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西游记》20遍不腻,新《倚天屠龙记》2倍速嫌慢,我爱的国产剧都停在回忆里了

2019-03-13  小酌千年

    文丨柳飘飘

    新《倚天屠龙记》开播了。

    在第十四次被搬上荧屏后,我们也见证了25年前的周芷若,变成了如今的灭绝师太。

    1994年,脸上还挂着婴儿肥的周海媚,被金庸钦点为周芷若的扮演者,眼神中满是孤傲与倔强:

    2019年,曾经惊艳过无数观众的周芷若,一个转身变成了只会瞪眼的灭绝师太:

    25年过去了,岁月没有在周海媚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依然很美。

    但对观众来说,曾经沧海难为水,《倚天屠龙记》再也不像当年般惊艳。

    影视剧翻拍,成为如今观众心中的一大痛。

    不仅金庸剧如此,琼瑶剧如此,就连各种IP如“四大名著”等,都让人难以接受。

    不知为何,现在的拍摄设备与技术越来越先进,投资越来越大,可影视剧却越拍越拦了。

    1982年,53岁的杨洁接到了央视副台长委派给她的任务。

    “杨洁,要是让你把《西游记》拍成电视剧,你敢不敢接?” 

    不带一丝犹豫的,她一口应了下来,“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

    可是央视没有给她很多钱,她只扛着一台老式摄像机,便踏上了自己的“九九八十一难”。

    杨洁暗自发誓,她一定要拍出一部真正经典的《西游记》。

    为了找到最符合《西游记》的场景,杨洁带着她的团队走遍了全国26个省份。

    就在杨洁“取经”的第二年,电视剧《红楼梦》正式开始筹备。

    红楼剧组破天荒地采取了海选的形式,在全国各地选拔演员,一百多个演员席位的争夺异常激烈。

    彼时,香港TVB播出了83版《射雕英雄传》。

    一夕之间,黄蓉的扮演者翁美玲成为了无数70、80后心中的第一女神。

    黄霑凭借着为剧创作的《一生有意义》、《世间始终你好》、《桃花开》等歌曲,成为人人钦佩的音乐怪才。

    作为金庸先生的经典之作,《射雕英雄传》先后被翻拍了7次,可83版的《射雕英雄传》,却始终是一座难以超越的高峰。

    这边《射雕英雄传》播得热热闹闹,那边《西游记》的拍摄却正遭遇着重重磨难。

    要想把这部神话剧作拍好,杨洁首先面对的难题便是特效技术。

    那时的中国电视史上,特效技术还是一片空白。

    没有前人的经验去借鉴,杨洁只能用最笨也最省钱的方法。

    为了拍出腾云驾雾的效果,他们拿着一台摄像机反复换角度拍,找来国家队体操运动员来做替身,吊车、滑板、烟雾,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了一个遍。

