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江湖人物录 / 马夫人——千娇百媚醉人魂

0 0

   

马夫人——千娇百媚醉人魂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3-16  旧时斜阳

本文参加了【影视情缘】有奖征文活动

   一

 准确的说《天龙八部》是我2006年才开始读的。

这是我读金庸的第五本书,前面的四本分别是《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鹿鼎记》,其中最喜欢的是《射雕英雄传》,一直觉得这才是金庸最具有特色的作品,全书在艺术上显示了金庸大手笔的气度,作者以丰富的想象、瑰丽的文笔和壮阔的场面,展示了武侠世界的神奇魅力。

 武侠与历史结合,不是金庸首创,大家梁羽生也用过,但金庸却是第一个驾驭历史而又能随心所欲编写故事与塑造人物的高手。

 他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充分运用文学手段,写出历史与传奇相结合的不朽篇章,以笔掀惊涛的巧妙安排和细腻入微的心理描写,使武侠小说变成一种令人读之不忍释卷、回味再三、击掌叫好的艺术品。

相比之下,其他几本就显得逊色多了,这当然是孩子的想法,一厢情愿。

  二

   2006年的六月,高考结束,我自认为十二年的读书生涯得到了解脱,从一个旧书摊上花了二十块钱买了一本《金庸全集》,足足有四十公分厚的书本,捏在手中的厚重感自是不言而喻,哪怕金庸是大家,厚厚的一本《金庸全集》自然是不能出现在课堂上,甚至是书桌上,但与一个高考结束的人来说就当别论,所以一本厚厚的,《金庸全集》非但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入校门,还可以进入自己的宿舍。

 《天龙八部》就是我躺在宿舍的床榻上看的,不得不承认在看《天龙八部》的时候,全然身不由主,随着书中的人物、情节而起伏,书中蕴含的人生百态,令人回味。无论我承不承认,金庸写到了《天龙八部》的时候,境界上相比其他十三本要高了许多,所以尽管这本书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不少,但每个人都是很独特。

  与主角王语嫣、木婉清、阿朱、阿紫相比,马夫人出场并不多,但很特别,甚至让你看了就颇有些忘不了。

   她的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二集第十五回《杏子林中 商略平生义》。

书中写道;单正涵养甚好,一时又捉摸不定这怪人的来历,装作并未听见,朗声道:“请马夫人出来叙话。”

  树林后转出一顶小轿,两名健汉抬着,快步如飞,来到林中一放,揭开了轿帷,轿中缓步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少妇。那少妇低下了头,向乔峰盈盈拜了下去,说道:“未亡人马门温氏,参见帮主。”

  乔峰还了一礼,说道:“嫂嫂,有礼!”

 马夫人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帮主及众位伯伯叔叔照料丧事,未亡人衷心铭感。” 她话声极是清脆,听来年纪甚轻,只是她始终眼望地下,见不到她的容貌。——《杏子林中 商略平生义》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是作家写作手法的手段,目的是为了彰显这个人物不一般罢了。

 但用在一个女人的身上,难免小题大做了,我当时就是这个想法,所以对于这个藏头藏头的马夫人并没在意,可随着故事的推进,不得不承认金庸的用意实在是深,人物出场的先声夺人,其关键的“夺人”。

 这是一个难题,通俗的点说就是要求人物一出场就抓住读者,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言为心声”,所以在人物出场的时候,作家总爱让人物先出来说话,以便“纸上留声”,即留下鲜明的性格烙印。马夫人尚未露面,却给我们留下了“这个女人不一般的”看法,随着故事的推进,再看马夫人种种作为就顺理成章了。

    三

  真正体现马夫人的人物形象的应该是在第二十四回《烛畔鬓云有旧盟》。

 书中写道, 段正淳低声细气的道:“我在大理,那一天不是牵肚挂肠的想着我的小康?恨不得插翅飞来,将你搂在怀里,好好的怜你惜你。那日听到你和马副帮主成婚的讯息,我接连三日三夜没吃一口饭。你既有了归宿,我若再来探你,不免累了你。马副帮主是丐帮中大有身份的英雄好汉,我再来跟你这个那个,可太也对他不起,这……这不是成了卑鄙小人了么?”

  马夫人道:“谁希罕你来向我献殷勤了?我只是记挂你,身子安好么?心上快活么?大事小事都顺遂么?只要你好,我就开心了,做人也有了滋味。你远在大理,我要打听你的讯息,不知可有多难。我身在信阳,这一颗心,又有那一时、那一刻不在你的身边?”

