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名家紫砂老壶的鉴定要点

 书页无卷 2019-03-11

紫砂艺术品是时代的产物,某个时代的审美情趣决定着它的造型及纹饰。

综观紫砂壶的历史发展及其演变,表现为由粗趋精、由简趋繁,再追求返璞归真的过程,即经历古朴的实用性到华丽的装饰性再到淡雅的艺术性三个阶段。

明 陈子畦 古莲子

历代紫砂艺人在细心观察和研究社会现象及自然形态的基础上,吸取了中国传统绘画和古代陶器、漆器、玉器、瓷器等传统工艺美术品的艺术特点,获得了高度的艺术素养,从而设计出了多种多样的紫砂茗壶造型,并加以发展,从而形成了紫砂壶上独特的民族风格以及艺术特色和时代特征。

明末清初 紫砂圣思桃杯

紫砂史上难度极高之作,底座为名流储南强于1924年请名家裴石民配置。近些年,经过众多专家学者的不懈努力,同时结合近年来出土文物的印证,对紫砂壶制作年代鉴定的准确性已大有提高。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主要方面来鉴别紫砂器。

一、从时代风格韵味及款识的可靠性判断年代

紫砂壶的时代风格特色,与其他门类的工艺美术作品是相通的,真正属于艺术层次的绝少匠器,可谓时代价值与艺术价值并存。

历代紫砂大师们将可塑性极好的砂料捏塑出各种造型的艺术佳品,作品的高矮比例、线条的转折都恰到好处,少一点平庸,多一分则俗气,线条弧度有时完全是靠大师的感觉去控制。这种感觉来源于他们的艺术修养和长期的实践经验。

明 树瘿供春壶

当然,同一时期的名家也可以制作出风格完全不同的作品,但从其本质看,其笔法或刀法仍然具有自己的一贯风格。

由此看来,鉴定传世的紫砂名家作品,特别是明、清两代流传下来的紫砂壶,首先要了解这些名家所处时代的气息与烙印,综合考查作者一贯的制作风格。

而近现代的伪作多数技术精到,但韵味不足。壶的神韵是艺术生命所在,这是只能感悟却难以言喻的境界。

正如书画大家齐白石所说:“学我者死,似我者生。”所以不同名家的风格与气韵是我们鉴别紫砂壶的重要依据之一。

明 朱泥裙花壶

制作紫砂壶的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盖章,或是用刀直接刻款。由于印章材料坚固,名人印章一般可以沿用多年,甚至终生都在使用,可以说印章款的鉴别是判断作者的直接依据。

但是,印章的真伪也难辨别,且不可仅以印章对否就下结论,还必须结合作品整体的风格综合判断。

因此有些名家用款识和铭刻,如刻、印、划等作为标记,这是断代认识上应当借鉴的依据之一。

不同时代,刻款的部位和方法也不尽相同。在书体的使用上,明代都为楷书,清代早期楷、篆并用,后期以篆书为主,亦可作为鉴别之要。

二、从造型特征及名家制壶形制判断紫砂壶的年代

造型是最能体现紫砂壶时代精神的鉴定要素之一。紫砂壶从明代中期诞生至今,造型演变从简单到复杂,从粗犷到精细、从实用性上升到艺术性的发展过程。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生活习惯以及技术条件,因此创作的紫砂壶作品就有不同的造型特点及艺术风格。

明代的紫砂壶造型多以方形、圆形为主,线条简约,壶体偏大,平实质朴,给人一种朴质的感觉。

而清代初期的紫砂壶造型与瓷器一样,出现了专供宫廷皇家使用的宫廷壶,多以自然形与几何形为主。

 清代 紫砂圆筒壶

另有一些民间实用壶,形小、流短、小耳柄,形制小巧玲珑。

清末及民国初期的紫砂壶造型款式增多,附加装饰也增多,以仿古代名家为主,在形制上没有多少创新。

名家制壶的造型大多各具特点。有的善制仿生壶,有的制壶不喜装饰,有的圆曲流畅,有的棱角分明。

紫砂名家时大彬善制六方或六瓣壶、僧帽壶、高提梁壶等,落款多为楷书刻款,笔道熟练、有力,所制之壶胎色赭红,含有小泥粒,壶面一般光素无纹。当时有“千奇万状信出手”“宫中艳说大彬壶”这类推崇的诗句。

