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江湖人物录 / 俞岱岩——我的人生十年

0 0

   

俞岱岩——我的人生十年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3-21  旧时斜阳

本文参加了【影视情缘】有奖征文活动



以前看《倚天屠龙记》,看的是张无忌,是赵敏,是谢逊,是殷素素,是张翠山,不是喜欢,而是因为他们的主角,故事围着他们来写,关注他们是应该。

直到这次再看《倚天屠龙记》,关注更多的却是武当七侠当中的武当三侠——俞岱岩。

"……一个三十来岁的蓝衫壮士,脚穿草鞋,迈开大步,正自沿着大道赶路,眼见天色向晚,一路上虽然桃红柳绿,春色正浓,他却也无心赏玩"。这位壮士就是俞岱岩。

这是武当三侠俞岱岩的开场白。

可以说,这个开场白很拉风,武功高,地位高,名头也响,心底好,年轻也不大,本该有更好的前途,却因救了一位姓德老者,并阴差阳错的得到屠龙刀,从此走入了人生惨淡的下半场。

殷素素虽不是罪魁祸首,虽然她最后尽量补救,但俞岱岩还是残废了,手脚筋脉全断,彻彻底底的废人。

这一废就是十年。

陈奕迅歌里唱。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这是陈奕迅的十年,不是俞岱岩的。

他的十年,不仅仅是朋友变成了陌生人,少了几句问候就可以打发得了。那是无限荣光和无限屈辱的综合体,让人怀念又让人憎恨。

这个刚强的男人知道,他的人生十年从他握住屠龙刀的那一刻起,就彻彻底底葬送在历史的尘埃里,再也翻不起任何的波浪。

什么武功地位都不值一提。

生活在前一刻给了他无上的荣光,在下一刻又将他推入了万丈深渊。

他既不能摆脱,唯有接受。

屈辱的接受。



十年里,曾经的好五弟,张翠山有了儿子张无忌,六弟殷梨亭的未婚妻纪晓芙被杨逍掳走,九十岁的师傅突破了百岁大关,武功开始走向无敌的存在。

十年里,江湖人来人往,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

唯一不变的是他。

始终躺在那里,看着别人的脸色,吃喝拉撒睡都仰仗别人的帮忙。

他不是没想过死。

但人到了哪一步,想死都是一种技术活。

死不了,也活不成。

就这么看着这个江湖,看着武当的弟子一个个长大成人走出武当山,打拼属于自己的事业。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可早已不属于他。

他似乎也忘记了这个江湖,这辈子也许就是这么着了。等将来死了也就一了百了,谁还能记得住他俞岱岩的名字。

可他心有不甘。

凭什么,我好生生的一个人儿怎么就混成了这般模样,我想不通。

正因为这份想不通,他间接的成了杀人凶手。

十年后张翠山一家三口重返中原,恰逢张三丰寿诞,七侠重聚,各大门派以祝寿为名,实为打探谢逊和屠龙刀下落。

他因一时之怒,没有忍住认出殷素素是当年夺刀伤己之人,张翠山自觉对不起师兄,自杀身亡,殷素素殉夫而死,张无忌从此父母双亡。

心头的不甘,顿时化为了悔恨。

从此,他沉寂了,江湖似乎也忘记了他的存在。

这一忘又是十年。

他的重新出现,是张无忌神功大成,从光明顶归来。

侄儿给他带来了希望,当年师傅没能治好的伤,侄儿能治。

十年又十年的苦楚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能有尊严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十年又十年又能怎样,我还是我。

原著对这一段描写颇为传神,我们不妨看看:

张无忌道:“三师伯,你的旧伤都已愈合,此刻医治,侄儿须将你手脚骨骼重行折断,再加接续,望你忍得一时之痛。”

俞岱岩实不信自己二十年的残废能重行痊愈,但想最坏也不过是治疗无望,二十年来,早已甚么都不在乎了,只想:“无忌是尽心竭力,要补父母之过,否则他必定终身不安。我一时之痛,

又算得甚么?”当下也不多说,只微微一笑,道:“你放胆干去便是。”——《二十五 举火燎天何煌煌》

再大的苦楚我都承受了二十年。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承受不住的么。

老天爷总算是温柔了一回,没有也绝到底。经过张无忌的手,昔日的武当三侠可以用拐走路了。

苦楚依旧在,但好过活不活死不死的躺在床上,剩下的余生,别再蹉跎就是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