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关于家庭

2019-03-08  wistreer

费拉的家庭是无法长期维持的,它自身就是一个小的秩序低地。你们自己内部的秩序如果是很脆弱或者是很low的话,那么周围的邻居或者是外部的共同体就会侵入你的家庭。以前在Leninism的国有企业之类的单位,很容易出现夫妻相互出卖,爹亲娘亲都不如党组织亲,生下小孩,你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学校里面听了老师讲More Juicy就到组织上去揭发你,这就是家庭内部秩序薄弱、容易被外界世界入侵的结果。如果是在现在,你自己秩序薄弱的话,你自己家里面的人就会胳膊肘向外拐,最后你自己为家庭做的经营都会付之东流。

问:孩子之前是在家教育,但到小学高年级爸爸不同意了,至今孩子公立学校上学2年十分痛苦,爸爸一直没工作,由我在校工作养家,现在形式要我脱离公立学校,带领孩子去教会学校工作,问作为姊妹我该怎么办?先生是港人,天主教学校毕业,痛恨教会学校,也不让我和孩子信,到现在还要在大陆投资,作为姊妹,我只能顺服吗?

阿姨:理想的家庭要由男人做政治决定,女人决定宗教信仰和价值观。严格来说,男人如果娶了政治理念跟自己不同的女人又不能改变她,或者是女人嫁给宗教理念跟自己不一样的男人又不能改变他,都会非常痛苦的。涉及儿童的事情和涉及宗教信仰的问题,女人是有优先权的。你得为孩子和你自己的价值观做一下决断。

问:老婆是费拉,该如何践行当初的誓约?

阿姨:你也可以要求她履行她的誓约呀,这要看你们当初的约定是怎样的。费拉的家庭是无法长期维持的,它自身就是一个小的秩序低地。你们自己内部的秩序如果是很脆弱或者是很low的话,那么周围的邻居或者是外部的共同体就会侵入你的家庭。以前在Leninism的国有企业之类的单位,很容易出现夫妻相互出卖,爹亲娘亲都不如党组织亲,生下小孩,你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学校里面听了老师讲More Juicy就到组织上去揭发你,这就是家庭内部秩序薄弱、容易被外界世界入侵的结果。如果是在现在,你自己秩序薄弱的话,你自己家里面的人就会胳膊肘向外拐,最后你自己为家庭做的经营都会付之东流。

问:在您老看来理想的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如果因为父母是飞碟或者费拉就和他们断绝关系、划清界限,这样做符合您老的道德观吗?

阿姨:没有什么理想的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家庭关系的构建方式是取决于社区的构建方式的。如果社区构建的方式改变,那么家庭构建的方式也会相应改变,因为家庭承担的社会功能在不同时间是不相同的。像胡适他们推行的十九世纪末期开明知识分子的那种自由的父子关系或者家庭关系,只有在社区承担了历史上家庭承担的大部分社会功能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展开。所以你如果不谈外界的小共同体和大共同体的构建状态而谈论家庭关系,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你说的那种先下手为强的家庭状态,在Leninism的家庭模式中是非常常见的。父子相互揭发,像蒋经国揭发常凯申那样。常凯申还守着儒家的道德观,认为这是不可理解的;而蒋经国已经接受了Leninism的道德观,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像老鬼描写的杨沫的家庭情况,正是LeninismParty一代新人的正常家庭关系模式。但是这种家庭关系模式也是附属于或者说是对应于Leninism的整个社会模式的,它本身不能孤立存在。至于张献忠所在的那个生态环境中,那就是在话本小说中经常看到的那样,关索或者其他英雄要干什么大事,起义之类的,就要你杀掉我的老婆,我杀掉你的老婆,《三国演义》里面所谓的“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那就是梁山式下层社会的正常家庭关系模式。

杨沫之子马波(老鬼)所著关于自己家庭的回忆录,可以说是Leninism家庭的剖析样本。

杨沫与其子女马豁然、马波的合影。值得一提的是,马豁然在文蛤中介入了蓝屏的红人刘秉义(CPC著名歌唱家)的婚姻,被人毒杀。

问:我想问和父母断绝关系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会获得自由吗?之所以提这个问题是因为父母生活在长沙,特别傻,父亲早年做生意破产又好赌博,10年未抚养过我,现在年过半百还问我要赌资;母亲与父亲离婚后还总是纵容父亲,借钱、给房子住提供方便。我在广州创业初期,想摆脱家庭烦恼,可是不知道怎么样做才好。

