞,文能去偏留正化煞为官,运逢身旺必加封;

财印交差,欲其进也忌,其退也贵;

能见义忘利取印舍财富,则见利忘义取财拾印,岁遇命而进爵。

十干背禄,喜见财丰,败逢比肩,逐马官煞;

俱有犹如去煞留官助身强,必定收功拜职,五行食神许乘马盛祸生;

正印枭神官煞一来,误致反贤,败德枭神印旺立见,破败伤身。

戊日午月勿作刃看,时岁火多转为印绶。

丙日丑时非为背禄,支干金旺反作赀财。

官坐刃头终被刑,贵压三列须执政。

德盖七煞,必是安禅之士,花六合岂非淫荡之人。

孤寡双全带官印,当膺住持,无则只为道行。

控邀隔角逢生旺,必过房舍,绝则终守鳏孀。

吞啖全排,家人消散;空亡偏见,亲属离伤。

财印双伤,断其必无上下;官煞俱去,知其少失爹娘。

衰受众枭,乃是寄食长工;绝逢重食,宜作屠行牙侩。

若也纯官纯煞纯马纯财,身旺无杂则官居极品。

全印全冲全制全食,命强无破则禄受千钟。

日干太旺无依,若不为僧,固宜为道;

天元羸弱无辅,若不为技,则当为巫。

身弱有生必发,忌财马以相伤。

食神逢枭则夭,喜财星而生救。

甲子日逢子时,没庚辛申酉丑午,谓之禄马飞来。

庚申时逢戊日,无甲丙卯寅午丁,名曰食神明旺。

庚壬子冲午禄,切忌丙丁。

辛发丑合巳官,须嫌子巳。

丙午丁巳准此,最忌刑冲。

壬子癸亥例同,亦防填实。

六辛日而无午字,得戊子时辛合丙官为贵。

六癸日而无干土,得甲寅时寅刑巳格尤奇。

癸日同上,土曜莫侵;

得之者利害交并,官高身病,遇之者刑惠确实,职重家贫。

甲曲直丙炎上,官高克妻而不富;戊从革庚润下,职重嗣少而自贫。

身犯休囚之地并冲,官贵何嗟。

自专官旺之支同钓,禄子犹贵。

阴木独遇子时没官星,乙镇鼠窠最贵。

阳水叠逢辰位无冲克,壬骑龙背非常。

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时遇子申,其福灭半。

合官合财作公卿,防休囚克害之辱。

拱贵拱禄为将相,忌刑冲填实之凶。

官印暗合天地,其贵可知;福德隐在支中,其德尤莘。

五行正贵,怕刑冲克害之神;四柱吉神,喜官旺生合之地。

若也沐浴逢煞,魄往酆都,元犯再伤,魂归岳府。

畏煞逢煞则夭,忧关落关即亡。

伤官见官,祸患百端,逐马逢马,劳苦千般。

财逢羊刃,以多伤印,见妻财而不破。

食神遇枭无财则夭,身弱有财重逢正印亦凶;

制煞逢印有冲则诛,命强无官单遇七煞尤胜。

月下劫财主无财,喜煞无印而有获。

暗中破印亲坏印,喜官无食以加封。

官煞混杂贱患兮,兄太多分散兮;

喜印无制能文,喜制无印能武,制印俱有碌碌难成。

禄马背逐饥寒兮,财印相破括囊兮;

喜官带煞为权,爱煞带官为贵,官煞单见琐琐不遂。

枭印相杂宠辱兮,财马太多盗气兮,喜身旺而为福,忌运弱以生灾。

官禄克破夭死兮,库墓冲散无食兮,忌重破而无依,喜比肩而可救。

劫财羊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立至,岁冲运则崩,运克岁则晦。

阴气终而阳气断,未死堪嗟阳数极,而阴命追不殂何待。

五行有救,当忧不忧,四时逢空,闻喜不喜。

是以阴阳罕测,不可一途而推,贵贱难分,要执两端而断略;

窥古圣之遣文约,以今贤之研详,若遵此参悟鉴命,庶无差忒。

金玉赋

数体洪范,法遵子平。

命天地之奥妙,听空谷之传声。

一气流行,则冬寒而暑。

三阳生发,自春长以秋成。

窃闻既生有灭,若亏有盈。

造化归源,尽返寅申巳亥。

五行藏蓄,各居四季丘陵。

生长有时,自春夏秋冬之属。

旺衰有数,察贫贱富贵之机。

搜寻八字,专论财官;

次究五行,须详气候;

论财官之轻重,察气候之浅深。

推向背财官之得失,论当生格局之高低。

他来克我为官鬼,身旺当权。

我去克他为妻财,官强则富。

年伤身主,乃父与子而不亲。

时克日辰,是子不遵于父命。

年克日兮,下去犯上;

若得有物制日干,则可化恶为详。

更要本主逢喜神,则将凶而变吉。

喜神庆会,当知资产丰隆。

四柱无情,定见祸端并作。

或见本主相冲,三刑重叠,岁运欺凌,必招横事。

纯粹五行入格,台阁风清。

身强七杀降伏,藩垣镇守。

无财官而有格局,青云得路。

无格局而有财官,黄门成名。

财官格局俱损,不贫寒而功名蹭蹬之人。

日干月令俱强,非穷困必草茅永逸之士。

二丁坐南离而无制,是不遵礼法凶暴之徒。

壬癸遇戊己之相应,乃怀德抱才聪慧之士。

辛逢乙木于南墓,虽富而不仁。

丙逢辛金于北镇,纵贫而有德。

年时月令有偏印,凶吉未明。

大运岁君逢寿星,灾殃立至。

幼年缺乳,食神遭刑克之宫。

壮岁峥嵘,乃财官居纯粹之位。

阳日食神得地无冲损,则暗合官星。

阴日食神无破亏,虽契合则自亲。

印绶偏财,能益寿延年。

羊刃七煞,善夺财化鬼。

财星有破,费祖风别立他乡。

印绶披伤,失宗业拋离故里。

人命以贵神为福,遭克陷则凶祸不详。

五行会凶曜为灾,喜令杀并食神为贵。

命亏杀旺,要天赦二德呈详。

身弱财丰,喜羊刃兄弟为助。

月令值食神健旺,喜饮食而姿质丰满。

四柱有吉曜相扶,堆金积玉。

五行无凶杀侵犯,名显声扬。

寅辰巳亥叠犯,有聪明生发之心。

子午卯酉重逢,害酒色荒淫之志。

女人无杀,一贵何妨。

喜逢天月德神,忌见杀官混杂。

贵众则舞裙歌扇,合多则暗约偷期。

五行健旺,不遵礼法而行。

官杀互逢,定是风声之配。

回眸倒插,泛水桃花,沐浴裸形,螟蛉重见;

多为奴妾娼妓,少有三贞九烈。

双鱼双女号淫星,不宜多犯。

官星七杀曰夫主,忌见重逢。

寅申互见性荒淫,巳亥相逢心不巳。

或有伤官之位,不远嫁定主克夫。

临冲枭印之神,非孤离终须死别。

四柱有官鬼入墓,使夫星久入黄泉。

岁运临夭绝之宫,俾鸳配分飞异路。

要知女命难婚,运入背夫之位。

欲识男儿早娶,定是运入财乡。

子克重重,杀没官衰伤食重。

伤妻叠叠,财轻身旺弟兄多。

若不如斯,定是刑冲妻妾位。

暗合财星妻妾众,虚朝财位主妻多。

财星入墓,必定刑妻。

支下伏神,偏房宠妾。

妻星明朗,乔木相求。

大运流年,三合财乡,必主红鸾吉兆。

或临财败之宫,家赀凌替。

伤妻损妾,婚配难成。

妻星失位在何宫,要求端的官禄天厨,

居其位须察根源有格局纯杂忽遇恶物相冲亦主死亡.

