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心花正放时 / 荷花赋 / 百花赋(一)莲花赋(43)潇散闲人

分享

   

百花赋(一)莲花赋(43)潇散闲人

2019-03-16  一片心花...

荷花赋,太美了!送给群里的每一位朋友!打开看看!
——至今莲蕊有香尘

   荷花,花大叶丽,清香远溢,出淤泥而不染,一向为中国人所喜爱,而且由来已久。如果追溯起来,至少有三千年的历史。《诗经?6?1国风?6?1陈风?6?1泽陂》 有这样一段话: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大意是一位青年爱上一位漂亮的姑娘,朝思暮想,忧怀成忡,感伤落泪,夜不成眠。这里的蒲喻作男性,荷、蕳、菡萏喻作女性之容体,并且用卷(quán同“婘”,美好貌)、俨(庄重,端庄貌)形容女性的端庄和秀丽。可见,古人早就把荷花之美与人间最美好的爱情联系起来,并加以歌颂。从古至今,人们以荷花而自喻,譬为人格和精神的象征,崇尚有加。
 
  那么人们为什么对荷花这样的情由独钟呢?
 
      1
 
  荷花说来也是一种古老的植物,据专家们研究,莲属的化石最早发现在白垩纪地层中,亚洲阿穆尔河流即我国黑龙江就是其中之一,它的存在距今大约有一亿三千五百万年左右。据说现在我国黑龙江省扶远、虎林、同江、尚志等县的湖沼地,仍有原始野生莲分布。这说明莲是冰期以前的古老植物,与它一样古老的水杉、银杏、中国鹅掌楸、北美红杉等,都是白垩纪晚期的冰期时代幸存下来的的孑遗植物的代表。荷是被子植物中起源最早的种属之一,是被子植物的“活化石”,这话一点也不过份。
 
  荷花属睡莲科莲属,属于多年生水生草本花卉之一。花期6至9月,婷婷于塘畔汀岸。它有很多别称,如莲花、芙蓉、芙蕖、玉环、泽芝、水华、菡萏、藕花、灵草、玉芝,更有人以其圣洁高雅的气质,誉之为凌波仙子、水宫仙子、六月花神等等。
 
  对于莲的认识,很多人会首先把它与佛教联系起来,至少在印度是如此。在佛教传说中释迦牟尼出世后,立刻下地,左七步右七步,步步生莲。所以莲就成了他诞生的象征,佛教徒称之为莲花王子。婆罗门教(印度古代宗教之一,起源于公元前2千年的吠陀教,形成于公元前7世纪)的神话中,创造之神据说是在毗湿奴入定时,从其肚脐中生出的莲花中钻出来的。在印度的恒河流域出土一尊头上戴着莲花的裸体女神像,竟是公元前3000年的遗物,这是已知的最早与莲有关的艺术品,也是最早把莲与神结合在一起的雕像。古印度阿育王时期搜集整理的一部早期佛教经典《起世经》,是一部较为全面的阐释佛教宇宙观的经书,书中这样记载:“彼诸山中,有种种河,百道流散,平顺向下,渐渐要行,不缓不急,无有波浪,其岸不深,平浅易涉,其水清澄,众华覆上,水流遍满……”认为创世之初,清风凉意,川流荡荡,广阔的水面上覆满莲花,生命就在这样的情景下诞生了,这是不是很浪漫而又很富有诗意?肇世之始,澄水清波,莲花灼灼,遍满生香,渡得众生之微,发端于六道轮回,联想到圣经《创世纪》里也认为,世界上生命起源于水,不能不让人感慨。现代科学研究告诉我们莲是世界上最早的水中开花的植物之一,也许人类的祖先早已破解了其中的秘密。
 