阿姨:当然不能借钱给他赌博,有钱让他干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用来支持吸毒和赌博。你给了他一次以后,下次就得给得更多,那不是对他好,而是害他。钱只有花在正确的地方才行,花在错误的地方,那还不如没有。所谓君子爱人以德,小人爱人以姑息。这个问题其实是不用提的,你根本不用有任何成体系的理论,凭基本常识就能够判断出这种事情是做不得的。家庭如果要能够维持,那么就像其他的共同体一样,有些底线或者是基本法是必须要让每个成员都自觉维护的。如果有一部分人不能自觉维护,需要用强力才能维护,那么他自己的家庭资格就需要冻结,他在精神上讲就必须退回到未成年人那种受监护的状态,否则你的家庭就要垮台。

问:我目前在国企当牲口,从小缺爱,缺少原生家庭好的教育,很辛苦的一路本科读完进了国企,现在活的像牲口,想裸辞去考公务员(不裸辞根本没希望),但是父母不愿为我兜底,自己也意识到如果裸辞可能就会失业,现在非常痛苦和矛盾,觉得留也是死,走也是死,同时又觉得父母该为这一切负责,但他们的态度让我即愤怒又绝望,我该怎么办?

阿姨:在这种家庭,基本上是早就该死了,甚至可以说是早就已经死了,只不过像是太阳熄灭八分钟以后你才会感到黑暗一样,你暂时还没有感觉到你已经死了。出生在这种家庭,基本上就已经是废人了。只有一个极小极小的概率,像量子破缺那么微小的概率,你可以闯出来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前提条件是,你要杀掉原有的自己。你居然会把你父母的看法当回事,这就是一个极其不好的征兆,说明你还没有杀掉原有的自己。如果你杀不掉的话,你多半就是死路一条了——这个“多半”是超过99.95%的可能性。能够杀掉原有的自己的人,是根本不会考虑有没有什么父母给我兜底这种事情的。一般来说,他会把你描述的这种环境下的父母,看成是虽然不像飞碟那样专业、但是基本作用是像飞碟一样有害、只是程度稍轻那样的角色。

问:身边一些澳大利亚人:母亲和子女泾渭分明,在我看来彼此不要说付出,甚至都缺乏一般意义上的亲爱;极端自私,占你便宜的时候从不客气,你向她(其中大多数是白人女性)要求同等对待的时候立马翻脸不认人;这些怎么看都属于药丸的末人气质,和国内小市民大妈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因为当婊子立牌坊更加让人讨厌。和一些从欧洲,内亚来的朋友交流对于这些当地人的观感,得到的也是类似的评价。身边这种白人多,是因为自己主要还只能和这个阶层的人交往,还是说是澳大利亚社会本身的民德在退化?跟她们交往时候,心里是充满了鄙视,请问阿姨,这样的情绪符合歧视链吗?

阿姨:两代人本来就不应该混在一起。这就是圣经上所谓的,你要离开父母,跟妻子一起居住。分开的家庭就是独立的家庭了。像这样的事情一向都是西欧式核心家庭的特征,从中世纪开始就是这样的,因为他们并不依赖那种罗马式的和东方式的大家族的缘故。顺便说一句,这个特点恰好是罗马式的、带有族长式色彩的家庭在拜占庭时代解体以后,基督教重组社会所带来的一个特征,所以基督教重组后的罗马帝国和封建的欧洲一直都是这样的。上下两代人之间是不算同一个基础共同体的,而且母女之间的关系尤其紧张,几乎所有的欧洲文学作品中都充满了这样的主题。



欢迎继续留言,也请踊跃投稿。

介于运营的公众号停泊之地被Blocked,会员费升至55.78元,有意入会的读者,请点击本号手机页面联系我们按钮,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添加服务号,成为本号的缴费会员,添加服务号请备注“入群缴费”

God Bless Us,Amen!


请给我们的指路明灯——阿姨,打钱!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