无财禄或逢财禄旺相,亦当骤发。

日求升合,食神旺处劫财多。

或逢偏印克食神,非贫夭寿。

须知乞化,要审荣枯得失,当究轻重浅深。

官禄杀强,无制则夭。

日衰财重,党杀则穷。

更看岁运何凶何吉;

身宫冲破无依倚,不离祖必出他乡。

乾坤艮巽互换朝,好驰骋则心无定主。

柱中若逢华盖,犯二德清贵之人。

官星七杀落空亡,在九流任虚闲之职。

五行克战,非伤日主不为灾。

岁运并临,若损用神皆有祸。

木逢金克,定主腰肋之灾。

火被水伤,必是眼目之疾。

三合火神旺盛克庚辛,损头面及脓血之疾。

如伤日干,及财官太盛,折肢体眷恋之灾。

心肺喘满,亦本金木相刑。

脾胃损伤,盖因土木战克。

支水干头有火遭水克,必主腹心朦。

支火干头有水遇火旺,则内障睛盲。

火土烦焦蒸四曜,则发秃眼昏。

润下纯润充气,返神清骨秀。

荧惑乘旺临离巽,风中失音。

太白坚利合兑坤,兵箭落魄。

财星入墓,少许刑冲必发。

伤官伤尽,或见官星则凶。

十有八格,当从善恶推求。

总系五行,各取旺衰消息。

身旺何劳印绶,身衰喜不喜财官。

中和为福,偏党为灾。

但见贵神朝拱,禄马飞天。

遥合虚邀,不得冲格。

逢合皆忌,七杀官星。

各嫌羁绊,填实则凶。

忽然运到官乡,当以退身避职。

马瘦官破,困守穷途。

禄旺财丰,峥嵘仕路。

如临喜处以得祸,是三合而隐凶星。

或逢凶处而返祥,乃九宫而露吉曜。

要知职品高低,当求运神向背。

清奇则早岁成名,玷缺则晚年得地。

运行则一宫十载,流年乃逐岁推移。

津路通享,权高爵显。

程途偃蹇,禄薄官卑。

推寻子位,先看妻宫。

死绝者嫡庶难存,太旺者别门求觅。

妻星显露,子息必多。

刑害嗣宫,男女罕得。

若问兄弟多寡,细检四柱干支。

月令虽强,更看运神向背。

死绝刑伤,雁行失序。

相生喜庆,棣萼联荣。

兄弟身旺,父命有亏。

财帛旺多,母年早克。

若见官鬼出,母反长年。

如逢脱气排运,父还有寿。

壬临午位,癸坐巳宫,禀中和兮。

禄马同乡,遇休囚也。

胎元绝地:

丙临申位,庚坐燕寅,巳入巽干,

乙临双女,金乘火位,甲坐坤宫。

名曰休囚,最嫌克制。

七杀忌逢言丧魄,寿星欣遇曰还魂。

天命能施智力,难出网罗。

造化幽微,乃除功妙。

贫寒将尽,能令白屋出公卿。

奢侈太过,反使朱门生饿殍。

家赀将废,定生不肖之男儿。

婚媾多刑,必娶无寿之妻。

四宫背禄,不可妄求。

官将不成,财当见废。

八字无财,须求本分。

越外若贪,必招凶事。

噫!

甘贫养拙,非原宪之不才。

鼓腹吹箫,使伍员之挫志。

顺则行,逆则弃。

知命乐天,困穷合义。

碧渊赋

尝谓分二气以定三才,播四时而成万物,皆由命令也。

斯令者,寓四时而立四柱,专以日主,以定三元。

命乃无令而不行,令乃无命而不立;

信知命令之相参,犹知天地之全体也。

或云,子罕言命,皆天命而非人命欤。

天命关乎气数,人命禀乎五行;

气数五行何以殊,天命人命何以异;

诚哉是理,可得而议矣。

然而人命荣枯得失,尽在五行生克之中。

富贵贫穷,不出乎八字中和之外。

先观气节之浅深,后看财官之向背。

人之命内,皆不离乎财官。

诸格局中,只要虚邀禄马。

先贤已成矜式,后学须要变通。

太过无克制者贫贱,不及无生扶者夭折。

宜向之而运背,决之贫贱;

宜背之而运向,断之困穷。

喜生而逢生,贵而堪断;