      2
 
  似乎荷花生来就与宗教联在一起,更是关乎到人们的喜怒哀乐,诸般情感。这也不奇怪。荷花没有牡丹那样雍容华贵,也没有菊花那样的孤傲清高,但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特性却赢得了众生统一的赞美。人生在世,苦欲繁杂。荷花生在污泥之中,犹如人生在浊尘的世界,这自然要与污浊相处在一起,受许多邪恶污秽事物的侵扰。莲花“出污泥而不染”,开出高洁莹美的鲜花,确实是最美好的象征。因此,人们便把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特性,视作心中消除污染,排除干扰的意象,以实现不惑尘嚣保持洁净的愿望,达到心中所期待的高洁无尘的最高境界。
 
  荷花亭亭玉立,翠盖擎摇,天姿丽质。在我国文学作品中,众多诗人对她大加赞赏,描写荷花的诗篇数不胜数。曹植《芙蓉赋》云:“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灵”,竟把荷花推为群芳之首。对于荷的喜爱,人们多从荷的形态和特性出发,赋于它独特的人格化的文化形象,借以表达对它风姿和品性由衷的赞美,进而抒发诗人所赋于的情感或寄托。“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唐?6?1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意谓刚出清水的荷花,质朴明媚,毫无雕琢装饰。王安石云:“诗人各有所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此李白所得也。”“素萌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在瑶池。无情有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坠时”(唐?6?1皮日休《白莲》),诗人怜惜冰清玉洁的白莲花,真应该生长在西王母的仙境瑶池之中,即使很少人赏识它,任她自开自落;然而白莲是很美的,她那纯洁之色,她那婷婷之态,只要有晓月清风作伴,又何损于她的美丽呢?这样的想象和描写既适合作者心目中的白莲的性格的特点,而且又很有情致和余味。引人入胜,款款婉曲的还有一篇《苏幕遮》(北宋?6?1周邦彦),亦堪玩味:
 
  燎沉香,消溽暑。鸟鸟雀呼睛,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此词由眼前的荷花想到故乡的荷花。游子浓浓的思乡情,向荷花娓娓道来,构思巧妙别致。尤其是“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句,深得众人好评,传为千古佳句。清晨的阳光投射到荷花的叶子上,昨夜花叶上积的雨珠很快就溜掉了。清澈的水面上,粉红的荷花在春风中轻轻颤动,一一举起了晶莹剔透的绿盖。远远望去,仿佛一群身着红裳绿裙踏歌起舞的江南少女。国学大师王国维评道:“此真能得荷之神理者。”后人认为,周邦彦是善于使用艺术语言的大师,他往往运用优美的语词来创造生动的形象,有时精雕细刻,富艳精工;有时用典,融化古人的诗句人词。但这首词却既未用典,也未融化前人的诗句,而主要是用从生活中提炼出的词语,准确而又生动地表现出荷花的风神,抒写了自己的乡愁,有一种从容雅淡、自然清新的风韵。此外,“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唐?6?1王昌龄《采莲曲》);“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宋?6?1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唐?6?1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都是千古传颂的咏荷名句。
 
  在描写荷花的文章里,还有一篇不得不提的散文,就是最负盛名的宋代周敦颐的《爱莲说》了。周敦颐其人一生澹泊名利,不求闻达。北宋文学大家黄庭坚誉之为“人品甚高,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他的高洁的人品无不反映在传世佳作《爱莲说》这篇文章中,后人说,此文恰是他洒落胸怀所透射而出的精神光芒。《爱莲说》独辟蹊径,通过对莲的形象和品质的描写,以拟人化的手法,歌颂了莲花坚贞的品格,洁身自爱的高洁人格和洒落的胸襟,深为世人景仰。自此之后的数百年来,“出淤泥而不染”“香远益清”这些名句,脍炙人口,令人吟颂不衰。以赋为题吟荷花的名作亦很可观,如《芙蓉赋》(东汉?6?1闵鸿)、《芙蓉赋》(三国魏?6?1曹植)、《莲花赋》(晋?6?1孙楚)、《采莲赋》(南朝?6?1江淹)等等,皆为吟荷的名篇,赫然在目。
 
