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小叟游记……上海印象(1)

原创
2019-03-29  双五小叟

上海地处我国东南,长江入海口处,是国家重要的工业生产基地,港口贸易,科技信息,经济金融中心,是我国华东地区最大的铁路民航交通枢纽,也是国际大都市之一。

上海在我心中,一直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地方,是个可望不可及的大城市。对我这个苏北小城的小年青而言,有机会去上海玩一玩一直是我的最大的愿望,看到听到有人去上海出差或走亲戚非常的羡慕,总想着哪一天我也能去上海,亲身体验人们传说中的上海魅力和上海风情,听听侬格你格的上海话。

机会在不经意中降临到我的头上,单位的抛光机因为急需一种配件,领导让我去上海採购。开了介绍信,去粮管所换了全国粮票,我急切地登上了班车。

那时从泰州去上海有两条路:一是公路,全程约需十个小时,直达上海火车北站附近的客运站。一种是走水路,从泰州轮船码头坐船二等舱、三等舱至上海十六浦码头,整个耗时可能比坐汽车还长,所以我听从单位师傅们的建议选择了乘班车。而现在从泰州乘班车去上海仅约三个小时即可到达北站客运中心,一天一个来回很轻松。仅从这点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祖国各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泰州去上海办个事用时三五天,甚至更长时间是很正常的。

头天在家准备好,第二天全天乘车,下晚到达,找地方往宿,第三天办事,顺利的话第四天可回,如未办成事,再加上两三天也是完全可能的。

那时的道路叫马路,是现在很少见到的砂石路,路不是很宽但能保证两车交汇,两旁边的人行道都是压实了的泥土路,就这样的路还不全都这样,很多地段就是压实了的泥土路,一点砂子也没有,只要有卡车,班车,拖拉机从上面走过,车后会扬起阵阵灰尘,让行人不得不掩面或捂着鼻嘴而行。

早晨六点半从泰州西站乘车,老式的硬板铁椅座位,车上座满了乘客一路颠簸,经东站沿口泰路一直向东南而去。经泰兴到六圩(记不清楚了也可能是八圩),全体人员下车,原来是汽车需开上轮渡过江,汽车下坡上船保证大家的安全。随着头二十辆班车、卡车和手扶拖拉机开上轮渡船,各班车的乘客也纷纷走上轮渡甲板,有的人直接上了自己乘住的班车,而像我这样第一次见到长江的人大有人在,纷纷在汽车的空隙中走来走去看江上风光,不时有轮渡工作人员在大喇叭中提醒:乘客同志们,为了你的安全,请不要太靠近两边的舷栏,以防意外发生。

长江,是我第一次与它近距离接触,宽阔而壮观,从渡轮两边远远望去江上航行的船只很 多,满载各种物资的各式船舶,木排,小划子,拉满风帆的木船按各自的航道向东或向西而行, 对我们由北向南穿行而过的汽渡船,双方在很远的时候就相互鸣号示意或避开或减速,让一方先行,以策安全。

混浊的江水,在船只前行时引发的浪花,让江面波光粼粼在阳光的照映下非常漂亮,翱翔的鸟儿,一时兴起飞得很高,又不时直插水中,嘴中叼着鱼,跃出水面后,向远方急速飞去。多只

指引航道的浮标简在江水中隐隐可见,标尖上的航标灯到夜晚时有航标工专门上去将灯打开或点亮,向夜航的船只指引航道。





渡轮快到对岸时,班车驾驶员喊各自乘客上车,清点好人数后,渡轮已到南岸码头,待渡轮停靠稳,放下前接码头的大块铁板,船上的车辆启动,按序发力向岸上驶去。班车在江南大地上向着预定方向继续前行。

江南我梦中的江南,今天我终于来到了你的身边,看着沿途电杆林立,不时看到一两座厂 房,田间农耕劳作的村民,方整的田地,不同于我们当地的居家房屋式样的住房,一些村镇的规模整齐,清洁,有不少水泥道路,路上行驶的有卡车,客车,偶尔看到有吉普车和轿车驶过,远比家乡村镇的规摸大很多也热闹得多,行人的衣着较之我常见的灰黑蓝,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细纺布白底宽蓝条或方格外罩衫在我眼中显得很新颖别致,有的人身上穿的好像是传说中滌卡中山装和滌确凉衬衫。常见的补钉叠补钉的现象几乎没看见,脚上以球鞋和布鞋为主,也有穿黑色和棕色皮鞋的,在我眼中视为至宝的自行车好像也不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江南江北的贫富差距, 由此可见一斑,这样的差距让我很震惊,也很羡慕,何时我们也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面对江南地区富裕状态真的有种仿如隔世的感觉。

班车行至嘉定,天空中下起雨,驾驶员说很快就到了,说不定雨很快就会停。不幸的是我的座位上滴滴答答往下漏水,只能协商后和前边的人挤住一起,免了被水淋湿之灾,也算是难得的一次中奖。现在想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这也从侧面说明那时我们的国家还很贫穷,各方面都还很落后,加之处于特殊时期,车辆能开出去,已属不易,何谈按规定进行正常的维修保养。

下午四时多近五点车到上海,从客运站出来,我向戴着红膀套的老师傅问路,如何去旅客接待站,热心的老师傅问我,侬小家伙侬从哪来,我说从泰州来买配件的,老师傅说家乡人啊,我泰县白马的。旁边的火车北站就有接待站,可去那儿听从安排你住宿。按照指点,我很快找到旅客接待站,递上介绍信,问我要住几天,我说顺利的话估计住三天吧。那位接待站工作人员随及开出一张住宿的安排通知交给我,让我去红光旅社。我说这红光旅社在那儿?他说在上海音乐厅后边弄堂里(我们泰州老家称为巷子)。找到音乐厅就很容易找到。如果三天不够,可说明情况再住两天。记不清倒了几趟公交车,问了几次路,终于在音乐厅后边一条巷子里找到了红光旅 社,被按排在三楼的一个双人间。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小叟游记《上海印象》(2)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