爱克而值克,吉亦可言。

逢官而看财,见财而富贵。

逢杀而看印,遇印以荣华。

逢印看官而遇官,十有八贵。

逢财忌杀而有杀,十有九贫。

盖木盛逢金,造作栋梁之器。

水多遇土,修防堤岸之功。

火煅秋金,铸作剑锋之器。

木疏季土,培成稼穑之禾。

火炎有水,名为既济之文。

水浅金多,号为体全之象。

甲乙运入西方,身旺功名可许。

壬癸路经南域,主健财贵堪图。

劫杀不须逢旺地,食神最喜劫财乡。

亥卯未逢于甲乙,富贵无疑。

寅午戍遇于丙丁,荣华有准。

庚辛局全巳酉丑,位重权高。

壬癸格得申子辰,学优才足。

戊己局全四季,荣冠诸曹。

更值德秀三奇,名扬四岳。

木全寅卯辰之方,功名自有。

金备申酉戍之地,富贵无亏。

水归亥子丑之源,荣华之客。

火临巳午未之域,显达之人。

木旺宜火之光辉,秋闱可试。

金坚爱水之相涵,文学堪夸。

用火愁水,用木愁金。

春木重重,休为太旺无依。

夏火炎炎,莫作太刚有厌。

秋金锐锐最为奇,冬水汪汪真可美。

削之剥之为奇,生我扶我为忌。

丙丁生于冬月,贵乎戊己当头。

庚辛产于夏天,妙乎壬癸得局。

甲乙秋生,贵宜玄武。

庚辛夏长,妙用勾陈。

丙丁水多嫌北地,逢戊己反作贵推。

庚辛火旺怕南方,遇戊己反成荣断。

甲乙秋生透丙丁,莫作伤看。

戊己夏产露庚辛,当为贵论。

火带水多,贵行木运。

土逢木旺,荣入火乡。

庚逢水重,水冷金寒喜炎热。

戊遇酉多,身衰气锐爱荧煌。

不及喜生扶,太过宜脱剥。

官杀混杂,身弱则贫。

官杀相停,合杀为贵。

年月官星,早年出仕。

日时正贵,晚岁成名。

胞胎逢印绶,禄享千钟。

财气遇长生,肥田万顷。

秋冬官星逢刃伤,存金去火贵无疑。

腊月伤官喜见官,破印重伤祸而死。

财旺生官者,乃贵少而富多。

伤官见贵者,又官高而财足。

无伤不贵,有病者奇。

理明于后,何必他求。

虽始用之为奇,宜终去之为美。

审其轻重,毋取一途。

如水少火炎遇庚辛,休作身旺官轻而取。

或木绝而坐金,重逢杀印。

难为身弱气旺之断,财轻勿经劫地。

频见妻灾,劫财羊刃有官杀。

台阁之臣,归禄倒冲行刃伤。

廊庙之士,身旺有杀行印绶。

权断之官,身强主弱。

无印绶遇财星,寻常之辈。

羊刃偏官有制,膺职掌于兵权。

正官正印无伤,出仕牧于庶士。

润下稼穑,给赏之官。

子午为尊位,黄门之客。

癸日癸时兼亥丑,魁名及第入翰林。

壬日壬时叠壬辰,高爵承恩登御阙。

日德见魁罡,遇刑冲贫寒之士。

魁罡见财星,总得地禄食之人。

伤官见官,妙入印财之地。

财星破印,宜逢比劫之乡。

命逢财,运逢杀,吉亦堪陈。

命逢杀,运逢财,凶而可决。

女遇伤官,归禄得之极贵。

男逢羊刃,身弱随之为奇。

金神飞禄伤官,女命逢之最忌。

羊刃伤官七杀,男命值之得权。

金神入火逢刃杀,贵而无疑。

归禄无官逢食伤,荣而有权。

正印无官,居官不显。

羊刃七杀,出仕驰名。

身旺无依,僧道之命。

桃花滚浪,女妓之流。

金弱火绝,土木消磨之匠。

身强才浅,金火陶冶之流。

伤官逢财而有子,七杀有制亦多儿。

印绶被伤,母年早丧。

财源被劫,父命先倾。

男命伤官须损子,女命伤官定克夫。

年月财官身旺,公显父荣。

日时禄马长生,妻贤子贵。

月中归禄无财官,父丧他邦年逢禄马被冲破,公亡外郡。

日逢财,时逢劫,妻妾产亡。

太岁值杀月值伤,弟兄不睦。

专禄若遇阴错,外家零落。

逐马如遇阳差,公姑真假。

岁月值杀有刑害,公父连伤。

日神背禄无财助,妻儿离散。

正财偏财见合,妻妾奸淫。

伤官正官有克破,夫妻刑并。

旺妻伤子,必因食宿遭伤。

旺子伤夫,乃是官星失位。

女逢财旺生官,夫权必夺。

男遇财多身弱,妻话偏听。

差错居日,外家冷淡。

建刃伏年,祖基微浅。

财官生时,逢财旺生官,助国兴家之子。

正官重见,多生女子少生男。

出现偏财,少爱正妻偏爱妾。

财星得位,因妻致富成家。

官禄归垣,显巳增荣祖业。

年正官,月伤官,公强父弱。

日值财,时劫财,父兴子败。

青龙全从革之金,且贫且贱。

白虎备润下之水,曰富曰贵。

春木荣而水浅,补衲之僧。

夏火炎而金衰,簪冠之道。

勾陈全备润下,奔流之辈。

朱雀三合玄武,穷窘之徒。

金刚木弱,行商坐贾之人。

土凝水竭,破祖离乡之客。

金生秋月土重重,贫无寸铁。

火长夏天金叠叠,禄有千钟。

春木水多,贫贱之辈。

冬水金盛,颠弱之人。

辰戍丑未遇刑冲,无人不发。

子午卯酉带刑合,多者淫讹。

夏金叠水,秋林重金,非贫则贱。

季木盛金,春金多火,不夭则贫。

季木无根从妻福,禄位高崇。

夏火失色配夫荣,功名显达。

火向春林逢水旺,好去求名。

土临季地见金重,将来出仕。

甲乙夏荣土气厚,功名半许足田庄。

丙丁冬旺水源清,爵位全备荣锦绮。

专禄带食伤,权掌阃外。

羊刃入官杀,威镇边疆。

拱禄夹禄拱贵,爵禄丰荣。

倒冲遥巳栏叉,功名显达。

壬趋干,甲趋艮,清朝之士。

辛朝阳,乙鼠贵,文学之臣。

局全风虎,良将之才。

柱备云龙,大人之德。

四库全备龙变化,逢大海为九五之尊。

三奇局秀凤腾翔,遇天门乃三六之主。

旺财官而致富,暗禄马以荣华。

入格以贵而推,破局以贫而断。

究一理而察万端,明片言以通万物。

憎爱赋

富莫富于纯粹,贫莫贫于战争。

贵莫贵于秀实,贱莫贱于反伤。

文辞称辨,贵马会于学堂。

锦绣文章,火木合于性情。

深谋远虑,德星居沉静之宫。

术业精微,帝座守文章之馆。

吉福生旺禄马,全要精神。

魁罡有灵变之机,离坎乃聪明之户。

贵人禄马,宜逢劫刃。

空亡奇远,长生招君子之可爱。

衰败遇小人之憎嫌,四宫斗乱兮。

不仁不义,五行相生兮。

为孝为忠,印禄在刑冲之内。

心乱身忘,日时居墓库之中。

忧多乐少,日干旺而灾咎寡。

财命衰而惆怅多,衣食奔波。

旺处遭刑,利名成败。

贵地逢伤,平生祸福。

赖于一时,一世吉凶。

凭乎气运,福星有气而变动升迁。

岁克运凶,无气而人离散。

大运凶而生百祸,流年吉以除千殃。

无绝至绝,财命危倾。

求主得生,利名称遂。

三合六合,逢之吉重凶轻。

七煞四凶,遇之祸深福浅。

加官进职,定因禄会之年。

广置根基,必是合财之地。

岁君冲压主凶灾,大运受伤殊少吉。

岁宜生运,运喜生身。

三位相生,一年称意。

财官俱旺,应显达于任途。

财食均萦,岂淹留于白屋。

禄入众生之地,富贵可知。

马奔禄旺之乡,荣华可断。

欲取交关利息,须要六合相扶。

财官带禄朝元,定主安然获福。

月衰时旺,早岁丰肥。

木重土轻,终身漂荡。

惯取市尘之利,必因旺处逢财。

忽然显达成家,定是刑冲见贵。

主本当时,得女以扶持。

贵禄有情,因男子而飞吉。

南商北旅,定因马道之通。

东贩西驰,必是车运之利。

日干困弱,伯牛敢怨苍穹。

禄马衰微,颜子难逃短命。

凶莫凶于支刃,吉莫吉于刚强。

官微马劣,男逃女走。

天罗地网,非横之灾。

脱命夭亡,遇之必不得实而死。

穷途逢劫,危疑必犯于自刑。

绝处逢财,妻子应难谐老。

大耗小耗,多因慱戏亡家。

官符死符,必主狱讼时有。

或行四柱遇绝,三命刑伤,难免徒绞之刑,终受黥面之苦。

若逢五鬼,雷伤虎咬无疑。

更值群凶,恶殃横死定断。

女多淫贱,男必猖狂。

或问人之性情,贤愚善恶;

