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钟声潇潇雨 / 脑血栓---心梗... / 白蒺藜配伍治疗杂证一得

分享

   

白蒺藜配伍治疗杂证一得

2019-03-16  夜半钟声...

  疏肝解郁治“免肝”

  免疫性肝炎(“免肝”)多源于系统性红斑狼疮对肝脏之损害。由于病因病机不同,通常治肝炎的传统方药不但对其无效,甚至反而有害。笔者自1994年起,先后治疗2例“免肝”患者,历经曲折,终以柔肝体、养肝阴、疏肝气、解肝郁而渐次取效。

  笔者以疏肝解郁养阴清热为治则组方,一贯煎、二至丸等为组方基干,参用四逆散之意而摒弃柴胡斨伐肝阴、枳实泄伐中气,代之以白蒺藜、佛手;清热不用连、柏苦寒之属,而用蒲公英、忍冬藤、丝瓜络等清润通络之品。自拟方“清柔疏肝汤”,组成为:白蒺藜、蒲公英、忍冬藤、蛇舌草、女贞子、旱莲草、全当归、赤白芍、佛手、枸杞子、金铃子、石见穿、丝瓜络。

  是方以归、芍、杞柔肝体,蒺、楝、佛疏肝气,蒲公英、蛇舌草清热败毒,忍冬藤、丝瓜络清润通络,二至养护肝阴,白蒺藜、石见穿解郁散结。诸药共奏疏肝解郁养阴清热之功。其中,白蒺藜疏肝、白芍药柔肝均须重用,用量在20g以上。丝瓜络在夏秋季节有鲜品时,养老丝瓜,去皮弃子,剪碎入煎为佳。

  清疏通降治胃炎

  胃为水谷之海,喜润恶燥,宜和宜降。笔者近3年来在治疗各型胃炎往往加用白蒺藜,取其清疏通降之功。经验方为清胃一贯煎,方剂组成:白蒺藜、蒲公英、炒黄芩、南沙参、全当归、金铃子、炒白术、姜半夏、生二芽、炒神曲、炮内金、瓦楞子(先煎)。是方以一贯煎、半夏泻心汤加减组方,重用白蒺藜、蒲公英,均在30g以上,用炒白术一般不超过12g,炒黄芩不超过15g。腹胀明显先加佛手,不应再换用枳壳。

  笔者观察,白蒺藜有清疏上下、开贲通幽之功。因此,近期临床治疗晚期胃癌患者必重用之,效果满意。

  利窍通络治“脑梗”

  脑梗塞(“脑梗”)是老年人群中的常见病、多发病。头颅CT的广泛使用,使其检出率大为提高。笔者治脑梗塞以利窍通络为治则,肾水不能上涵、肝火失制者,以一贯煎、左归饮化裁;肝阳上亢、风痰袭扰清宫者以温胆汤、一贯煎合参,如此随证施治,都必用、重用白蒺藜为主药。

  笔者之所以倚重白蒺藜,是因其有利窍通络之功。已故安徽芜湖地区名中医承忠委先生善用白蒺藜,曾云:“白蒺藜、路路通一身带刺,四通八达。”笔者在治疗脑梗塞时,尤其注意了解患者肝肾功能状况,对肝肾功能不良者,禁忌使用虫类药,尤其是蜈蚣、全蝎等有毒昆虫,以免增加肝肾负担。当此之时,白蒺藜、路路通等可担当利窍通络之大任,而以白蒺藜为主,用量多在30g左右。

  解郁泄毒治“丙肝”

  丙型肝炎(“丙肝”)多通过输血或血制品、血透析、母婴传播等渠道传染丙肝病毒引起。“丙肝”患者在急性期如不积极争取抗病毒等针对病因治疗和适当对症治疗,约有一半患者ALT持续处于高水平,并发展为慢性,从而缠绵难愈。

  笔者治疗“丙肝”抓住解郁泄毒为第一要务,组方以白蒺藜担当解郁重任,协同降低ALT和减轻胁胀胁痛等临床症状效果显著。自拟“解郁泄毒汤”:白蒺藜、太子参、炒白术、当归、赤白芍、茯苓、怀山药、生谷麦芽、金铃子、女贞子、五味子、蛇舌草、垂盆草。白蒺藜用量在30g以上。是方疏肝健脾解郁泄毒,临床实践证明,能较快且稳步降低ALT。

  升发阳气代柴胡

  笔者多次在临床中体察到柴胡刚燥杀伐之气,在部分敏感病员身上会造成不良后果。其升阳之功完全可寻用他品取代。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认为白蒺藜“可升,可降,可散,可补”,确是真知灼见。故笔者在使用补中益气汤、升阳益胃汤等但凡取柴胡升阳功用的方剂时,都代之以白蒺藜,效果颇佳。如仍嫌其升阳之力不足,可考虑略增升麻用量,或再加用葛根。

  至于小柴胡汤等方中柴胡和解之用,显然不能以白蒺藜取代。笔者临床体察,白蒺藜除前人所述功用外,还有清疏通络、利窍泄毒的功用。

(实习编辑:伍智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