      3
 
  我国古代对荷花的认识还是很早的,《本草纲目》:“莲茎上负荷叶,叶上负荷花”,依照外形,起名荷花。《说文解字》云:“未发为菡萏,已发为芙蓉”。《尔雅?6?1释草》中对莲的各部分都有明确的称谓,它的食用和药用功效,长期为劳动人民所掌握,深受喜爱。考古发现,我国周朝就有莲花造型壶,青铜器上有莲瓣花纹。汉魏以后,佛教传入我国,莲花的形象更是无处不在而深入人心了。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人们十分珍视莲花,并演绎出丰富、圣洁的内涵,被赋于吉祥如意的象征,寓意于简,亲切自然,易于大众所接受。
 
  荷花盛开是丰收的预兆,也是夏天有代表性的美丽景色。在中国传统年画和工艺品里胖胖的娃娃手持莲叶或莲花手舞足蹈的形象比比皆是,意在祝福“连生贵子”。莲叶下游动着的大鲤鱼,则是取其“连年有余”的吉兆;藕为佳偶,并蒂莲代表一对恋人;荷花与牡丹喻其“富贵连连”,荷与藕则为“因何得偶”,寓意生活富裕,或官运亨通或婚姻美满等等。我们在瓷器、地毯和戏服上也常常看到绘有荷花的图案。同时,由于荷与和、合谐音,莲与联、连谐音,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经常以荷花即莲花作为和平和谐、合作合力、团结联合等的象征。我国劳动人民这种由生活实践直接派生出的吉祥寓意,符合我们民族向善的心理乃至追求和谐大同理想的朴素观念,值得重视。如果说荷花在佛教作为一种精符号而存在,那么在我国劳动人民心目中,荷花已脱离了单纯的精神层面而进入千家万户,表达着人们对生活的信心、良好的祝愿和优美的情怀。
 
  围绕荷花还有许多佳话。唐代孟郊诗云:“妾心藕中丝,虽断犹连牵”。因此,“藕断丝连”便成了一句成语。清代万婉仪以白莲居士为荣,甚至把自己的生日改为传说中的荷花生日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并赋诗云:“淤泥不染清清水,我与荷花同生日”。唐朝孙光宪所撰写的一本笔记小说,《北梦琐言》记载:唐代元和年间(806——820年)苏昌远居吴中(今苏州),邂逅一位素衣粉脸女郎,相见甚欢,赠给她一枚玉环,不久,他发现自己庭院的水池中有荷花盛开,花蕊中也有一枚同样的玉环,当下心中惑然,便将荷花摘了下来。“折之乃绝”,自此那美丽女郎杳无踪影。这则趣闻读来饶有兴味,不知这位仁兄心中作何感想。这件事在《太平广记》中也有记载。据说大才子纪晓岚弥留之际,曾出一上联曰“莲子心中苦”,让病榻边的儿女们对出下联。儿女们对不上来,纪晓岚叹了一声“梨儿腹内酸”,说完便驾鹤西去。此联巧妙的运用了莲子、梨儿这两种果实的特性,抒发了不忍弃子而去的流连心境,令人叫绝。
 
  据说在江南各地,人们还有为荷花过生日的习俗。传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为荷花生日,届时绿女红男,浩浩荡荡汇聚于苏州葑门外的荷花荡,画船箫鼓,酒食征逐,观荷纳凉,热闹非凡。清袁景澜所著风俗书《吴郡岁华纪丽》卷六写道:“土人植荷为生息,花年年盛一方,见惯不鲜,行舟过无采。郡人于六月二十四日荷花生日,又曰观荷节,倾城而出,至荷花荡观赏荷花。明张岱(山阴,今浙江绍兴人)《葑门荷宕》:“天启壬戌六月二十四日,偶至苏州,见士女倾城而出,毕集于葑门外之荷花荡。楼船画舫至鱼舟蠡小艇,雇觅一空。”曾有诗作描写当时情景,《冶游》(清?6?1邵长蘅)云:“六月荷花荡,轻桡泛兰塘;花娇映红玉,语笑熏风香。”《南歌子?6?1癸亥六月廿四日游荷花荡同松之药亭两先生分赋》(清?6?1张远):“六月今将尽,荷花分外清。说将故事与郎听,道是荷花生日,要行行。粉腻乌云浸,珠匀细葛轻。手遮西日听弹筝,买得残花归去,笑盈盈。”
 