先推贵贱旺相之由,衰败方究机巧灵变。

心高者魁罡为祸,性顺者六合为祥。

观幽闲潇洒之人,遇华盖孤虚之位。

好恃势霸道之辈,犯偏官劫刃之权。

劫刃生鄙吝之悭,更出机关之险。

谋略多因于壬癸,威风气猛于丙丁。

孤囚遇之无精神,破败遇之多疏坦。

甲乙顺而仁慈大量,庚辛亏而果断气刚。

燥败火盛须疑,隐忍金多定论。

刑战者愚顽,安静者贤俊。

金木司令而相生,火土逢时而相助。

不劳心而衣食自足,不费力而家计自成。

更若得神相扶,定是权尊乡里。

禄贵拱位者,台省扬名。

其所忧者福不福,其所虑者成不成。

福不福者,吉处遭凶。

成不成者,格局见破。

伤其格者则伤,破其格者则祸。

譬若苗逢秋旱,而冬廪空虚。

花被春霜,而夏果无成。

智谋思虑,措用无成。

纵有回天转轴之机,而无建功立业之遂。

岂不见郦生烹鼎,范增背疽;

渊明东归,子美西去;

孟轲不遇,冯衍空回;

买臣负薪而行歌,江革苦寒而坐泣。

盖苗而不秀者有之,秀而不实者有之。

更值伤败太过,一福不过刍荛。

纵有百艺多能,难免饥寒疾苦。

困于沟壑,命使其然尔。

淹滞无成,何劳叹嗟。

欲问富贵,全仗财官。

朕何由得之,大莫大于镃基。

奇莫奇于秀异,达圣达贤者,无时不有。

至富至贵者,自古皆然。

或生申月之中,文高武显。

或居冠带之下,业大财奇。

若此玄妙,如何推测。

先论学堂之内,三奇四福。

次察格局之外,一吉二宜。

若己未见甲午为祥,壬申见丁巳为瑞。

壬子丙午,主光风儒雅之人。

辛酉丙申,长俊秀荣华之士。

阴阳全凭纯美,造化最喜相生。

难辨者日精月华,莫测者金堂玉匮。

得之者荣,遇之者贵。

若遇贤愚显晦,无非造化钧陶。

物既荣枯,为人岂无成败。

假若凤生于雉,蛇化为龙;

芳兰不断蓬蒿,枯木犹生于山野;

少贵老贱,初迍后亨;

盖由大运之衰旺,以致富贵之变更。

格局纯而反杂,惆怅残春。

运行老而得时,优游晚景。

防不测运之艰危,是以时有春秋。

月有圆缺,尝观资荫之子。

亲一丧定无聊,复见耕钓之人。

运一通而殊显,多年爵禄。

一旦俱休,时运至者。

与时相遇,值生旺者。

未必无凶,有情者通。

无情者滞,有合者吉。

有冲者凶,官印岁临。

仕途定知进擢,食财运遇。

庶民亦许荣昌,或有少祖父之荣。

长借儿孙之贵,又有垂髻苦难。

至老无依,盖因四柱之旺衰。

所由大运之享否,岂不见枯槁之木,纵逢春而不荣。

茂盛之标,虽经霜而不败。

论日更亏年月,定无下稍。

生时旺气朝元,必有冕福。

古有琢磨之玉,价值连城。

世有孤立之人,自成家计。

如烹炼之余而不朽,而岁寒之后而不凋。

消息妙在变通,祸福当察衰旺。

庶几君子,共鉴是幸。

幽微赋

天地阴阳二气,降于春夏秋冬。

四象各生其时,有用者则吉,无用者则凶。

是以泄天机之妙理,谈大道之玄微。

天既生人,人各有命。

所以早年富贵,八字运限咸和。

中主孤单,五行逢死绝败。

过房入舍,年月中分。

随母从夫,偏财空而印旺。

早岁父亡,偏财临死绝杀宫。

幼岁母离,只为财多印死。

比肩多而兄弟无情,羊刃多而妻宫有损。

官逢死气之方,子招难得。

若见伤官太盛,子亦难留。

如遇冲破提纲,定主离于祖业。

再见空亡,三番四废。

印绶逢生,母当贤贵。

偏官归禄,父必峥嵘。

官星临禄旺之乡,子当荣显。

七杀遇长生之位,女招贫夫。

自身借宫所生,必是依人过活。

妻星失令,半路拋离。

若是借宫所生,亦是他人义女。

酒色猖狂,只是桃花带杀。

慈祥敏慧,天月二德聚来。

印绶旺而子少息稀,正官旺而女多男少。

枭神兴早年折夭,食神旺老寿而高。

偏财逢败,父主风流。

子曜若临,破家荡产。

自身逢败,早岁兴衰。

妻入墓不得妻财,父临库父当先死。

比肩逢禄,兄弟名高。

食神多而好饮食,正官旺而受沾滋。

身临沐浴之年,恐愁水厄。

生入斗克之年,必逢火炎。

女带桃花坐杀,定主淫奔。

伤多而印绶被克,母当淫荡。

年月冲者,难为祖业。

日时冲者,妻子招迟。

若见天元刑战,父母难靠。

如遇地支所生,凶中成吉。

日主弱水火相战,而招是非。

甲木衰逢金旺,而无仁无义。

此乃男命之玄机。

略说女人之奥妙,纯粹在于八字。

纯有富贵者,一官生旺。

四柱休囚,必为贵者。

浊淫者五行冲旺,娼淫者官杀交叉。

命主多合,此为不良。

满柱杀多,不为克制。

印绶多而老无子,伤官旺而幼伤夫。

荒淫之欲,食神太过。

四柱不夫星,未为贞洁。

官星绝遇休囚,孤孀独宿。

清洁源流,金猪相遇,木虎相见。

四柱三夫,羊刃重叠。

水火逢蛇,夫宫早丧。

食神一位逢生旺,招子须当拜圣明。

父母之宫,男女同断。

若见此书,藏之如宝。

若遇高士,对镜分明。

络绎赋

参天地之奥妙,测造化之幽微。

别人生之贵贱,取法则于干支。

决生死之吉凶,推得失之玄妙。

甲乙之木,最喜春生。

壬癸之水,偏宜冬旺。

丙丁火而夏明,庚辛金而秋锐。

戊己两干之土,要旺四季之期。

日乃自身,须究强弱。

年为本主,宜细推详。

年干父兮支母,日干己兮支妻。

月干兄兮支弟,时支女兮干儿。

后杀克年,父母早丧。

前杀克后,子息必亏。

马入妻宫,必得能家之妇。

杀临子位,必招悖逆之儿。

禄入妻宫,食妻之禄。

印临子位,受子之荣。

枭居子位,破祖之基。

财官月旺,得父赀财。

所忌财伤禄薄,最嫌鬼旺身衰。

原其克他为财,生我为印。

食神暗见,人物丰肥。

枭印重生,祖财漂荡。

咸池财露主淫奢,凶杀合年防自刃。

土克水而成腹脏之疾,火煅金以患痨瘵之灾。

桃花会禄,酒色亡身。

财旺身衰,因财丧命。

观乎财生官者,用贿求官。

财坏印者,贪财卸职。

财旺生官,自身荣显。

财生杀党,夭折童年。

独杀冲破废闲人,诸杀逢刑凶狠辈。

天干多兮,见干年须当夭折。

地支多兮,见支年必见凶灾。

财生官,官生印。

印生身,富贵双全。

干党财,财党杀;

杀攻身,凶穷两逼。

酉寅刑害继伤婚,丑卯风雷多性急。

杀官混杂,乃技艺之流。

财禄生马,为经商之客。

马落空亡,迁居飘流。

禄遭冲破,别土离乡。

阴多利于女人,阳盛宜于男子。

阴盛于阳,主女兴家。

阳盛于阴,男当建府。

纯阳则男必孤寒,纯阴则女当寡。

困官贵生年,伏凶煞而名垂万古。

贵宜乎多,禄宜乎少。

绝虑忘思,无差无误。

解气断

立春一曰火方生,雨水之中木正荣.

