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中有人r / 闲趣集 / 一辈子,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是幸运!

0 0

   

一辈子,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是幸运!

原创
2019-03-27  木中有人r

偶然,遇到奇葩刘震云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写出了中国式的千年孤独,不自禁搂一眼。

书中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成“说得上话”和“说不上话”两种。無論家人,朋友还是夫妻,一旦说上话了,人就亲了。反过来,一旦说不上,亲味儿就淡了。

​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是孤独的,因为害怕孤独,人一辈子就做一件事,寻找能够“说得上话”的人,以最大地可能,排遣孤独带来的不安和恐惧。

​婴儿一觉醒来,一看身边没人,开始啼哭,看见有人来哄他,立马破涕为笑,这往往也是幼小的心灵因为害怕孤独的缘故。

​​小时候,老院子里一帮孩子玩耍玩游戏,不带谁玩都不乐意,撅着小嘴,上一边抹鼻涕生气,此时,这个小朋友是不是也害怕孤独。

​上学后,各自相约要好的同学,上学放学一起走,说说笑笑疯打闹。待男女同学青春萌动,情窦初开,相互间开始寻找志趣相投,有共同语言的异性同学暗中交往。

​工作后,职场上,是不是也在寻找能够“说得上话”的人交朋友。每一个单位都有一个个小团伙,無一例外。

​当互联网进入了生活,人们在互联网上以各自的方式在寻找
能够“说得上话”的各类朋友。有的以文会友;有的寻找知音;有的寻找知己;​​有的寻找情人填补情感空缺。这一切都是在寻找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如寻宝一般。

​但绝大多数人说着说着就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完事各自扭头再去寻找、、、周而复始,直到找不动为止、、、很少找到能够一辈子“说得上话”朋友,若遇到真正对味的朋友,万千珍惜、尊重、宽容彼此,保持一章人生得来不易的精彩故事情节,是为幸事、、、

​​就连康熙大帝也是如此,宫中粉黛三千,最爱的人却是容妃。他到容妃那里温馨一刻,最爱说的话就是:“朕想和你说说话。”然后把一些杂事倾诉一番。可遗憾的是,后来子胤礽因为索额图谋反受到牵连被废,惟容妃一人向熙申诉老祖宗懿旨,不得已废了容妃,再想找人说话,已经是人去楼空,虽为千古大帝,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说不上话”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所谓相逢满天下,相知有几人。你的微信上联系人成百上千,晃动的头像琳琅满目,又有几人能和你倾心交谈,可以去随时随地地畅所欲言?

书里也说了大家都有寻找“说得上话”的人的需求,人人都有沟通的欲望,不爱说话的人不是不说话,是没有遇到能说着话的人。正如序言所说“话,一旦成了人与人唯一沟通的东西,寻找和孤独便伴随一生”。孤独不是只有圣贤才有的体会,而是人人都有,都在寻找的路上。


那么,“说得上话”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

​书里有一句话,“一个女人与人通奸,通奸之前,总有一句话打动她。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吴摩西一辈子没有想出来。但是牛爱国是明白的。在寻找出轨的妻子庞丽娜的途中,牛爱国遇到了“老李美食城”老板李昆的小媳妇章楚红。并由此顿悟了世上“相好”者的精神密码——两个人在一起“说得着”。

​书里这么说 ”牛爱国与谁都不能说的话,与章楚红都能说。与别人在一起想不起的话,与章楚红在一起都能想起。说出话的路数,跟谁都不一样,他们俩自成一格。两人说高兴的事,也说不高兴的事。与别人说话,高兴的事说的高兴,不高兴的事说的败兴;但牛爱国与章楚红在一起,不高兴的事,也能说得高兴,说完一段,要睡了,一个人说:“咱再说点别的。另一个人说:“说点别的就说点别的。”


书里还说,跟人能说上话,真难。换句话说,大家基本上都找不到一直能说上话的人。用原文说就是,“世上的人遍地都是,说得着的人千里难寻”。

​孔老夫子也找不到。书中有个桥段,讲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解读是远道来了朋友,孔子高兴,而书中的老汪说,“高兴个啥呀,恰恰是圣人伤了心,如果身边有朋友,心里的话都说完了,远道来个人,不是添堵吗?恰恰是身边没朋友,才把这个远道来的人当朋友呢;这个远道来的人,是不是朋友,还两说着呢。”

“说得上话”的确很难,书中一个例子,詹神父在黄河边碰到一个中国的杀猪匠,劝杀猪匠说你要信主,杀猪匠说为什么要信主?詹神父说你信了主你就知道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杀猪匠说不信我也知道,我是个杀猪匠,从张家庄来去李家庄杀猪。看上去很搞笑,实际上发生在人间的对话大抵如此,只是有时我们是詹神父,有时我们是杀猪匠,而且我们还不自知。我们以为说得上话的人,实际却说不上。


找“说得上话”的人本质上是找自我,通过别人确认自己存在的价值。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相互已有隔阂,对方便无做得对的地方;同做一件事,本来是为对方考虑,对方也把你想成了另有想法,这是误解。

而且“说得上话”也是一种动态关系。小时候能说,大了不一定能说。一个人的时候能说,都成家了不一定能说。平时能说,遇见事了不一定能说。而且距离变远了,也可能就说不成话了。分开几年再见面,也说不成话了。有些人现在说不着,将来或许能说得着;有些人现在说得着,将来未必能说得着;有些人这一辈子也说不着。

​例如书中曹青娥和养母闹别扭闹了一辈子,最后却成夜成夜的说话。到临死了,还想叫叫娘,再说两句。可是以后曹青娥再没碰见过能这样说话的人。

结果是啥,书里的每一个人,都为了和别人“说不上话”苦了一辈子。


 

最后,这本书书中还送我们一个金句,“日子是过以后,不是过从前。”或许这可以缓解我们几千年来的孤独、寻觅与痛苦。

2019.3.27.老木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