  昔日之荷花荡在哪里呢?1912年版《苏州指南》介绍:“荷花塘,在葑门外觅渡桥之东南七八里,独墅湖旁”,如今已不复存在,荷花生日的庆祝活动自然也销声匿迹了。
 
  在日常中我们莲、荷通称,但应与睡莲有所区分。两者都属睡莲科植物,荷花为睡莲科,莲属;睡莲为睡莲科,睡莲属。荷花夏秋清晨开花,花色少,有莲子、莲蓬,根茎为莲藕。叶片长大后立于水面称立叶。睡莲除严寒的气候外,几乎全年开花,花色多、花朵较小,而开花时间则因品种而异,无莲子莲蓬,根茎属球根,形状似芋头,叶片是心脏形,色浓绿,一般都贴在水面,或因拥挤而稍浮水面。两种植物花叶茎根,食用和药用功效各不相同。
 
      4
 
  又到了“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的季节,池水漾波,艳阳晴柔,荷事正繁。密密的荷叶覆满了水面,高高低低地错落着,一层层地铺展着季节的清绿带来的满目清凉。没有风雨的日子,荷塘便显得格外地幽远而明丽。荷花开了,一只只跃出了簇簇新绿的叶丛,或躲在荷叶的下面,更有含苞待放的花蕾,探出头来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充满阳光的世界,好像整妆含笑的少女,在一抹红唇上溢出妩媚和雅致。一阵清风掠过,荷叶轻摇,翠翻绿卷,碧波红浪,此起彼伏,如一群年轻的女子舞动双臂浅笑着一拥而过。风过无痕,却暗香袭人。荷花千姿百态,婀娜多娇,丽质独具,出淤泥而不染,洁白无瑕,玲珑剔透,清香溢远,高风亮节,天然独秀,却如水晶般的纯洁而质朴。即便是含苞欲放的花朵,青里泛白,澄容素面,似娇羞欲语又粉颜半敛,但却无丝毫做作之象。开放了的花儿,精致的花瓣,粉嫩如肌,优雅的簇拥着莲房,象极了牵手而起舞的舞女,翩然作歌,舞姿曼妙,散发着清新淡雅的芬芳。
 
  徜徉岸边,望着这一池的碧影,总是心生感动,梦幻般地生出许多景象。仿佛一阵浓重的绿意从水上缓缓升起,荷叶婷婷,暗自涌动,心却在低低的吟唱,心动水动,一种静水流深的平和在心底上流泻开去。花开水湄,如人影僮僮间淌着一条音乐的河流,声声轻击,颤颤地扣动心房。又如微雨斜风中的点点滴滴,密密的打在荷叶上,沙沙声中,玉盘摇风,雨珠漱玉般的旋出晶莹的光彩,翻身落下,俏无声息,却在心中落满了大珠小珠,叮当作响。此刻你便融入了荷的圆润之中,通透着荷的清韵,步入澄明的境界。夜来了,微风绺绺中,袭来阵阵清凉。月光淡淡,香雾濯水,荷花闭阖,荷风渲妍。荷叶间跳荡着的月光绕着池水起伏飞动,戏荷成趣,如开在梦中的花朵,在明灭中洗涤着你的灵魂。这时候的思绪便汇成了意境,如诗如歌,心自朦胧,亮亮闪闪的回旋在眼前,荡开还去,风舞自来,不离左右。犹如一片荷叶轻轻飘在水面上,踩过波尖,随风游动。不管是有月还是无月的晚上,荷塘上都会飘着淡淡沾衣的芬芳,伴着一池翡翠般的荷叶,在宁谧的夜色里静静飘香,摇曳着古老而悠远的清韵。
 