惊螫春分皆论木,其中轻重在三旬.

木茂水聚清明候,谷雨水土两成形.

立夏五朝尤是土,土金相会旺中旬.

小满之畤丙火用,火土芒种不用论.

夏至阴生阳始极,一交小暑木存形.

土最旺时交大暑,立春坤土五朝存.

坤土既生金自旺,时逢处暑水方生.

白露秋分金旺极,寒露七日尚言金.

火土聚时霜降后,立冬干气水将盈.

二侯一朝方用水,木须小雪始能生.

大雪水生阴正极,阳生冬至火堪论.

小寒火绝却言水,大寒金土并两存.

渊源集说

最贵者,官星为命,时得偏正财为福;最凶者,七杀临身,逢天月二德为祥。官星若遇劫财,虽官无贵;七杀如逢资助,其杀愈重。三合六合,运岁逢而必荣;七官八官,月逢官而为喜。四合四刑,合刑当为偏正;七冲七击,冲击喜得会藏。夹贵夹丘为暗会,财库官库要正冲。官星在生旺之方,逢则何须发见;印绶临孟仲之下,见而不见,露形印绶,得劫财为贵,财源喜伤官为奇。

伤官要见印绶,贵不可言;归禄若见子孙,禄无限妙。年月立有阴阳羊刃,刑罚重犯。官杀混逢天月二德,寿位高迁。飞刃、伏刃,会刃多凶;伤官见官,剥官见祸。羊刃若逢印绶,纵贵有疾病在身;七杀并制逢官,为祸而寿元不长。三偏三正,官居一品之尊;四柱四合,福坐众人之上。

杀化为印,早擢登科;财旺生官,少年承业。官杀同来,要知扶官扶杀;偏正混合,须知合正合偏。福禄若逢羊刃,世事不明;金神运入水乡,身衰夭折。暗中藏杀,须凭月下刑神;见处无财,必受空中祸患。羊刃兼会七杀,千里徒流;月财若透劫夺,一生贫困。人生前定,穷富已明,如要识其消长,亦多究其始终。

或有前贫后富,或有骤发卒倾;或有白屋之公卿,或有朱门之饿殍;或一生长乐,或一生失所;当视流运之源,要察行年之位。身弱徒然入格,纵发早亡;福转若遇休囚,卒发倾夭。是以用神不可妄求,形踪自然发见。

有福必当用彼,无时必是用身。祸患在于五行,福崇在于运气。福源人所同具,如或伤终困。此中消息,阴阳在我;通明理智,荣辱两端,媸研一断,自古相传,非贤勿授。

      子平百章歌

魁星岁驾五经首,甲旺提纲榜眼清

火明木秀绶魁日,金白水清甲第新

重迭土金登紫阁,调和木火贯黄金

木生春令逢食伤,甲宿文伤义理深

财印两轻官杀足,甲第连科一举成

根苗天乙俱榜眼,为魁木火定详英

相涵金水亲黄榜,递互丙丁侍紫宸

金水秋气炎方取,魁星官杀贵分明

杀重身轻休道弱,如逢印绶作魁星

虽知识此分高下,熟记何须问子平

挈要捷驰玄妙诀

以日为主,专论财官。
盖,官乃为扶身之本,财为养命之源。
故推天时,察地利,约太过而不及,以中和而为用;去留舒配而中理,轻重强弱而表正

先观节气之深浅,后论财官之向背。
人之命内,皆不离乎财官;诸格局中,总要虚邀禄马。先贤已成矜式,后学须自变通。
宜向之而运背,决之贫贱。
宜背之而运向,断之困弱。
喜生以逢生,贵而可取。
受剋而值剋,吉而堪言。
逢官而看财,见财富贵。
逢杀而看印,遇印荣华。
逢印看官而遇官,八而七贵。
逢财看杀原有杀,十有九贫。
甲乙运入西方,身旺功名可许。
壬癸路经南域,主健为贵。
印财不宜身旺地。
食神最喜劫财乡。
官杀混杂,身弱则贫。
官杀两停,合杀为贵。
年月官星,早年出仕。
日时正贵,晚岁得名。
胞胎逢印綬,禄享千钟。
财气遇长生,田肥万顷。
秋冬官星逢刃伤,存金去火贵无疑。
腊月伤官喜见官。
破印重伤而祸死。
财旺生官者,何贵少而富多?
伤官见官者,何官高而财足?
无伤不贵,有病为奇,宜当弃之,理妙于斯,何必外取。
如,火炎水少遇庚辛,休作身旺官轻而取。
或,土重木绝逢壬癸,难作身旺官轻而决。
财轻莫逢劫地。
印多最妙财乡。
财旺生官,用赂取贵。
杀星制刃,劫宝图名。
身旺偏财何取,必取横财。
主捷正财偏劫,频见妻灾。
劫财阳刃入官杀,臺阁之臣。
归禄倒冲逢刃伤,廊庙之贵。
身旺有杀逢印綬,权断之官。
主弱逢印见财星,寻常之客。
阳刃伤官有制,膺职掌于兵刑。
正官正印无伤,出仕牧其士庶。
财旺稼穡,给餉之官。
飞禄朝阳,侍廷之相。
乾坤本清气,畿国之荣。
子午为极尊,黄门之贵。
癸日癸时兼亥丑,魁名及第入翰林。
壬日壬时叠寅辰,高爵承恩登御阁。
日德见魁罡,纵吉运,贫寒之士。
魁罡见财官,任得地,衣禄之人。
伤官见官,妙入财印之地。
财星破印,贵行比劫之中。
命逢财,运逢杀,吉而堪言。
命逢杀,运逢财,凶而可决。
女多伤官,归禄得之极吉。
男逢阳刃,身弱遇之为奇。
金神、归禄、栏叉,女命逢之最忌。
阳刃、伤官、七杀,男子值之得权。
金神入火逢杀刃,贵而无疑。
杀重有印逢食伤,荣而自有。
正官无印,居官不显。
阳刃七杀,出牧驰名。
身旺无依,僧道之例。
桃花滚浪,娼妓之流。
金弱火强,土木消溶之匠。
土多水浅,行商针线之工。
五湖云遶,始荣终辱己身贫。
遍野桃花,一世风流多酒色。
亡神拱杀,盗贼之徒。
秀气失时,清名之士。
印旺身强多嗜酒。
丁壬妒合犯淫讹。
身印俱强,平生少病。
天月德助,处世无殃。
食神生旺,胜似财官。
贵全官杀,有弃命就财、就杀、就官者;有餘富贵,无依专旺。
绝食、绝财、绝官者,无限贫穷。
身弱弃命要无根,官居宰辅。
主衰身化得其时,位近天廷。
男命,类属从化、照返鬼伏;女命,纯和清贵、浊滥淫娼。宜细详之!