    而红楼梦团队为了最大程度地还原原著人物形象,举办了两期红楼梦剧组演员学习班。

    剧组大小演员都进行了几年的培训,每天研究原著分析角色,还要学习琴棋书画,增强自身的艺术修养。

    为了还原剧中“贾宝玉”的形象,演员欧阳奋强还为此整容。

    谁都没有底气自己拍出的剧一定会火会赚钱,但他们还是勇往直前了。

    此时的海峡对岸,“琼瑶剧”席卷了整个中国台湾。

    只要刻上“琼瑶出品”四个字的电视剧,播一部火一部。

    “琼瑶剧”传达出来的“爱情至上论”,让荧屏前的无数少男少女看得春潮澎湃。

    人们对“童星”的概念,也来源于《婉君》中的小金铭。

    在那个最风光的年代,只要琼瑶“金手指”一点,说让谁红谁就能红。

    只有一部作品出乎她的意料,那就是1998年的《还珠格格》。

    那时琼瑶对这部剧不甚关心,从排场、化妆到宣传,《还珠格格》都远不及其他几部琼瑶剧。

    可就是这么一部人人都不抱有希望的剧,却让“小燕子”在一夜之间飞进了千家万户。

    而这一飞,便飞出了20年的收视神话。

    2018年2月3日,《还珠格格》在湖南卫视重播,播出第一天便在全国以及地方卫视收视率双双夺冠,最高时市场占有率是第二名的两倍多。

    20年间,人们总是开玩笑说,“根据容嬷嬷扎紫薇的进度,可以判断假期还剩下多少余额”。

    经过几番尝试“金庸剧”的TVB,也想突破一贯的套路。

    他们把目光转向了警匪片。

    在那个女性价值不被重视的时代,《陀枪师姐》的播出令无数女性欢欣鼓舞。

    人们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柔弱不堪的女子,也有英姿飒爽的另一面。

    女性不再是被凝视的花瓶,而是双手握住命运、打破意识牢笼、对抗黑暗势力的英雄。

    内地在连续获得了《西游记》与《红楼梦》的成功后,又接连拍摄了94版《三国演义》、98版《水浒传》。

    那时的国产电视剧百花齐放,播出的剧集都相继成为经典。

    那时的老百姓每天准时守在画质模糊的老式电视机前,下班后全家追剧的幸福感,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87年版《红楼梦》播出后引爆全国,被誉为“中国电视史上的绝妙篇章”、“不可逾越的经典”。

    这部经典之作,也在一个女孩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她就是李少红。

    24年后,她想要复刻“老红楼”的辉煌,延续了曾经海选的传统,“寻找红楼梦中人”搞得声势浩大。

    只是,《新红楼梦》并没有让李少红圆梦。她人生的辉煌,停留在了2000年的《大明宫词》。

    小时候看《大明宫词》总是不懂,为什么剧中的人说起话来总是让人听不懂。

    19年后再回首细细品味,才发现像《大明宫词》这样几句莎士比亚戏剧风格的长句台词,每每读之便犹如在读一部巨作,庄严又华丽,梦幻且缥缈。

    遗憾的是,能够与《大明宫词》相提并论的电视剧,再也不曾出现了。

    《大明宫词》里我独爱太平公主,每个男人都为她所倾倒。

    她与薛绍和张易之的纠缠爱恋,也成为许多少女心中对于爱情幻想的最初模样。

    因为“小太平”,周迅打响了自己“灵动少女”的第一枪。

    次年,周迅与陈坤在《像雾像雨又像风》剧组相识。

    正如王晓伟诗云,“一切像雾像雨又像风,像云像雪又像梦”。这部剧,看透了世间痴男怨女的爱恨情仇。

    19年过去了,当初跟着父母看剧的我们也长大成人,有了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

    而带给我们这部剧的他们,也都有了各自不同的人生轨迹。

    导演赵宝刚一炮而红,后来的《别了,温哥华》、《奋斗》、《婚姻保卫战》等作品,让他成为电视剧界不可撼动的大佬。

    周迅在演完杜心雨后,在影视界大放异彩,成了“国内首位包揽三金大满贯的影后”。

    陈坤在2003年交出了《金粉世家》,从此稳坐“国民小生”第一把交椅。

    而那个当年在一众俊男美女中显得格格不入的孙红雷,在《征服》中变得凶狠又毒辣,却也让观众深深地记住了“刘华强”。

    80、90年代奠定的基础,让千禧一代的剧作者们更加有了敢于尝试的勇气。

    各种题材被搬上荧屏争奇斗艳,电视剧行业一片形式大好。

    2000年的《铁齿铜牙纪晓岚》,2001年的《大宅门》、《都是天使惹的祸》,2005年的《汉武大帝》……

    爆款不计其数。

    千禧初期,《流星花园》以平均收视6.99%的成绩,刷新了台湾电视剧收视记录,也席卷了整个亚洲,正式开启了台湾偶像剧的先河。

    有人评价——“此后,台剧从琼瑶领衔的言情时代进入柴智屏领衔的偶像时代,台湾偶像剧也由此进入了黄金十年。”

    那时候,台湾偶像剧犹如雨后春笋般争相往外冒:

    《海豚湾恋人》、《天国的嫁衣》、《绿光森林》、《恶魔在身边》、《恶作剧之吻》、《王子变青蛙》……

    尝试过警匪片的TVB,又将目光转至古装剧。

    自小爱看武侠的黄易,在TVB一部又一部金庸剧的浸染下,决定做出一部别出心裁的创新剧。

    于是结合了历史、科幻、战争、谋略的《寻秦记》,便出现在了观众面前。

    2011年《宫锁心玉》的火爆,让无数90后幻想“穿越”,殊不知“穿越梗”是《寻秦记》十年前就玩剩下的了。

    哪怕把眼光聚焦内地,《穿越时空的爱恋》也早已带观众过了一把“穿越”瘾。

    大眼睛的张庭以“现代人”的身份在明朝横行霸道,那时饰演朱允炆的徐峥,还是一个头发茂密的奶油小生。

    如今的徐峥早已转型撕掉了自己的标签,可有一个人却因为一部剧,背上了永远的“骂名”。

    这个人便是“童年阴影”冯远征:

    从此见到冯远征就很害怕,虽然剧情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心里的阴影算是留下了。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在电视上播出后,引发了许多关于“家暴”的社会思考,让无数身处家暴的受害者们从伤痛中警醒。

    这种意识即使是今天来看仍然是领先的、超前的。

    然而18年过去了,“家庭暴力”的阴影,依旧没能消失在人们视线当中。

    当无数人在蒋劲夫微博下方评论“加油”、“我相信你”时,我才知道,“梅湘南”式的悲剧从未停止。

    2011年,似乎是中国电视剧的一个分水岭。

    辉煌了整整十年的台湾偶像剧,在《我可能不会爱你》大爆之后,日渐衰落,渐渐没了声响。

    TVB也明显后力不足,老一辈的香港艺人要么退出娱乐圈,要么转至内地,新一代演员陷入“查无此人”的尴尬境地。

    这一年,湖南卫视接连播出了“神剧”《宫锁心玉》、《回家的诱惑》,收视与口碑两极分化。

    观众们一边嘴上骂骂咧咧,一边又忍不住打开电视去看看这些剧到底有多“奇葩”。

    那时的杨幂还不认识刘恺威,除了被人诟病的“唱功”外,在观众面前,就是个眼睛漂亮的小女生。

    《宫锁心玉》捧红了杨幂,也令于正一时名声大噪。

    擅长炒作的他顺势推出了《宫锁连城》,找来了杨幂的同班同学袁姗姗,试图如法炮制之前的成功。

    可他没有想到,观众们连连喊着“袁姗姗滚出娱乐圈”不吃这套,琼瑶也亲自下场手撕他抄袭。

    2015年12月“于正抄袭案”终审败诉,于正被判向琼瑶公开道歉,并停止传播《宫锁连城》;

    给于正提供传播平台的湖南卫视也殃及池鱼,被琼瑶收回了《还珠格格》长达三年的播出权。

    那时人们总说,于正的“宫斗戏”拍得不怎么样,现实中却还是个“宫斗”高手。

    《宫锁连城》的“宫斗”B面,是2011年底播出的《甄嬛传》。

    同样是陷入抄袭风波,《甄嬛传》比《宫锁连城》可幸运得太多了。

    在导演郑晓龙的精雕细琢下,剧版《甄嬛传》塑造出一批生动而富有意味的艺术形象。

    单是“娘娘”,便成功推出了孙俪、蔡少芬、蒋欣三位女星。

    剧里的人在开心地笑,剧外的匪我思存却因状告《甄嬛传》原作者流潋紫抄袭无门而愤懑不平。

    如今看来,这些所谓“宫斗”,究竟是戏里的在勾心斗角,还是戏外的在互相迫害?

    2019年,《北京日报》指出了如今市场中宫斗剧的五大弊端:

    热衷追崇皇族生活方式,使之成为流行时尚;

    精心演绎宫斗情节,恶化当下社交生态;

    不吝美化帝王臣相,淡化今朝英模光辉;

    宣扬奢华享乐之风,冲击克勤克俭美德;

    片面追逐商业利益,弱化正面精神引导。

    也许,15年前《金枝欲孽》的熠熠生辉,终究是无法再被复刻了。

    21世纪10年代后,谁都能明显感受到中国电视剧正在走下坡路。

    爆剧不是没有,只是越来越少,显得弥足珍贵。

    前段时间豆瓣发布的2018年内地电视剧榜单中,《大江大河》以8.8分的成绩勇夺年度第一的成绩。

    收视率高,口碑叫好,可国民度却不甚理想。

    与《大江大河》相似的,还有18年末播出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而这两部电视剧的背后,有着一个相同的名字“正午阳光”。

    不知什么时候起,观众群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正午出品,必属佳品。

    15年评分分别为8.4和9.2的《伪装者》、《琅琊榜》,让更多年轻观众认识了“正午阳光”。

    而“正午阳光”背后的男人侯洪亮,也曾制作过《闯关东》、《父母爱情》、《战长沙》等佳作。

    相较于曾经的辉煌,取得如今成绩的《大江大河》与《知否》,似乎也不那么打眼了。

    可如今这年月优秀作品都靠同行衬托,用编剧宋方金的一句话来说,2018年是中国电视剧集体哑火的一年。

    对垒了一整个夏天的《延禧攻略》和《如懿传》,还是没能跳出“宫斗”戏码,每个频道都在播“乾隆是如何谈恋爱的”。

    《香蜜沉沉烬如霜》虽俘获了一众年轻观众的心,却始终没能拥有家喻户晓的国民度。

    这还不算最惨的。

    曾经的“收视保障”杨幂,《扶摇》没有激起一丝水花,草草以4.6分收官;

