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高梧 / 法律与生活 / 这部紧张到让人想逃出影院的电影,总算出...

分享

   

这部紧张到让人想逃出影院的电影,总算出了续集

2019-03-28  野田高梧

大概像自由女神像每隔几年都会在电影中被毁灭一下那样,香港每隔几年,都在电影中被炸一下。像是前些年的《赤道》,又或者拿下前年五一档票房冠军的《拆弹专家》。

这些故事都有一定现实依据,爆炸的确是香港经常出现的危急警情,当然,这种想象部分也来源于香港这块地域的特殊历史背景,作为曾经的殖民地,香港境内有大量二战时期驻港英军及日本军队遗留下来的炸弹。

他们专门负责处理爆炸案件的爆炸品处理课,简称EOD,出警频率一年在一百次上下,这差不多是每三四天就要处理一宗爆炸案啊!

带着这样的背景再去看《拆弹专家》,你也就会感受到它背后的那部分现实感,是非常港片的。

不过,很少能有国产片,会像《拆弹专家》这样在最后让刘德华饰演的拆弹专家死掉,这是在类型中反类型,也特别邱礼涛。

如果你对这个主角的死很惋惜,那刚刚开机的《拆弹专家2》肯定能弥补这种遗憾。

因为刘德华,在里面「复活」了。

《拆弹专家2》是纯原班人马回归,依旧是邱礼涛执导、刘德华监制+主演。故事从香港发生连环爆炸案开始,刘德华饰演的前拆弹专家潘乘风昏迷在案发现场,因此成为头号嫌疑犯,警方怀疑他和犯罪组织「复生会」有密切联系。

为了自证清白,潘乘风只好找到他的前战友,同样也是拆弹专家的董卓文(刘青云饰)一起调查真相,甚至还要主动接触「复生会」。

《拆弹专家2》

其实这是一个和前作没太大关系的故事,人物、故事全都是重启,当然也是种升级。

比如从紧张感的层面来说,《拆弹专家》其实是种「解决式」的剧情设定,刘德华饰演的拆弹专家是接连去解决炸弹,有点像过关打怪,最后解决红磡隧道的终极boss。

这制造的是一种类似「过山车」式的紧张感,寻找、解决炸弹就像过山车的爬坡和俯冲一样,但是因为有犯罪分子的预告,我们已经提前知道了炸弹的存在,是一种被动的刺激感,虽然拆弹的时刻也让你很紧张,但悬疑元素总的来说还是比较低的。

而《拆弹专家2》则直接在一开始就把潘乘风变成了嫌疑犯,这实际上已经打破了常规警匪片警察和匪徒对峙的结构。

而潘乘风找前同事董卓文帮忙,又要去接触犯罪组织复生会的设定,也就形成了有嫌疑的警察、警察、犯罪方三方角力的状态。

《拆弹专家2》

我们知道潘乘风大概率是冤枉的。可是在真相没有查明之前,不仅是他,代表警察方的董卓文、犯罪方的复生会,他们的正邪阵营其实都不确定。

尤其是刘青云饰演的董卓文这个设定,他一方面在职责上要破案、解决炸弹,一方面又要陷入选择兄弟还是法理的矛盾中,这不仅是双雄设定,更是悬念的一部分。

《拆弹专家2》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拆弹专家2》和前作就有了根本不同,它有更强的悬疑感和反转可能,我们或许可以把它形容成「徒手攀岩式」的心理紧张感。相比起前作「过山车式」拯救别人的被动行为,这一次,潘乘风为了拯救自己必须主动行动。

他不仅随时可能会遭遇危险和黑手,就好像没有保护措施的徒手攀岩只要做错一步就会摔死一样;而他在每个关键节点做出的选择,也就像徒手攀岩时选择的着力点一样,永远不知道这一次选择,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跟前作不一样的还有女性角色的设定,前作中的小宋佳,是个典型的等待被拯救的女性形象,确实有些过时了。

而在《拆弹专家2》中,倪妮饰演的潘乘风前女友庞玲,则直接进入到了案件中来,她反恐特勤部队总督察的身份,也以女性形象为剧情提供了更多的直接推动力,甚至是反转的伏笔。

因为,让潘乘风去主动接触复生会,就是她提出的方案,这显得她也很可疑啊……

《拆弹专家2》

前面我们说到的悬疑部分,是《拆弹专家2》在心理层面紧张感的强化,很明显增加了悬疑片的元素;在这之外,拆弹片最大的一个看点,当然还是动作。

《拆弹专家2》在物理层面上的紧张感,也相对前作有了很大升级。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这一次的总投资接近三亿,每个爆炸场景的真实感,都是用钱堆起来的啊!

炸掉红磡隧道,让整个香港瘫痪已经不算什么了,《拆弹专家2》直接把重头戏放到了香港的世界级地标建筑,是哪里还不知道!

《拆弹专家2》

红磡隧道,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封闭空间,而地标级建筑通常都会有高或者危险的特征,是极限环境,拆弹的紧张感也肯定会因为这种环境的极限而有更不可控的变化。

不少经典灾难片、动作片都会选择都市地标建筑来作为自己的重点场景,这是因为它们的认知度,能给观众营造「危险在身边」的感觉,更能把自己代入进去。

换位思考一下,这就好比是爆炸案发生在北京的大裤衩,又或者是三里屯的那种感觉。简直紧张到让人想逃出电影院。

《拆弹专家2》

在这样的设定之下,《拆弹专家2》那种「都市反恐」的质感,也就更加强烈了。

这很邱礼涛。

邱礼涛一直以来都是个特别能发现都市中紧张感的导演,不信你细数一下他以前的作品,《人肉叉烧包》这样的恐怖片也好,又或者是《雏妓》这样的现实主义题材也罢,在它们类型片的表层下面,或多或少都有「都市恐慌」的核心。

《人肉叉烧包》

这个「都市恐慌」的意思,是指造就主人公们行为的深层原因,总和都市有关。《人肉叉烧包》的疯狂背后是底层群体在都市权力机构中的绝望。《性工作者十日谈》是戏剧式的社会学文本,对「北姑」群体的展现勾连起了更为广泛的时代现实背景。

因为这些疯狂、焦虑、沦陷,邱礼涛不仅仅是香港最会拍类型片的导演之一,更是他们中最「社会学」的那一个。

所以,《拆弹专家2》也绝对不会仅仅只是一部以拆弹为核心的都市动作大片。

它「都市反恐」要反的「恐」,也不会只是犯罪组织,而很可能就是每天发生在你身边的,那些没觉察到的黑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