  造微论

  两仪肇闢,六甲攸生,将三元而作三才,建四时而为四柱。
  干为禄本,定一生职位高低。
  支作命基,佈三限寿元终始。
  年生为根;月建为苗;日管经营,断中年之休咎;时为结果,定晚岁之荣枯。
  先推胎息之由,次入变通之化。
  为官为贵,缘上下以咸和。
  多滞多危,本根元而相剋。
  是故,格清局正,当为臺阁之臣;印旺官生,必作钧衡之任。
  马头带剑,镇压边疆。
  印綬逢华(华盖),尊居翰苑。
  禄虽多而有害,福不为祥。
  杀虽重而无伤,刑当不祸。
  三奇忽遇,才高立解成名。
  六合正逢,家富又能增业。
  空亡亲于寡宿,孤独躘踵。
  长生陷于空亡,贫寒偃蹇。
  桃花若临帝座,因色亡身。
  咸池更会日宫,缘妻致富。
  根源浅薄,逢生旺而不荣。
  本主兴荣,遇休囚而反吉。
  阳刃临于五鬼,定须重配流徒。
  勾绞叠于三刑,应是频遭编配。
  是以,登仕途者,莫逢吞陷,爵禄亏停;当兵权者,勿遇天中,身权退失。
  胸襟澄澈,盖因水济江湖。
  学问渊源,本是水居壬癸。
  慈祥愷悌,木乘甲乙之乡。
  眊燥炎阳,火盛丙丁之地。
  名高禄重,乾金早会庚辛。
  贯朽粟陈,镇土重亲戊己。
  木繁而无金断削,纵荣而末岁孤穷。
  火炎而无水淘溶,纵发而早年夭折。
  粤若,水之浮泛,惟凭土以隄防;土重而无木疏通,遂归愚浊;金坚而无火煆炼,终是兇顽。
  至若,金脆火炎,多则损己;木柔金重,利则伤身。
  水清而不假土多,土弱而不禁木盛,火强燥而微吵,水略济以宽和;须将匀配为佳,亦以均调为上。
  大显者,贵守深隐。
  大屈者,贵守卑伸。
  寿极年高,皆是禄临帝旺。
  职崇位显,为缘马会官星。
  华盖逢空,偏宜僧道。
  学堂遇贵,惟利师儒。
  五行若也萧索,五命因而低弱。
  日逢空(空亡)寡(寡宿),其妻多致生离。
  时值孤虚,其子多饶不肖。
  绝宫为鼓盆之杀。
  胎宫为白虎之神。
  天空临嗣息之宫,末岁损成家之子。
  运逢吉宿无木主,则未足欢娱。
  限守凶神有根苗,则不须畏惧。
  岁君若临恶曜,一岁迍邅。
  生时若值休囚,一生愁叹。
  源清者,其流必远。
  本浊者,所作无成。
  八字超群,不贵则当大富。
  五行驳杂,居安可不虑危。
  休囚者,身性卑微。
  旺相者,名位壮实。
  先强后弱,必先吉而后凶。
  始弱终强,亦始凶而终吉。
  若乃运限所临之地,凭流年星辰凶吉,以定祸福

  人鑑论

  洪濛肇判,甲子攸,,幽显而变通莫测,沉潜于二理尤深;二十四字之精神妙用,亿千万人凶吉灼知。
  日生为主,年长为君;先论根本,察贵贱之由易见。假使粗识深藏之体,孰得而知;盖,贵者虽吉,贱由不易。森列三才,势有权衡轻重;包罗八卦,自存规矩方圆。天道尚有盈亏,人事岂无反覆;或先贫而终富,或先败而后兴,当捨短而从长,毋取彼而捨此。
  四柱俱嫌其一字,大醇亦求其小疵,详察其言,毋轻以断。
  官在禄乡,伊尹负阿衡之任。
  时居贵地,傅巖兴作相之臣。
  生逢贵格,入仕为臺阁之尊。
  重叠鬼生,乐道有山林之兴。
  是知,居官居贵,五行醇而不疵;多滞多忧,八字杂而又战。
  根甘裔苦,贾谊屈于长沙。
  源浊流清,太公兴于渭水。
  禄马同乡,而会登臺阁。
  杀印重旺,而早入科名。
  兄多逢弟,宜嗟范子之贫。
  父叠生身,可比老彭之寿。
  夹官夹贵日时值,而峻宇雕樑。
  劫财夺马岁时逢,而蓬门瓮牖。
  嗣位剋绝,鹊之巢而鳩占之。
  妻位犯伤,鸞之孤而凤无匹偶。
  行运背禄,昔日富而今日贫。
  命遇旺身,昨日悲而今日笑。
  四柱坐学堂之上,回也不愚。
  三元助墓库之中,丘也好学。
  年逢官贵,才高立解成名。
  时值偏财,家富又添好业。
  庚行丙地,祷尔于祗。
  壬入戌乡,胡不遄死。
  伯牛有疾,缘战剋以交差。
  司马何忧,盖比和而无位。
  身中衰弱,逢吉运以为凶。
  命坐坚牢,遇祸年而反福。
  杀须重而多合,何伤日月之明。
  禄虽多而有破,难际风云之会。
  遇而不遇,庚辛在壬癸之乡。
  忧而不忧,甲乙行丙丁之地。
  或若,生逢败绝,郑谷归耕;禄马病衰,冯唐皓首。
  九宫旺相,难逃邀我桑中。
  四柱合和,未免题诗叶上。
  西施美貌,自身多带长生。
  绿珠坠楼,凶恶又逢七杀。
  孤鸞入命,妻哭夫而夫哭妇。
  烟花绊身,女求男而男求女。
  头目陷,而肢体相亏。
  财有耗,而田宅有害。
  生时若遇刑冲,一生屡乏。
  岁月若临劫夺,百岁孤寒。
  财入财窠,不贵即当大富。
  杀居太岁,居安不可虑危。
  若乃,官星透露,未可便作贵推;杀星下攻,曷不便为凶兆。
  大抵,归禄喜逢于印綬,刑杀宜值于济和。
  是以当忧不忧,闻喜不喜,考其根而明其实,论其始而究其终;故知,失其本而忘其末,不救其实而义有餘。
  是以,妻宫有剋,少年无早娶之人;鬼位逢伤,末岁损成家之子。
  生平不已,而寿算松桩。
  财禄带多,而福姿蒲柳。
  源清者,其流必远。
  本壮者,其叶必荣。
  三命冠群,不贵即当大富。
  九宫弱陷,怕凶运大忌凶年。
  千条万绪,当求不见之形;百派一源,贵得弥身之地。详陈本末,备察盈亏,澄神定虑,深略沉机,可考而知,不言而喻;后之君子,鉴以前贤,言术者十常八九,造首者百无一二。辞简而意微,言近而指远,为之贤乎已,鉴命无忽诸。

   洪途肇判,甲子攸生。二十二字之用无穷,百万千人之命可考。日生为主,年长为君。先论根本虚实,次论岁运强弱。森列三才,妙在权衡。轻重包罗,八卦自存。规矩方圆,天道尚有盈亏;人事岂无反覆。或始贫而终富,或先败而后兴。当舍短而从长,勿取彼而弃此