    就算有新晋话题情侣鹿晗关晓彤的加持,《甜蜜暴击》也只收获了2.7分的“暴击”;

    力压孙俪、刘涛的迪丽热巴喜提“金鹰视后”,获奖作品《漂亮的李慧珍》目前分数已跌至2.9分……

    舞台上星光熠熠,舞台下千疮百孔。

    没有底线和行业规则的“金鹰奖”,将中国电视剧的丑态赤裸裸地公之于众。

    观众也想看好剧,可是却没有几部“能看”的剧。

    《像雾像雨又像风》17年后,周迅与汪俊导演再次合作,手握“宫斗”大热IP《如懿传》,演技依然在线,但成绩却不如人意。关于“美人迟暮”的质疑,尤其令人唏嘘不已。

    她的好友陈坤还保有做好剧的初心,只是无奈接连两部作品《脱身》、《天盛长歌》扑到无人问津。

    而那个不起眼的孙红雷,也从“大哥”刘华强变成了综艺节目中耍宝卖蠢的“孙漂亮”,离电视剧荧屏越来越远。

    时间回到2019年。

    电视剧越来越追求大制作,网剧也发展得朝气蓬勃,只是无奈绕来绕去,还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旧梗。

    因《延禧攻略》略微翻盘的于正,再拍《皓镧传》却无人问津;

    小有水花的《奈何boss要娶我》,车祸、失忆、绝症等老梗集体出现,依然是换汤不换药的“霸道总裁玛丽苏”。

    每当打开一部电视剧,只要看个开头就能基本猜到结局,甚至连演员们的台词都能预测到那么几句。

    不是如今的观众眼光越来越高了,而是编剧们“Ctrl C”+“Ctrl V”的操作再也骗不到人了。

    前不久,湖南卫视重播《情深深雨濛濛》,这部18年前的电视剧如今依然让观众看得津津有味;

    去年一组“洪世贤”表情包,也令《回家的诱惑》再度翻红。

    比起那些永远在“炒冷饭”的新剧,观众们更愿从老剧中寻找一丝慰藉。

    如今电视剧中出现的脸孔,越来越青春貌美,可经得起镜头的考验,却逃不过观众的法眼。

    当年一人分饰多角只能拿一份工资,可谁也没有因此而降低自我要求。

    若是没有这些对比图,谁能发现《西游记》中的“沙僧”有着这么高的出镜率?

    如今打开电视,从一个台换到另一个台,直到失去耐心关上电视。

    毕竟,谁也不愿浪费时间去看同一名演员,反复不停地对着观众挤眉弄眼。

    昔日里六小龄童拿着每集70块钱的工资,辛苦拍6年电视剧还不如工人上两年班赚得多,还要冒着被烧死的危险想办法让剧情尽善尽美.

    就算有些特效“渣”到没眼看,观众依然会鼓掌大喊“好棒”。

    现在的剧集投资越来越大,技术却一如30年前的“一键抠图”般“落后”。

    虽然技术没多大进步,不过演员的待遇却提升了不少。

    即使大量戏份都由抠图和替身完成,也能获得高达8000万的片酬。

    很多年后,杨洁导演在一次访谈节目中谈起昔日里创作《西游记》的艰辛。

    她被主持人问道,拍摄条件如此艰苦、回报又如此之低,西游剧组到底图什么?

    杨洁没有卖惨,只幽幽说了一句:

    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生在一个很好的年代。

    那时的中国电视剧还没有被流量明星浸染,也未被资本运作所操控。

    那时还有一群身怀敬畏的工作者们,怀揣激情为艺术创作而坚持,不畏艰难,无问西东。

    不幸的是,那个时代再也回不去了,那样的一群人也很难再遇见了。

    2018年,金庸先生与世长辞。

    “金庸剧”还在不断地被翻拍着,只不过那个江湖,却不再是我们曾经熟悉的样子。

    这寂寥的武林,何时才能迎来下一场「华山论剑」?

    — End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