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晁盖为什么玩不过宋江?

原创
2019-03-05  老黄说史

在宋江入梁山前,晁盖的名头很响——托塔天王,是水泊山寨的土皇帝。他本是一村的保正,自家多有积蓄,加之和吴用等人干了一票大的,劫了生辰纲,遭官府缉捕,这才带着人生的第一桶金上了梁山。原以为是带资入股,没想到梁山的老大王伦却是个没有大志向的忌贤妒能的主儿,结果被吴用使了个激将法,让林总将王伦给宰了,晁保正这才被众人拥戴为梁山的大寨主,坐上了头把金交椅。

晁盖是个有恩必报的人,做了寨主之后,就一心想报答当初给他通风报信的郓城县押司宋江,就派人给宋江送了一封信和大把金条。但是,晁天王的好意,却葬送了宋江的大好前途——宋江的隐私被他那个不守妇道的小老婆闫婆惜给发现了,于是,想狠狠地敲宋江一笔。宋江表面虽然忠厚老实,但是,其内心狠着呢,于是,一恼之下就将这个频频给自己戴帽子的红颜祸水给宰了。

摊上人命官司后,宋江的饭碗丢了,只好亡命江湖。从宋江的本意来讲,他是不愿落草为寇的,因此一连几次路过梁山都谢绝了晁盖等人的好意,不愿入伙。

宋江没有直接投奔梁山,但是,几年的闯荡,让他在江湖兄弟中的名声日益高涨,俨然江湖英雄中的精神老大。虽然如此,晁盖一直视宋江不朋友,将山寨老二的位置一直给宋江留着,他觉得,宋江迟早会成为他的小弟。

机会终于来了,宋江酒后的一首反诗,就将自己的命运与梁山紧紧地联系到一起了。被救上梁山后,宋江名正言顺地成为梁山的二当家。

宋江的到来让晁盖很高兴,从此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直将宋江当成推心置腹的兄弟。但是,宋江却很苦恼,进山当了个土匪,还只能当个老二,这对宋江来说有点憋屈。

晁盖充其量是个财大气粗、结朋好友的土财主,他想要的就是兄弟闪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而宋江则是有学识、有野心的公门中人,胸怀“替天行道”的大志,两个人的人生格局不一样。

为了“出人头地”,成为梁山的真正代言人,宋江开始了自己的“逆袭”计划。首先,他找到了吴用,这个梁山上的“点子王”,能取得吴用的支持与拥护,以后的事就好办了。

吴用是真正的聪明人,他对梁山的形势看得很透,现在的梁山,大部分兄弟都是投奔宋江来的,晁盖的死党也就剩一同劫过生辰纲的那拔人。吴用就这样反水了,成为宋江的心腹智囊。这种交易是暗下进行的,晁盖是被蒙在鼓里的。

有了人力资料做支撑,接下来要干的,就是要“建功立业”,这才是扬名立万的资本。恰好此时,有个毛贼来投,这正好给了宋江一个下山建功的借口与机会。

当时迁与此同杨雄石秀三人投奔梁山时,晁盖执意要斩杀因为偷鸡而损坏了梁山名声的鼓上蚤时迁时,宋江却一反常态地发表了反对意见:

“哥哥权且息怒。即日山寨人马数多,钱粮缺少,非是我等要去寻他,那倒来吹毛求疵,因此正好乘势去拿那。若打得此庄,倒有三五年粮食。非是我们生事害他,其实那无礼!只是哥哥山寨之主,岂可轻动?小可不才,亲领一支军马,启请几位贤弟们下山去打祝家庄。若不洗荡得那个村坊,誓不还山;一是与不折报仇了锐气;二乃免此小辈,被他耻辱;三则得许多粮食,以供山寨之用;四者,就请李应上山入伙。”

宋江这一番话,讲得慷慨激昂,众兄弟也受到鼓舞。关键时刻,吴用等人又投了宋江一票。吴学究道;“公明哥哥之言最好。岂可山寨自斩手足之人?”戴宗便道:“宁可斩了兄弟,不可绝了贤路。”众头领力劝,晁盖方免了二人。

众人都附合宋江,晁盖也很无奈,只得赦免了三人,这是晁盖的话第一次不灵。而接着的“三打祝家庄”,更是将宋江的威望打出来了。其后,宋江又发动了几场掠夺战,都是他冲锋陷阵,而让晁盖坐守老营,这样一来,宋江在兄弟们中的威望越来越高,而晁盖在山上的存在感与影响力也越来越来低了。

为了重振雄风,晁盖才决定亲自下山攻打曾头市的史文恭。但是,此时的晁盖身边已没有几个愿意为他卖命的兄弟了,结果把自己的性命给弄丢了。于是,梁山彻底落入宋江之手了。

从晁盖与宋江的较量来看,宋江之所以能最终取胜,是与其自身条件有关的。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点:

其一,宋江本是公门中人,对于官府的那套潜规则门清,所以,他才能“治人”于无形。

其二,宋江善于宣传包装,混迹江湖时,能以小恩小惠收买人心,因而混了呼保义、孝义黑三郎、及时雨的好名声。

其三,宋江懂得人才即财富,所以,他第一个要挖的墙角,就是有着智多星之称的吴用。领导们一般都很少亲力亲为,有了吴用这人大秘,一切尽在掌握。

其四,宋江能借力造势,借力打力。时迁等人的来投,就给了宋江施展拳脚的机会,从而,才让他的才能得到真正发挥。

其五,宋江不会假仁慈,有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所以,三打祝家庄后,一再下山攻城掠寨,为梁山赚回大把银子与人气,直接把晁盖逼上死路。

一个土财主摊上这么个精明的宋押司,不死才怪呢!

(图片来自网络)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