四柱俱嫌一字大醇,亦求小既。详察其源,勿轻以断。官在禄乡,伊尹负阿衡之位;时居贵地,傅说兴作相之臣。生逢贵格,入仕为台阁之尊;重遇鬼局,乐道有山林之兴。是知居官居贵,五行醇而不疲;多滞多忧,八字杂而又战。根甘裔苦,贾谊屈于K沙;源浊流清,太公兴于渭水。禄马同乡而会登台鼎,煞印重旺而早人科名。比肩重遇,宜嗟范子之贫;印经叠逢,可比老彭之寿。夹官、夹贵,日时值而峻宇雕梁;劫财夺马,岁时逢雨蓬门瓮漏。"嗣位逢克绝,鹊之巢而鸠之居;妻位犯煞伤鹰之孤而鹅之寡。运行背禄,昔日富而今日贫;命遇旺财,昨日悲而今日笑。四柱坐学堂之上,回也不愚;三元助墓库之中,子之好学。年伤官贵,才高那解成名;时值偏官,家富又添好子。庚行两地,祷尔于抵;于入戊乡,胡不遗死?伯牛有疾,缘战克以交差;司马何忧,盖比和而无位。身中衰弱,逢吉运以为凶;命坐坚实,遇祸年而反福。煞虽重而多合,何伤日月之明;禄虽显而有失,难际风云之会。遇而不遇,庚辛在壬癸之乡;忧而不忧,甲乙行丙丁之地。或若生逢绝败,郑谷归耕;禄马病衰,冯唐皓首。九官旺相,难逃邀我于桑中;四柱合和,未免题诗于叶上。西施貌美,自身多带长生;绿珠坠楼,凶恶又逢七煞。孤鸳入命,夫哭妇而妇哭夫;烟花绊身,女求男而男求女。头目陷而肢体相亏,财帛耗而田宅有害。生时若遇刑冲,一生屡空;岁月若临劫夺,百岁孤寒

财入财美,不贵即当大富;煞居太岁,居安可不虑危。乃若官星透露,未可便作贵推;煞星下攻,易可便为凶断?大抵贵禄喜逢于印经,刑煞宜值于制合。是以当优不忧,闻喜不喜。考其根而明其实,论其始而究其终。是以委宫有克,少年无早娶之人;儿位逢伤,末岁损成家之子。平生不吉,而寿算椿松;财禄带多,而福姿蒲柳。源清者,其流必远;本壮者,其叶必荣。三命冠群,不至贵即当大富;九宫陷溺,怕凶运又怕凶年。于条万绪,当求不见之形;百派一源,贵得弥身之地。详陈本未,备察盈亏。后之君子,幸勿忽诸

        命理经典大全 

《宝法》第一

  夫,稟阴阳而生天地间,故造化之赋于人也,稟造化而生;物亦如之,莫不由阴阳变化。是故,推人吉凶休咎,斯理昭著;然术家之法固多,究徵索子平之外未有矣!

  子平一法,专以日干为主,而取提纲所藏之物为令;次及年月时支以表其端。

  凡格用月令提纲,勿于傍求年日时为格;今人多不知其法,于此百法百失

  譬如月令,以金木水火土为要,但有一事而定言之,若于傍求,则有失误;取其月令实事,则以遍求轻重浅深格局破冲可也

  西山易鑑先生得其变通,将干格分为六格为重:『曰官、曰印、曰财、曰杀、曰食神、曰伤官』,而消息之,无不验矣!其法曰:『逢官看财,逢杀看印,逢印看官』,斯有奥妙不传之法。取四者不偏不倚、生剋制化,而遇破体囚为下运;有生有去为福,有助有剥为祸。其理深长,最宜消详切当;不昧庸术,宜熟读幸加勉焉

《宝法》第二

  子平之法,以日为主;先看提纲为重,次用年日时支,合成格局,方可断之;皆以月令为用,不可以年取格。凡看子平之数,取格不定,十有九差。

  惟易鑑先生之法,月令用金只用金,用火只用火;八字水多却取水,不来取火,况此差矣!以法断之,误其大半。是西山易鑑参透玄机,十八格内取六格为重,用相生,定格合局;仍用年日下,以推轻重浅深,万无一失。

  六格法曰:“逢官看财”,“逢财看杀”,“逢杀看印”,“逢印看官”。如用印不怕杀;是杀拘印,印拘身,还作上格取之。如四柱逢印看七杀;但有官杀在,运行官杀乡,亦作贵格

  月令通官,柱中遇财,财生官妙矣!乃富贵之格

  柱中见财,要人财旺,至兴发福矣!

  但见一杀,则以杀为重,不可又行财旺之乡;乃财生杀旺,当作贫贱之格

   凡格当以杀官言之

       寸金搜髓论(印净禪师)

      造化先须看日主,后把提纲看次第。

      四柱专论其财官,身旺财官多富贵。

      若还身旺财官损,只是朝求暮讨儿。

      财官旺时日主强,紫袍金带有何疑。

     财官旺而日主弱,运行身旺最为奇。

  日主旺而财官弱,运入财官名利驰

  日主坐下有财官,月令相逢贵不难

  富贵财官为总论,早年富贵禄高攀

  身旺无依更迁祖,不迁居死在外地

 身旺无倚,损财伤妻、或是外家冷落、或过房入舍。身旺印旺,破财不聚;有财只好善破、或置物创屋、或门大而仓廩虚,内不足而外有餘

    官喜露,露则清高

    财要藏,藏则丰厚。

  杀藏官露,恶隐善扬;人生遇此,名振乡邦。

  官杀太重身更强,一逢制伏作贤良。

  杀官拱印贵非轻,烜赫威扬定振名

  身居九夏火土多,相逢水济贵中和

    水火元来要既济,管教名利振山河

  生居三冬,水冷金寒;得火相扶,莫作等閒。

  火势炎炎如无水,运行水乡亦是美。

  水势滔滔若无火,运入火乡亦为奇。

  南方火炎,利入北方水运

    北方水寒,利入南方火运

    东方木多,宜入西方金运

  西方金旺,宜入东方木运。水火有既济之功。金木有成名之论。五行得其相济,威名荣振九天。

  三丘五行,辰戌丑未;若是重见,骨肉刑悲。父母不足、兄弟异离。

    亲戚情疏,更亏妻子。冲破提纲,多亏父母,或是刑克、或是离异。

  身旺比肩坐驛马,兄弟飘蓬好潇洒

   八字四马总交驰,身荣劳碌任东西

   倘有身閒心不定,动则风流静则悲

   财星入库主聚财。

  财星入库妻慳吝,谨守貲财不做人。

  若是财星坐四马,妻贤无处不欣欣。

  官杀重重不带财,妻能内助不和谐

    公姑不敬妻无礼,夺却夫权命所排

    官星若也逢生旺,更得长生旺在时

    子息聪明多俊秀,儿孙个个著緋衣

   比劫伤官旺,伤妻更损儿;