 她越说越低,萧峰只觉她的说话腻中带涩,软洋洋地,说不尽的缠绵宛转,听在耳中当真是荡气徊肠,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消。然而她的说话又似纯系出于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他平生见过的人着实不少,真想不到世上竟健有如此艳媚入骨的女子。萧峰虽感诧异,脸上却也不由自主的红了。他曾见过段正淳另外两个情妇,秦红棉明朗爽快,阮星竹俏美爱娇,这位马夫人却是柔到了极处,腻到了极处,又是另一种风流。”

 如果说先前是一种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柔,那么现在就是通过通过萧峰的视角来叙述她的媚,单说这两点寻常女子就难以做到,一旦做到了想让人忘记都难。

 但马夫人的独特在于她将柔媚融合在一起后,还能生出一股子不亚于任何男人的狠毒。不得不说是奇迹。

 在第二十四回《烛畔鬓云有旧盟》中,金庸安排马夫人做了两件事,第一就是讲了一个短短的故事。

 她告诉段正淳:一个穷人家的小姑娘,因为得不到自己梦想的新衣,便在除夕之夜偷偷将邻家姑娘的新衣撕剪成碎片,而且心中洋溢着一股说不出的复仇后的欢喜,比自己有新衣服穿还要痛快。

段正淳当时听了颇为不快,就连萧峰都暗骂“这女人如此天性凉薄!她爹爹摔伤了,她不关心爹爹的伤势,尽记着自己的花衣,何况雪夜追赶饿狼,那是何等危险的事?当时她虽年幼不懂事,却也不该。”

 第二件事便是亲手毁掉她得不到的东西——段正淳。

    四

  书中写道,她取过一把剪刀,慢慢剪破了他右肩几层衣衫,露出雪白的肌肤来。段正淳年纪已然不轻,但养尊处优,一生过的是荣华富贵日子,又兼内功深厚,肩头肌肤仍是光滑结实。

 马夫人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抚摸,凑过樱桃小口,吻他的脸颊,渐渐从头颈而吻到肩上,口中唔唔唔的腻声轻哼,说不尽的轻怜密爱。

 空中之间,段正淳“啊”的一声大叫,声音刺破了寂静的黑夜。马夫人抬起头来,满嘴都是鲜血,竟已将他肩头一块肉咬了下来。

 马夫人将咬下来的那小块肉吐在地下,媚声道:“打是情,骂是爱,我爱得你要命,这才咬你。段郎,是你自己说的,你若变心,就让我把你身上的肉儿,一口口的咬下来。”——《烛畔鬓云有旧盟》

  马夫人到了这儿,整个人物形象算是彻底的圆满了,性格偏激,阴暗,狠毒,爱她的男子她瞧之不起,不爱她的男子她衔恨入骨,更为歹毒的是,她爱的男子如果她得不到,也宁可毁了也绝不留给别人。

  “洛阳百花会中,男子汉以你居首,女子自然以我为第一。你竟不向我好好的瞧上几眼,我再自负美貌,又有什么用?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我心里又怎能舒服?”——《烛畔鬓云有旧盟》

   只因萧峰没能正眼瞧她几眼,心头便生出了恨意,这股恨意使得她不惜串谋白世镜杀死马大元,利用全冠清,在杏子林中让嫁祸乔峰,揭穿乔峰身世,使萧峰身败名裂。故意指引萧峰和阿朱

   找上段正淳,借刀杀人。哪怕到了最后,她一生自负的美貌惨遭阿紫毁容的时候,仍不忘要萧峰抱她吻她。这就是马夫人,一个集聚凶狠、恶毒、怨恨、痛楚、恼怒,种种丑恶之情于一身的女子,可谓是古往今来的少有的女子,起先我觉得至少有两个女子可以与之媲美,一个是西汉的吕后,另一个则是大周的武则天,但很快我发现自己错了,吕后固然将戚夫人做成了人不人鬼不鬼,还安排了专人“照顾”,并且丢弃在茅厕中任其痛苦死去,割掉耳朵,甚至把脸划花,狠毒固然是狠毒,却少了马夫人的柔媚,用萧峰的话儿说,她容颜言语又偏偏温婉柔媚到了极处,也腻到了极处。

这一点吕后从始至终都不曾有过,再说武则天。

   五

 骆宾王 在《代李敬业以武后临朝移诸郡县檄》大骂武则天“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

说武则天初入宫门就嫉妒别人,嫉恨王皇后及其他妃嫔.不能容让就学习郑袖进献谗言。这样狐媚的人偏能迷惑君王的心。

 这就是说,武则天狐媚固然狐媚,但是通过后天学习的,与马夫人纯系出于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自是大不相同,况且两人境界也着实相差太远,一个为谋天下,一个则是为了明美貌。

自然难以相提并论。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固执的认为,金庸笔下的马夫人可谓是独一无二,直到三年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品读了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一个与之匹敌的人物迅速从书中跳了出来——林仙儿。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