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洋芋皮 / 美到心碎的散文 / 微小说:《签字》

分享

   

微小说:《签字》

2019-03-19  风吹洋芋皮

“你是家属吗,在这里签字。”我抬头问。

眼前的女人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两只白净的手紧握着,然后松开准备拿桌上的笔,又停住,低头寻找坐在桌前男人的眼。男人脸红了,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来。我把病历卡推到男人面前说:“动手术要家属签字的。”“那我们再想想。”男人站起来,掉头往外走,女人迈着碎步追了出去。

窗外落着雪,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车辆驶过,雪很快变得黑污污一片。刚刚待在我办公室的两个人出现在视野里,我在窗前定定地看着,直到他们出了医院大门,走上大街。当医生看多了人情冷暖,大病面前情分有时不堪一击。我自己不就是吗,还没遇上大病呢,只是刚工作那会儿假期少收入低,相伴几年的女朋友就离我而去,选择了一个开豪车的追求者。

下午做了台手术,回到办公室准备下班。门被敲开,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女人进来向我问好,然后掏出一个红本子,恭恭敬敬递过来。打开这本结婚证,两人的肩膀靠在一起,男人的脸还是苍白的,没有表情,女人则努力微笑着。发证时间就是今天。女人说:“我现在是他爱人,可以签字了。”

我回过神来,应了一声。“那就麻烦您了,尽快手术吧。”她说。

男人肺上长了一个瘤,被成功切除了。我走出手术室,摘下口罩,女人迎上来声音颤抖着问:“怎么样医生?”“比较顺利,不过瘤体还要化验,进行病理分析。”“那要什么时候出结果?”“一周左右,看排队情况。”

之后的几天,女人总来我办公室,问病理分析出来了没有。我和她熟悉起来,终于忍不住问了她一个和诊疗无关的问题:“你那个他是做什么工作的,条件很不错吧?”

“啊?”女人愣了一下,呆看着我,像是没听清楚。

我有点后悔探问这事,但话已出口,只能硬着头皮再问一遍,紧接着又补充一句:“你这当口跟他结婚,总要图一头啊,万一……”

“他呀,一个工人,哪里有钱,只是对我好。”

“哦。”我没话说了,讪笑一声掩饰尴尬。

病理报告出来,是良性的。我拿着报告匆匆走出办公室,向男人的病房奔去。“余医生,这么急干吗呀?”一个护士问。

“好消息!”我扬起手中的纸,兴冲冲地说

作者: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目的旨在于分享,尊重原作者,侵权立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