    养子多不肖,乞养总非宜。

  日主七杀带梟神,妻主虚胎小产多,

    血气不调成血疾;更看行运又何如。

  男子梟食重重见,身弱多因癆病随

    女人梟食非为吉,产难惊人病亦危

  女人官旺兼财旺,招得贤夫更好儿

    若是财官俱受损,伤夫剋子守空帷

  印綬旺身身更旺,为人刑剋主孤贫

    若得官显财又显,亦为超群拔萃人

  惹是招非,只缘水火相剋,或是目昏眼暗。女命若也伤官旺,坐下伤官会骂夫;朝暮喃喃口不绝,百年终见带刑孤。

  日如乙巳、戊辰、庚午、辛未,日干带之,权贵之妻也;更主贤妻亦主贵,更看四柱又何如

  又如丙子、丁丑、戊寅、己卯,生人遇此,皆因前道。

  辛巳、壬午、甲申、乙酉,俱是坐下财官,逢之富贵不少

  丁亥戊子并庚寅,日主逢之命不轻。

    辛卯丙申丁酉位,财官内隐显声名。

  己亥甲申见庚戌,印綬财官内里藏

   更得丙辰壬戌至,四时符印不非常

 甲子丙寅与丁卯、己巳壬辰癸巳同,虚名虚利任飘蓬

  乙亥庚申并己巳,生下财官并无有;

    妻宫子女带虚花,东西南北是身家。

  甲午戊戌并庚子,女剋丈夫男剋子。

  乙巳丙午丁未同,重重壬子主孤穷

  甲寅乙卯与戊午,支干同类子不足

  己未庚申及癸亥,月令更旺成祸害

  月主财官印綬全,月时符合福绵绵

  干支同类併身旺,剋子刑妻破祖田。

  好将四柱分强弱,莫犯阴阳执一言

    此是五行真妙诀,不逢智者莫虚传

论命细法

  过房七杀带三刑,母明父暗是偷生。

    我明我暗从化象,父死之时不送灵。

  庚金化成火相时,父亡见血不须疑。

  比肩三合族人害,三刑零落及离妻

  比肩暗损及门房,兄弟无情被罔欺

  如带比肩成别象,弟兄不睦报君知

  妻带三合及坐妻,妻曾认得是亲支

  坐妻透妻成别象,定主离妻再娶妻。

  多透妻财须怕妇。妻归绝地不生儿。

  化成别象剋正夫,必主欺夫礼义疏。

  身旺食强亦如此,食明旺相懵然殂。

  阳母专位主伤生,母来父上受其惊。

  天时地利生过月,七杀兼刑顶上偏

  印归杀地母有病。丙丁双者顶双灵

  日禄归时须应梦。小儿无乳食冲刑

  壬子乙酉对偏生,丙戌丁丑妻获灵

  背父而生甲乙卯,此时须要记分明

  假令,申子辰从水也;不然,五月无水,有火不从也。戊癸化火巳午,天干地支从火也, 又将坐日甲木论。珞琭子云:“学释则离宫修定”,是如此取用也。杜老先生教镜鐔僧判,将此为例,此日参详,朝暮苦想;似此半年,忽然间得此时入处,云:“公初学,进退了几番;后获此法,非与他阴阳也,此别家幽微之经也。”

又论《心印口诀》:双顶者,只可言八字,有双丙丁者是也;若只一丙一丁,下有刑冲者,可言歪顶无失也。又一法。言人儿女麻面者,是戊己被甲乙剋之,不然面主有疤痕;戊己见乙巳乙卯乙亥是矣!如此递相贯穿,天干地支,往来相剋,化合之气,死生破败,皆此所主也;其干支万变,如此化,病源此中出,成败此中出。命之幽微,莫不由于此,而假外来哉!更于此看得到处,不须归家多说

四柱支中元有忌者,切忌运中透出病。运中忌财作凶财,岁战便为灾。凡坐杀者,不可行杀旺运。身旺又加旺运,岁运併来伤杀,与我无情者是。印綬怕行财运,主恶死或血疾。印綬多母众,或食众乳、或寄养外人家。如四柱有官星流气,太岁冲官星,必因官讼;如遇比肩助者,言比肩之人救助无事,流气转生财官者。凡识生财伤官有三:伤之不尽,多出吏道;元有物气,伤官运及印綬,岁复见官星者,多凶

化气怕逢返本;不化有变局,如化不成者,可只用本日干断

且如,己土用癸水为妾,运逢辰库,主妾与自家人私通。丙用乙为母,遇庚申母多外情。丙用庚为父,遇寅丙多主父弱。戊用癸为妻,若坐酉宫,或主好酒。本元无财官,运逢财官者主凶;他人发财发官

火入水乡,主血疾。壬癸引归寅卯,主阳不兴;时归败绝,老后无成。日干与流气(流年)合,主晦气入门。假令,六甲日,以偏阳土为父,阴土为妻,阳金子,阴金女;阳木阴木同法,餘皆倣此。妻星入败地,主妻不正;如己酉、庚午、癸酉、丁丑,是财入败地也。寅申巳亥,乃四长生,必得聪明妻。财官印,得气为妙。元见财官,商旅农家。 财多印陷,少年剋母;母不贞洁,必重嫁

  女人之命,日干同者,若我旺他衰,我为正;他旺我衰,他为正

  壬癸之水盛者,聪明多智,女多淫滥。时上见财者,必须入舍。支中有官无刑破者,因妻发官。支中有杀无制,因妻致祸

  假令壬癸日,运逆行者,生于正月二月:取戊己土为官,故为禄绝,此为背禄;取丙丁火为财,四柱不透出财神,此为背禄不贫也,寅卯暗藏三阳四阳之火为财;如行子丑运,遇比肩分夺;交亥运木长生而助火,主发财;戌运亦然;酉运火死水败,主破财。如壬癸生寅卯月,顺运者:巳午运发财福,亦忌财神透露,岁运亦然,如遇财神透出,四柱元有阳刃比肩,因妻致祸;忌申酉二运,如四柱元有印者,百物更改,革故鼎新;如流年遇杀者凶;酉运裸形沐浴,劫煞主死。如丙子、丁丑、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时犯之,多因孝病中成亲

  如用子女之法,不喜入墓库;如子女入库,主无子女。库日用甲为偏财为父;坐甲行西地,为财临杀位,父死不归家。阳干女命,食神多者为娼。阴干女命,食伤官多者为妓;有物去之为良。火至天干,多主瘰?;地支多时生疮。用杀返轻,多为僧道之首

  此荀僧《判正传歌》,即印净禪师也

伤官说

伤官若伤尽,却喜见官星。伤官若论财,见祸不轻来。伤官若用印,剋杀不如刑。伤官若论财,带合有声名。伤官用财,不宜印乡。伤官见官,印运不妨。杂气财官,印俱不忌

两戊合一癸,得再嫁。妻财受剋,生子不育。印綬比肩,不忌财乡。印綬多根,身旺必贫。印綬被伤剋父母。官杀混杂,剋父母。财多身弱,剋父母

干与支同剋妻。辛卯、戊寅不怕杀多。女命比肩,即姊妹贪合,多谎诈。财有劫,不怕露就杀。火命人最好,月支属火,干头有木提出火矣!癸酉弱格,见杀必凶。官贵太盛,旺处必倾。土命不论胞胎,只论日时,不怕官杀混杂;阳干方论,阴干不取

子怕寅午火,不怕水。寅木不怕金。巳金不怕火。己土不怕木.午火不怕水。未同申金不怕水。己土戌土不怕木。卯木怕酉金.辰土怕寅木。乙日五月不怕杀。四柱元有病,要去病;不去病不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