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微微一笑,直击要害

2019-03-29  星辉斑斓...


   早晨我起了个大早,凉风吹过,一阵寒气,今天气温317℃,人们依旧穿着羽绒服、羊毛呢大衣等,我也把厚重的羊毛呢大衣紧了紧领口和束腰,清晨的街道上已经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没有喧哗与嘈杂,集市上的人们井然有序的来去匆匆,售卖的人也不吆喝,两边的蔬菜瓜果水灵干净,一应俱全的摆放在各自的摊位上,整齐漂亮,一派繁华低调的景象。

今天是二妹住院的第三天,想吃鸡汤,我隔着人群,努力寻找活鸡的店铺,很快瞄准了一家铺子,可是只有几只鸡,在笼子里摇头晃脑,来回移动,也许鸡快要卖光了。我又向前挪移了几步,另一家鸡店出现了,鸡笼里挤着各种花色的公鸡和母鸡,空气中飘着细碎的鸡毛,还有一股烫鸡的味道,有一男一女两个售卖员,看起来像夫妻,40岁左右,身上裹着围裙,手脚麻利的忙碌着,店外站着一位60多岁的老奶奶,跟着老人后面买鸡准没错吧,我指了指鸡笼,问有没有多年生的、母的草鸡?

女店主歉意的说道:“有两年的,没有多年的,就这两年的很好,17一斤,要不要?”两年就两年吧,我要杀好,剁好,洗干净点的。

女店主一把掐住鸡头,提出笼子,放到秤上,43两,给72吧,然后扔到一边,从男主手里接过已经处理好的鸡架,三下五除二的把它剁好,把鸡和鸡血分袋装好,我惊诧的要去接,心想这么快就好了,女店主笑着说,这不是给你的,我有点尴尬,看着老奶奶接过鸡和鲜红的鸡血,老奶奶还说了一句,鸡血这么快就冰起来了,女店主说天天气冷,冰的就是快,刚才还热气腾腾的鸡,现在已经冷血了。

我连忙问,“我的鸡呢?”

男店主凑上来说:“在这呢?”

男主一把递过来白白嫩嫩的鸡架,已经脱过毛,处理过内脏,递给女主,这速度真快,我说:“什么时候宰杀的,我怎么没看见?”

男主冲我微微一笑说:“刚刚呀,你没看到?”

我还真的没看到,男主这时候才抬起头看着我,脸上露出亲和的笑容说:“我用剪刀对准鸡脖子的筋脉,一剪子下去就好了?”

我说难怪呢?他说得很轻松,可是这一剪子可不是好下的。只这么轻轻一下,鸡已经流血牺牲了,大概没有疼痛感。

我淡淡的说:“记得我那一次因为家里人生病,追杀了一只母鸡,用菜刀割了一刀,鸡脖子上马上渗出血来了,我一慌,赶紧把鸡放了,心想,给鸡蹦跶几下,没想到,鸡蹦跶两下,转身跑掉了。我用尽洪荒之力跑过去扑到鸡身上,捏住鸡头又狠心的补了一刀,杀完放手,鸡又惊慌失措的跑掉了,我着急火燎的到处追,那只老母鸡一会跑到墙头外,一会跑菜园子里,追着满身是血的老母鸡,简直是恐怖的回忆啊。前后共动用了六刀,终于结束了鸡的生命。如果不是母亲生病,我死也不会杀鸡的,这哪是杀鸡骇猴,这是杀鸡骇人啊!”

男主指着剪刀,含着微笑的说:“只要对准要害,瞬间就解决了。”

我这才看清男店主的脸,宽宽的脸庞,像个有文化的人,不像宰杀牲口的粗鲁之人,也许本来是个爱学习的,可以谋得体面职业的,但因为生活所迫,做起了这事,但我对这种工作依旧充满了心底阴影。况且我的婆婆也曾说过,“杀生这种职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