又如清人陈鸣远善制仿生壶,南瓜壶、束柴三友壶、蚕桑壶、松根壶等是其代表作。

陈鸣远款 束柴三友壶

陈鸣远之前虽有许多制壶高手,但都未曾跳出时大彬、李仲芳、徐友泉三大名家造型,唯陈鸣远将紫砂壶艺推向了又一个辉煌期。除了制壶,他还制作梅根笔搁、莲蕊水丞以及仿花生、核桃、竹笋、昆虫等造型的茶案陈设紫砂器,这是他独有的特点。

再如清代陈鸿寿(字子恭,号曼生)所创“曼生壶”,一改当时附庸风雅、追求繁缛的媚俗之气,集书法、绘画、金石于一身,设计出“曼生十八式”等独特壶型,与当时的杨彭年、杨凤年兄妹和邵二泉等紫砂名家合作,集设计、制作为一体,成为其前所未有的一大特点。

这些大师不同艺术风格的壶型特征,都可作为我们今天鉴定紫砂壶年代与作者的重要依据。

杨彭年制、陈曼生作铭紫泥扁石壶

名人制壶,首先不可以逾越他生活和创作的时代,其次必然体现他一贯的壶艺特色,展现出高品位的思想内涵和高层次的制作水准,否则,就有可能是伪作。从造型、作品的风格品位去认识作者,这个方法应该说是切实可行的。

三、从不同时期的胎质差异来判定紫砂壶的年代

紫砂器的胎质具体地说就是砂料。不同时期的砂料有着不同的砂质,而不同的砂质呈色肌理都是不尽相同的。

明代紫砂与清代紫砂在砂料上的区别大不相同。明代紫砂使用的砂料内含颗粒状粗砂,粗犷质朴,这是当时的炼砂淘洗技术落后之故。

明代 岩泉书诗文陈正明制紫砂壶

据有关资料表明,明代紫砂泥料的目数为20~30目,清中期为55~60目,近现代为100~120目。目数低,颗粒粗,孔隙度大,用手指弹击此类壶,声音沙哑、发闷。

明代制壶的砂料只是将最初用来制作大缸大瓮的砂料略加澄炼而已,杂质较多,所以器表还很粗糙;

而清代的砂料,澄炼工艺总体提高,出现了紫砂细砂,这种状况与工艺史的发展进程是相吻合的。辨认泥料,在紫砂壶的断代认识上是十分重要的环节。

清  陈鸣远  四脚龙鼎壶

就同一位作者而言,他的壶艺会随着时间不断精深,不同时期也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成型的线条与细微之处的处理方法,犹如一个人写字的笔迹一样,基本上已成为习惯,技法与风格是一致的,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四、从不同时期工艺技法的差别判定紫砂壶的年代

紫砂壶的成型工艺,各个历史阶段都有不同。这些工艺范围还包括了烧窑方法、烧成气氛、窑炉结构、燃料等诸多方面,这些外在的因素都会在成品上或多或少留下时代痕迹,因而也就成为我们今天判断上的重要凭据之一。

明中叶创始期的壶是以手工捏制为主,壶内胎往往有掏空时捏按的指纹。

明晚期时大彬创制了木模制壶方法,壶内壁已不见指纹,而略留用竹刀刮削的痕迹,在柄与壶身、流与壶身相接处往往比较粗糙,有时为美化接痕而贴上柿蒂形泥片,从而成为最早的附加装饰。

明晚期  陈和之制四方菱花壶

盖与钮的相接处有时也会这样处理。由于明代不单独烧壶,仅将壶放在瓷窑中套烧,因而常有缸瓮飞洒的釉泪沾在壶体表面,有的壶还因受火的原因凸起气泡,使表面凸凹不平,壶内壁薄厚不一。很多情况下,由于温度不够,砂壶不能完全烧结,故此胎质较为疏松。

清代的紫砂壶一般采用打泥片,再将泥片镶接而成的工艺,所以壶胎厚薄均匀,制作精细。也有制壶大家仍然坚持以手捏制为主,如陈鸣远、杨彭年等人,手法炉火纯青,一般匠人只能望其项背。

近现代出现了注浆成型法,但仍有一部分艺人坚持打泥片、拍身桶,甚至传统手捏法,注浆成型虽然提高了效率,但艺术性则大大降低。

综上所述,历史上各个时期的紫砂器在造型、工艺技法、款识以及砂料、装饰方面都具有不同的风格和特点。我们在总结一般规律的同时也要考虑它们的特殊性,有些名家往往出人意料地显示出个人的多样性。

随着紫砂研究的不断深入和收藏热潮风起云涌,紫砂市场令人眼花缭乱。但只要我们掌握紫砂壶鉴定的基本知识,通过造型理清时代的脉络,了解各时期名家作品的不同风格及工艺手法,就一定能识破各种伪品,还古代紫砂壶的本来面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