  蛙鼓声声起处,是清莲水乡世界,一朵朵清纯优雅的荷花在赏读之间透出别有的情趣与姿韵,让无数人为之幽怀而别怜动容。如果说“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这是由衷的赞美。而“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就不仅是赞美了。灼灼荷花,亭亭出水,一茎引绿,双影分红,分明就是心中的女神。若在“微风紫叶摇,轻露拂朱房”的清晨荡舟数伴,解缆相催,浮荇移棹,船进倚荷,罗衣垂绿川,争得风裙随意开,藕丝牵缕,棒莲成杯,则又是一番素约清雅、芳菲可人的境界。此时如若相问“秀色粉绝世,馨香为谁传”?又作太白先生“佳人彩云里,欲赠隔远天。相思无因见,怅望凉风前”的惆怅,是不是又太过矫情了?更有才思艳丽,韵格清拔的飞卿先生“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大胆而多情,羡其“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心擎滟摇竟然不能自拔,又让人领略了荷花那摄人心魄的魅力。
 
  荷花从古至今不知倾倒了多少墨家雅士文人骚客,令其一击三叹“都无色可并,不奈此香何”,更有人甘愿“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把酒不能消愁,却道“美人笑隔盈盈水,落日还生渺渺愁”,“相看未用伤迟暮,别有池塘一种幽。”荷花,贵不过牡丹,艳不过玫瑰,傲不过霜菊,香不过幽兰,既无大家之风范,又无华美之雍容,却令碧波生香,心澄目澈,引人折腰。
 
  千百年来,它带给人的思考,远远大于“十里锦香看不断”,“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意义。“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清纯高洁的品格和君子形象,让崇尚修身养性,注重人格品行培养的中国人久久的心仪并向而往之,俯仰之间产生深深的敬意。世无高下,上善若水,损而不竭,施不求报,善为仁也。做人就要像荷一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拥有满心的清雅与纯洁。  
 
  相关资料: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隰有荷华。”隰有荷华指在潮湿的水里生长了荷花这种植物。
  《诗经·陈风》:“彼泽之陂,有蒲与荷。彼泽之陂,有蒲与蕳。彼泽之陂,有蒲菡萏。” 蕳(间jiān):兰草,也作莲。 菡萏(汉旦hàn dàn):荷花。 
  《尔雅·释草》:“荷,芙渠;其茎茄,其叶蕸(音xiá),其本蔤(音mì),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菂(音dì),菂中薏。”
  《毛诗郑笺》:“芙蕖之茎曰荷。”
  《本草纲目》:“尔雅以荷为根名,韩氏以荷为叶名,陆玑以荷为茎名,按茎乃负叶者也,有负荷之义,当从陆说。”
  《说文解字》:“荷,扶渠叶”。
  《正字通》:“北人以莲为荷,今俗荷皆谓之莲”。
  《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荷,芙蕖;江东呼荷,其茎茄,其叶蕸,其花未发为菡萏,已发为芙蕖,其实莲。”
  《尔雅》(郭璞注):“荷,芙渠,别名芙蓉,江东呼荷。”
  《尔雅》(邢昺注):“芙渠总名也,别名芙蓉,江东呼荷,菡萏莲华也,的莲实也。今江东人呼荷为芙蓉,北方人便以藕为荷,蜀人以藕为茄,……此皆名相错,习俗传误,失其正体者也。”
 
  归纳一下,古人的荷与莲指的是同一种植物,部位不同。认识略有差异,通常认为,茎、叶为荷,果实为莲(莲子为薏仁),根为藕,花为菡萏、芙蓉、莲华、荷花等等。
 
  现代人荷、莲不分,通称整个植株。
 
  莲 学名 Nymphaea alba 
 
  睡莲 学名Nymphaea tetragona 与莲同科不同属。
 
 
  感谢木子北方兄优美赠诗,照录如下:
   
  •   水中芙蓉.荷花
                                       
        一池怒放斗艳奇,
        惹得骚人破咏题。
        花漫七月无粉饰,
        惊煞闲人难下笔。
     
        又见雨后飞燕低,
        珠玑翡翠相偎依。
        虽自污泥骨玉洁,
        岁岁清白无穷期。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